少妇出轨韩国电影

      秦泽心惊:

      “以天雷命名?难怪能够意念御雷!往后打听打听可有尊号为天雷二字之人......”

      “没事!现在想不起来就别想了!以后大哥哥帮你记起来!”

      秦泽看着天真无邪,胖嘟嘟的小天,上前抚摸着头安慰道!

      小天前一息还憨态可掬,可这一会竟然打着呵欠,困意来袭,双目微闭。

      秦泽皱眉狐疑。

      身后老妪见状赶紧上前抱住小天,倒是习以为常道:

      “上仙!小天这是要沉睡了!每隔一段时间便要沉睡一次!过些日子自会苏醒!”

      “那以往是沉睡多少时日方才醒来?”

      秦泽询问。

      “启禀上仙,这个......不一定的,老妇人记得最长的一次,好像是一年之久,而前一次只是半个多月!也有几天的时候!”老妪一边沉思回忆一边缓缓道来。

      秦泽暗想:“果然是出了什么变故,不记得自身情况不说,还时常陷入沉睡......”

      突然,秦泽抬头望向帝都方向。

      浩浩荡荡一群人踏空而来。

      “是何方贼子毁了我儿?”一声粗犷的声音传来。

      人未到声先至。

      秦泽不语,不过一群跳梁小丑而已。可身后祖孙二人恐慌至极。

      片刻后,只见七八人来到秦泽身前不远处,带头几人均为化凡之境。

      那青年便是身在其中。

      当中一人跨步上前问道:“方才可是你出的手?”

      秦泽风轻云淡的点头:“不错!是我!”

      “哼!本侯乃是皇主亲封的永乐侯,不知阁下出自何处势力?我儿又何处得罪阁下?竟让阁下下此狠手?”

      这永乐候见秦泽如此淡定,并且气势非凡,关键还看不出修为,想来不似普通之人!便欲打探一番。

      “我出自何处与你无关!你儿荒,淫,无,耻,屡次三番来此强,抢普通少,女,草,菅人命!更是对我出言不逊!能留有一命,尚且天恩!”

      秦泽镇定自若道。

      永乐候闻言气急败坏:

      “我儿不过是欺、辱了些许凡人,你竟然就因此毁了我儿?还说什么天恩?”

      秦泽解释道:

      “我说了,是他对我出言不逊!听闻什么国舅府公子喜好男风,便扬言要调,教于我!”

      “父亲!别听他胡说!要为我报仇啊!我不过是看上了那名少女,被这人横加阻拦,痛下杀手!反而是他扬言若是我等踏入此地,便灭绝永乐侯府!”

      那被秦泽毁去下身的青年面容扭曲。

      一名老者当即大怒:“真有此事?你小子扬言灭了我侯府?”

      “不错!我是这个意思!”秦泽点头。

      “放肆!你是不将我永乐侯府放在眼里?还是藐视我大璃太子!”

      其中一名老者跨步向前,趾高气扬道。

      秦泽疑惑:“我不将你侯府放在眼里,又跟风无双何关?”

      “哼!太子生母出自我族,与本侯一母同胞!皇主更是赐封本侯为永乐候!这些年,太子明里暗里扶持我侯府,你这贼子今日竟然直呼太子其名!还要灭了我侯府!这下你必死无疑!”

      永乐候气愤至极。

      “来人!将此人团团围住!打断手脚,绑去太子府,听候发落!”

      “不必这么麻烦!”秦泽摇头道。

      他与风无双不过相距百十里。

      随即通过当初在神墟禁地外,为风无双注入的那滴精血,施展秘法。

      一道声音在风无双脑海里响起:

      “速来西城门外凡人区域。”

      风无双本来正在太子府大殿之上,与九皇子倾囊相授!

      此刻听闻秦泽吩咐,赶紧施展神风诀,飞入上空,全力而去!

      永乐侯府一行人分散开,将秦泽等人半包围起来!看这架势立马就要动手!

      身后老妪颤抖着身子,瘫软在地。

      “老人家别怕!这些不过是跳梁小丑,不足为惧!来,先进屋去!”

      秦泽出言安抚。并将祖孙二人以及小天送进屋里。

      “他真是狂妄至极!冲进去!死活不论!”永乐候命令一出。

      就在此时,一道人影破空而来,瞬息便来到场中!

      “啊!是太子!”

      “我等参见太子殿下!”

      永乐候一行人纷纷下跪行礼!

      屋里的秦泽喃喃自语:“来得还不慢!”

      风无双眉头微皱,疑惑不解:

      “舅舅免礼!你们怎会在此处?”

      “谢太子殿下!”永乐候率先行礼起身,正欲答话!

      却被那青年抢先一步道:

      “太子表弟,好久不见!今日之事乃是因我而起!您也是知晓的,表兄我资质平平,于是就想着纳几门妾,也好为侯府延绵子嗣。可是今日遇见一名女子,却被人强行拆散!表兄我还被毁去下,身!望太子表弟做主啊!”

      青年说完便再次跪下叩首!

      “李逵表兄请起!”

      风无双知晓自己这表哥,不过就是一纨绔子弟,平日里欺男霸女,无恶不作。

      还有一次惹到五大家族之人,都是自己出面才将其保住。

      但念道乃是母妃母族之人,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不错!还请太子为我侯府做主!有人仗着修为高深,藐视我朝皇威!大呼太子之名!更是扬言灭我侯府满门!”

      永乐候上前一步,详细道来!

      风无双闻言,一股不妙的念头顿上心头。

      自己乃是师尊吩咐立刻前来!难道此事跟师尊有关?

      这下糟了!

      秦泽安抚一番后,便走出屋子,风无双见状还未上前行礼。

      秦泽便扫视一眼众人开口道:“他们是你舅舅表兄?”

      风无双心知,看来确实是他们得罪了师尊。

      可惜身后一帮没有眼力劲的蠢,货,还在七嘴八舌。

      “太子殿下,就是此人!”

      “扬言灭了我侯府!”

      ............

      风无双视若无睹,犹豫一番,躬腰一礼:

      “是!永乐候乃是弟子母妃的同胞兄长!不知他们如何冒犯师尊?还望师尊网开一面!”

      永乐候等人闻言,惊恐万状,纷纷不安。

      太子自称弟子?

      眼前这人竟然是太子殿下师尊?那他们此行完全是自取灭亡啊!

      秦泽厉声道:

      “你的表兄今日来到这凡人区域,欲要强行抓走一名少女,为师出手阻拦!他便扬言要灭尽为师身后势力!还要效仿那国舅府的公子喜好男、风,想要调,教于为师!”

      “师尊息怒!师尊息怒!”

      风无双无言以对!这个该死的李逵,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你这表哥出言不逊冒犯为师尚且不说,为人更是荒、淫、无耻,草,菅人命,自己声称前几日同样带走一名女子,而那名女子在他的榻、上却没有熬过当晚......于是,为师略做惩罚,让其再也不能享受鱼、水之、欢!”

      风无双听后,眉头皱成一道道黑线:“师尊惩罚得是!如此行径之人,理应严惩!”

      转身面向永乐候一行人!

      那青年率先跪在地上求饶:“太子殿下饶命!太子表弟饶命啊!我再也不敢了!”

      永乐候等人也赶紧下跪在地:“我等该死!未查明真相,冒犯太傅!请太傅恕罪!”

      又望向风无双:“请太子殿下饶恕!我等定当痛思己过!痛思己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