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椒直播录屏软件

      王孙皮笑了笑道:“呵,甲思,你消息可真灵通。”

      甲思清瘦地脸上毫无表情,“作为您的朋友,一知道这个坏消息不就得快点来安慰您吗,这可是我的朋友之义……”

      “朋友?呵,我不用任何人安慰,做错了事就该受罚不是吗,我罪有应得,所以心甘情愿。”王孙看起来很释怀。

      “虽然您心态很好,但我想说,您对东平的暗杀是一件绝对正确的抉择,至少对您自己来说是如此。”

      “如果你想说他使我父亲变年轻,重新获得了竞争王位的可能的话,那还是歇了吧,我早就知道这事了。”王孙摇了摇头,自信道:“我的儿子如此受宠,就算那位如今身体状况发生了改善,但他七十多岁的年龄毕竟摆在那里,我认为他现在的优势都只是一时的,未来仍然在我们这边,而我什么都不做就会躺赢,所以做多错多……”

      “嗯,您说的很有道理,可惜,您并没有弄明问题所在,还以为自己的竞争对手是您的父亲……可惜,他或许并不是障碍,反而您忽略的国王陛下才是您上位的阻碍!”

      甲思语出惊人,将王子镇住了。

      “经我们调查,当初获得东平可能延寿的秘密,除了王子以外,还有您的爷爷,只不过在得到消息后,那个皇家大管家将相关信息,包括发现这事的那个医生在内,全都抹去了。”

      王孙皱了皱眉问:“所以呢,这能说明什么吗?”

      “所以最终的结果很可能是,如今头戴王冠的九十七岁老人经过东平的手,坐在王座上撑到了一百多岁,那时候您的孩子已经成年……”

      甲思的全息头像往前探出,逼近了王子的脸,然后低声蛊惑道:“然后在您和您的父亲斗了这么多年,疲惫无比,一身伤痛,浑身都是对方泼上的洗不掉的污迹后,您所忽略的国王陛下,直接将王位传给您的儿子——砰!欢呼吧,礼敬吧,新王登基了!”

      看着王孙脸面部的脂肪下肌肉紧绷,竭力想维持一点城府,但只是让一脸横肉微微颤抖,他瞪大的眼睛已将其内心的震惊表露无疑。

      见这情况,甲思又加了一把火:“之前我在支持您父亲时,发现尊敬的王子殿下在很早以前,就一直怀疑国王陛下之所以老的慢是因为神秘之物,而陛下针对第三博物院的行动,就是为了寻找更多的延寿神秘之物……而你猜怎么着?国王陛下现在已经成功掌握了博物院!”

      看王孙表情扭曲,表露其内心在疯狂挣扎,甲思再接再厉道:“据说您的私军似乎要面临解散,资产也将大幅缩水,哎呀,实力和财力都要大幅缩水了呢,你说这意味着什么呢?”

      甲思的声音就像是梦魇一般在王孙耳边响起:“这意味着,失去了这次机会后您就有心无力,彻底完了呀!”

      王孙一闭眼,再睁眼,面容重归平静。

      “我知道你是想唆使我造反,行,你成功了!”

      “太棒了!您终于踏出了通往王位的最重要一步!”甲思无表情的脸上诡异地说着热情洋溢的话:“我们会为您提供大量资金帮助,帮助您雇佣大量具备神秘力量的佣兵,我们将成为您改朝换位的最大助力!”

      他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机会?”

      “我们早就摸清了权力宫的防护情况,里面可有不少我们的人,包括子树苑在内,所以随时都是行动的时机!”

      “理由?”

      “我们有一个好故事——国王发现王子使用人工智能,担心国家因此受到最高议会的打压,打算削去王子的继承权,所以王子殿下先发制人,起兵造反,机智勇敢的王孙察觉了父亲的不妥,带领一些正义之士打算进宫勤王,可惜迟了一步,父亲大错已成,于是大义灭亲!”

      “你是怎么知道的?”王孙霍然抬头,顶着那张毫无有效信息的脸。

      “知道什么?人工智能?哈,您猜呢?”

      “这是你给他的?”王孙心头愈发警惕,但嘴上却夸奖道:“贵组织还真是布局深远。“

      面对甲思皮笑肉不笑的脸,王孙问出了最后的问题:“那么,我将为此付出什么代价呢?”

      甲思的脸渐渐隐去,一长串缓慢向上滚动的文字浮现在了空中。

      王孙一边浏览,一边将牙齿咬地咯咯作响。

      ……

      五月五日,早晨。

      “真的吗?它真能治我的病?!”

      恩双手小心翼翼地捧着一管针剂,就好像它是用冰造出来似的;他害怕拿不稳让它掉落,又害怕太用力把它捏碎;他急切的想要使用,像是怕它在手上呆太久而融化,但又生怕它真的只是冰一般,无法治愈自己的顽疾。

      “大清早的,客人可都要到了,谁没事来消遣你啊!看够了没有?看够了把药剂给海医生,人家可是冲着詹风的面子才来的,别耽误人家时间了!”

      东平说着拍了拍美容院的窄床,让他趴在上面,好尽快让医生尽快下手。

      恩感觉脑袋嗡嗡地,迷迷糊糊就趴在了床上,在他看不见背后,他感觉那个叫海医生的在掀开了他腰部的衣服后,似乎在用一系列手段确定他神经的损伤情况和具体位置,在那些冰凉的器械离开后,他脊部的皮肤一阵清凉,似是正在消毒,再之后他感到一阵入骨的刺痛……

      接连几次疼痛后,注射完毕,恩感觉自己的脊椎开始肿胀和酥麻,他沉浸在神经缓慢修复的感觉中,不愿放过那里任何一点细小的感觉,连医生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就在他这时,东平走过来拍了拍他旁边的床,将他惊醒。

      “我说你都趴了四十分钟了,应该好了吧?那医生说这个恢复很快来着。”

      此时恩才意识到自己的治疗已经结束很久了,有些不好意思地翻身下床……咦?!

      当他站好时,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动作有多连贯!

      等他又活动了一下手脚后,东平就将旁边的一个空杯子向他扔了过去,他手一抬就将它准确接住。

      “恭喜你,你恢复了。”东平笑着说道。

      恩看着手里的杯子,一脸傻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