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山 电影

      大晏国,立国一百九十余载,传九世。位于远离中土诸国的天下二十九州之一,被他们称之为化外之地的离州。

      离州位于中土西南方,虽然地处平原,却常年少雨。东南方吹来的潮湿空气被高耸的祁阳山脉阻隔之后,来到晏国也就只能带来毛毛细雨。

      倒是祁阳山脉流下来的溪水汇成了晏江,滋润了晏国三分之一的土地,这也是晏国国名的由来。

      晏国国都晏阳城就在位于晏江和支流青秀河形成的夹角北侧,站在晏阳城头往东南望去,青秀山云雾缭绕。山下晏江与青秀河缓缓流淌,滋润着下游的晏江平原。

      晏阳城大司徒成国器的家中。

      成子攸睁开眼睛的第一刻,入目是一颗硕大的光头。那光头离他很近,闭着眼睛,那张嘴吧一直在一张一合的念叨着某些听不懂的文字。

      “啊!”成子攸吓了一大跳,掀开被子连滚带爬的跳到了大床的角落中。

      等他冷静下来之后,他才发现,原来那是个和尚在念经。

      念经的和尚跟坐在一旁的成子攸的母亲也被他给下了一跳。几个丫鬟赶紧上去拉了一把成子攸,给只穿着单衣的成子攸披上了衣服。

      “母亲,孩儿没事了,让母亲担心了。”成子攸趴在床上给母亲行了个礼。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成子攸的母亲王氏转过头,对着那和尚福了一福,“多谢明慧大师。如若不是明慧大师我这孩儿还不知要昏迷几日。”

      “司徒夫人客气了,令公子有佛祖保佑,我那一百遍心经只不过是锦上添花而已。”

      “还是要多谢大师。”王氏点了点头,“子攸还不谢谢大师。”

      “谢过明慧大师。”

      明慧大师也没多再叨扰,在王氏承诺过几日去寺里多添些香油钱之后就笑眯眯的告辞离去了。

      “好了,”成母坐在他的床沿上,“你这也醒了,我就放心了。可是咱不能就这么算了,明天我得让你父亲去朝堂上参那王老匹夫一本,治他个教子无方。连自家儿子都管教不好如何治理京畿几十万百姓。”王氏说完就起了身。

      起身之后又回过头来用青葱一般的指头点了点成子攸的额头,“你呀,以后少去招惹那些女子,不然哪来今日的灾祸。有三公主的婚约在身,你还能做什么。”王氏笑骂起来,“你再去跟那几个武夫家的小姐厮混,小心三公主来找你的时候打断你的狗腿。”

      “不用你送了,躺在床上多注意休息,等下我让馨儿给你盛一碗银耳粥来。为娘我就不陪你了。”王氏没有回头,摆了摆手,潇洒的出了屋子。

      这成子攸是大司徒成国器的二儿子。母亲虽是成司徒的妾室,却极为受宠。

      因为成国器的正室十多年前虽然因病去世,却是先帝赐婚。他想要把妾室扶正却又怕被人说闲话,所以正房夫人一直空置。他心中有些歉疚,就对王氏几乎百依百顺的。

      王氏虽是妾室,却在正房去世以后尽心的抚养正房吴氏留下的一儿一女。

      现如今大儿子成子修已经结婚,有一个女儿今年三岁。现今是祁阳关中守军的一个校尉。

      女儿成子玉去年刚刚嫁人,夫家是晏江下游永州城的一家粮商。

      儿子成子攸去年年初在街上闲逛,被跟着大王出宫闲逛的三公主遇到。回宫的大王在召见了成司徒之后就许了把成子攸招为驸马。

      这也算是解决了成司徒家的一桩头疼事,省的跟几个大臣因为儿女之事闹的不愉快。

      张氏虽然也才三十八九岁,心里剩下的唯一念想确是早点抱上自己的亲孙子。奈何成子攸虽然已经十八了,他的未婚妻三公主确才十七岁,还差一岁才够晏国先祖规定的王室公主成婚的年龄。

      作为一个还未成婚的驸马来说,安守本分等待与公主成婚才是正途。

      不过坏就坏在成子攸长的太过俊美,虽然赐婚之后狂蜂浪蝶少了许多,但还是有些人不死心。偏偏成子攸不但是个直男癌晚期的性子还喜好饮酒,关键这酒友里女人还居多,经常惹得三公主醋意横生。

      前几天又被醋坛子公主发现他跟武威将军家的二女儿在一起喝酒,揪着他的耳朵拧了三圈,成子攸在几个朋友跟前失了面子恼怒之下怼了她两句,把公主给气跑了。

      席上京兆尹的二公子王奋却是三公主的忠实粉丝,可是三公主已经定下了驸马,他也只能对成子攸羡慕嫉妒恨。

      公主在当着他的面被成子攸气跑之后,这个王奋更是对成子攸暗恨不已。

      就在昨天,王奋趁着跟成子攸喝酒的档口,让手下仆人对他的马鞍做了手脚,导致酒驾的成子攸摔下马撞在沿街一个商铺的廊柱上把头撞了个大包昏迷不醒。

      本来王奋以为神不知鬼不觉,不想今天早晨得到消息的三公主大发雷霆,查验了马鞍之后把跟成子攸喝酒的这群人集中到了一起。在诛九族的威胁之下,王奋的仆人抖若筛糠的把事情给交代了。王奋还被三公主派人压着来了司徒府上磕头认错。

      这才让成府知道了罪魁祸首是谁。

      成子攸呢,这会正在擦额头上的冷汗。

      在成子攸昏迷的时候,另一个世界的灵魂降临到了成子攸的身上,在经过大半天的记忆融合,成子攸终于醒了过来,这才有了开篇的那一幕。

      终于过完了穿越第一关的成子攸在饿了大半天之后,终于喝到了一碗银耳粥,脑力的巨大消耗加上头顶上已经消了一些的大包隐隐作痛,他又睡了过去。直到天色渐暗的时候才醒了过来。

      睁开眼睛,他坐起身揉着头顶已经消了肿的头皮。问了下侍女莲蕊:“我睡着的时候有没有人过来?”

      “老爷今个放衙之后过来了一趟,看您睡着呢就没让我们叫醒您。”

      “哦,那我得起来了。去给父亲问个安。”

      在两个侍女莲蕊和蓉儿的伺候下穿好了衣服,又收拾了一下有些乱蓬蓬的头发,插上一根发簪,对着铜镜,看着这副他也是第一次看到的面容:鹅蛋脸,剑眉,丹凤眼,白皙的面容没有一丝瑕疵,鼻子不算太大却很挺翘,薄薄的嘴唇上只有浅浅的胡须。

      连成子攸这个穿越党都有些吓一跳,这也太娘了吧,要不是他知道自己是个带把的,他肯定以为自己穿越到了一个女人身上。

      “我是不是可以画个女妆?”成子攸心里闪现了这个念头,随即他又一阵恶寒。

      算了吧,我可是个颜控,爱上自己可就麻烦大了。赶紧准备去跟自己那便宜老爹问个好,顺便把晚饭吃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