粪を食べに行きましょう软件

      终于,几位长老短暂的商议过后,由烈云大长老缓缓开口道:

      “事情的经过,我等已大致知晓,由刑罚阁商议决定,扣除外门弟子唐九元一年的修炼资源,同时取消外门弟子楚斌的晋升内门资格。”

      “为什么?”

      唐九元不服,他明明已经提前找好了关系,哪曾想,最后受罚的反而是他自己。

      大长老冷声道:“绑架兽宠一事,皆因你的贪念而起,扣除你一年修炼资源,已经是最轻的处罚了。”

      唐九元这才不情愿地低下了头。但旋即,他再次抬起头来,目光如同燃着的火焰一般,不甘地问道:

      “可凭什么,楚斌除了扣除晋升资格以外,没有半点惩罚?”

      这一次,大长老干脆没有去理会唐九元,而是朝楚斌解释道:

      “我知道,这件事,你才是真正的受害者,但出手重伤同门毕竟是摆在明面上的事实,不可不罚。

      因此我抹除你在狩猎赛上获得的内门晋升资格。

      但等你修为突破筑基之后,依旧可以加入内门。”

      判决定下来后,在诸多围观的弟子中,顿时掀起了阵阵欢呼。

      显然,对于执法阁的处置,大家还是比较满意与认同的。

      楚斌抱拳道:

      “执法阁守正不阿,弟子楚斌愿意受罚。”

      几位长老颔首道:

      “如此甚好。”

      这时,唐九元突然想到了什么,赶紧向前一步,朗声说道:

      “弟子还有一事,请长老决断!”

      见到唐九元如此冒失,执雷长老有些不悦地皱了皱眉。

      昨日,就是他收了唐九元的好处,本想在今日的评判上,多多偏袒唐九元一些,可谁曾想,这唐九元太不争气了,竟被对方三言两语便击垮了信心。

      又或者说,这楚斌言语太过老道与圆滑,很难想象,方才那番话,竟是从这么一个少年的口中说出。

      暗暗摇了摇头,执雷长老不再去想这些,而是朝唐九元问道:

      “你有何事,但说无妨。”

      他心想,自己毕竟收了人家好处,虽说以他的身份,不可能公然偏袒唐九元,可若是这唐九元还有什么未翻的底牌的话,自己倒是可以略微帮助一下。

      只听唐九元沉声道:

      “楚斌的兽宠身怀玄级功法,此事已经闹得人尽皆知,弟子觉得,以楚斌现在的实力,还无法保护兽宠,不如将其兽宠,交给我外门弟子会保管……”

      空气顿时变得寂静了。

      任谁都想不到,这唐九元,竟是将外门弟子会都搬了出来。

      “我记得,上次似乎听江梦婷讲过这外门弟子会,据说是一个类似帮派的存在,只招纳修为较高或是天赋较好的修士……”

      楚斌思考道:

      若是让外门弟子回将大壮抓走,指不定到时候会怎么虐待,逼问功法……不行,此事决不能让唐九元得逞!

      想通以后,楚斌上前一步,朝几位长老抱拳道:

      “弟子不同意将兽宠交给外门弟子会代养!”

      他侧过脸,看了一眼唐九元,毫不掩饰地道:

      “这唐九元已经对兔子下过一次黑手,若是任由他将其带入外门弟子会,只怕在我看不到的地方,会动用更多卑劣的手段进行逼问功法!

      我信不过他的人品!”

      唐九元道:

      “楚斌,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

      说我手段卑劣,你这是在污蔑我!

      何况,你不放心我,难道还不放心整个外门弟子会吗?”

      唐九元这番话,直接将楚斌拉到了整个外门弟子会的对立面,不可谓不恶毒。

      然而楚斌,倒也并不惧怕他。

      只见其淡定自如道:

      “外门弟子会,我自然是信得过的,但有些别有用心之人,难免令人防不胜防……”

      唐九元一听,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他刚想为自己辩解,却听到执雷长老敲了敲桌案。

      “肃静!”

      唐九元眼睛顿时一亮,因为他知道,执雷长老恐怕是要帮自己说话了!

      “这妖兽,毕竟是楚斌的兽宠,怎么处置,应该由他个人决定……”

      执雷长老话音一转,又道:

      “不过,玄级功法终究太过重要,不可忽视。若是直接将这妖**给楚斌,的确难以保证其安全……

      我建议,将此妖兽,暂时交给烈云长老代养,等到楚斌突破筑基以后,便可自行将兽宠收回。”

      听了执雷长老的话后,在唐九元的嘴角,顿时浮现出一抹冷笑。

      突破筑基?

      谈何容易!

      尤其是,这楚斌灵力虚浮,根基不稳,若是没有大机缘的话,想要突破筑基,只怕此生都是没有太大的希望了。

      楚斌同样明白,对方这是给自己画了一张饼,看似轻易就可以实现,但却在无形中,设立了障碍。

      烈云长老趁热打铁,主动站出来道:

      “小友放心,老夫自会向你保证这兽宠的安全,甚至,就连老夫自己,都不会强行向其索要功法,你看如何?”

      能够当上执法阁长老的,必然都是人精了。

      这烈云虽说不会主动向兔子索要功法,可他养了一只火云狮啊!

      要知道,那火云狮,乃是货真价实的筑基后期,可楚斌的兽宠呢?

      不过是一只练气期的兔子罢了!

      二者之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没有丝毫的可比性……

      况且,烈云长老虽说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兔子,可他没说不让火云狮去吓唬它啊!

      只要烈云长老稍微暗示一下,让火云狮微微泄露出一丝气息,只怕那兔子,想不被吓尿都难……

      这烈云长老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看似在与楚斌商量,但其实,无论楚斌同意与否,只怕都已经无法再对事情的结果产生什么影响了。

      但长老的问话,楚斌却不得不答,因为这是长老在敲打他,看他识不识抬举!

      如果他真当着大家的面,拒绝了几位长老的“建议”,只怕说不上哪天,楚斌会因为左脚先进入宗门,而被重重责罚!

      毕竟是修真世界嘛,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情,与社会的潜规则太多了。

      因此,当楚斌看透这些后,也是不得不抱拳,朝烈云长老谢道:

      “那便有劳长老了,不过长老放心,弟子用空便会去照看兔子,尽量不给长老添麻烦……”

      楚斌这句话,已经是为自己争取了很大的退路,令他能够随时去查看兔子的情况,而不是与之隔绝,放任兔子在别人手中自生自灭。

      但在其心里,依旧是充满了不甘与屈辱:

      他喵的,这群仗势欺人的家伙,等我成了气候,定要挨个找你们清算。

      早晚有一天,我要将这灵山宗的风气,好好的正一正!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