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界导航

      “连源天师这个职业你都知道?”王也此时已经是惊的有些佩服了,这小子到底是什么人?跟着伸手就抓了叶有为一根头发。

      “卧槽!好疼!”叶有为顿时枯眉撇眼一声:“你有病吧,扯我头发干嘛?”

      “道爷给你算一卦。”王也嘴角勾起一抹邪魅幅度,跟着将叶有为头发捏紧,最后结出一个怪印……

      良久。

      “怎么样?算出来什么了?”叶有为懒散没当一回事儿的问道,虽然穿越过来的他现在信世界上有神、有鬼,但占星卜卦推演命运这事他不信。

      因为,有句话叫做人定胜天,命运、命数等啥玩意儿,只要还没有到那一步,那都是扯犊子。

      “奇怪……”王也顿时蹙眉,轻看了眼旁边叶有为,喃喃自语:“怎么算不出来他的?就连生辰八字都算不到……不应该啊……”

      以他的卜卦深度与含量,王也有绝对的自信,就算算不出别人的未来,但最起码已经有了的“生辰八字”只要是人,都逃不过他的洞察。

      可是眼前这个人,居然完全捕捉不到一点痕迹!叶有为的卦象无论是前是后,皆是处于一片昏暗的状态!

      “绝了。”王也喃喃,随后看着叶有为说道:“你是我第一个连一点点风影都捕捉不到的存在。”

      “没什么好奇怪的,正所谓马有失蹄、人有失手嘛,我理解。”叶有为嘴角勾起一抹老神在在的幅度,拍了拍王也肩膀,一副安慰的模样,不过这看在王也眼里,咋那么得意忘形呢。

      王也瞥了眼嘚瑟的叶有为,并没有打算再问,因为他知道这个小子嘴硬的很,而且人小鬼大,城府深的很。

      “不过话说回来,也总,你的奇门术可不可以教教我?”叶有为边走边道。

      “我说了,别叫我这个名字……”王也翻白眼,一脸鄙夷又无奈的开口:“还有,奇门术不传外人。”

      “我可以入造化宫成你同门。”叶有为嘿嘿一笑。

      “进造化宫有什么用,我都已经脱离那里了,你爱进不进,跟我可没半毛钱关系。”王也开口。

      “这么说……你的奇门术是盗墓所得?”叶有为一惊。

      “别说的那也难听啊,什么叫盗墓所得?道爷我那是继往圣之绝学,以后为生民立命,为后世开太平!”王也呵呵说道:“现在像我这么心系苍生天下的人,已经不多了!”

      “你继续吹牛,千万不要停。”叶有为面带微笑,跟着道:“一个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的家伙,居然吹自己心系苍生、心系天下……我就看着你,我不说话。”

      “你刚刚说什么?”王也突然凝重停下脚步,看着叶有为。

      “呃……没什么啊,你是不是听错了。”叶有为顿时心虚,卧槽,又不小心说漏嘴了,这回说到了王也心头肉,怕是要一顿大追问。

      “我听见了。”王也无比正色:“你怎么知道我连自己是谁都不清楚。”顿了顿:“这么多年过去,有一个模糊的记忆总是在我脑海挥之不去却也看不明白,我就是因为这个,离开了造化宫,不断发掘古墓,不断寻找我的记忆,希望能够看清楚那段被尘封了的模糊画面。”

      “哇……你要不要这么认真,我真的就是随便乱说的。”叶有为继续敷衍开口,没有说实话。

      因为他知道,就算现在告诉王也他是渡劫天尊转世,又能怎么样?如果告诉他,反而有可能会打乱了他这一世的人生轨迹。

      “真的?”王也不相信的看一眼叶有为。

      “真的!”叶有为笃定模样,旋即就转移了话题:“你的奇门术教教我吧,我现在就会一个武技,九响断空拳,感觉不够用啊。”

      “不教。”王也一脸嫌弃道:“你告诉我是谁,我就教你奇门术。”

      看来王也明白叶有为心思,还是怀疑叶有为知道很多事情。

      “嗛,不教拉倒,反正我已经会了你奇门术的两个,你爱教不教。”叶有为无所谓的开口。

      “你以为我会信?”王也道。

      “看着啊。”叶有为信誓旦旦的停下脚步,双手顿时结印,与之前王也的一模一样:“奇门术,乾字杀!”

      嗡、嗡……

      顿时一道红色光纹呈现。

      “我特么……”王也看着这一幕,那一双没睡醒的眼睛立马瞪大。

      不过就在他吃惊之余,叶有为突然露馅儿,红色的光纹只是出现了几秒,还没有来得及演化成“乾”字就崩塌了。

      很显然,这是因为叶有为不知道奇门术中的门道核心,所以这只是个表象,根本算不上学会了。

      然而,仅仅是这样,都已经让王也吃惊不成模样,试问当今有谁可以看一眼就能模仿他的奇门术?

      如果换作一般的寻常武技,可能摸索的出来,这个他是相信的,但王也深知奇门术的复杂,即便是他,奇门术中的“八字杀”也没有尽会,到现在也就参悟了六个字:乾、坤、巽、震、坎、离。

      “艮”、“兑”两个字到如今都还没有悟出门道来,这两个字是《奇经》中最复杂的,也最难理解。

      “我还以为你真学会了呢,不过是连皮毛都算不上的表象而已。”王也此时虽然震惊,不过依旧故作淡定,不肯表露心中震撼,绝不能在这小子面前低头,不然以后打交道吃亏!

      “罢了罢了。”叶有为挑眉挥挥手,不想在跟王也斗个没完,环顾四周问道:“哎,也总,我们现在到哪儿了。”

      “不知道,第一次来。”王也。

      “第一次来你怎么知道这个墓是剑圣太白的?”叶有为惊道。

      “六千年多前,剑圣太白以剑证道,并且性子非常狂傲,以一敌百、独战群雄,死在他剑下的尸骨都足以堆成山,不过岁月有蹉跎,他最终还是迎来了油尽灯枯,后有传言其门下势力的北藏剑阁请了一位非常厉害的源天师,专门给他修了一座阴阳墓,以镇他生前的杀戮之气。”王也开口:“现在这座墓的北边有寒潭,属阴,南边有岩炉断江,属阳,这座阴阳墓不是剑圣太白的又会是谁的墓?”

      “我去,墓主的事迹都清清楚楚,小弟甘拜下风。”叶有为瞥了眼王也,在这上面,他确实不服不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