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暖花开亚洲区

      柏克之手(皮手套)

      防御力:14

      要求等级:5

      耐久度:12/12

      +18%防御力(可变,范围焥在1煩0-20之间)

      +10防御力

      ⍋ 每次命ѻ中偷取3%生命

      每次命中偷取3%法力

      ꓟ毒防+10%

      㔓+20法力

      “双吸手套,属性还琭不错,变量也接近满值。”张逍遥看到手套属性后评价道。

      张逍遥说完,没听到奎恩说话,就抬头看了看他。只见奎恩一脸的不可置信,显然这件事并不在他的预期之内。

      “你匿……不知道这个手套是暗金?Ꚉ”张逍遥问道。

      拆 “我……我不知道啊,上面的属性ꅣ都不显示,我就是觉袋得这个手套适合我,所㒌以我才选这个的。我真没想到这个会뜻是暗金装备……”奎恩还没从震惊中缓过来,喃喃道。

      乞 茟 张逍遥那个气啊,要궔不就说无形的装逼最遭人恨呢。别人费尽心思想获得一件暗⺨金装备而不可得,这家伙随手买了一件装备就是暗金。要不是知道奎恩性格并不是装逼犯,张逍遥都想揍他……

      基德老板见赌博出了暗金装备,也不觉娰得吃亏。而是抓紧这个机会打广告:“大家快来看啊,我们装备店赌博出了暗金装备。大家再ⰿ接再厉,下一个暗金装备的得主说不定就是你了……”

      人们的赌博欲望瞬间就上涨了一大截,周围人纷纷往前挤,想借着这个好兆头沾点福气。一时间人潮汹涌。

      在奎恩强悍体格⢑的帮助下,张逍遥和约修斯好不容易从人群中挤了出来。三人纷纷喘了口气。

      张逍遥텼扭头看着奎恩,然后眼珠转动,一脸的思索。最后嘴角上⭀扬,一脸坏笑的说道:“奎恩,接下来的几天ﲺ,你有事情吗?”

      奎恩被他看得心咑里发毛,咽了口口水,说道:“你要干嘛?”

      张逍遥将约修斯和奎恩拉低廛,三人头抵头。张逍遥一脸鸡贼的说道:“짽我想发笔小财~咱们这样……”

      一番讨论后,约ꚨ修斯和奎恩都像看一只跳舞的河马一样目瞪口呆的看着张逍遥。然后考虑了可行ᒠ性之后,决定放手一搏。 箫

      …………ᩙ

      第二天菐一早,三人如约来到基德的装备店。经过一天的缓冲䵜,人们的赌博热情消减了不少。再॓加上自奎恩之后再也没有出现亮眼的装备,不少职业者쑍表示过段时间再来。所以现在基德的赌博摊個位显得ࡀ有点萧条。

      张逍遥用眼神询问二人,二人点头示意没问题。神情颇似抗战时期的间谍对暗㮍号……

      然后张逍遥和约修斯两人将手中所有的金币交给奎恩,然后三人来到赌博摊位。

      基德见到有客人上门,䄟连忙招呼:“您好,三位客人。又来光顾小店,欢饮欢迎~”

      ᆨ 张逍遥问:“鷱老板,如果我赌博出来的装备要卖,你这里收吗?”

      基德说道:“收!肯定收啊。而且是按照市价收,绝不克扣。童叟无欺。”

      张逍遥接着问道:“那要是有人赌博低于市욚场价购买了你的物品,ᢨ然后又按照专市场价卖给你,那你不䩣是亏了吗?”

      基德说道:“没关系,能低价买入高价卖出뀟也是您的本事不是?뒲只要您愿意卖,我就愿意买。”

      基德心想:赌博虽然是受霋契约保护,ꬫ但是基本上85%ꑵ的装备都是高于市场价标价的,除了少数属性极好的蓝色,大部分亮金和暗金装备,你怎么赌都是赔。

      釸张逍遥说道:㎶“那我们就开始赌了……”

      说完,张逍遥对奎恩点了点头。

      奎恩打开赌博摊位,摊位上展现出一排的未辨识装备。然后,奎恩仔细看了看,摇了摇头。然后将赌博摊位上方的盖子盖上。片刻后쨙再次蟁打开。摊位上的装备换了一批。

      若此反复,在刷了3次之后,奎恩眼前一亮。低声对张逍遥说:“我觉得那件项链可以入手。”他们三人手中的金폖币加起来只能够买一个

      张逍遥想了想,然后闭上了眼睛,将精神力薏发散出去。只见眼前的赌博摊位上ᑣ的装备变成了不同的光斑组成的装备。有些装备是灰白色,有些装备是淡蓝色。最亮眼的要数奎恩指的那件项链,呈金틠色,虽然光芒不是很厚重,但是确实唯一的一件呈现金色的装备。

      张逍遥点点头,示意他入手。交钱,拿货。一件项链到手。

      入手后,装备属性显示出来。是一件亮金项链。属性一般。但是就价格来说,比入手价高了不少。耯

      转手卖给了基ﳧ德。回笼了资金。这波不亏!

      有了好的开始,奎恩开始频频发力。不断地刷新赌博摊位上的装备。一件件物品被挑了出来。嬍奎恩主要负责挑选高价格,但属性不怎么好的,适合卖毞给基德的蓝色和亮金装备。拿到装备后直接交给约修斯,由约修斯卖给基德,并将金币分给奎恩两人。而张逍遥则凭借自己的精神力“作弊器”挑选低价格,属性实用的白뉯色物品和绿色物品。三人配合紧密,悄뮦悄地对基德的装备店进行着洗劫。

      ि刚开始基德并没有察觉,只是看到他们不断的赌博,不断地卖出。这种情况每天都会存在,来这里赌博的客人几乎都是这样。在不断地买卖过程中,客人口袋里的金币会逐渐流入基德的商店。直到客人花光身上的金币为止。

      没办法,人的劣根性如ᾲ此꩎,只要有利可图,哪怕是一个渺茫的概率,就总有人愿意赌一把。

      揱基德招呼了一个伙计来这里收钱,自己则将自己发福的身体放到了舒适的躺椅里,慢慢睡去了。

      一个小时后,基德被伙计摇醒:“老板,事情有点不对劲啊。”

      基德迷迷糊糊的摇了摇脑袋,回了回神。“什么事현情不对劲?”

      “䏇您看?”说完将手指指向了⩄赌博摊位。

      只见赌博摊位前张逍遥三人还在“发愤图强”,在赌博摊位前不断地“奋헾斗”着。脸上出现了赌徒脸上常见的“赌红眼”的神态。

      㨛 㧔“有什么不对的吗?这种红眼赌徒不是在咱们摊位上最臃常见的嘛?”基德满不在乎的说道。

      䍀 “但是……”伙计还想说什么。

      基德不耐烦的挥挥手:“没什么但⟬是,收ꓝ好钱就行了。没有大事不要打扰我!”然后就又翻了个身睡了下去。

      伙计由于权限太低,看不到赌博物品的标价。所以并不知道亏珣了西多少钱巐。只是心里꒙感觉隐隐有些不安。但既然老板这么说了,那就听老板的吧。

      ……

      绁时至中午,基德终于从睡梦中醒来。伸了个懒腰䳟然后起身想看看今天生意如何。

      只见赌博摊位前重新围满⼦了人,基德欣慰的笑了笑。“㮯不错,今天生意又回到了正常状态。”

      再看赌博摊位前的人,基德一歝愣。他发现居然还是张逍遥他们三个。抬头看看时间,这都一个上午过去了,他们怎么还在这。他们有这么多钱?덉

      基德也感到了情䶽况不对劲☐。于是快步走到摊位前。只樎见奎恩刚刚拿到一个赌的戒指。然后人群中爆发出一阵议论:“又是亮金,又是亮金!”

      “我就说这小子的运气特别好,不是高价值的蓝色装备,就是亮金装备。”

      “텾旁边这小子运气就不怎么好了,基本上赌到的都亩是白色装备,偶尔能见到一个绿色装备。不过怎殜么不室见他卖出去?ৃ”

      基德见状,赶紧问伙计怎么回事。

      伙计答道:“他们从上午来㮏了之后就一直在这里,中间赌了多少次装备我已经数不清了。不过这个野蛮人基本上每次都能挑到亮金装备,然后就会交给他身边的这莎个瘦瘦的少年卖给我们。旁边的这个有些文气的客人有时候也会参与赌博。不过没见他卖过东階西。” 磞 渡 基德心里感觉很不对劲。正要ꬄ上前看看是什么情况。

      这时摊位前的奎恩和张逍遥又刷了一次赌博摊位的武⼗器。两人分别指着一件装备,异口同声道:“伙计,我要这个!”

      然后,两人相视一笑。心中都在暗想:应该捡到宝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