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罩脱3

      岻 说到这里,舞长空的目光首先落在耐萨里奥身上。

      撠 “凯隐,本次的升班赛由唐舞麟、古月、谢邂三人上縻场。而你作为队伍中的替补队员,只要他们三⣒人中有一个人出现重伤或由于其它原因无法上场战斗的情况,就由你顶上。如果没有,那么你就不可以上场战斗,只能呆在台下观察,知外道了吗。”

      四人全都疑惑的看着舞长空。 랂

      唐舞麟率ώ先站出来问道:“舞老师,为什么不让凯隐上场?明明有凯隐上场的话我຦们的胜算会更大的啊!”

      舞长⪟空道:“这一点我知道,但你们想一下如첅果霳凯隐和你흣们一起上场的话你们的胜率有多大。”

      胜率有多大?耐萨里奥摸了一下藏在衣内的触发式禁咒卷轴,㤼古月想起了前辈教育她时的实力,唐删舞麟回忆起了以往在家里的日子,谢邂想起了这几天凯隐的表现。

      几人对视ꗱ一眼,尴尬地笑了笑,好像,胜率是百分之百来着。

      看着几个人的表情舞长空就知道ﻥ几人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这ﰉ才是我不让凯隐上场的原因,这场升班赛在我的定位中是一次对你们的考验,考验你们到底是怎么样的。而凯隐就像是一个作弊器一样,如果我还把他放上场,那这次考验也就算是等于废了。”

      쀙 讱 几人这么一想,觉得舞长空说的话,好像还挺有道理的。放凯隐上场那不▶是考验敁,那是开无双。

      但舞老师你这样做的话有考虑过凯隐的感受吗?几人用一种略带同情的目光投向了耐萨里奥,不能上场,凯隐一定很难受吧。

      然后他们就看到了险些让他们眼珠子瞪出来的一幕。

      霗舞长空从裤袋里摸出一张银行卡塞到耐萨瑱里奥的手里道:“这是第一名的奖励,你拿了之后就不要上场了,还有这三⹂个月的特训多帮我一下,你看怎么样?”

      耐萨里奥先是一愣,随后便明白了舞长³空的行为。这是在担心自己由于不让上场斏心生不满,从而到时豫候在特训的时候给他们偷偷添乱啊!

      毕竟自己如果要是真想添乱的话,他们是很难发现的䩇。

      清楚了这一切的耐萨里奥伸手歾接过了舞长空递过来的银行卡藏进了衣袖当中。 ⌳

      䔨“没问题舞老师,听从学校缏老师领导是一个学生应该有的行为,我绝ꖁ对不会有任何的意见ᡁ,毕竟我是傲来好市民吗。”

      “是呀!没错,傲来好市民。”

       见耐萨里奥收了钱,舞长空也放松了下晦来,这家伙在收了钱之后的信誉还是可以保证的。接下来就不用担心什么地固术之类的了。

      至于舞长空为什么会想到给钱这ꡀ一点,学生ꎻ资料上都明确䟅标注着呢。

      凯隐,极其贪钱,红山学院称号“加钱居士”,经典名言ꡡ:唐舞麟可是我的手足同胞至爱亲朋,三年的好兄弟啊!要打他,☠得加钱。

      当舞长空看到这段标注的时候都是感到一阵无语,这什么人啊这,真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齰当着其他三人的面ォ,舞长空跟凯隐完成了这场充满了金钱듬的肮脏交易。䶠

      “话说大家都是人,一个头两条胳膊加上两条腿。为什么凯隐一个人犣能这么优秀呢?。”唐舞麟喃喃自语。我这边还是百万撮负翁廣,你就已经在那里收钱了,兩你对得起我吗?

      뗷 谢邂插话道:“可能是他不是人吧。”

      ␜“啪啪啪!好了,现在大家朝我的方向看过来,特训开始了。”舞长空拍拍手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

      “老师,特训要练什么啊?不勪会还是体能澪吧?”谢邂的关注点显然跟他们是不一样的。

      舞长空道:뻃“当然不是。无论进行什么训练,目的都只有一个。那就是增加你们的实力。实力分为硬实力和软实力。而在我틊看ꇓ来,所有的实力,都源于实战。因此,你们的特训,唯有实꓋战。以实战激发你们自身潜能,以实战来提升你们的战斗经验。因此我特意为了你们请了一位助教。”

      “助乆教?”三人发出了疑惑的声音“是谁呀?”

      “当然是⚋我啦!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伴随着一道明亮的舞光术,耐萨里奥突然出现在舞长空身边。

      嶱 收了钱就要办た事첅,自己即然拿了춽舞长空的钱,那么也就要帮忙对唐舞麟他们进行特训酷啦。 搬

      ᛠ此时槫的耐萨里奥已经把校服换成了自己的法师袍,黑色㩥的长袍搭配漆黑的夜晚,黑木法杖上镶嵌着血红色的宝石,再加上敪那双砈淡蓝色的竖瞳。在舞光术的照耀下,耐萨里奥此时此刻颇有一种独属于法师浃的神秘感。 뙟

      舞长空那冰冷的声音传来:“凯隐,你能把光给熄了吗?我站你旁边眼睛都快瞎了。”

      “哦,没问题。”耐萨里奥连忙熄灭了舞光术。

      舞长空的眼睛这才好受了一些,从口袋里掏出纸巾把眼泪擦干,继续道“明天,我会带你们四됋个去传灵塔测试一下精神욿力。”

      唐舞麟道:“老师,我以前测试过精神了……”

      舞长空冰冷的打断了他的话,“我只相信自己的眼睛。᲌”

      뷮舞长空没有注意到,在他说出“传灵塔”时,低着头的槌古月眼中闪过了一丝仇恨的神色,不过很快便被掩盖下去,连耐萨里奥都没有注意到。

      “那么,特训马上ᅬ开始。ꯜ”舞长空淡淡的说道。谢邂一听不是体能训练而是直接进行ꫧ实战训练,精神已经好了许多,跃跃欲试的道:“舞老⥿师,亲我们谁跟谁先来?”

      舞长空一指旁边正在走神的耐萨里奥道:“你们跟凯隐打,不分先后,三个人一起上。”

      耐萨里奥、唐舞麟、谢邂和古月㉷四人脸色봚同时ノ一僵。

      “舞老师!你不是说好ࢯ只是帮助一下吗,怎么就变成我来给他们进行实战训练了。”耐萨里奥第一个跳出来表示抗议,这情况不对呀。

      鱹 不应㛙该ᎈ是你来给他们进行实战训练,而我在一旁监ꃡ督的吗?怎么变成我来给他们进行实战训练,你在一旁监督了。

       舉三人氞也是ᘖ连连点头,凯隐出手,四级ィ的龙脉术士完全可以把他们压着打。看到耐萨里奥这ⲙ副样子,舞长空不动声色的塞过뫯去一样东西。

      耐萨里奥接过来,感籀受了一下后。这光滑的手感,熟悉的纹路,分明就是一张银行卡吗!

       “现在觉得㈆我这个提议怎么样,是不是很好啊。”

      耐萨里奥立刻换上了严肃的表㪁情,正声道:朩“我想清楚了,为了升班赛,为了同学偐们实力更好的增长,为了五班的荣耀。我对这个提议没有丝毫反对,相反,我觉得这是必要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