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暖直播在线观看免费版中文

      居然有人在,还被发现了!慕灵汐这一惊꼘非同小可。在训练营里,她隐匿的本领除了教官无人能敌,鳯哪怕是뜧安宇轩都自愧不如。

      뚔慕灵汐正打算逃走,但猛地瞥见一把泛着银色流쟑光的宝剑就在不远处,而且这柄宝剑在过去那么多日里她从未见过,但这不是关键,最关键的是,这柄宝剑比上次那个什么宫傲寒送的只驡好不差。

      好的宝剑就相当于好的枪,不能错过。

      打定主意,慕灵汐飞速朝宝剑抓去。然,就在她刚刚触碰到宝剑之际,一道白色身影晃过,宝剑已从原地消失,落到了那人手中。

      四目在空中交汇,空气瞬间凝固。

      慕灵汐的目光快速移开,最后定格在那柄剑上。

      龙熙晨看了看慕灵汐,又看了螡看手中的剑,一下子明白了过来。

      慕灵汐盯着剑,龙熙晨看着慕灵汐。

      就在气氛即将往最诡异的方向发展时,砰的一声,有个黑影从窗外飞了进来。

      “灵汐,你不要命了?”

      来者正是匆匆跟过来的宫傲寒。他可是非常清楚此䕓刻站在这里的,根本不是什么失散多年的三皇子,而是神龙族的人。他不清楚此人借此身份藏身于此处的目的,但可以肯定的是,不好招惹就是了。

      不要命?这句话慕灵汐立刻听进去了,警惕地往后倒退几步,视线也从剑上移到了龙熙晨的脸上。

      此人会杀自諂己?不是说学院内不可以杀人的吗?难道那是秋月骗自己的?

      “宫傲寒,她ﻘ是你什么人?胆⎛敢擅闯本宫的房间!”

      宫傲寒깏一把将慕灵汐拉둧入自己的身后,说:“三皇子殿下,实在抱歉,我未릺婚妻有粨些不通人情世故,如有冒犯之处我代她向你道歉。”

      “你穹未婚妻?”

      龙熙묓晨狐윇疑,一个魔族,怎会有൰一个人族的未婚妻?但见慕灵汐没有反驳的意思,也就没再继续纠结。

      栟  “正是!”

      “既然如此,你们走吧。”

      仯 ㌘龙熙晨的声音淡淡落下,听不出什么多余的情绪。

      “多谢殿下。”

      宫傲寒一边道谢,一边拉着幕灵汐往外走。

      慕灵汐不死心地看了看龙熙晨手中的宝剑,心想,爝等他哪天不再的时候再来偷。

      出了安阳院,慕灵汐忽然想起一件事。

       “你刚才说我是你的未婚妻?羓”

      뿜 宫傲寒有些心虚,讪讪一笑说:“那不是刚才情急所迫嘛。”

      “嗯!”

      慕灵汐淡淡嗯了一声,然后就不再说话了。

      宫傲寒偷偷瞥了慕灵汐一眼,心想,她嗯一声是什么意思?难道是答应了?

      “对了,灵汐,你为何要抢랐那么多剑?”

      “自然是等以后我从这里出去了,可以拿去卖钱啊。”

      安宇轩曾经说过,训练营里最值钱的就是他们的枪。这里没有枪,那最值精钱的自然就是剑了。

      宫傲寒一愣,“钱是什么?”

      巕“钱就是……”

      这个训练营果然处处透着诡异,这里的人不光穿奇奇怪怪的衣服,竟༇然连钱都不知道是什么。ẕ

      “钱就是能用来买东西的好东西。”

      “你说的是灵晶?”

      原来他们管钱叫灵晶,不过叫什么不重要,明白就好。

      “对,就是灵晶。”

      “你很缺灵晶?”

      “当然。”

      ꕐ 以后从这里릱出去ꑢ花钱锞的地方多了去了鲤,她必须趁现在多抢一些剑。

       “那我的那柄剑你也是要拿去卖掉的?”

      鈕 “你的那柄不卖,我要用来防䆫身。”

      不知怎么的,宫傲寒忽然觉得今日的天气真不错,就连空气都变ﻃ得比往常清新不少。

      “灵汐,你要是缺灵晶,我可以给你。”

      “那不行,安宇轩曾经和我说过,钱必须自己去挣,花着才踏实。”

      其他字宫傲寒自动忽略,只听清了安ǝ宇轩三个字。

      “安宇轩是谁?”

      “我不能告诉你。”

      宫傲寒:“……” ﶇ

      贎秋月在院门口翘手以盼,焦急地来回渡步。

      骂ਫ“秋月,你在做什么?”

      听到慕灵汐的声音,秋月恨不得痛哭쉰流涕,小姐可算知道回来,这要是不回来,她就死定了。

      “我在这里等小姐回来。”

      “嗯!”

      看到慕灵汐ㆳ身旁的宫傲寒,秋月赶忙道谢,“谢谢宫公子送小姐쉾回来。”

      “嗯,照顾好她。”飒

      㨲 宫傲寒不放心地嘱咐一句。

      安阳院那边,在慕灵汐和宫傲寒离开后,龙熙晨匆匆洗完澡,然后将几名暗卫叫到了身边。

      “你们で去查查刚才那女子的身份,顺便查一下魔族为何会隐身在此。”

      “是,殿下!”

      暗卫领命而去,可龙熙晨的目光쯎却变得幽深起来。

      他来到这块大陆上已经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在这一个多月里,他几乎将整个凌霄国的国都翻了个遍,却没有找到任何关于蓝眸之人的任何线索。

      难道此人不在国都?看来只能慢慢扩大搜索范围了。

      翌日清晨,慕灵汐依然在天刚蒙蒙亮的时候便醒了过来,这是她在杀手训练ᕒ营里养成的习惯。

      她以前并未觉得这个习惯有什么不好,可今日她忽然希望自己可以多睡一会,这样就不用想着如何打发时间了。

      慕灵汐来回翻了几下,确认自己的确无法再入睡后,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然后快速穿好衣㥖服溜出了院子。

      安阳院内,龙帶熙晨抱着他的宝剑睡得正香。

      慕灵汐身形快如闪电,不一会的功夫便进入安阳院。

      暗卫严一朝严二递了个眼色,殿下果然没有猜错,她果然还会再来᥹。

      慕灵汐环顾四周,确认安全后轻轻推开龙熙晨的房门,然后猫着腰进入。但宝剑坃已经不在昨日的位置。

      她朝四处看了看,最后发现宝剑居然在那人的怀中。

      퇵嗯,这一点倒是和以前的训练营相同,剑ፙ不离햪身。可如此一来,她就不好偷了。꾯

      要放弃吗?不行,还是试试吧,不行再逃也不迟。

      打定主意,慕灵汐屏息靠近,她自己都能感觉到心跳在加快。

      怎么会这样?她杀光训练营所有人ဓ的时候都没有紧张,此刻为何会如此紧张?

      龙熙晨能感觉到慕灵汐的气息越来越近,他知道,如果他此刻伸手的话就能将她襬抓住,可他还是忍住了,他要等她来夺剑时再动手。

      然而就在龙熙晨蓄势待发之际,慕灵汐的气息忽然顿住,然后反而向后退了几㜸步。

      怎么回事?她怎么往后退了?难道她发觉自己是在装睡了?

      慕灵汐警惕的目光在龙熙晨的脸上停留了一瞬,最后毫不犹豫地离开了他的房间。直觉告诉她,如果她真去夺剑,一定会有危Ⳡ险。 襴

      慕灵汐离开后,龙熙晨睁开双眼,并从床上坐了起来。

      她果然还是来了,莫非她真的认识自己的龙鳞剑?还是说只是巧合煅?可为何最后又收手了?

      据严一查到ꔣ的结果是,慕灵汐,今年十六岁,十年前,她的母亲慕芯瑶带着天生痴傻的她来到清北学쪆院并成功当上了导师。在那之后慕灵汐就再也没有离开过学院,至于之前的六年她们ﳉ在哪里,经历过什么却没有丝毫῿的线索。而在清北学院期间,慕芯瑶一直努力寻找治疗慕葸灵汐갵痴傻的治疗方法,遗憾的是直到她三年撸前死去,也没能᱐如愿。

      慕芯瑶死后,那位五年前来到清北学院,并被评为苍幽国第一美男的最年轻的导师,冷飞夜自动担起照料她的责任,并继续四处寻医问药。

      ䷷ 但怪事뺤就出在几日前,那日慕灵汐忽然意外晕倒,等她再次醒来时不光能正常说话了,还身旙手敏捷。除此之外最让人摸不着头脑的是,从那天开ꍖ始,她抢了许多学员的剑碼。

      假设她抢其他人的剑只是为᣻了故弄玄虚,真实目的其实是骳他手中的龙鳞剑呢?否则为何她不去偷其他人的剑,却独独一次次冒险潜入他的房间?可她一个苍幽大皮陆的人鑁又怎会知道他龙鳞剑的ꥨ特别之处?难道一切都是巧合?

      一位天赋异禀,长相绝美的年轻导师竭尽全力都要护着她,守在她身边。还有一位魔族隐身于此接近她,还谎称她是他的未撹婚妻。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莫非她身上有什么特别的东西?

      “严一!”

      “属下在!”

      “你最近几日负责暗中꺦监룮视那名女子的一切动作。”

      “殿下指的是那慕灵汐?”

      “正是!”

      “可属ࢴ下已经查探清楚了,她从十年前就一直居住在清北院内,这十年来,她都没出过清北院的大门,监텹视她做什么?”

      “既然如此,那你觉得魔族的那宫傲寒费尽心机隐藏在此处接近她做什么?”

      “这个……属下不知。”

      “还不快去!”

      “是,殿下,属下这就去。”䖴

      慕灵汐再次无功而返,心情有些低沉。幸亏这个训练营里不让杀人,否则她今日就已经死了。看来以⪙后还得更加὘小心才是。

      蓦地,慕灵汐往后倒退几步,目光警惕而戒备地望向一道从空而降的白色身影俱。

      “你是谁?”

      鵾 “别害怕,我叫羽星君。从今日起,我将成为你的导师。”

      导师?莫非他就ꗸ是秋月说的冷导师?可以教她修炼之人?

      “你是来教我修炼的?”

      “非也,我是来教你读书识字的。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