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操av

      听到君逸这么说,云幼清将花盆往边上一扔:“我呸!不要脸!赶紧把玉佩还给我!”

      就在云幼清冲上来之际,君逸往后一仰,搂住云幼清的腰身,将她固定在怀中,另一只手安稳的拿着玉佩,丝毫没有受任何影响。

      云幼清想要挣扎一番,奈何力气太小,最后放弃了挣扎。

      该死,她好像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

      云幼清看着他委屈道:“你到底想怎么样嘛!便宜你也占了!我就想拿回一个玉佩!那可是我娘留给我的遗物,呜呜呜,你这不是欺负人嘛?!”

      越说越委屈,最后云幼清不争气的哭了起来。

      浩阳一个踉跄差点摔在地上,好家伙,主子居然把人家姑娘逗哭了?!

      看到云幼清哭的越来越伤心,君逸一时慌了神,手足无措的哄着怀里的姑娘:“不哭不哭,我就是逗逗你的,你别哭了,乖,不哭了,想吃什么?我让浩阳去给你准备?”

      云幼清瘪着嘴:“我什么都不想吃,想回家。”

      “不行。”君逸皱眉看着她。

      就这两个字,云幼清再一次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早知道自己就不答应乐晚来拿什么人参,这下,人也打不过,还把自己关在这里,还被一个登徒子占了便宜!

      索性是怎么哄也没有用,君逸就这么看着她哭,一直哭到没了力气,最后苦累在男人怀中睡着了。

      君逸听到怀中的人没了动静,无奈一笑,拿出手帕擦干了脸上泪印:“宝气。”

      哈?

      这下浩阳更不淡定了,直接转身看向了自家主子。

      君逸抱起云幼清,又吩咐道:“明日一早,准备些精致小菜。”说完,抱着人回到了寝室,不顾浩阳脸上多变的表情关上了门。

      清宅内。

      江乐晚一脸担忧的看着外面,心想着这个时候云幼清也该回来了,怎么会没有人呢?

      这时流烟从外面回来,江乐晚拉住她问道:“流烟!怎么就你一个人回来?幼清呢?不会被人抓到了吧?”

      流烟摇摇头:“没有,只是小姐进了宫之后就没了消息,而且今天宫门紧闭,小姐今天应该是被困在哪里,明日应该就回来了。”

      因为小姐如果被抓到,流烟一定会是第一时间知道这件事,看到皇宫渐渐放下戒备后,估摸着小姐应该是在哪里安全待着,所以流烟这才回来。

      听到云幼清安然无事,江乐晚终于是放下心来,幸好是没什么事啊。

      到了后半夜,熟睡中的云幼清越来越不安稳,她梦见那场大火,梦见自己的娘亲活活烧死在里面。

      “娘亲不要!”

      “娘亲不要丢下清儿!”

      “娘亲!娘亲!”

      君逸睁开眼,知道是云幼清做了噩梦,将她往怀中揽了揽,轻轻安抚着她,渐渐的,云幼清安静了下来,不再呓语。

      君逸叹了一口气,随后伸出手摸向了云幼清的小脸。

      他的这个小红鸾,似乎经历过很难过的事情呢,不知道把她留在身边,是福是祸呢。

      又摸向云幼清的手,就这么握在手中,很小一只,只是怎么这么冰凉?难道女孩子的手都是这么冰凉的吗?

      随后君逸又把她的手往怀里一揣,这下应该是不冷了吧?于是他缓缓闭上眼睛,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早,随着一声尖叫,云幼清一脚把熟睡的君逸踹下了床。

      这一踹,君逸直接清醒,起身揉了揉自己摔疼的地方:“清儿真是不温柔,刚一睡醒就过河拆桥。”

      云幼清气的直直发抖指着他:“你居然趁我睡觉占我便宜!不对!你刚刚喊我什么?!清儿!谁让你这么叫的?!”

      君逸一脸笑意的坐回床上,凑近了云幼清,挑起了她的下巴:“清儿,我们明明这么亲密的睡了一晚上,不叫你清儿,难不成叫你娘子?我倒是不介意。”

      云幼清一个手掌呼他俊脸上,将他推开跳下床:“想的美!本姑娘还有事!赶紧把玉佩还给我!”说着,拿起了一旁的装有人参的盒子,幸亏这个男人没拿走这个。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