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播成

      ꗓ“什么?甜甜学姐,你也抬高抬他了吧?众所周知济,牧白连召唤灵都还没有觉醒,怎么可ꮽ能有那么强悍的武ॠ道战嬬力?”

      很多学生纷纷反￉驳。

      地星的灵气虽然复苏百年,但依然稀薄的很,若没有觉醒召唤灵,依靠本身的修炼,一般来说,想晋升到一品武者,至少也得䝹花费十年的时间。

      “怎么可能是我?我哪有那么大的本事?” 虯

      泘牧白自然不会承认。

      听到这话,林婉微微松了口气。

      蘹 邫 她还真怕牧白点头承认,如此的话,岂不是뇻说她这位导师有眼埥无珠。

      ꙍ 听到这话,林婉微微松了口气。

      ꩜ 她还真怕牧白点头承认,如此的话,岂不是说她这位导师有眼无耉珠。

      不过就在此刻,之前接电话的那位青衫老师셖走了过来,他拍了下牧籯白的肩膀,郪道:

      “这位同学,你测试好了?多少武道战力值呀,超过㶞三品武者没有?之前你曾经询问过老师,六万战力值相샳当于几品武者꙯,现在老师告诉你,六万战力值,已

      经达到了先粁天九品梋了…”

      听到这话,牧白无语的撇撇嘴。

      他还以为自己的武道战力,谲已经达到了宗师的范畴ꓸ了。

      原来是自己想太多了…

      不过短短几天时间,他从没榨有觉醒召唤灵,一举成鲰为先天九品的武者塩,也算是天大的进步了。

      “₎柳老师,你确定修炼室里,最后测试的是牧白?”

      泱林婉脑子嗡嗡作殱响。

      ꗒ “是呀…我方才在门口打电话,的确是他最后㶘一个测试的呀,怎么了倓?”

      倻 青衫老师疑惑的摸摸头。

      林婉脑子一阵天旋地转,差点摊到在地。

      天呀!

      ℨ 她竟然开除了一位武道修为达到先天的学生?

      밧这ꨌ事若让校长踈知道了,她的教学生涯,肯定到此为止了。

      因为江南市武道高中很多,彼此竞争非常激烈,如牧白这般天才,无数学校会抢着要的。

      “老꺥师,你确定没有看错?”

      怀疑和肯定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感觉,眼下得到证实,任甜甜和林彩霞ꁒ也是倒吸冷气。꣎

      如今她们就读的武道第一高中,校长也큝不过仅仅武道先天九品。

      而牧白能一拳打爆武道橖测휼试仪,就意味着他的武道战力䦒,纵然不如校长也差之不远了。

      而牧白眼下才十八岁呀㡏!

      楴 这意味着牧白潜力无限,将来在地星,肯定会成为令人仰望的大人ᾇ物。

      “牧白,之前是老师不对,有眼不识天才,你别退学了,老师恳求你留在퐪学校,继续就读好不好?”

      林婉脑子都是星斗,拉着牧白爔的衣袖,满脸谄媚遂的哀求道。

      “林老师,请保持你老师的形象,莫要给学校蒙羞。”

      这冷漠的话,顿时让林婉摊到在枬地。

      趁着这空闲,牧白大步离去。

      芶 对于他来说,这种打脸,非常无聊,也很掉价。

      不远处的裘千仞,ר连忙不疾不徐的跟上去,㐫彼此相隔十几米。

      葔若没有主要主动招呼,他的角色,就是一个透明人。

      㝏 搨“林老师,若非你方才5暗示学生拦住牧白,他已经奟走远了,也不会出现眼下馕这种让你难堪的局面,这就叫做活该…”

      任甜甜和林晇彩霞吐槽了几句,发ﮌ现牧白走远,连忙追了ᓆ出去。

      “喂,牧白,你等等…”

      葖 学校门口,林彩霞撅着嘴巴,抱怨的道:“牧白,既然你一早就觉醒了召唤灵,而且武道的修为那么高,为何弤故意藏拙,你可知道本姑娘为你担心了那么久?

      “傘你也没问呀!”

      牧白耸耸肩,敷雖衍道。

      “喂,牧白,你已经成为先天武者了,又没有读书,不如加入我们任家樰怎么样?”

      祹 任甜甜拖着香腮,美锵目一眨不眨的盯蒭着牧白。 骾 ힻ 任家乃江南市十大首富之一,随着灵气复苏后,樧这些底蕴强大的家族,也有招揽武者为自己效命的习惯ԕ的。

      “你之前在僵尸秘境里,不是遇到麻烦了吗?你爸爸悬赏了一个亿,我已经到手了,所以不缺钱。”

      牧白半䪷真半假的道。

      佝“这几蹘天㑡的确有不少自称剑仙的人来我们任家要钱,不德过都是假冒,被我雋爸爸揭穿,鶥毒打了一顿。”

      ㇚任甜甜俏脸都是狐疑之色:“还有,你觉醒的召唤灵也在僵尸秘境?不过렟当晚,我印象中,并캠没有你的存在呀。暅”

      ኰ 푁“脸还疼么?”

      牧白转口说道。 ᒄ

      “脸?”

      任甜甜下意识抚摸俏脸,忽然想起了仙人入梦,登时一⹧惊。

      该不会眼前这个牧白,就是入她梦,给了她一巴掌的仙人吧?

      转而,쉵她强行掐掉諬了这个想法。

      当日如她梦到的可是一位仙风道骨,빷满脸慈祥的仙师,无论气质、言行方式,都和脸带坏笑,邪里邪气的牧白相差十万八千里。

      퉝 彼此若是一个人,除非太阳从西边升起了。

      在这一瞬间的功夫,牧白已经走出了一百多米远,林彩霞忍不住高声问:“牧白,你要去哪里?”

      “去垂钓,看看能忌不能钓个媳妇上来,过年的时候,带回家让我老妈高兴高兴。”

      已经拓走댂出上百米远的牧白,挥挥手,飘逸的身影消散在人群中。⅒ 歘

      “他说什么?钓媳妇?”

      Ἓ“这家伙脑子该不会坏了吧?”

      任甜甜舠和林彩霞面面向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