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莲视频官网

      手指轻轻触碰门牙,深达骨髓的痛楚让雷历禁不住倒吸一口凉气,发出嘶哈声响。

      “不要,乱动。”仿佛背后长了双眼睛,汉娜头也不回轻道。猫腰在箱子里找了好一会,她才拿起一个玻璃瓶,借着灯光查看外包装上的文字。“是这个。”

      乖乖坐在椅子上,目睹对方走路时晃晃悠悠的模样,雷历不禁有些惭愧。“要不还是算了吧,别迁就那个贪吃鬼...”

      “一根,骨头而已。”语调平淡,却自有种难以让人拒绝的气场。搬了张椅子在雷历对面坐下,亮闪闪的骷髅不慌不忙坐下,从口袋里取出一个针筒,开始从瓶子里抽取液体。“张嘴。”

      脚下传来满意的呼噜声,似乎在附和汉娜的提议。默默踢了某个家伙一脚,最终选择妥协的雷历半是好奇半是无聊问道:“你给我注射的是什么?”

      “药。”

      “呃,具体一点?”

      “阿莫西林。”

      无论是内容还是语气都太过正常,以至于雷历听到后愣了老半天,连对方何时将药液注入牙龈都没发现。“我,我还以为你要施展魔法...”

      “我不会,魔法。”

      “那,用炼金术调配药剂...”

      “效果,很差。”把用过的注射器丢进纸篓,某人(?)脑袋凑到距雷历不足一指之位,认真观察着他的伤口。“还不如,用黄泥糊上。”

      面部肌肉连连抽动,雷历突然有一种‘活在科技时代真好’的奇特感觉。“呃,好吧。”哭笑不得揉了揉腮帮子,青年视线越过面前的人型骨架,落在不远处的行李箱上。

      又大又笨重的容器,正静静躺在房间一隅,开启的箱盖下,是整整齐齐摆放的私人物品。其中数量最多的,便是各类瓶瓶罐罐,考虑到汉娜之前表现,雷历相信那些都是药品。

      虽说骷髅脸看不出表情,但那对跃动的蓝色火焰,让雷历相信她心情不错。选择相信自己的直觉,青年乘势询问道:“对了,汉娜你能告诉我,为什么深夜要跑到荒地去?”

      拧瓶盖的手停顿了几秒钟,随后又继续起之前的动作。“进食。”

      “我的灵魂,不够。”结构分明的指骨在空气中摆动,骷髅说话时带着点关节摩擦声,让雷历产生‘她在磨牙’的错觉。“要补充,否则,会死。”

      死?按照传统认知,骷髅已经是死了吧。强忍住吐槽欲望,努力调用脑细胞的雷历组织着语言,总算成功引起话题,让惜字如金的女性谈起了过往。

      与他最初认为的不同,汉娜并非这个世界的住民,而是与艾尔温一样来自异世界。“我诞生的地方,不如这里...”似乎在思考用什么词语形容,骷髅挠着光秃秃的头盖骨,半晌后才给出了答复。

      “热闹。”

      “哦,那后来呢?”

      “离开了,主人。”用手指了指胸口,汉娜显然是陷入了回忆。“到处流浪,想办法,维持灵魂。”

      维持灵魂?联系她刚刚在荒地的‘进食’,雷历立即推导出一个结论。“你要吞噬其他灵魂,藉此维持自己存在?”

      “并非,吞噬。”一本正经纠正着雷历,骷髅歪着脑袋思索的模样,莫名看上去有些呆萌。“我需要,游离的灵魂,补充消耗。”

      就像人要吃饭一样,只不过汉娜需要的并非鸡鸭鱼肉,而是灵魂等虚无缥缈之物?如果以这个考量为前提,那半夜溜去荒地倒也正常,毕竟那里埋了许多无名尸,灵魂啥的肯定不缺。逐渐理解了她的行为逻辑,雷历把某个呜噜呜噜的‘东西’踢开,想了想追问道:“如果不摄入灵魂,会怎么样?”

      “死。”

      “……恕我冒昧,你已经死了。”

      “不,”急切否定着雷历的说法,汉娜的头颅因为脖子转动过快,啪地一声掉到地上,将兴高采烈啃着小腿骨的黄狗吓了一大跳。“我,还活着。”

      打扮像个法师的骷髅躯干端坐面前,丢到地上的脑袋却振振有词自己还活着,这场面看得雷历满头冷汗。“呃,需要帮忙吗?”

      “…谢谢。”

      “不客气。”

      没有想象的冰冷,汉娜的骨头光滑温暖,让雷历想起太阳下的鹅卵石。稍稍感慨后将脑袋安回脊椎顶部,暂时跳过‘骷髅算不算活着’议题的青年想了想,决定先解决另一个问题。

      “汉娜,你需要每天去补充消耗吗?”

      “看情况,”不知从哪掏出面小镜子,汉娜微调着脖子与脑袋连接点的角度。“一般,两天。”

      画面属实惊悚,好在雷历这段时日就没跟正常人打交道,已经能做到面色如常。“还好那块地盖了墙,平时无人光顾……”感慨着今晚除了自己被磕掉牙齿无人受损,雷历庆幸之余,也不得不为今后汉娜的‘进食’做预防性安排。

      小区里一堆上年纪的老人,还有若干未成年的孩子,若是看见骷髅活蹦乱跳,怕不是要出人命。

      “emm~~总之你平时与一号楼的人相处时,务必作些遮掩绝不能让他们看到你这幅模样。”这段话说出口时,雷历自己都觉得滑稽。

      几小时前,他满脑子都在考虑如何劝汉娜脱掉防毒面具,与小区的普通人多接触一点,不要制造隔阂与孤立;但现在,他全部精力都拿来思索如何减少双方接触,以免真相曝光。

      命运之无常,莫过于此。

      “总之以后你想吞噬灵魂就找我,我给你开门,别去撬锁。”折腾了大半夜也有些疲倦,雷历叮嘱两句站起身,却发现黄狗还在乐此不疲啃汉娜的小腿骨。“别吃了,快放下!”

      朝宠物一阵拳打脚踢,总算迫使其放弃口中物的青年拿起温润如玉的白骨,才发现上面多了几十个牙印。“呃对不起,我会去医学院给你买一根替换的,你可千万别挖坟,我这儿很忌讳打搅死者……”

      “没关系,能用。”不知是否雷历错觉,骷髅眼中的火焰有些黯淡。拿了一小瓶止痛药给青年,她在后者临出门时轻道:

      “我不会,伤害他们,我只想,活下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