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红莲艳酒

      段家之事告一段落!

      因为凌恶从中插了一脚!

      ⤟ 虽然刚开始,一众人表示接受不能。

      但待到心情逐渐平复,却也逐渐接受既成的事实。

      有凌恶许诺的空头支票!

      绿帽王段正淳强装大度,继续当接盘侠,但老婆藵他是㶲绝对不会放弃的。

      刀白凤起初有些羞于面对,可耐不住厚脸皮的段正淳공,耳鬓厮磨,情话绵绵。

      ┐ 想必!

      重新投入情郎怀抱,只是时间问题。

      段誉最没有损失!

      平白无故多了一个爹,又有凌恶给他准备的补偿,完全就是天上掉馅饼。

      段誉:輄“MMP!感情多了个爹的,不是你,是吧?”

      㴒 最可怜的还是段延庆!

      虽然知道自己有个儿子,可什么时候,才能听到段誉叫他爹,遥遥无期。

      好在他成了地府殿主之一,可以将精力投入到工作当中乶,来让自己暂时性忘记伤痛。

      解决这摊子破事襦儿后,凌恶得到了系统奖励的成就点。

      不多!

      也就才1000而已!ā

      手里还有几十万成就点,凌恶着实没把这点奖励,放在心上。

      离开镇南王府! 槳

      龲凌恶径直前往中原沦各处,地府下属势力之所在,督促十大阎罗殿建立,并且峸指导规鈏划发展的方向。

      各个势力,本来还有些懈怠。

      但是当残凌恶突然到来,强势斩杀某些消极怠工之辈,心中的小九九彻底消失。

      显然,大势不可逆㪓啊!

      有了凌恶这个定时炸弹,十大阎罗殿很快就正式落实。

      并各自进行合理规划,分出不同的职能部门,各司其职。ء

      对于那些还未加入地府的,十大阎罗殿执行厵的准则就是:

      降者生,逆者死!

      在一番杀鸡儆猴之后,仅剩的大小势力噤若寒蝉,当即举双手投降。

      散尽家财,只求保得周全,加入地府。

      地府顺利鮪发展!

      未来可期!

      ……

      而就在另一边!

      时间倒回到两天前!

      凌羽凡陪同木婉清返家,寻见秦红棉,只求一个答案。

      憆两人一路游山玩水,好不开心!

      这一僆天!

      一人一马,并排缓行!

      望着旁边佳人的美丽侧颜,凌羽凡做出一副心痛的样子,说道:

      “婉清,我的心好痛!”

      剣 听闻此言,木婉清翻了个白眼,表示不想搭理凌羽凡。

      꺤这一路走来,木婉清幻想破灭! 驁

      ☖ 那个强大神秘,英ꌵ雄救美的男人,原来就是一个口花花的大色狼!

      木婉清始ᱎ终还记得,两人第一次交流,凌羽凡跟她说:

      “婉清,我最近这段时间,总是有些头晕眼花怎么办?”

      当时她听到这番话,还以为凌羽凡生病了,婷当即是傻傻的说道:

      “你怎么了?没事吧,要不要샇去找뙥大夫看一下啊!”

       可谁知!

      鵚她刚说完这番话,箟凌羽凡却是得逞一笑,大声叫道:

      “是你!婉清,因为你,让我神魂颠倒,头晕眼花,不能自已!”

      愷 ﯙ 木嫵婉清:“………”

      第一次听到这种情话,别提当时她有多羞涩,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之后的半ਿ天时间,土味情话不断,凌羽凡一次又一次套路她。

      可关键是!

      她明明知道有陷阱,还是经常会上当,防不胜防。

      如今凌羽凡又说这种话!

      脫木婉清虽然还是有些羞涩,却强装出镇定的样子,强迫自己不去关注凌羽凡。

      可谁知!

      等了半天,凌羽凡始终没动静,就好像突然变成哑巴塠了一样。

      木婉清内心纠结,最叨后还是忍不住,转头看了凌羽凡一眼,然后……

      “哈哈,你果然是在意擻我的!”

      见凌羽凡得意忘形的样子,木婉清气恼的冷哼一声,哏牙齿咬褆的咯吱ꗶ响

      恨不得,把他按在地上揍一顿。

      再也不想理铑会凌羽凡!

      她㿲脚下用力一踢马身,俊逸的黑玫瑰希律律叫了一声。

      眨眼间,就⃞跑出去十빝几米远。

      “喂,不是吧,这就生气了……婉清,我错了,等等我啊!”

      表情夸张的大喊一句,听到远处传来银铃般的笑声,凌羽凡嘴角微微上扬。

      想起分开一年多的前任,凌羽凡心中暗叹一ᘊ句:

      “果然是舔狗不得house,自古套路得人心,土味情话,古人也遭不住啊!”

      摇摇头,收回思绪!

      神识沟通胯下的普通红棕马!

      经过木之力滋养的小马,体格强健,丝毫不弱于木婉清的黑玫瑰。

      鵸希律律!

      得到主人뚒命令,红棕马四蹄飞踏,快速向着木婉清离去方向追去。

      另一边!

      驱马走在最前面的木婉K清,此时却是遇到了些许的小麻烦。

      此处乃是一处小山谷!

      大宋官道恰好途径这里嶬,但也正是因为如此,周围聚集了不少的土匪强盗。

      䅅 寻常쌰若是商队经过,因为商队都有护卫,再加上雇佣的镖局人马,这些零散土匪不敢轻易招惹。

      也就是遇到三五行人,敌弱我强,这群乌合之众䖭才会跳出来。

      不过!

      他们顶多也就是抢些钱财,轻易不会杊杀人•越货,掳掠良家妇女。

      他们虽然没有脑子,但也懂得不能竭泽而渔,要可持续发展。

      ꌺ 若是这条官道血案꒸累累,那就不会再有人愿意走这条路。

      而他们,岂不是又要流离失所,去其他地方抢劫了吗?

      相反!

      若只是抢一些身外屇之物,某些人或许是图方便,或者是出枟于其他原因,权当花钱给自己买个平安。

      틻 也正是因为如此!

      这群土匪才没有遭受围剿诂,才能好几年如一日,在此处官道抢劫到财物。

      今天!

      㚟这群土匪一如既往,手握各种武器,嚣张的站在官道中间,等待猎物的到来。

      而木婉清好巧不巧的,正好遇到这群土匪打卡上班,运气也没谁了!

      这不是巧了嘛!

      见有猎物上门,还是个身材样貌,皆为上乘的漂亮姑碅娘。

      这群土匪舔着嘴唇,径直将捾一人一马围在中间,肆无忌惮的打量着呧木婉清。

       “呔!탏此山是我开,此树是ᬕ我栽,要想从此㽱过,留下买路财!”

      “嘎嘎,小娘子,下来陪大爷们玩玩啊!”

      “各位兄弟小心,看这小娘子的打扮,可能是身怀武蘣功,别不小心着了䓵道!”

      ﺸ “少在那里叽叽歪歪,不就是读过几年书嘛,白秀才,我告诉你,今天我还偏要开个荤!”

      这群土匪各种污言秽语,说着说着,竟然和自己帨人吵了起来。

      说他们是襡乌合之众,都有些侮辱,乌合之蟁众这个成语。

      “哼,自找死路!”

      听到某个土匪的喊话,木婉清不由得回想起,当初蚜凌羽凡英雄救美,帮ᮮ她解决两个强敌的事情。

      可她的好心情,没有维持多久。

      最后一个说话的土匪,口出粗鄙,顿时气的她俏脸阴沉如水。

      眼中的杀意,几乎要凝如实质。

      “嘎嘎,㶿小娘皮,你这是生气了吗?果然是大美人,就连生气,都让我心神荡漾,嘎ᄸ嘎嘎……”

      放狠话的那个麻脸土匪,见木婉清发怒的模样,խ不仅没有害怕,反而越发嚣张的调戏木婉清。

      其余一众土匪,听到老大的荤话,尽皆是仰头大笑起来。

      想到自家老大吃了肉,他们怎么说也能喝口汤,这群土匪就鸡冻不已。

      尤其看到身材姣好,容貌出众的木婉清,某棒状物已然悄悄抬起了头。

      “找死!”

      再也抑制不住杀意!

      木婉清从背后拿起牛皮鞭,奋力一甩,就朝着麻脸土匪打去。

      “不好!”

      这一击来得太快,一蛜众土匪只看到一道影子闪过,随之……

      ꯪ Ӄ啪嗒!

      只听刺耳的鞭挞声响起,麻脸土匪惨叫一声,整个人顿时倒飞出去。

      而在其身上,一道鞭痕,显而易见,露出那鲜血淋眭漓的皮肉。

      “啊啊!”

      麻脸土匪下意识捂着手臂,可这样反而让他痛到无法呼吸。

      “给我杀了这个贱人!”

      面目狰狞的指着木婉清,麻脸土匪现在只想杀了她,以泄心头之恨。

      一众土匪闻言,有些犹豫。 㩼

      不过见双方人数差距巨大,他们又好似找到了自信。

      当即一拥而上,挥舞着武器,朝着木婉清胯下的黑玫瑰砍去。

      这群土匪显然㶬也明白!

      木婉清身怀武功,如果双方真的打起来,他们ꔅ可能不是对手。

      射䝉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

      平常也听过白秀才说书,这群土匪也懂了一些兵法。

      㗁所以!

      他们最先针对的,不是木婉清,而是木婉清胯下的黑玫瑰。

      “哎……”

      不同于其他无脑土匪,那个白뙖秀才不仅没有上前,反而后退一步。

      想到木婉清接下쓘来的遭遇,白秀才不免叹了一口气。

      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둅!

      土匪窝里,哪还能讲什么怜香惜玉?

      可白秀才不知道的是,正是因为他没有对木婉清出翤手,才得以保住一条小命。

      因为……

      一道身影凭空出现,凌空虚立。

      뭂 随之!

       沉重如山,磅礴如海的神识威压,霎时笼罩在下方所有土匪身上。

      白秀才除外!

      一众土匪动作停滞!

      除了头还能动,整个身体,都不再受他们控制,就仿佛是时竮间静止一般。

      一众土匪抬头看去,只看到……

      …………

      PS: 趇

      3000字大章呦!

      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嘤

      投个票票吧!

      跪求!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