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手机提示番茄社区感染病毒下载

      埈 与石云接触过后,周昱只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依旧回去修炼。不过第二天,石云便会安排周昱去做一些事,比如管理山谷间的灵䋪田,果树之类的㶺,事情并不难,却쥻极为繁琐。

      紖石云美其名日这芾里不养闲人,毕竟周昱现在还未入师门臯。

      王若心过来帮忙几次,石云也没有阻止,只是面色阴鹜的呆在远处偶尔向这边看上一眼。

      睵其间一次石云回去一段时间,才过来叫王若心叫走,过了一段时间,才再来叫周昱。

      周昱随鲂着石运返回时,竹林边上的空地上已经有一个浓眉脸的灰衣中年端坐在那里。企这灰衣中年男子面相刚毅,比周昱尚且要矮上一头。只不过其相对矮ᅟ小的身形哪怕是坐‹在那里,给周昱的气势돿也如山一般凝重。

      至于王若心暂时不见踪影,周昱倒也不担心王若心的安全,毕竟对方⏮任何一人自己都不是对手늹,真要是打什湨么坏主鈯意自己也넪挡不住。

      “你便是周昱,我这块玉牌你从何而来?”灰衣中年譎许崇明亮出手中的赤色麒麟玉道。

      “得自我在埉天师道的领路人,吕一风。”周昱将吕一风的事情大概跟㍊许崇明提⏂了一遍。

      “元武国王家?倒是好胆。”灰衣⚃中年听得面色一沉,脸若寒霜,陡然间四周的气温都为之冰冷。薨

      周昱心中骇然,这绝不是炼气期修士能给他造成的压力,对方怕至少也是道基境强者,只是不知道在道基境中实力几何。面对道基境修士,哪怕对方没有丝毫异动,周昱都觉得自己似乎没有一丝抵御对方的能力。

      “你倒是有几分胆识。不过你面色如玉㧬,根骨已成,修뷕炼的功法已经有了根基,想要毁道重修辉,恐怕修炼前途也鈗要尽毁。你不适合⃪做我的弟子。而且我留了块玉佩턻给吕一风,也只会收一个弟子,这份人情也便还给吕一风了。”

      许崇明打量了周昱一阵后说道,“你修炼的何种功法?看上去功法倒是不错。当然,这个问题你不必回答。”

      “《明玉法典》,晚辈偶尔所得,只是功法并不完整,不知前辈可伯知此Ž功法的ӏ来由⇇?”周昱问道。

      “《明玉法典》?”许崇明緕脸上泛起几分古怪之色。

      “正是。”

      “此功法我倒是听到过一些⛟,年说是几个煞魂宫的弟子发现的,后来孚与魔阳教,还有ᣫ另外两个门派的弟子起了冲突,这部功法很可能也是在那次冲突中失散的。日后你若是有心,可以씺循着这条⍕线索查下去。”许һ崇明说道。

      “多谢前辈指点。”周昱拱手作礼道谢,然后又问道,“不知随晚辈前来的王若心可有幸拜在前辈门下?”

      “此女资质上乘,修炼的功法与我相对接近,转修过来倒也容易。已经被我收为记名弟子。”许崇明点头。

      갊“既然如此,晚辈便向前辈还石ᄇ兄告辞了。”周昱点头,许崇明已经明言无意于收他作弟子,看石云眼中那一丝得意的座神色,㶞周昱猜测许崇明未必就完全说了真话。自己未必不能转修,也许其中有石云从中作梗的关೼系。

      不过许崇明既然已经如此说,多半是不会再改变主意了,既然如此,긆周昱也没有必要再留下来。

      “你不跟王若心道个别?”许崇明颇有一丝意外地道。

      “天下无不散之宴席,既曳然৕王若心在此寻得自己的仙缘,也是她的福气,现在与她道别,也只是徒增㓌伤感,又何佁必ﯿ多此一举。”

      周昱摇头,拱手道,“如果石兄现在无事,便㶂有劳石兄将我带出迷阵了。”

      “你自己由此往北,沿石道而行,迷阵中的一部分禁制已经敞开,可畅行ﯧ无阻。”

      石云说道,许崇明也并没有一丝挽留之意。

      “多谢,㠹前辈,石兄,告辞了!”周昱略一拱手,便转向朝石茳云提供之法朝迷阵大步而去,转眼间便没入那迷阵之中。

      㢫 看到周昱完全消失ﺩ,뚓石云此㞬时才稍松了一口中气。

      ᲃ “此子拿得起,放得下,行事洒脱,如果资质不错,倒是个可造之才。修仙之人,当以大道为重,为师已经遂了你的心意让周昱离开此地攑,你切鷢莫为了儿女私情误了修炼。”许崇明暞扫了ϸ石云一眼道。

      “是,师父,弟子修炼一定不会落下⮉的。”

      㟔 “王若心天赋极갛好,ⓥ日后修为很可能不下于为师。你若是因为㷴男女之事而分心,搞不好会被其后来居上。到时候乐子可就大了。”许崇明笑了一笑,身形一핢闪,原来的位置上ѩ已经只留下了一道灰影。

      㣀 石云一副面色恭敬状孷,待到许崇明完全离去,石云脸上的得意才完全显露出来,随后眼中又掠过一丝阴沉,略一迟疑后大步向迷阵走去。

      待到石云出了迷阵,远远地能看到周昱的身ຂ形在山岭间快速远去。石云冷哼一声,左掌3一托,一张虚淡的三寸灵符出现在左手心,石云手指往上面一阵勾勒,里面出现周昱的影像。

      随即石云嘴中低语了几句,手掌一托,传音符向虚空中飞去。石云脸上露出几分笑意,嘴里低语亯着我向来喜欢将隐患彻底连根拔起。很久没有碰到过这般让人心动的女子了,可惜其心有所属,只有你小子死蛣了,才能让王师妹彻底收心。

      言罢꼷石云转身返回到了迷阵中。

      귶 石云才返回到途中,便碰到王若心面色焦急地迎面而来。踒

      햕 “王师妹....”石云笑躋面相迎,与其打招呼,只ᇈ是话还没说Ჟ完,王若心便若一道清风般从石云身边擦肩而过。

      石云面色一僵,自然清ࠠ楚王若心为何如此焦急,只是王若心因为周❽昱的离去完全忽视他的存在,未免让石云有几分难堪。

      埮随后ᑝ不远处是窦建快刟步而来。껴石云沉着一张脸压低了声音问道,“窦师弟,怎么回事,周昱才离开,王师妹怎么就来了?是不是你暗中相告,让王师妹以为是我从中作梗?”公

      揎 “石师兄⚈误会了,这是师父跟王师妹说的,可不关我的事。”窦建两手一摊,一脸无辜地说了一句。 ﭟ

      “是师父说的?”石云眉头一皱。

      “ꤻ师父对王师妹这个弟子十分满意塘,周昱离开得突然,大概是不想王师妹因此心生不快吧。”窦建解释了一句。 놬

      此时王若心追出迷阵,入眼的只有苍莽的群山,高大的林木中一片ⴋ片树叶随风而落,苍山如㽛故,却躕已经不见桚那熟悉之极的身影,王若心心里一阵空落⇱落的。

      想到与周昱朝夕相处,生死相依的这段时日,王若心两行清泪从明媚的双眸中滑落,“周大哥,你走⅀之前连跟我道个别都不愿意吗?”

      石云,窦建两人随后而来,倒是没有打庅拢此䨟时暗自神伤的王若心,窦建摇펽了摇头,石云面色比之前更为阴沉,随即暗自冷哼了一声,越发觉得方才自䀾己举动确实五是明智之举。周昱在王若心鴃心里打鹴下的烙印太䊍深,只有周昱死去,这道烙印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慢慢淡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