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动态图邪恶

      夜色深深,月明星稀,此时宗门驻地。

      一片药草,一缕灵气,一位少年盘膝。

      늭 少年就是罗旭,他凝神修行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可依蓦旧是没什㛕么长进。

      太慢了。

      他只觉得自己暹修行的速度먢太慢,身边人一个个都比自己快了不少——一个个吸不是御剑行空就是凭空踏云,哪怕那少女洛琴都比自己强那么多——对了,还多自己ꃭ一柄法器!

      一股莫大的挫败感从心里升起,自己有天赋,不应该是一进湒了宗门就被长老们重视高高贡起,突飞猛进傲世群雄的吗?

      ย 可是他忘了,在草药誌聚灵的协助下,自己᝸又勤加修行,或可以一年之内就步入筑基。

      虽没有洛琴在宗门外灵气稀薄࿊的地方“三年ᥟ踏ꌥ入练气中期”那么令人惊喜,却更有后劲!

      졻 ……

      “行埳啊,倒是挺努力!”

      令人烦躁铋的声音传来,罗旭抬头果然见到洛琴身影。

      “你又来了?”

      带着无奈,他微微皱眉。

      舜 “我不能来吗?”

      少女抽出发簪,那烈火藤发簪上隐约僦有火苗燃起。

      “得得得,位置让给你。”

      一看到她亮出法器,罗旭怕了。连忙退到药草圈外面,这火可不是他惹得起的。

      看向她的目蔹光带着畏惧,那少女笑了。

      ᐂ “你还挺怕怕我的呀!” 夦

      开口,洛琴眼底带着挑衅。

      搘ଅ可没有人回应她的挑衅了,退到一边的罗旭开始沉思。

      那一柄烈火藤㩼发簪,上面依旧带着熟悉的妖襯气!

      鏒而且并不是原料带来的,细细端详罗旭得意断定,法器的制作者是妖!

      ……

      不能说罗旭太敏感,只能说这股妖气太特殊。

      自从自己被带进栖霞宗以来,那股妖气就一直萦绕身边,让历来就把“降妖除魔”当成自己终生追求的罗旭心中激动。

      这不是一般的妖쎆,至少是千年的大妖!

      修行千年,又混迹在这样庞大的宗䜈门里,如果自己能凭⹣借一己之力将它找出来,自己的功劳可就大了!

      这样想着,做着美梦,他忽然注意到空气中妖气成丝流。

      Ά 䠻“是谁!”

      他警觉,大声质塉问렄,惊动了刚刚入定的洛琴。

      “怎么了?有谁来了?”

      洛琴开口询问,罗旭尴尬摇头。

      “没什么——你继뽺续做你的,这不关你事!”

      欲盖弥彰的话让洛琴再也忍不住,走过来又是发䩜簪一比。

      “如果你不想被烈火焚身的话。那就規把实话都跟我说了听!”

      她作怒色,罗旭怕了。

      “宗门里有妖,你这发簪也和那妖有关。”

      他说,添上句“不管你信埮不信”。

      ……  鈑

      洛琴笑了。

      宗门里有妖,她怎么不知道?ᤧ

      再说这发簪可不一般,是刚刚就任的代宗主送的——有了底气,她抬眸别样娇媚。

      “你可知道这发簪是谁送的?”

      䵁 “那可是宗门新的代宗主,蔼楠公子他本人ꏉ!”

      之前这少年就说过䣞发簪上有妖气,她还是半信半疑。

      现在他故事重提,她绝对不相信!

      要说楠公子是妖,她是绝对不信的——要说一个正道大宗会让妖当掌门人鲯吗?

      那是Ო绝对不可能的!

      排除了这样的可能,洛琴看着罗旭多了几分嫌弃——她有充分的理ﺊ由,相信面前这个人说出那样话,就是为了挑拨她和楠公子的关系。

      “你认为他إ是妖,那他就是妖吧。” 踔 Դ

      盘坐回原处,火苗示威般绕罗旭转了一圈。

      罗旭苦笑,他可没期望她相信。

      不过,楠公曛子,代宗主?

      他表情凝重了。

      ……

      此时此刻,远꾏在桃林峰。 ౫

      又是一天没有在宗主府过夜,楠公子又Ḯ回到桃林峰。

      溺刚刚ꪲ有意无意硜神识查探那ꔟ新进了宗门的少年,偶然查探却引来他那样大的反应。

      楠公子有些怕了——果然是天生灵体,对妖魔有天生퍪的感知力,天然是自己的克星!

      ᯎ她忽然笑了,开始自嘲。

      怎么,当上代宗主了就开始畏手畏ì脚,连一个初入宗门的弟子都怕了吗?

      取来一张纸,笔墨飞舞写下信件——这是对自己的坦白,里面笔墨真切。

      “我确实是妖——你猜对了。”

      “并不是混入宗门的妖,寒枫他们一辈的长老们都知道誚!”

      折好要送去,却又犹豫留뽕在手里。

      䬗 自己有必要向他坦白吗?㰕

      ช他不过是一介新弟子而已!

      떶 ……

      “怎么戞了,楠公子竟然也有犹豫时候了?”

      李长老声音不远处传来,吓绗了楠兮一跳。

      έ

      “看样子你是跟那少年有问题——我说,你别反驳。”

      李长⽪老抢过那封信,看着上面字迹。혩

      “你好像很少用这种气急败坏的口吻。”

      李长老冷冷开口ꦖ,指着那最后的一句——“难핝道是真的怕了那天生灵体?”

      他笑色,楠兮不高兴。

      “我没有怕!”他反驳。

      淧 “不,你就是怕了。”李长老说,却又瞪大眼睛。

      “你说你是妖?”꬘

      似乎是因为发现쩹了什么ꤗ不得了的东西,李狗长老愣在那里。

      他是没料到——其实是从灀未往这方面想过。

      ……

      瀞“你真的是妖?”

      “没错。”

      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回答这个问题,楠兮也有些无奈。

      面前李长老嶒依旧是一副不相信样子,茩可是心底的不信已经有所松动——可双目通红暴露了他内心挣扎,此刻的庶务堂长老已经濒临崩溃。

      如果面前的是别人,楠兮大可随手一记幻术将他迷晕ꇭ,再送他回去——等明天醒来的时䭕候也想明白了,倒也少了许多事端。

      觬 可这是李长老。

      于心不忍让他犹豫再三,终究是没有下手。

      于是李长老心神愈发不宁,此时竟然隐约有崩溃兆头——红色血丝爬满眼球,就连说出来的话也变了味道。

      “你竟然是㓽妖!” 鐫

      他的话寯从疑问变成了肯定,猩红双目预示着大事不好。

      终究被察觉了。

      ……

      一抹꠳淡淡枏香,一醉半座山。

      躱 夜色里,楠公子长长叹口气。

      夜风吹拂,她看着月光——月下来㕨了人影,是寒枫长老。

      “差一点。”

      寒枫长老打量着倒在地上的李长老,有些诧异地뾌看着他与楠兮。

      “没想到啊。”他说。

      “是我的错。”

      楠兮没有底气,塌坐一边。

      “不,不是你的错——我๨也没想到,他对你已经不是纯粹的友谊了。”

      寒枫长老抚⍫掌,有些恨铁不成钢。

      “就这样也会坏了道心,万幸还差一步。”

      他摇摇头,看着楠兮。

      쐟 “这事不怪你。”

      而那边,楠代ʍ宗主已经痴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