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丰满邻居少妇暧昧

      我们这边的风俗一般都是满月酒和结婚酒一起办的。

      嫂子比姐姐先三个月生了个女儿。

      哥哥结婚섞酒的前一天,我在放学时遇见姐姐。

      “姐姐,明天你回家吗?”年少无知的我䂿先开口问的姐姐,我想姐姐回家。

      “我不回去了,妈看到我又要骂起来的,哥哥结㢉婚,不冲了他的싇彩头,你帮我把这个钱给哥哥就行了,你就说是我和你姐夫的一点心意,别╽让妈知道。”姐姐把一叠钱给我说。

      袽 “我才不,你要ျ不回去就别送礼了,反正嫂子和哥哥也不是什么好货,钱你们自己留着,你生孩子了也要用的。”这时姐姐的肚子也已经ዅ大了。而且我知道哥哥和嫂子从来没有来看过垣姐姐,也不知道他们是像父亲那样怕母亲还是嫂子不让哥哥来。

      姐姐把荵钱还给了姐夫,姐夫给了我二十。캦在姐姐的劝说下我收下컈了。

      “你要好好读书,别有什么想法,别像我。”在我回家的时候姐姐说。

      媂 我叫姐姐明天把牛放到家对面的山上,我也把牛赶那里去。

      姐姐答应我说好。

      第二天姐姐把牛真的放到了家对面的山上,而我ힼ早早的就把牛赶到了那里回来玩。

      宴席摆起的时候,我趁母亲招呼客人偷楧偷跑进厨房打了满满一᫃碗红烧肉和米饭,揣在怀里跑了出来直奔对面的山上。

      姐姐估计大老远就看到我了,站在那里等我。

      “吃饭了!”我把饭菜放到姐姐面前说。

      姐姐问我吃了没,我告诉姐姐我也没吃,然后去姐姐的背篓里拿柴刀砍树枝当筷子,为了躲开母亲,我连筷子都没得拿。姐姐把饭菜放到石板上我弄好筷子后我们便开始吃起来。

      我很开心,可是我不明白为什么姐姐在吃饭时大滴ⰱ大滴的泪水掉在红烧肉里,她也不在乎,一起咽进肚子里去了。

      恨一个人是不会哭的,这从小我就知道。

      姐姐突然站了起来叫了一声爸,我回头一看,父亲也上来了。

      “你们吃你们的,我过来看看你,我看到幺儿给你带吃的过来了所以我就没带。졟”父亲走到我们身边说。ߣ

      姐姐又拿出昨天给我的钱给父亲让父亲给哥哥。

      “给他干嘛,不给他,他们不ㄥ是东西,爸对不起你,你和阿接超要争点气。”

      两个大人都哭了,只有年少的我莫名其妙쒎。我还不知道什么叫委屈,也不知道什么叫无能为力。

      ⩾ 姐姐不恨母亲,但是母亲恨她,姐姐很委屈。

      頠 㓒 父亲想让女儿回家,但是他作鍒不㒊了那个家的主,父亲无能为力⁜。只有女儿争气了,他才有机会进这个家门。

      从树林里突然窜出来一个人,我一看是大伯。姐姐和父亲也看到了,然后擦干了眼泪。

      “这些个都给你了,这是我收套子得的,我已经给你放血了,我怕你쏸的羊把孭我的套子踩烂了所以上来看一下。”

      大伯把一只野兔和两只野鸡放到姐姐的背ꈕ里笑着ᇙ说,然后又钻进了林子里去了,说是还没有收完。

      我知道大伯不只是来收套子的!

      姐姐让父亲回家招待客人,我留在了山上陪姐姐玩,帮她拔野鸡毛,那个时候我ꅅ就看上了姐姐家的羊,我也廜跟姐姐说了让她给我一只姐姐当时不同意,说要我好好读书,等我不读书了她就给我。

      㧶 姐姐的话我是记着的,所以小学毕业后我再次找姐姐要羊姐姐真的牵了一头最好的给我。只是让我母亲丢껊厕所了。

      佸 我想那天姐姐一定也期待哥哥来看她的,就算她对母亲不再有期盼。

      可是,直到太阳落山姐夫来接姐姐回家哥哥也没有上来看一眼姐姐。我知道母亲知道我跟姐姐在山上Ɏ,但出于家里那么多客人獁,她也不敢像以前那样骂了。

      大伯一直教育我说我们兄妹要合心,别像他们那一辈那样让外族看了笑话。大伯二伯和父亲是三兄弟,可是父亲和二伯已经成了世仇,老一辈的恩怨我不太清楚,只知道二伯家的大儿子在县城里当大官,二伯是看不起我父亲的,这个我知道。

      不光我父亲,䬃村里人他都看不起,这是村里人的说法,不是我说的。

      所以我们今天没有人期待二伯会来看姐姐,当然,ᴬ也没有什么意外,二伯以及他的那些儿女们都没上来看姐姐,但是我相信他们知道姐罜姐ၐ在。

      那天我为姐쇦姐肴做的,是儿时的我能理解兄妹同心的全部意义。我不知道哥哥为什么不来,是他怕母亲还是怕老婆,抑或是他跟本就不想来。

      ꋮ 姐姐坐月子的时候娘家人就我一个人在,哥哥连问都没问琻,父亲让我拿了些鸡蛋给姐姐,瞒着母亲的,大伯让我把她ㄛ一个뭴月的退伍金给了姐姐,姐姐也都收了。

      那一个月,我放学了都要先去姐姐家㚟看姐姐再回家,因为母亲不收姐夫的报喜礼,所以姐夫家没有办酒,但我知道姐夫家没有亏待姐姐。我也不担心姐夫说我去蹭鐍好吃的,我从不吃鸡蛋鸡肉的。我独爱我们本地特产包谷酸。

      哥䲆哥生了女儿后没有多久便闹着分家,理由很简单,我母亲重男轻려女,嫂子生了个女儿母亲看不起嫂子。䡒

      我知道有这样的成分在,但只是很小一部分的原因。

      父亲没有同意,因为我还太小,齍哥哥要是分了出去这个家就没有任何经济来源了,之前父亲已经托人寣找关㣎系给哥哥安排了工作,如果ﺾ哥哥分了出去,那我的学费都是个问划题,父亲只是一个农民。

      嫂子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抱着孩子回娘家了。

      第二天我放学的时候我看到父亲趟在床上,母亲说哥哥因为分家的事和父亲没谈拢哥哥把父亲打ͤ了。

      从这个时候父亲开始恨哥哥的。

      我跟父导亲说分了算了,我也不趭愿意看牫到那个很丑的女윬人,那个女率人板着个脸的时候更丑。

      “分家他还要我还他结婚欠下的债,这个是不可能的。”父亲说。

      我赞同父亲的说法。

      再过一天我放䖻学时家里一个人都没有了,天黑了家里人依然没有回구来。

      我去땛问大伯。

      “你哥喝农药去医院了,你爸妈应该都在医院里。”大伯打了一碗饭给我吃。

      盉“大伯,为什么哥哥会是这种人?”我不ೢ明白哥哥为什么比我还不懂事,都结婚有孩子了还做那㫗种傻事,要死了还好,不死的话回来了丢死个人了。

      “你哥跟你爸一样,怕老婆,什么都听一个女人的,女人说什么就是什么。你长大了可要学㯏会独立思考,要有自己鶞的主见。”大伯说。

      “为什么我妈那么恨我姐?”

      “你妈是个孤儿,她小时家里也很穷,她是穷怕了,所以很强势。”

      那个晚上一家人都没有回来,大伯带我去河ꞛ边钓了一个通宵的鱼Ὑ,跟我讲我母亲的事和他在朝鲜战场上的故事。

      哥哥没有因为喝农药死了,父亲说他跟本就没想把自己喝死,他只是要逼着父亲和他分家。

      我相信父亲的话。

      哥哥⃲出院后,家分了ⵙ,是我自己去跟甕哥哥说的,我指着哥哥的鼻子问他我和他是不是也要像父亲跟二伯一样쓞?我问他相不相信我一把火把这个家烧没了,我问他相不相信我去蠯乱䅭葬岗那里挖几个骨头来扔他房里去。

      最后哥哥答应他结婚欠⹓下的债务他自己承担,父母我长大了我养老。家里最好的良田我也在抓阄的时候故意抓错给了他。在抓阄前母亲就已经告诉我抓哪个,됕但我就是不想听她的。

      这就是我记得的所有我在家里时的童年亲情,我就是在这种家庭环境下成长的,我没有任何要丑化一个人和美化一个人的意思,而且我最后也活成了一只恶魔一样的存在。

      一个人的性格和童年有着很大的关系,所以以后不管我做出什么别人觉得不符合常理的事请不要见怪。

      庆幸的是,我有一个好大伯,才使我没਴有那么怨恨这个世界。 贾

      ှ我能理解母亲真的是怕穷了,但我不理解她怕穷怕到那种程度。我也能理解父亲᲼不是怕母亲,他只是让步,我也能理解嫂子闹着分家是不想承担我这个本来不应该她们承担的负担,她只是想让她的那个小家快点富裕起来。

      㫺 但我到今天依然不理解当时哥哥为什么要那样对我和姐姐。嫂子和我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可我们三个是从同一个娘胎里生下来的亲骨肉。

      但现在我已经无法知道当时哥哥会巿怎么想的了。他三囇十九岁就死了。

      ᠐ 我相信哥哥在藄没有结婚前是个好男孩,比我更好的男孩。哥哥比我大十岁,所以他吃的㿰苦ꃧ远比我多,母亲说他上学的时候都是打着赤脚去的,而且我记得哥哥读书时脚上长了一个很大的疮,直接影响了他读书,他读书都꼎是柱着拐的。

      䈁 那个疮三年才治好,那时候他的脚烂到能看到骨头,在哥哥死后母亲说他只쳔所以会得白ゐ血病应该和他小时候的⥵这个疮有⤳很大关系。

      像大伯说的那样,他是被嫂子害的,从小我就发誓我将来长大娶媳妇了决不能像他那样。

      我记得我第一次见到嫂子是在哥哥上班后,那天母亲带着我去哥哥厂里找哥哥,她并没有出来见我们,而是躲去了一台机器后面,但我还是看到了她,但母亲没有。

      出来后母亲问我看到了那个女的没。

      “好丑。”我说。

      我发誓我说的不是她心也是丑陋的。

      슿 렯哥哥要是知道他死后自己护着的女人不到两个月就跑去跟别的男人过日子去了他做鬼都要再被气死一䪮回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