悦橙直播破解版下载

      灟 “我明白了!”库洛洛说道。

      筆“我对人质的要求可是很高的,首先要会懂得教书育人,其次不是只会打架的无脑莽夫,那种人对䂥我没用。”阿里卡照着笔记本上早已写好的句子念,随后丢到一旁。

      ᳼ “所以你们几个是不符合条件的。”他指着站在不远处的所有男性,“剩下的女孩里面,你看起来太小,而且像个闷油瓶仜一样,而你看起来粗枝大叶,也ᚘ派不上用场。”

      阿里卡手指着小滴和玛琪评头论足。

      “所以就你吧。”他指着派克诺妲,“你留下,其他人可以走了。”

      嵮“我吗?怨”派克抱着双臂,冷冷地看着这个独臂男人,当他说要留人质时她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孻合理推算下能成为人质的也不过是旅团里的女性成员,这不过是三选一罢了。

      “喂!你不会想杀了派克诺妲吧!”窝金吼道。

      煆“没事的,窝金,派克诺妲不会有事的,他不过是想找个语言老师,쪤还有试探我们的身份而已。”库洛洛伸手挡住氩了窝金,“他要是相杀我们早就动手了。”

      “嘁!”飞坦吐了口气,收回手中的雨伞。

      “不会有事的,放心吧!”

      派克诺妲上前一步,转身对所有人露出近似温柔的笑容,像是慷慨赴死一般,众人有点婉然,高冷的派克诺妲很少会微笑,而这个笑容无疑是他们做好心理准备。

      “走吧!”库洛洛收櫀回[盗贼的极意],转身离开了这空旷的魔域,飞坦셜和玛琪紧随他的脚ʯ步,只有窝金还在略为不舍,踌躇片刻后他也转身追上其他团员的身影。

      “我们要做好后手准备吗?”飞坦在库洛㋁洛身后问道。

      “不用,派克诺妲会回来的。”库洛洛看着天上的月亮,随后又问,“那个人叫阿里卡·帕里纳科塔,你觉得他实力如何?”

      “很强!即使让旅团所有成员群殴都很难伤他半分。”一大䊄段长句从平时说话简短的飞坦嘴里冒出来。

      奸 “他还没使用念能力,仅仅以念量就让我们动弹不得了。”也不知是感慨还勂是什么,库洛洛长叹一声说道,“这让我꟎想起了揍敌客家曊的男人,他当着我的面杀Ⲧ了拔斯霸,而我毫无办法。”

      “那춀是四年前的事了吧!” 䱉 畿 “可怕的人,总能让人牢记對于心。”库洛洛说道。

      当派克诺妲留下来后,她站在原䗳地神游了几分钟봁,随后走向阿里卡躺着的位置。魔域的夜风吹拂着她金黄色的发丝,雪白的面孔上毫无表情,如同冰山一般。 

      “你没跟他们一起离开?”

       篝火旁还坐着一馦个红发男人㭤,穿着一身近似于小丑戏服的服装,脸颊上刻着星星和泪滴,这就是西索。此刻的他正借着篝火的亮光鈂,在坑境坑洼洼的土地上搭着纸牌塔。

      顺着声音他看向来者,一对雪白的大腿出现在他的视野内。派克诺妲上身穿着黑色连衣包臀短裙,她抱着双臂俯视着坐在木桩上的西索,山峰被双臂挤压下变得鼓圆ᦾ而膨胀。若是一般人看到这个景象肯定会浴血膨胀,随后被迷惑,忍不住上来搭讪,然而西索看清来者身份䴯后又低头继续玩他的纸牌了。

      “他没强行赶我走,所以我坐在这。”

      西索回了句不明不돬白的话,他的纸牌塔越搭越高,又一阵风吹过,纸牌塔屹立不倒。

      “人质吗?”西索说道,也不知是自言自语还是跟派克诺妲聊天。

      “没什么好震惊的,既然被人抓到了就要承担后果,假若实力不济的话。”

      “你这个人质比其他人质轻松多了。”西索说道。

      “什么意思?”派克诺妲不明白西索的话语。

      “你没发现吗?他没在你身上使用过念,你想逃走的话很容易,前提是杀掉这个小东西。”他拿扑克牌指着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燛睡的提拉利古。

      “呵呵,你知道我并不是战斗人员,根本对付不了念兽。”派克诺妲看向提拉利古。

      “它可不是念兽哦。”西索邪魅地说道,嘴里呼出一股寒气。

      派克诺妲看着西索的神态,后背生出恶寒来,她倒不是害怕西索在这里把她杀掉,而是眼前这个神秘莫测的男人才被揍没多久,天现在又想去挑战人家。

       쳉 “你是认为我想再去挑战他吗?我是有这个想法,不过那也要到以后,刚刚他若是动起真格来我就死了。”西索翻开最后一张牌,那是张大王,他拿着牌同躺在木桩床上的阿里卡比㜫对下,然后放到最顶端,纸牌塔完美落成。

      ᥐ“给你一个免费的鱽情报吧!”

      “嗯?”派克诺妲望向西索。

      “那个小家黦伙不需耫要阿里卡提供念能量。它和他既是一体的存在,又是两个分裂的个体。”

      “什么意思?”

      墘 “好好琢磨吧,琢磨不出来就告诉库洛洛,这可是我在旅团里᮰为数不多的奉献哦!”他眯起眼睛,露出副令人胆寒的笑﷐意。 귥

      “你,你还想挑战团长吗?”派克诺妲诘问道。

      “只有强者才让人感兴㤅趣嘻嘻嘻!他迟早答应我的쀏嘻浔嘻嘻!”西索笑⤱道,魔域里回响着他扭曲的笑声。

      “喂!很吵啊你们!”

      阿里ᆬ卡大声一喝,西索的笑声便戛然而止了。方才他们נּ的谈话声越来越大,直到被阿里卡骂后,便收住了嘴不再霡尬聊下去。两双细长的眼睛盯着熊熊燃烧的篝火,偶魔域的夜晚的温度比其他地方都低,穿着单薄的派克诺妲被冻得略微发身抖웭。

      “你不看一下吗?”西索问道。

      ‌ “看什么?”

      “这个!”西沂索用[伸缩自如的爱]把阿里卡旁边的语言教学书拖来,丢到派克诺妲面前,“我记得他要你教世界通用语。”

      派克诺妲没有接西索的话,她捡起地上的书,翻开第一页,上面写着阿里卡的世界通用语名字——阿里卡·帕里纳科塔。

      同一时间,优뾭路比安大陆,夸兰波市。

      ﭹ 尽管已经到了晚上九点,猎人协会大댓楼仍旧灯火通明,这倒不是猎홉人协会的工作任务繁多亦或是猎人协会里的工作人员辛勤奋斗之类,只是猎人协会里提供的优质服务,令大多工作人员想多留一会再回去。

      在14楼的办公室里,帕里斯通一如往常地站在落地蓕窗前,眺望着城市的髻夜景。猎人协会所在的夸兰波市是ǰ世界闻名的大城市之一,这仹不仅仅是因为猎人协会总部在这里,夸兰波뜑市是个沿海港口城市,其位置位于交通要道上,大型交通枢펚纽加上猎人协会总部,让这座城市成为ⴟV5国家之外世界上最安全的城市之一。

      灯火酒绿、美轮美奂的城市夜景映在帕里斯羑通的眼球底,不过他对这个人间创造出来的美景毫无兴致,他在等一个重要电话。

      嘟嘟—— 횮

      桌子上专用于特殊目的而㟞买的黄色手机响起,帕㚎里斯通慢步走到办公桌前,让஖电话响了十声后才接听。

      “喂?⺈帕里斯通吗?”来电问道。

      “是我,事情办得怎朳么样了?”这个总是自带闪光的阳光型金发男人,连电话交流时都自带微笑。

      “有点小麻烦,我们的人好像被发觉了,不过幸好突然冒出了个ꥴ幻影旅团,我们的人成功而退。”对方说的声音夹带着嘈杂的电流。

      “很好,继续监视,你在ꘛ协专里多找几个监视高手,别暴露了。”帕里斯通阴沉地说道,脸上依旧͉挂着的笑容。ᜰ

      与此同时,在上一㗨层楼的猎人协孾会会长办公室里。

      电视上正播放着国际新闻,尼特罗打了个哈欠,百无聊赖地转动着手指上的排球,身旁的办公桌上放着一堆文件。

      “会长——”

      尼特罗向声音源头望去,一桷个全身发绿、身材矮小的怪异生物走进房间,没有人知道这个生物的来历,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因为这个生物脸ꇟ型像豆子,没有鼻子和耳朵,所以人们称他为豆面ᠻ人。

      “还有什么事吗?猎人考试的准备文件我都全部看了,就别再提什么新要求了!”尼特罗抓着头发,一副十分为难的样子。

      豆ᾛ面人看着桌上那堆文件,似乎和早上的位置一样,一动不动。

      这个会长……豆面人心里汗颜。

      “不是,是巴托奇亚共和国那边发来的报告,说是布拉瓦约市附近的魔域里检测到有大量魔꼖兽消失的现象。”

      “ﮦ这种小事就不要跟我说啦,让他们的官方机构或者猎人去查不就行了。”尼特罗耷拉着眼,不停地换着电视频道。

      “这就是问题所在了,ⷝ巴托奇亚共和国的官方人员和猎人去过好几次,然后被股很强烈的廉念挡了回来。”

      “哦?”尼特罗稍微回应下豆面人。 笑

      “根据协会总部的猎人也去了,但是结果也和他们一样,连魔域深处都进⦶不去,那股念太强了쫫。他们说,说……”豆面人说到后面就开始支支吾吾了,半天憋不出一个字。

      “说这股念虽然没有携带恶意,但极度压迫他们的精神和身体,他们以前没碰到这种念,并且这股念量起码达到了十二地支的水平。”豆面人犹豫片刻后,搀鼓起勇气说完报告꯹上的话。之所以犹豫要不要说,是因为他担心会长听到后又跑去那里不管下个月即将到来的猎人考试了。

      “嗯?那就先쫋放这吧!”尼特罗思考片刻后吩咐道。

      “是㎌!”豆面人放下报告后就退出了办公室。

      鉂“十二地支的念量。”尼特罗独自在办公室里訢说道,“有点意思。”

      他嘴角上扬的幅度很大,就差直接在房间内笑出声了,电视上正好播放着这件事的新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