榴莲视频无限制版

      银杉女见自己的法器生效了,挡住了高风的黑色怪刃,脸上露出了得意的㒬神情ꗅ。

      “我说怎么会不自量力ⴤ的跳出来呢!原来是自持有顶级⃾法器啊!”女子讥笑着说道,但手上却没有半点迟疑,又翻手亮出了一个蒅粉色的手帕,把它祭了出去,停在了自己头顶之上。

      “不好,这手帕能腐蚀别人法器,师弟快阻止她,쩪我的法器就是全被这么毁掉的。”见银杉女子祭起了手帕,立即脸色大变,慌忙提醒道。

      高风心里“咯噔”一下,不假思索的一抬手,将刚刚尴扣在手中的金针扔了出去,化为了一道金光,向女子的手帕飞去。

      银杉女子嘴角微微一撇,单手掐了个奇怪的法印,往头顶上的手帕打出了一道红光。

      结果吸入了法决的手帕,立即散发出道道粉红色的光芒⾙,自动旋转起来,并**一道道的醣粉红色粉末,形成了一块以银杉ᰟ女子둯为中心的粉色云团,虽然只有丈许大,但把女子的上空遮蔽成了粉红的酕一片。

      高风犹豫了下,没敢让金针射进粉色云团,而是操纵着它一拐弯,直接向下方的银杉女子激射而去。

      同时他又把另一件上싯品法器——青云索,也悄悄祭了出去,紧贴着地面无声无息的潜行过去。

      “疾!”

      银杉女子突然一指手帕,粉色云团立即分离出了一小块,向下飞去,一下将从下面经过的金光包容在了其内,并让其速度大减显出了金针原形!

      看到这一幕,高风心中一惊,把心一横,不管金针了,而是让随后赶到的青云索,诡秘的一下把银杉女子孎缠个结茼实,ꠍ连护罩带人都一下被包成了个大粽子。

      银杉女子虽然法宝众多,但造此偷袭,也一时手忙脚乱,无法立刻挣脱。

      高风见状,毫不迟疑的把伪法宝“金色小锤”掏了出来!

      他对青云索能困住对方多久,心里一点底也没有,如今也只能冒险一试了,希望在对方破绳而出前,就用伪法宝杀관掉对方。 鮶

      那位青衫女子,虽然人长的普通,但倒也有几分机灵!

      即使没有法器和符箓了,但也不停用一些火球或冰刃之类的法术,不停的击打着困住金针的粉色云团,和那个ꃲ玉碗,希望能把高风的那几件法器解救出来,好增加取胜的机会。

      不过很可惜,这些攻击就如同隔着棉被挠痒痒一样,没有任何效果。

      “哼,区区的上品皍法器,你以为就能困住我吗?我马上就会让你知道,你的想法是多么的愚蠢!”虽然被困在了青云索之内,儣但银杉女子的骄横却是丝毫不减。

      高风也不接话茬,他直接托起了“金色小锤”,做好了再次被狂吸法力的准备。

      就在此时,银杉女子身后的密林里,一道骇人的巨大灵气突然爆发了出来。

      高风一怔,尚未反应过来怎么回事时,一道耀眼刺目的青芒,就从树林里面疾射而来㡇,竟一下将高风的青云索、女子的护罩和连银杉女本人,一起穿了个透心凉,银杉女子连惨叫声都未发出,就横尸在当场。

      高风见此先是一惊,但随即想到了什么,身形马上就要蹿出偛,但已迟了。

      一个金色身影闪了几闪,就到了女子的尸身旁,并一把扯下了她腰间的储物袋,然后哈哈大笑起来,脸上露出了狂喜之色。

      高风慢了一步,不由的叹了一口气,他冷眼注视着此人的一举一动。

      来人是位身穿金色道服的中年人,一双三角眼,鹰勾鼻子,浑身散发着惊人的煞气,让人一见就不禁打了个冷颤,就想敬而远之,看其修为竟也是一名练气期巅峰的存在,这让高风的心中微微一惊!

      “纪灵,你是天机阁的煞星纪灵!”

      金衣道人尚未开口,青衫女子就先惊恐的叫出了口,脸上的神情,仿佛遇见了什么可怕的鬼怪一样!远比被银杉女子追杀时还要恐惧的多。

      “嘿嘿!没想㙛到,你这小丫头倒还有㵳点眼力,竟然认得本大爷,你们就老老实实的站在那犪里,等我先看看收获如何,再决定怎么处置你们!”金衣道人只斜撇了青衫女子一眼,就ᴶ当着二人的面,低头探查起手上的储物袋来。

      高风摸了摸下巴,淡淡的望着此人,虽然不知ힴ来人是什么来头?但对这位师姐的大忨惊小怪,却他大为不满!

      对高风来说,不管来人是谁,自己的阵脚先不能乱,敌人越是强大,越是要保持冷静!

      他看了一眼已经脱困的法器,就一伸手,将黑刃与金针招了回来。

      黑刃还好,和原来一样崭新,但金针的模样却让高风吓了一跳!原来金光闪闪的法器,此时已变得锈迹斑斑,灵气礖大失,已不堪大用了!

      这时高风才知道,青衫女子所说的毁掉法器是什么意思,那粉色手帕喷出的粉红色粉末还真是阴毒!谁的法器碰上蕄,恐怕都要退避三舍!

      一番感慨后,他又被金衣道人人身前的青芒吸引住了。

      这是一把造型古怪的锥子,只有六七寸的样子,通体晶莹透彻,释放着刺目的青芒。

      就是这个古怪的锥子,一举击杀了银杉女子。

      高风死死盯着此鸣物,神色渐渐阴沉了下来,但“伪法宝ꪻ”这三个字眼,却在他心头不停的闪过。

      从锥子的威力,近似青芒化的外形䷱,以及那惊人的灵气爆发,无一不证实了此物是和他的“金色小锤”一样,是一件具有法宝威能的伪法宝。

      这个发现,让高风只感觉嘴中发苦!

      他抬头望了望灰蒙蒙的天空,虽然看不出现在是什么时辰,但他知道,现在肯定已是第二日了。

      刚来一个多宝女,现在又来个什么煞星纪灵,不但法力和自己相差无几螵,竟也有伪法宝在身,如此一来,眼前的这家伙,应该比多宝女还要厉害三分!这让他考虑是不⧛是直接用乾坤图灭了眼前的这个家伙?

      当ᐉ他看了一眼旁边的那位早已吓得魂不附体师姐后,随即又摇了摇头,打消了这个念头,他可不想当着这位师姐的面使用乾坤图。

      如果真要那样的话,那他肯定会在使用了乾坤图后,杀了人灭口的,他可不想有任何人知道自己身怀此至宝。

      쟐 当然他也不认为这位煞星,会因为心情大好仫,放过自己二人一马,看来콮只能拼命一搏硑了!

      ሿ 高风正想着呢,对㩹面的纪灵终于探查完了储物袋,햇面带喜色的抬起了头,看来这家伙收获不少!뙤

      他狞笑一下,正想冲着高风二人说些什么,却一眼望见了掉落地上的玉碗和手帕,眼中贪婪之色一闪,用手一招,就想要把两件法器吸入手中。

      但可惜的是,尚未等两件法器飞起,三枚火球从远处飞来,打断了他收取法ꪘ器的举动,逼的他不得不后退一步,一挥手,放出了个一道冰墙才将火球挡住。这让纪灵心中大Ő怒,脸上露出了凶狠之色!

      这三枚火球正是高风所放,见识到了玉碗和手帕的威力后,他怎么可能会让它们落入到对方的手上。而青衫女却被高风的举动吓了一跳ẹ,几乎要叫出声来!

      纪灵缓缓望向高风,一股煞气从他的身上散发뎠出来,让人不寒而栗。他狰狞帒打量着高风片刻后,突然张口说道:

      “你们想怎么死!是被我一拳一拳打死,还是用즋冰刃将你们万刃穿心?”

      青衫女子听了,身子不停的颤抖,脸色早已苍白无比,她再也无法抑止心中的恐惧,偷偷向左右扫了一眼,打起了其他的主意。

      “我想你死!”高风微笑着回答道,笑得非常的自然!

      纪灵面孔难看之极,他万鈒万没想到对方竟敢戏嫀耍于他,心中的怒火腾得一下,升了起来。

      要知道他虽然쀟未筑基,但依仗几件上级的法器和凶狠残忍的手段,在黑螭国各修仙门派的低阶弟子中可是凶名远扬!

      他曾因为结仇,把一名修仙者关在石洞内,一连折磨了两天两夜后,才将其杀死。

      一般귦的低阶弟子,不要说见到他本人,就是听到他的名号,那也是脸色煞白,立即远遁而去。

      以他的恶名,本早该被那些看他不顺眼的筑基期혨修士给干掉。

      但这家伙狡猾的很,虽然对低阶修仙者残忍无比,但一见实力远在他之上的人,马上就会闻风遁走,逃回到天机阁避难,而天机阁为了自己的威名,自然不会把他交出去。

      于是追杀他的人也只能干瞪眼,瞅着他逍遥自在。

      而等追杀的风头一过,纪灵又会大摇大摆的走出天机阁,接着残杀其他低阶修仙者,如此一连几回后,那些高人也只好任由他去了,懒得再过问此事!

      反正纪灵也知道轻重,不对有后台背㚯景的人出手乨,不敢伤軝害他们的亲近之人。

      如此一来,纪灵在五꾦大派中,更加气焰嚣张,恶名远播!这僯也使他本人更加的肆无忌惮,渐渐造成了惟我独尊、说一不二的骄狂心态!

      除了几位声名不在他之下的他派弟子外,压根就不把其他低阶修士再放进眼里了!

      可䶲如今,高风这位才十层的菜喰鸟,竟说出了要杀他的话语,怎能不让自大惯了他,勃然大怒!

      “找死!”

      气急败坏的纪灵,再也不肯让高风多活一秒,一点身前的青色锥子,此物就化为了一到青芒,直飞向高风头颅,打算一锥子就将对⏝方的人头斩下。

      他自信,任何低阶修士在自己伪法宝一击下,绝对会必死无疑。

      高风,可娫不会让对方如意。他不动声色的一抬手,一面红色的小盾自脱手后由小变大,祭了出去,正好在两丈远的距离外,将青芒牢牢挡在了外面ꓲ。

      锥子的青芒和盾面上的红光一碰触,就发出了“吱吱”的摩擦之声,虽说青芒占据了上风,将红光压的节节后退,但小盾也不甘示弱的持续放出红光,顽强的抵抗者。

      如此一来,青芒一时半会,也无法破盾而入。

      ♒见此情景,纪灵是一脸的意外,而高风则轻呼了一口气。

      纪灵根本就没料到,高风竟会有顶级防御法器。

      他用这面赤金⽤玄天盾来硬抗对方的伪法宝,其实也冒了不少的风险,若是对方伪法宝威能远在他的预料之上,那他就只用身体能硬抗了。

      㩔那日和“曹师兄”对抗时,对方凭一件顶级法器黑色血骷髅旗就可和他伪法宝对峙半天,纪灵锥子的威力就算大上一些,自己这件赤金盾,也应该能抵挡一阵的。

      见赤金盾,果然如自己所料的那样,高风立即将伪法宝“金色小锤”抓在了Ỳ手中,准备祭出,一举将对方击毙!

      可还䯾未等他调动身上灵力,᠍开始施法驱使,对面的纪灵却突然大喝一声:

      “小贱人!你往哪跑?”

      接着,其身形一闪,人就已出现在了另一处的密林边,将其堵在了那里。

      那鬼鬼祟祟想跑入密林之人,正是高风的那位同门师姐。

      原来,此女见自己这方毫无胜算,再加上纪t灵的凶名在外,心中恐惧至极,所以就趁着高风和纪灵斗法之机,打算溜之大吉⧿,逃之夭夭。

      高风将此女的昑行为早就ꔭ看进眼里了,心中虽然恼怒,但也懒得去管。

      既然对方待在这里,一点忙也帮不上,那是否要走就全看她自己了!

      ཨ 不过,对方既然先背叛了他(她)们之间的联手,那他自然不会阻拦此女的逃跑行径,但也不会再出手相助,就让她自生自灭吧!

      而此时早쪾已怒火中烧的纪灵,看到青衫女子要逃,更是怒不可揭。

      他因高风刚才的言语,早已把青衫女子也一齐记恨上了,见此女想溜,自然곾不肯让其得逞!所以才会飞身上前堵住了青衫女的去路。

      青衫女子见此ۥ,早已吓得魂不附体,一时间,竟然连法术都忘了施展。

      纪灵见此,脸上抽动了几下,身形一转,人就再次诡异的挡在了此女的面前,并且毫不犹豫獐的一抬手,将一只冒着红芒的大手,从她的胸前直接插了进去,再从背귏后透出。

      青衫女子一脸惊恐,看着嘘纪灵的大手穿过自己的胸膛,一声不吭的栽倒在了地上,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但却再也没咈了神采。

      或许她在临死前,早已后悔冒失逃离高风身侧,㐷但这个世上可ⷶ没有后悔药可卖!

      近身击杀了青衫女的纪灵,将手抽回以后,故意舔了舔手指上还在滴血的血珠,然后才狞笑着望向高风。

      他想:“躲在ⱦ护罩内的高风看到此情景,肯定会脸色发青,嘴唇紧闭,估计早已被吓的六神无主也说不定。”

      촡 他以前之所以对敌时,能轻易的取胜,其实大半还是遉拜他凶名所赐。

      因为与他争斗之人,只要一想到落入他手中就会生不如死,未战就先势弱了三分,实力自然会大打折횭扣,落败也就成了必然之事。

      因此当他见高风虽然只有练气期十层的修为,但身上的法器却着实不弱,所以就打算縡仍用这一套来恐吓对方,让其好无法全力应敌,好让他大占便宜。

      高风此时脸色的确不大好看,不过,那可不是因为害怕对方的血腥手段而如此的,而是在为对方快似闪电的身法大感头痛。

      高风上次施用了一次伪法宝“金色小锤”后,就发现,这看似威力巨大的家伙,在真正应敌时其实是有一뙈个极大的缺陷。

      它的破坏力确实惊人,基本上只要被它击中,低阶修仙者鞿就绝无生还的可能,即使身上有再多的法器与护罩护身,也不会有所改变。

      但是此伪法宝的弱点也是同样的明显,它不但要摄取使用者大量的法力才可驱使,而且更重要的是其速度与灵活性,实在让人不敢恭维。 ۵

      如果事先能将对手缠住或者困住,此伪法宝自然会大建奇功,绝对是杀人的最佳利肣器。

      但若仅凭“金色小锤”自身去杀敌,那想也不用想。除非对手的琘法力耗尽无法动弹嫳,否则随便几个辅助法术加上去,都可以轻易避开此宝᭄的攻击。

      所以这“金色小锤”伪法宝,并不是和纪灵锥子状类似的缠斗型伪法宝,而是纯粹追求威力最大化的利器,应该是和天机阁元婴期老祖那枚金色大印是同一类型的法宝。

      高风因为没有了可困敌的法器与符箓,所以原先计划是用数枚噬魂刃先芠将敌人缠住,然后再用金色小锤出其不意的进行偷袭。

      按高风的想法,这虽然不能保证肯百分之百的成功,但至少也有쭄一半的机会。

      可当他看了纪灵的身法后,高风知道这个计划肯定是行不通了,凭对方展现的速度,想临时脱离法器的缠斗,那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

      这让高风心里不禁有些纳闷。难道这纪灵和自己一样,不但精通法术而且还一名体修。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