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啊二中第一季

      七八月份的天气尤为炎֑热,特别是交趾国这样的热带地区,赵昕光是坐着,都感㏍觉浑身湿漉漉地。

      赵昕便让侍女们给ᷲ众人上ഞ了一碗酸梅汤,去去巜暑,方才开口道:“本太子私自把诸位从大宋全国各地求괟来,来至这蛮荒之地,略有不当之处,本太子在此给诸位赔罪了!”

      说完,起身满含죮歉意的朝₅着在座的一众官员们,行了一礼。

      “殿禫下!臣Ⳕ等惶恐!”

      一众官컺员们诚惶诚恐的起身说道ᛸ。

      “诸位误须多礼,但쭬请坐下。”

      待众官员重新坐下后,赵昕方才说道:“先前对于诸位的任閅命,想必范先生都ى已经和诸位说鰝了,诸位赴任之뷸后,除了鼉妥善安排流民之外,还有一项最重要的Ԥ任务,那就是推广新的土地法!当臩然了,今儿个把诸位召来,也是为了商量出一个合适的土地法。”

      广源州知州王硅起身道:“殿下!为꘸何不按照我大宋䗲境内的土地法来实行呢?椼”

      赵昕笑道:“其一,广南南路之地,稻米均可一年三季,若按照旧法来,有损朝廷利益,故费撂之。”

      䬌永安州知州韩绛驹起身道:“殿下!若照旧횆法,百姓必然富裕,如刪此藏富于民不是餘更好吗?”

      宋朝把农户划分为主户(有田户)、客户(无田户)两类。主户又分为五等,其中一二三等是上户,是地主;四等为自耕农,如无天灾人祸,可以自给自足;五等为半自耕农,需要租耕帮补生活。

      핮就把四等户看成普通农户吧。大体说来,四等户约占田30亩,按亩产2石,每石1贯计算,ᦩ刨去成本、税赋,满打满算不会超过45贯。45贯相当于现在多少钱?宋朝300年,期间差异很大,只能⤷作大概估算ꁫ:普通打工仔年薪12贯,如今的打工仔算3万元。也就䴎是说宋朝普通农户年收入约10万RMB。벾

      听起来是不是很多,在宋朝当个普通农民也能一年一辆小轿车,但事实并非如此,因为宋代,朝廷所拥有的土地不足百分之ᭈ十,另外的百分之九十都掌ꋙ握在官僚地主阶级手中,所以这一政策的实施,反而更有利于官僚地主阶级累积财富。

      䌥 而所谓的藏富于民,其实是把财富藏在官僚,地主的手즞中,菷赵昕来自后世,那些世家大族什么嘴脸,他岂会不清楚。 憂

      赵昕笑道:“诸位有所不知,广南南路的所有土地均归朝廷所有,假如流民到来,官府授予其田圇,但只有使用权,没有买卖权,且官府任何官员不得将耕田买卖与他人。”

      “至于韩知州所言的藏富于民,本太子不敢苟同。”

      誙 赵昕笑道。

      迋 韩绛起身道:“但请殿下指教!”

      “把钱财都藏在百姓的手中,并不代表百姓就富裕,若敌国攻打过来,百姓能守住手中的钱闝财吗?答案是不能,那结果就只有一个,百姓的钱财被敌人ᯘ掠走,敌人因此而强大,而百姓重新㸘沦为流民,如⦞此反反复复,只会导囷致㰫我大宋国力只能日渐衰落!”

      釓赵昕扫了在场的官员ᅬ们一眼,见众位官员都不言语。

      “朝廷收取合适的赋税,一方面用来养精兵以保家卫侖国,如此才能守护百姓们的财产妾。另一方面用来建设道路桥梁,沟通河渠,修筑粮仓,用来预防天灾。”

      “殿下!将财富藏于百姓手中,百泵姓必奷然感激,待朝廷需要时,在征收,百姓必定倾囊相助啊!”碱

      韩绛又道。

      估计这样⤕的话也就能骗骗自己的便宜父皇,后콍世明朝藏富于民,士大夫都不用纳税,民䅉间不乏富可敌国的商人地主,可结果呢?到了崇祯朝时,连年拖欠边关士卒军饷,连区区一个建奴都搞不定,也未见这些大商人大地主们拿出一分钱来啊?到头来׵还不是便宜了满清。

      而且自古以来地➝主阶级都如同㝜守财奴一样,只会拼命的敛财,而若让他㪫们拿出钱财了ꖟ,就如酉同割他们的肉一样。

      明朝是怎么亡的?就是亡忨在藏富于民上面啊!虽说明朝后期处于౺小冰河时期,灾害连连,但是唐朝开国时,也是灾害频发啊!但为何唐朝能挺过去,而明朝就不行呢?皆因为朝廷没有钱啊!

      太原州知州王安石突然起身说道:“韩兄此言差矣,须知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流民多出身贫苦,一茧朝富贵,定然会是想法设法守护家财,岂会轻易拿出来呢?去岁饥,流民近ٖ百万,韩兄可见贮那些拥有良田千顷的豪族富商们㑋拿出半分钱财来吗?所以殿下之言,繮臣认为不无道理。”

      㫍王安石又拜道:“殿下!臣对꾤新的土地法略有看法,㲜不知敭当讲不讲!”

      赵昕笑道:“今儿招众位而来,就是为了商量出一个合适的新法,王知州有何看法擴,但请知无不言。”

      王安石拱手道:“殿下!依臣之见,应下令清丈广南南路所有土地,核实土地所有者,并将土地按土质的好坏为涊五等,作为征收田赋的依据呷。”

      ㉻ 方田均税法?赵昕心想ꥧ道,这法子好是好,一方面可以减轻百姓的负担,另一方面也可以查出隐瞒的土地,增加朝廷的赋税。但无疑会触及地主以及官僚阶级的利益,毕竟在他瞬们眼里都是想方设法逃避税收的。

      宋朝刚占领广南南路,眼下人心不稳,不能实行此法。赵昕的想法其实很简单,那就是䘻想췗方设法把土地收归国有,但为了社稷安稳,眼下只能鶔缓缓图之。

      良久赵昕才道櫼:“王知州的法子是好法子,但眼下时机ꛅ未到,不宜实行。”

      在赵昕眼里,宋朝的土地政策还是不错的,它吸取历代王朝的经验,租田给百姓种,对于世家豪门大族的私有土地也是收税的ﲢ,并且允许其自由买卖㎢,但是买卖得向朝廷交一笔税钱,而朝廷之只收固定的税,至于你向佃农们收多少税,那就与我无关了。

      所以地主阶级们对底层的百姓是大肆剥削。如果国有土地远远大于地主阶级手中㘢们樝拥有的土地,那么地主阶级꜏就不敢对佃农们收过重摭的税,因为百姓们也꟝不傻,租你的地还不如去租朝廷的地种呢뚾?

      鄴眼下赵昕桊对广南南ࠬ路之外的土地是鞭长莫及,但广南南路之内的土地是有办法的。至于办法⼴是什么呢?本人实在是太困了,众位看官且听下回分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