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海奈奈作品

      葛若蓓到陆丰敏家中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半都过了。

      她坐下后说:“本来好像不觉得很饿,但一闻这里的香味就抑制不住食欲了,我先抓紧吃两口,你们继续。”

      林梦宁问:“局座,要喝点什么?”

      葛若蓓口里含糊不清地说:“喝汤,这么香的鸡汤,不喝太可惜了。”

      此时,芳芳端着一个牛奶锅从厨房走了出来,她对葛若蓓说:“葛局,这是我自己改良的味噌汤,弄了一点点,请你尝尝。”

      葛若蓓说:“味噌汤,名气不小,谢谢沈总。”

      等葛若蓓喝了两口后,乔凡雨问:“大局长,感觉怎么样?”

      “蛮好喝的,味道不错。”葛若蓓回答道。

      乔凡雨说:“这个东西,骨子里就是酱油汤,但东洋人动了点脑筋后,味道就有特色了,芳芳再做了改良以后,味道就更特别一点了。所以这个世界上的事情,永远存在表里两层,由表及里是本事,由里而表也是能力。”

      林梦宁接话道:“表里不一,其实是常态。表里一致,更多的只是一份心望,对此不可以自我误会才是根本。人呀,最控制不住的就是自己,而自己最相信的又恰恰就是自己,所以很多错乱是自我造成的。”

      葛若蓓笑着说:“梦宁的话很深刻,人有这份自省很难得。我每次见到那些痛哭流涕的贪官时,心里也很有类似梦宁的感慨。人呐……”

      乔凡雨见葛若蓓并没往下说,便开口道:“不好说,不说好,说不好。所有人生悲剧的导演实际上就是自己,而且编、演、导是三位一体,集自己于一身的。”

      葛若蓓向乔凡雨伸出了大姆指。然后问林梦宁:“陆总和沈总知道我的来意了吧?好。那我就先说一句,各位,我是迫不得意,才剑走偏锋的,就是要辛苦陆总和沈总了。”

      陆丰敏笑着说:“葛局,您千万别客气。这件事,往大里说是公民义务,往实在的角度说,就是尽朋友之责。所谓一个好汉三个帮,众人捧柴,事情才能办得圆满。”

      林梦宁说:“局座,刚才你来之前,我们简单议了一下,比较一致的看法是,那个人急于离开江浦,一定有明确的目的,最大的可能就是要跑。而跑的办法和去向有许多种可能性,我们需要从逻辑上有个大致的判断,这样控制住那个人的事情就相对好做了。”

      葛若蓓说:“对。你们四位有何高见?”

      乔凡雨说:“芳芳这几年花了不少功夫在学习如何分析人的知识和技能,而且她又是侦探小说迷。芳芳,你把刚才的想法,给葛局报告一下吧,我个人认为你的看法有道理。”

      芳芳微红着脸说:“好吧,我向葛局报告一下自己的想法,对与不对都是我的一孔之见。”

      葛若蓓饶有兴趣地做了个请的手势。

      芳芳说:“葛局,人的行为从根本上说,应该都是有迹可寻的。因此在对付一个人之前,搞清楚了他的来龙,也就有机会可以判断相应的去脉了。我们小陆子花了点功夫琢磨过那个领导,所以对他的背景、经历包括婚姻情况有一些知道。其中,他第一位太太是教表演的,而他现在这个太太又是学表演的,由此他先后的两位枕边人的一个共同点,对他不可能没有影响,这个共同点就是表演。重要的是通过表演,有些真真假假的东西,会让人不容易分清。而且表演中的化装是个很重要的手法,在古代就有易容术,现在有了更多的,可以改变人外貌的办法和手段。”

      葛若蓓赞许道:“很有道理。”

      芳芳对葛若蓓谦逊地一笑后继续说道:“在描写犯罪的小说中,罪犯往往在多种场合中都会隐藏或改变自己的容貌。因此,我们要面对的那个人,在心中如果有这种基于过往经历所形成的认知模式,那他可能的路经依赖,就有机会被大致地描画出来,他有可能通过改头换面的方式而跑掉。当然他跑的目的地不好确定,但他的第二位太太在国外,好像还蛮有钱的,所以这也可以从侧面佐证这种可能性的存在。也就是那个人可能会通过易容后,突然消失了,然后用全新的面孔开始生活,这是一种有一定可能性的情况。如果这样的推断可以成立的话,那么他在到达了京城以后,就有可能会开始使用化装的手段,尽管我们不知道他是否掌握了化装变身的相关技巧?但我们一定要防止这种情况,小心无大错。”

      葛若蓓听到这里时说:“凡雨,给我根香烟。沈总的分析我认同,抽根烟有助于思考。”

      见葛若蓓点上了烟,芳芳接着说道:“还有就是,那个人为什么要去京城?我的看法是,如果刚刚说到的可能性是存在的,那逻辑上就通了。尽管京城不是跑路去国外的热门地点,但如果细想一下,现在哪里的人脸整容做得比较好?我是指外国,应该就是韩国。在韩国人造美女都能轻易做到,一个中年男人的形象改变应该不成问题的。而且,京城离胶东半岛和辽东半岛都不远,从那两个半岛中的任何一个,去韩国都蛮方便的,同时在那里要想找到偷渡去韩国的关系,也应该是不难的。这些是我自己的猜测,葛局不必太当真。”

      葛若蓓摁灭了香烟后说:“应该当真。沈总言之成理,我认可这样的判断。目前看来,我们这件事情做起来并不简单,需要要找个公安方面的内行来一起谋划,那个魏建涛是最理想的人,我打电话给他,让他马上过来。”

      ……

      魏建涛听完葛若蓓的介绍后说:“芳芳真是个人才,她应该给我们干,给你帮忙,大才小用了,而且你在反贪那里也待不长了。”

      葛若蓓笑着白了魏建涛一眼后说:“你少胡说八道,给你干?你问问芳芳愿意吗?好,我们说正经的,你这方面是专家,所以给我们个操作上的具体意见,否则今天你就别想走了。”

      魏建涛笑着说:“真是蛮不讲理,对专家一点礼貌也没有。没办法,谁让我和你是兄弟呢。好,我的意见是……”

      虹桥机场出发大厅内,陆丰敏对芳芳说:“我和那个人掏浆糊时,你仔细观察清楚他的反应,不管他有什么态度,我都会粘上他的,也应该能够得粘住他。玩心眼,我们两个人不可能输给她的。”

      芳芳说:“小陆子,我们一定要特别当心,如果他真的要跑,那肯定会特别警惕的。”

      陆丰敏淡定地说:“亲爱的,他要是反应大了,那就证明他确实做贼心虚,事情反而简单了。”

      芳芳笑了:“有道理。”

      稍后,芳芳笑着说:“娘子我给陆老爷说个招术吧,如果想要在饭桌上把一个人搞醉,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先把那个人的情绪搞坏,如此,必定事半功倍,对不对?所以我们要想尽办法搅乱他的内心,让他的情绪坐过山车,这样等待他的反应大了以后,就会乱中出错,这样我们的机会就来了。”

      “娘子真聪明,我一定遵命。我们走吧,今天借贪官的光,我们也享受一次头等舱。”

      陆丰敏和芳芳一起走向了安检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