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h2.0

      夜。

      运河大堤上。

      张휸守愚在寒风中驻马而立,颇有些忧郁地看着鸭对面。尷

      战车连绵成的矮墙在对面大堤Ǿ上清晰可见,月光下繁星般的篝火在河岸边绵延恍如星河……

      “玛的,老子要被这些狗东西坑死了!” 啥

      他悲愤地说道。

      他可是直接裝责任人啊!

      虽然事情是王保这个总兵干的,但石门寨是他这个东协副总兵下属,实际上他对王保멪也很不满,因为王偆保动手前他根本不知道,他当时在外面巡视呢,而且他也认为王保做的有些过分。直到杨丰等人离开抚宁的时候,他才匆忙回到抬头营,他的军营其实就在抚宁北边几十里,然后紧囄接着被樊东谟调去镇ӥ压,结果镇压失败连樊东谟都被杨丰给活捉了。

      籠孙矿챁和李颐一督一抚高高在上,不可퐋能承担责任,罪魁祸首王保被活捉븺,把事情搞到无法收拾的第一责任人樊东谟也被活捉,他就成了现在各方推卸责任的主要目标。

      全是他的错。

      孙矿威胁要是杨丰过河西务,就立刻请出尚᜖方宝剑斩他。

      ᙲ倒是一开始追击不櫉力的杨元至今什葳么事没有,因为他追了,只不过得到消息太晚没追上,后来抚宁卫把人放进去了,那就证明杨丰等人无罪,既然这样他守卫山海关职责重大,当然不能离开的太久。

      所以他真的没什么责任。

      这他玛什么事啊!

      ൺ “老爷,怎么办뀘?”

      亲兵小心翼翼地说道。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拼了吧!”

      张守愚悲愤地说道。

      闿 ⸫ “真拼啊?”

      亲兵欲哭无泪地걍说道。

      “传令,准备进攻,告诉兄弟们,这次都给我精神着点,再有临阵脱逃者ଠ统统툡军法处置。”

      张守愚拔出刀喝道。

      那亲兵幽怨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同样悲愤的长叹一声,赶紧跑下去传令。

      而此时在张守愚身后的大堤下面,一千骑兵排成三列横队,在雪地里静静地等待着。

      잭 在骑兵后面ꬍ是更多的步兵,在月光下排成巨大的阵型,中军处是督战的顺天巡抚李颐,后者周围同样是战车环绕,很显然李巡抚对自己몤的安全很看重。这时候蓟镇的主力步兵其实都是战车,只不过已经由戚继㵯光궥时候的偏厢车为主,变成了现在以轻풓车为主。

      毕竟他们的对手已经大不如前了。

      앓张守愚回头看了看月光下的李巡抚,后者那里令旗挥动……

      “杀꼵!”

      张副总兵大吼一声。

      紧接着他催动了战马。

      在他身后Ὴ所有骑兵都催动战马,迅速冲上大堤,然后跟随他们的将军,控制着战马冲下河道,玢同时不断加快速度,马蹄翻飞踏开积雪,马背上士兵呐ঙ喊着端起长矛,冰冻的大地在他们的冲锋中颤动。他们就像冲击的浪涛,晩迅速席卷过河滩积雪的荒草,冲上积雪覆盖的冰面,哪怕为了避蚚免滑倒,他们控制着战马的速度,也依然气势凶猛。

      춅对面已经一片混乱,那些在河滩守着篝火的人们纷纷被惊醒,一个个惊恐的向两旁狂奔着……

      张守愚眉头一皱,他本能地试ɮ图带住战马。

      然后……

      那道车城绵延成的矮墙上,就像风帆战列舰的齐射般,一道道火焰喷射,组成了绵延的火线,伴随着撞击耳膜的炮声,密集的炮弹呼啸而至,瞬间在骑兵前方打出一道绵延的雪线,被激起的碎冰촖四散飞溅,⹞而几乎就在同时,狂奔中的张副总兵耳中,响起了一种诡异的响声……

      “停!”

      他惊恐的大吼캃一声。

      庌 然后拼尽全力试图带住他的战马。

      但就在下一刻,仿佛踏瓮进了陷阱一旘样,伴随着清晰的碎裂声,他这匹战马猛然向前栽倒,一下子把他甩向前。

      不仅仅是他。

      这一刻最前方的几乎所有骑兵,也都在同时仿佛踏进陷阱般。刜

      冰层碎裂了。

      原本这冰层是足以撑住的,要不然张副总兵也不会这么干。 抦

      但是…河… 覚

      “我就不信这京城的冬天里,冰盖齯还能撑住炮弹!”

      对面的那辆马车上,杨丰看着眼前这壮观场面笑着说道。

      雩 的确㴠很壮观,第一波次的骑兵几乎全掉进去了,原本能够撑住他们的冰层,在遭受鳂了弗朗机的炮弹ග轰击后,也不可能再撑住了,虽然这些弗朗机都是普通的中号,炮弹重Ḁ量也就十两左右,但那也是炮弹啊。三百多克重的实心铁球,以接近音速打在冰面上,就河北的冬天,冰层还能厚多少,ꂂ松花江上的确没用,但这运河上还能撑住那一就真的奇迹了。

      然后排炮打过去就是一排碎裂带了。

      就在第一波次骑兵掉落冰层的时候,跕第二波㜗次也在吓得赶紧带住,但这是在冰面上。

      强行带住冲锋的战马,结果就是要么栽倒,要么滑到前面一起进去。

       ੄不过好在这是冬季枯水期的运河,别说是骑马了,就是人都淹没不了,那些落水的骑兵紧接着就混乱地开始向外爬……

      “ꕐ各位兄弟,我们为何进京你们也明白,兄弟们没朝你们开炮,是觉得都是自家人用不着ᱭ打羻生打死,今天就是让你们清醒清醒而已,咱们兄弟做这个,还不是为了以后当顋兵的都不用再被那些狗官克扣军饷?咱们兄弟要是૩成了,你们还不是一样跟着得好处,那又何苦给那些狗官卖命⏘?

      䂋你们贱不贱啊?

      咱们这些兄弟不是造反。

      ᢱ就是进京找皇帝问个明白,就是找皇帝问问,这当官的克扣军饷,还想把咱ᎆ们杀人灭꯯口,这究竟是什鉤么道理荆?

      你们要是䳌还自甘下贱,继续给狗꥝官们卖命,那下次就簙不是打你ἁ们前面,而是直接照着你们打了,今晚就这样了,赶紧回去烤烤火,喝杯酒,要辴是冻出风兞寒把命丢了,那可别怪兄弟们没提醒。䯳”

      杨丰举着喇叭筒子喊道。蝂

      他后面那些士兵,还有之前用来诱敌的纤夫们,全都㠙看着那些Ⳍ哆哆嗦嗦爬出河水的骑兵们哄笑着。隮

      銞至于张副总兵……

      輮他也被捞出来了。

      不过可怜的张总兵问题有点࿢严重,他落水的◣时候位置不⼏好,结果被自己的战马砸在了下面,虽然捞出来的也算ⴡ及时,但也已经喝了不少水,摆在那里正在抢救呢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