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二维码

      “这辆车有轻微的烧机油的情况,我看一下到底是咋回事。嗯,果然不出我所料,火花塞该换了,看火花塞电极这儿的颜色,说明缸壁的密封性差了点,看来活塞环的也该换了。”

      “卧KAO!这车的悬挂怎么回事?以前的车主到底是用它去高强度越野了还是飞坡了?这横向稳定杆给扭成这个鬼样子,啧啧啧。”

      看着机械师专精的叶青不断的指出公司里这些代售车辆的问题,哪怕一个小故障都逃脱不了他的眼睛、隐藏的再深的故障都能在短短的二十多分钟的试车中被他找出来,店里的伙计对叶青的本事和能耐敬佩的五体投地:

      真的是太厉害啊!如果劳资有这个本事,一个月最少能拿2300美元!

      70年代的米国的二手车行业可没有帮客户诊断故障的习惯,买到手的二手车,到底是一辆性能稳定、质量可靠的车,还是一辆故障频出、暗病不断的“病”车,全凭自己的眼力和运气(米国的二手车市场一直到八十年代中后期才正规起来)。

      在他们看来,二手车销售商就是卖车的,不负责车辆故障的诊断,也没这个本事,车子有问题,你去找维修商好了。

      可现在好了,不管车子有什么问题全都在叶青专家的火眼金睛下无所遁形,就凭公司卖的车子是没有一点毛病的好车,这二手车的价格就应该比其他的二手车商高最少10%,至于店里的以前为什么没有这么干,店里的伙计理所当然的觉得这是正常的:

      这不是老板还没有到米国么,也没有接手公司,当然就不可能了。

      “这辆车是谁的?发动机机脚早就该换了,都抖成这个德行了,还不知道哪儿出了问题?”

      看着最后一辆车,叶青忽然大发脾气,作为一名机械师,他最讨厌的就是那种极度不爱惜自己的车子的人:

      “这机油估计得有三百年没换了吧,都成油泥了,发动机竟然还能运转,这发动机也真是皮实。胡闹,记住,这台发动机必须拆下来进行大清洗,把我们发现的故障打电话告诉那个混蛋,要么他把车给劳资开走,要么把钱拿来,我们绝不接受这么一辆问题多的跟他九十岁的爷爷一样的破车,除非那个混蛋压价或者给钱。”

      店里的销售员乔治没有跑去打电话,苦着脸对姜老二说道:

      “老板,这辆车不是在咱们公司寄售的,是咱们买下来的。”

      “买的?”

      姜老二的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什么时候买的?”

      除了极个别车况良好的二手车,通常二手车销售公司基本上都是只寄售,眼前这辆车的状况很糟糕,想要完全整备好,人工加零配件的维修成本最少需要1500美元,看来以前的主管眼睛有问题了?

      乔治说道:“我们接手前,这辆车的价格好像是600美元……”

      没等乔治说完,姜老二就摆摆手说道:

      “好了我知道了。”

      都是人精,再联想到前任主管在向自己移交公司的时候,清单上有两辆公司自购的车辆,其中就有这辆报价1000美元的奥兹比,姜老二哪儿还不知道前任主管给自己挖了坑:

      这个混蛋,临走之前都不忘记坑劳资一把!

      看着一脸平静的姜老二,乔治心里惴惴,有点担心老板会不会迁怒于自己,倒是姜老二,看到紧张的看着自己的乔治,忍不住笑了,说道:

      “这又不是你的错,这么紧张干什么,买下的另外一辆车在哪儿?”

      如果自己没记错,资料上写的前任主管买下来的第二辆车是一辆林肯continental?

      乔治有点奇怪老板为什么这么平静,他可是刚刚被前任主管那个混蛋坑了差不多1000美元啊,不过不管是怎么回事,只要不迁怒到自己身上就好,连忙道:

      “在这边。”

      看到眼前的这辆有着圆圆的大灯、车尾行李箱盖的位置有个圆圆的备胎形状的林肯大陆,姜老二的眼珠子都瞪圆了,询问道:

      “是这个车?”

      一辆四门版的continental mark 2?

      乔治的脑袋都要塞裤裆里了,说道:

      “老板,我知道这辆车不值2700美元,可他买这辆车的时候还是公司的主管。”

      乔治当然知道这是一辆什么车,一辆福特公司在1958年生产的林肯大陆continental嘛,一辆有20年车龄的老车了,连个空调都没有。

      看乔治的样子,估计他很同情自己,认为自己被那个混蛋给坑惨了,也确实,对于米国这个坐在车轮上的国家,一辆20年车龄的汽车,凭什么值2700美元?

      一辆全新的普通家庭汽车也就七八千美元而已,一辆已经生产了20年的车无论如何也不值2700美元,哪怕这是一辆林肯。

      看着表情狰狞的姜老二,乔治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老板肯定是被气疯了,算了,自己还是不要触老板的霉头。

      姜老二的表情之所以狰狞,不是气的,而是因为他在很辛苦的才能忍住不放声狂笑!

      那个混蛋还以为他临走时坑了自己一次?

      这个蠢货,知不知道他给自己送来了一桩多大的好处?

      这个好处有多大呢,在对这辆continental mark 2的情况简单的观察了一下之后,姜老二觉得,如果自己对这辆车重新进行翻新和整备之后,如果最终的售价低于5万美元,劳资把眼珠子抠出来当泡踩!

      姜老二对乔治摆摆手吩咐道:

      “好了,你去洗车吧,记得按照我的要求,里里外外都要给我洗的干干净净。”

      乔治的一张脸顿时就变成了苦瓜,是老板恼羞成怒,又找不到那个混账算账,就把怒火发泄到自己的身上么?

      但姜老二的下一句话,就让他顿时眉开眼笑:

      “每洗一辆车就给你20美元。”

      乔治立刻眉开眼笑的去了,按照老板此前制定的对车辆清洗的要求,自己一天至少可以洗三辆车,那就是60美元,一个月就是税前1800美元,是自己现在收入的一倍还多,劳资这就去洗车,傻子才不洗。

      姜老二“怒气冲冲”的去了办公室,进门的时候还不忘记狠狠的摔一下门,听的乔治心惊肉跳,心里猜测道:

      老板是真的被气坏了。

      难道姜老二真的被气坏了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