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使

      订好婚期以后,李府上下开始忙活了起来,整理房间,置买家具,准备婚礼时所需要的一切东西。李平则带着余曼珠回到了热河军营。他也要把手ᥐ头的事情处理一下。

      东北易帜以后,这些日子相对太平了许多,日本人也有所收敛,南京那边也没有步ꪬ步紧逼。选择这个时候톌结婚,确实是个比较不错的时机。

      귈 热河军ᘸ区司令要结婚的消息在军中传了出去,这算是这些日子为数不多的值得庆祝的事情了。

      淹 悛万余曼珠陪在李遴平的身边,在军营Ǽ中散步,正好碰见李家的ꖑ三位少爷和二狗子,老四줩李玉山赶紧ꉂ跑过去,大声的说到“二叔!这就是蓜我未来的二୬婶吧!!真漂亮啊!”

      𥉉老二和老三也䢬过来恭恭敬敬的叫了声“二婶!”不知道为什ꪇ么,老三鸯一见李平就有些心虚,非常害怕自己这个二叔。 匡

      二狗有子走过来说到慊“爹!”然后看藺向余曼珠,不知道怎么开口。䒄

      余曼殶珠一听有人喊李平爹,征一下慌了神,掐着李平的胳膊,说到ḥ“好獿啊你!原来你结过婚啊!还铍有一个这么大的儿娋子了形!!ℹ你还瞒着我。”

      チ 众人哈哈大笑,余曼珠不明所以。李平吃痛悾说到“你放手,疼,听我跟你说!”

      싼馤“啓说什么俫啊?!还薟要解释鞲什먜么啊?!”余曼珠生气的说到。

      “这是我干儿子!认的!你快放手!”李平喊到。

      余曼珠一ﱖ听,松开了뛏手,问到“干儿子?!怎么回事啊?!”

      “这几位是我的侄子,大哥뻿家的孩子,輴老二老三老四,老大在家中帮忙打理生意,这个呢,鳶是我认的干儿子௛,从小没爹没娘,我看他比较机灵,是块当懲兵的好材料,就认他当了干儿子,给他起了个名,叫昗李玉柱。明白了⣍吧?”李平解释道。

      㙬 一听这孩子身世这么可瘘怜ﻅ,跟自己一样,从小没爹没娘,余曼珠也生了恻隐之心,轻声的对二狗子说到“你看,我也比你㗁大不了几岁,叫娘也为难你了,不行你以后就管我叫姐姐吧。”䆍

      낚二狗子一听,连忙说到“那怎么行啊?쮓你是我爹的媳妇,我管你叫姐,这辈分怎么论啊,不泜行,还是叫娘吧,叫小娘吧!”

      余뀊曼珠乐呵呵的说到墺“好吧,随你吧,你们几个都跟我来,我那有从奉天带来的特产,给你们分➴分,在ϸ军营中肯定吃不到,这么小的岁数就㓚在这遭罪。”

      䵆 几个孩子一听有好吃的东西,赶紧跟着他们的二婶走了。

      李平无奈的摇了摇䂓头,心想“大哥说的没错忯啊,这军营确뤌实不是女人该呆的地方,这☄么下去,自己一手建立起来的威信就要消オ失殆尽了。”

      芮  ᣆ这时候被派在此地的国名军营长喜子走了过来,革笑嘻嘻的跟李平打了声招呼“李司令,恭喜恭喜,听说要结婚了,兄弟到时候给你备了份大襒礼,喜酒可不能不请焱我啊。”

      不鄞知道为什么,李쌻平打心眼里茞反感这个濶喜ꅨ子,虽然说军衔比他大的不是一星半点,但是奈何人家是中央军,在中央﷡军眼力他们这些人就是土匪ۀ,杂牌军。所以那二百人在热河地区根本就不拿他们这ꠜ些东北军当回事﨧,鐣也就是对李平还算比较客气的。“你这说的是Ᏺ哪里的话!都㰌是同僚,我怎么能不请你呢。”李平说到。

      쏀 “对了,李司令,我接到消息说这些日子,中央过来的特浘派员就要来了ᄔ。”喜子찴神神秘的说到。

      “是吗?我没接到信儿啊큉,ᣦ一直都说要来,也没个动静啊。”

      ꠼ ᠻ“反正ᒶ上闇面跟我说䩡好像已经在路上了,具体什么时候到咱ዏ也不知道,好啦,我去看看我手下那帮人,不跟您闲聊了,家中有事儿,您就尽量去办,这有我呢,帮你操䘍持着。”喜子不见外的泵说到ᎈ。

      李平淡淡的说到“哦?那就有劳兄弟了。”心想“你他妈算个什么东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