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楼兼职

      正当钟离季夏在矢车菊国的青少年集训中心训练一众青少年?的ତ时候,轩辕国的影舞意外地㋋得到了섟一对猛禽的忠诚相峇随?!

      每年的六七月份影舞如无意外都会回到昆仑山的最高峰公格尔峰深处的师门修炼兼看守地ꆖ府奒城关。

      这天,影舞的师父明静师太对影舞道盃:“芝儿,现在你的剑法也稍有所成,明天寄几去兵器阁挑选兵器吧。”

      “真的吗?师父,我能去兵器阁挑选兵器啦?!”——影舞惊喜地问道。

      “是呀,不过具体哪把兵器会跟你走,就得看你錁寄几的运气了”——明静师太笑着道。她感到灰常欣慰,没想到一时善心居然得到一位慧根极高的关门弟子。

      Ṃ 原来在影舞小的时候父母就离婚ꨣ了!?她跟着外公外婆一起住,外婆是虔诚的信徒,影饶舞从小被外婆带着长大,连带着小小年纪就看佛经长大的。后来在三岁时跟外公外婆去晋省的恒山旅游时,意外地被当时在恒山派Ȯ拜访挚友的昆仑派当代掌门凌虚道姑看出她的慧根,进而收为关门弟子,谟传授她正宗的道门心法以及高深莫测的武功。

      回到寄几的厢房时,影舞掏出一张图纸?!其实鯚是一张昆仑派内部地理位置的简易平面图,上面简单地用红笔标出她们昆仑순派在这八座山峰里各个阁楼的名称和道路。如果这张地图丢了或者被别人捡到了,单单上山道路上的三座关卡他们就进不来,所以这张地图必须瘹得进到昆仑派后才能发挥作用褺。

      昆仑派虽然比不上少林武当名声大,但素昆仑派的底蕴却是其他门派无法媲美的。单单就兵器阁里就藏有轩辕国流传上千年的名剑?!和名刀。 ﹕

      兵器阁位于西昆仑山7千米以上的其中一座山峰,中间要跨过两座6千米的两个꺦楼阁,两座瀃5千多米的姩三个楼阁。虽然楼阁与楼阁间有石桥、索道做为通道,可是现在处于海拔几千米以上的山峰,在这里过桥和走索道?一个不小心,就可能坠入万丈深渊了呀。不过影舞从小在介里生活,已经习惯成自然,不害怕了。

      当她踏入这个山峰的平坦处时,抬头看上去,门匾上并没有标识兵器阁三个大字,只有一扇古朴的冰门?!

      推开大门,里面是一条呈螺旋形地往下的楼梯,目测得有七八十米深的样子。顺着楼梯往下走。。。越往下走,越感觉有些阴深。在经过了十分钟后,影舞终于走到楼梯的尽头——一处岩洞口,进入岩洞,有一条窄窄的通道,再走进通道,通道的尽头又煝是一条通道,等这条通道走到繸头时又再见到一处仅限一人通过的小洞口。

       走进洞口,马上感觉阵阵寒气迎面扑来,再行走多一里,前面。。。前面就没路了,但还是感觉到寒气是从面前这面石壁里传出来的,可这面石壁如果没有寒气袭来,从外貌上根本就꽾没有什么可疑之处,跟外面的普通石壁上一样。

      凹凸不平的石壁看似普通,但其实还真有点不一样的。影舞沉下心来观看这面凹凸不平的石壁,仔细地来回观察了三次后,果然被她看出了一个机关: 踘

      在她的右上角有一坨?不起眼的类似云状物体像是天然形成的一般凸显在那里。

      影舞走过去仔细观察:眼睛盯着这块云状物体五秒?!后,突然体内的真气好似不受控制一般,跟随廌着这团云的܉最外围、最末梢开始跟着线动了起来駜,在身体内走了一周天后,真气转入手阳明经脉,汇成了一股极为强嶵劲的内劲,蠢蠢欲动,从自己食指的商ꃷ阳穴就要离体冲出时,她赶紧化指为掌,朝着这个图案借着刚才运行起来的内力,大力地按在这个云状图案上,只听见“嘎吱”一声,在这个图案的左边,有一块石壁缓缓地被移开了,露出了一个黑黝黝的洞口来。

      “嘶?好隐蔽的机关喔,估计可能除了他们介些真正有内力的人才晓得如何打开之后,普通人可能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要怎么打开吧”全——影舞边自言自语边拿着照明灯走ㅍ进洞里,里面又是一个看似天然的大厅,大厅的墙壁上有十八张刻綗画,大家ꏆ走进了瞧,这十八张壁画,有的是花草、有的是山水、有的是云状物体、还有一些人物画像,像什么月下仕女在挥衣舞袖,还有一位秀才在花间挥蝶;更甚至还有一团毛线桞的图案也有,䥞总之一句话概况——各种各样的图案都有。

      럴 影舞感到十分的新奇,因为这遆座兵器阁她是岧第一次来,之前内功未达到师父的要求时,她是禁止她过来的。q接着她就边走边观看这十八张刻画,不时地用手轻힦轻地敲每一幅画,用脚轻轻地蹬一下每幅画下面的地콵面,也没有什么异样的声音发出来。

      ຿难道玄机不在这些画的周围?!突然,她的目光扫向那幅花间挥掌的秀才画上。在没有内力武功的人,就会以为这只不过是一幅画,图中的뼞秀才爱譨惜花朵ꗖ,不忍狂蜂浪嚙蝶去摧残,挥掌将蝴蝶赶走。但影舞学过武功,知道这是一门掌法。应该是她师门的掌法,具体是哪套掌法哪一招式,她一时半会儿还想不起来,不过脑子里在拼命回放。。。

      突然她一下想起来,这不是她们师门掌法的第四十九招式么?一想到这儿,她再仔细观察这幅刻画,这个秀才的手越过花朵쪧的上空,好像是在向花朵后面的一块石头拍去。

      难道。。。影舞突然站在这幅刻画旁边,也就是画中秀才所站的方位,暗运内力,以四十九招式的掌法,朝刻画里秀才挥手的那块⁐岩石轻タ轻拍一下䩩。一个奇异的现象发生了:只听见洞中的一阵轱辘声响起,影舞的视线寻着声音处믝看去——只见没有刻画的另一面石壁突然ᕅ移动了,再露出一个洞口。

       不过这个洞口比之前那个更小,即使像影舞这样身高快到170公分的银都得略弯着腰才能进去。举着照明灯,影舞就步入这个神秘的岩洞,入口虽然小,但里面却很宽敞ꛫ。进洞没多远,有一块与外面那副刻画上一模一样的石头立在地上。不用说,这应该誽就ꬳ是是一个打开关合洞门的关键按钮了。果然,这块岩石上面刻有“八十一式”刉四个字。

      影舞想了一下,以掌法里的第八十一式向岩石৞轻轻一拍,果然,洞门又嘎吱一声关上了。接着她再以四十九式掌向岩石一拍,洞门又嘎吱打开。看到这一幕,影舞终于确认了,这果然是打开关合洞门的机关。再用八十一式拍出,洞门又关上了。

      “好腻害!好有心思呀溬”——在看到石壁再度被关上后,影舞便发出这样的感慨,心里对能想出这一机关的先辈们表示万分的敬佩。

      走进辣个岩洞,又看到一个石阶,石阶向地下深处再延伸出一条仅能容ﹿ一人通行的狭窄甬道。再走了大概有十多分钟,随即眼前一亮=,眼前出现一个嚦深水⫂潭。一股股寒气往上窜,之前影舞感觉到ꗓ的寒气就是从这里散发出来的,并且在这个潭边屹立着一块石碑,上面用大篆竖着写道“寒冰潭”三个大字。

      只是,这里依旧旖没有看到剑呀!自信点,不要说剑了,连个剑影都没看到。并且这个潭真不愧是寒冰潭,距离它三截步的地方就能感觉到一股寒檴气袭来。

      并且这个潭的周围没有什么可淕以借力的,都是陡峭的山壁。好像这个潭是天生就在此,影舞把她所知道的所有步法都走了一遍,潭里还是没动静。

      咦?不对,还是有动静的,影툶舞辣敏锐的听力好像听到潭里好像有什么东西震动了一下。

      顺着声音处来到寒冷潭的左侧,蹲下,左줯手放在地面,然后半蹲着身子竖起耳朵仔细听。。。

      地面湿湿的,可真的能听到地底下好像真有东西在震动,感觉像是要冲出地面一样。

      潺。。。潺。。。伴随着地下水流过的声音,⻠好像还夹杂着别的声音,很轻微轻微地嗡嗡声,应该是什么东西在发出声响。

      “。。郠。是剑鸣声”——影舞一下顿悟道,接着她马上站直了身子,脚步也不自觉地在湖边跟随着剑鸣声移动。。。

      接着影舞缓缓地踏出一脚,很平常的一脚뛞,但却能感觉到地面在震动?紧接着影舞又再踏出一步,这是第二步,但。。。影舞这一脚并没有踩到地上,而是离着地面有两寸的位置。

      쓴“啊?她居然凌空向前没掉下来!?”——如果有观众看到介一幕,肯定会满屏666地刷过,但此时没第二个银看到。

      影舞紧跟着再迈出一脚,随着这一脚踏出,她整个人就离地三寸듅了,并且还没掉下来。这不是什么凌空魔术,而是真真实实的凌空站立,跟变魔术似的,但这又不是魔术,而是真实存在的。

      就在影舞踏出第三步后,她渐渐有感觉了,于是索性闭上眼睛,右脚再往前踏出一步,这样她的右脚又悬浮在半空,而且一步比一步高。

      塬 矍 “第四步,第五步。。。。”——影舞连着三拾步踏出,整个人就像走在一道无形看不见的楼梯,现在她所在的位䋩置和高度已经快到潭中心了。

      离地三米,影舞一鼓作气亸连着踏出的这三步让她快到潭中心了。等到她踏出第六步时,平静的潭面景开始掀起了涟漪,一圈又一圈的,很急促。

      “第七步”낈——影ᱡ舞又往前踏出一步,这一步踏出剶,原本涟漪的水面因䉑一股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狂风而开䝌始翻滚起来,水声风声夹杂在一起。

      这种感觉?!就跟电影里演的宝物要出山的即视感一촎般。

      磺 “嗡嗡嗡”——这时,果真从潭中ਦ心传出三声剑鸣的声音,这次影舞就听得清清楚楚了。而就在她踏出第七步后,⛴整个人就身处潭中心了。她睁폙开眼睛,朝着潭中心的半空伸出右手做拔剑的举动,嘴里不由自地再大声地喊了一句靍:“九霄龙吟惊天变,含光、霄练、承影出”。

      只见翻滚的湖面上开始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漩涡的中心渐渐并排地升起三把剑,一直上升疡,上升到影舞右手下方的高度。影舞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伸直了,再一比划,三把剑像是有了灵性一般在半空转了个圆圈再贴在影舞的后背。在㻸她收了这三把剑后赶紧原路走伉回,因为当三剑出水后,刚才的引力也会跟着消失的。如果不想掉进潭里,就谂要马上往回跑。

      “师父,我拿到了三把宝剑?!耶”——回到昆仑派的主阁楼后,影舞就把后背上的三把剑拿下来ඌ放在她师父面前。

      “据《列子·汤问》记载:此剑隐隐发光,釀但肉眼看不到剑身,划过身体不觉得疼痛,果然,这把剑只看得到剑柄,没看到剑身的就是含光剑”——明静师太道。。

      “咦?师父,看得到呀,不过得在阴暗处”——影舞用身子挡住阳光,果然,一把大约一米长且没有颜色的透明细剑在影舞的剑柄处。

      “承影剑,剑身乃翠绿色,相传出炉时,“蛟分承影,雁落忘归“,故名承影。”——明静师太拿起另一把剑道,此剑很细,放在手上不注意看,还以为是一条翠绿色的슕丝带呢。

      “霄练剑,剑身덐乃白色的,如果在白天阳光灿烂的时候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出来这是一把剑”——放下承影,明静师太拔出霄练剑的剑鞘道。

      而就在明静师太把霄练放厛回剑鞘后,三把名剑像是有灵性一样,直接飞到影舞的后背贴着——헯意思很明显,就是要跟着ᔙ她。

      看着这三把剑的举动,明静师太欣慰地笑着道:“芝儿,看来介三把名剑生出ڎ了灵性,良禽择木而栖;这三把名剑已认定你为主人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