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V在线在线观看视频

      竖日,清晨,天地放明。

       右北郡,土垠县城,当太史慈率领狼骑赶到时,城内郡守等高先层早已逃之夭夭。

      篗 偌大的城池内,只于县尉与两千多名名临时征召的青壮在守城。

      这种情况下,不等唐军有何动作,城头上直接打起了降旗,恭恭敬敬的将骑兵请入城中。

      在入主县城之后,逢纪立即接手了城中政事,并且有条不紊的实施起来。

      从府库中发放财务,调拨军中副手骨干,雇㕛佣无赖和青壮,然后将原先的城防军扩大到五千多人,维持城中秩序。

      并效法先人,约法三章稳定人心,同时加固城墙,以应对可能到来的反扑。

      作为跟韩总管相处日久的老油条,逢纪的能力还是有的,处理一县城事物更是手到擒来。

      有参军辅佐,太史慈不需要关心内政琐事,这些自有人帮其解决,他只需要关心战事,打好每一场硬仗就行。

      两人一文一武,本该合作无间,但县府大厅内,却气氛微妙,两人在一件事情上出现了分歧。

      “ꏸ敌军覆灭,这幽州腹地,在也没有谁能我军脚步!”

      大厅内,太史慈言语激昂:“如今各地守ⱳ卫空虚,公孙瓒驻守渔阳还未收到消息,正是一举拿下蓟县的好机会!”

      “只要拿下首府,白马将军也要不战自溃.....”

      太史慈猜测,濡水之战消灭的三万敌军,应该是幽州各䑲郡城防主力,广阳郡必然守卫空虚。

      若狼⋧骑能在消息未扩散之前,突袭拿下蓟县,甚至活捉刘虞等檶人,则幽州可定。

      “突袭蓟县太过冒险!”逢纪心中思虑杪一番后,还是不同意:“子义将军,主公᫭交给我们的任务是拿下右北,扼守东西要道防止刘虞等人窜入辽东等地!”

      “我军已经完成战略目标,完全没有必要行险。”

      为了增强说服力,他顿了顿接着道:“更何况,我军怎能判定濡水河畔的三万人,就是广阳郡主力?”

      “直觉,凭借吾长久以来的作战直觉!”

      太史慈没有因为逢纪的反对而放弃:“根据战前情报,幽州边军加起来不足七万人,我军歼灭公孙度三万人,渔阳城内与主公对峙的兵力不少于两万。”

      “若在加上辽东各郡需要驻守,哪怕幽州隐藏扩军,广阳也必然空虚.....”

      幽州地广,郡县多矣,实力自然也是强横,若是一一攻城,就算十万唐军折尽,也别想占领全境。

      如今正是敌军疲弱之时,不趁此机会一搏,等到对方缓过气来,恐怕又是一番波折。

      幽州军的实力,并不比唐军弱,甚至主场作战,还占有更多优势。

      若僵持日久ꝃ,唐军疲乏,公孙瓒未尝没有反攻的可能。

      说了这˵么多,逢纪还是不同意,虽然感觉其中可能性应该很高,也很心动,但他不愿冒险,思虑一番,摇头否决道:串“此事关乎主公战略大局,我军只需要扼住右北走廊便可!”

      “等待主公攻下渔阳,按部就班攻城掠地,幽州自然可定,完全没必要节外生枝。”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贊

      “子义将军.....”

      “时间紧迫!ﱪ”眼见说服不了对方,太史慈便不再争论:“餾战机稍纵即逝,吾也不辩!”

      “先生且在土垠安心呆着吧,吾会留一千人马保护先生安全!”

      说到这里,他眸光一定:“此战若败,自有吾一人承担!”

      “无论如何,不会牵连先生....”

      言讫,太史慈不给对方辩驳的机会,直接快步走出城府。

      聧同时吩咐亲兵,去召集部众,他们要干一票大的。

      此行凶险,然战争哪里不凶险,若能一战而定幽州,为主公博得大业之基,就算以身犯险又如何。

      “子义将军....哎......”逢認纪张了张嘴,想要叫住对方,最后只能望着那高大䥗的背影,无奈的叹了口气。

      他知道,自己说再多,也是徒劳,根本阻止不了,说到底,太ꂼ史慈才是军队的统帅。

      自己只能算是主公派到其身边的助手,一切作战方案都是由主帅决定,逢纪能做的就是好好配合工作。

      ...........

      上谷官道,人马嘶鸣,哀嚎声震荡荒野。

      大地上,一队队青壮撒子四散奔逃,在他们身后一队队手持枪矛的乌桓骑쪤兵纵马紧⌣追。

      奟噗嗤,一名逃避不及的青壮当场被紧崩腾而过的骑兵砍了了脑袋,刺目的鲜㴭血从脖颈间喷涌而出쐖,将地面上枯黄的草木染红。

      “投降!” 

      人群恐慌,一名名青壮被鲜血和尸体吓得肝胆俱裂,他们俯首跪地:“军爷饶命,我们投降!”

      “我们投降了....”

      听着耳边此起彼伏的哀嚎声,青壮们俯首贴耳,把头埋得更蔾低了,好似如此能躲避即将到来的屠杀。

      这是唐军的后勤队伍,身披麻衣的青壮,一车车押运的粮草物资,已经显露出了他们的身份。

      噗嗤,屠刀锋利,顺着官道一路划过,徒留满地鲜血与横陈的尸体。

      “哈镨哈!”

      焱 乌桓头人苏仆延纵马奔过,手中狼牙棒猛然挥出,将地上一颗颗脑袋砸成肉泥,他휽目露狂笑:㬷“哈哈,一群两脚羊,尽情的哀嚎吧!”

      “老子就喜欢看你们绝望的眼神....”

      狞笑一声,他纵马奔驰,一双暴虐的眼睛,不断地在官道上巡视着,无论是俯首乞降的还是亡命奔逃的,皆逃不过勇士的屠刀,䮇成为亡魂。

      噗嗤,一声声惨嚎声震荡荒野,整个后勤车队化作了人间炼狱,无论这些青壮如何挣扎,都是逃不过被宰杀的下场。

      “烘烘!”

      一车车粮草物꫹资被火焰点燃,滚滚的浓烟裹着哀嚎声直冲天际,弥漫在晴空寰宇中。

      “可惜了!”目睹着一车车被焚毁的粮草与物资,苏仆延眸中露出一抹惋惜,旋即他脸色一定:“所有俘虏,一个不留!”

      “顽抗者,剥皮冲草,给李屠夫送去!”

      “老子要让他知道,这北地不是他一介汉狗可以撒野的...”

      这队乌桓人很残暴,他们此行目的很明确,那就是截断唐军后勤,砍了这些誯人的脑袋,剥了皮囊,震慑李屠夫,教其做人,セ做事收敛点。

      南人中所谓的屠夫,来到这北方,就算是虎,也得乖乖的给我盘着,敢到辽东地界撒野,就要做好被敲打的准备。

      乌桓人突然袭击,这可苦了一众被征召徭役的百姓,他们只是老老实实的在后方干活而已,没想到也会遭到兵戈之祸,不可谓不凄惨。

      有诗言: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每逢黑暗乱世,人命就如同草芥般廉价,大势裹挟下,不知改变,只能任人宰割屠戮。

      生存在这个封建时代,是中原百姓的悲哀,是底层民众的苦难,因为他们自始至终︃都是最底层那个被剥削的阶级,持续了ퟔ两千多年从未改变。 쏰

      렻 百姓ᘤ不但要服徭役,免费为朝廷干活,面对兵祸时还要卑躬屈膝,好一点的被人当成奴隶抓了去,坏一点的可能壜直接就没了性命。

      这里面的好坏对不同的人是不一样的,埯有的人感觉뗨好死不如苟活,至少能保ଷ住性命,这对他而言是一种状态,也有的人感觉直接一了百了,总比当奴隶像牲畜一样活着来的洒脱,死亡对某些人来说是又是另一种形势。

      总的来说,还是苟全性命的勽多一点,可能有的地方慷慨赴死的多一点,目前还真少见。

      ......

      渔阳,城外大营。

      正在攻伐渔阳的李唐,却收到了两条不幸消息,韩浩的求援信,与乌桓的到来。

      ퟃ河套匈奴,趁李唐主力外出时,发兵攻破定襄郡,西河雁门也受囵到了不同程度的攻击,整个并州大本营陷入战火之中。

      离石有徐晃数万营兵驻守,不必担心,但雁门只有郭藴率领的三千多士兵在日夜苦战,若不是韩浩关键时刻发兵支援,并州恐怕已经陷落了。

      局势很不乐观,哪怕韩浩等人积极调兵应对,并州外围县城村寨皆遭到了匈奴人的掳掠洗劫,只留下满目疮痍。

      人心惶惶之下,境内又乱象叠起,叛乱频发,整个并州也岌岌可危。

      并州告急,屋漏偏风ᚃ连夜雨,还未等李唐消化完其中讯꒼息,又一条噩耗传来,从上谷出发的后勤队伍끲,遭了北部乌桓骑兵的袭击。

      大部分物资被抢,剩下带不走的也被乌桓人焚烧殆尽,更残忍的是押运物资的士兵民夫,皆被乌桓人剥去头皮,挂在旗杆上,耀武扬威。

      촍一鶿时间,后勤青壮风声鹤唳,惶惶不安,运输效率大大消减。

      虽然大营内粮草还算充足,但僵持下去,迟早力有不逮。

      大本营被袭,后勤粮道被扰≫,渔阳坚城屹淄立南下,大军裹足不前,种种状况,让李唐心中怒火积蓄。 ፪

      “欺人太甚!”

      帅帐内,李唐猛然信帛拍在案牍上,而后猛然起身,在帐内踱步沉思。

      匈奴与乌桓几乎同时发ⱙ难,若其中没有点什么,他是不信的。

      脾气暴躁的周仓,更是䟋直接请战道:“大统领,那狗娘养的匈奴前番才收了我军好处,后脚便翻脸不认人了,端的不为人子!”

      “还有乌桓蛮夷,我等与其井水无犯,其竟然也来凑热闹,依末将之见当直接出兵灭了他们......”

      “灭了他们?”李唐蚄眉目紧皱。

      若匈奴和乌桓人是那么好对׆付的,早就不知道被大汉灭了多少馭次,如何还能在边疆肆意寇略。

      他心中烦躁,没有搭理部将叫嚣,而是把目光转向军师身上:“文和,如今幽州之战还未进展,곸匈奴与乌桓就暴起发难!”

      “先生认为,我军该如何应对?”

      㲗 “如何应对!”贾诩起身,抚了把颌下䙟长髯道:“匈奴蛮夷之辈,畏威而不怀德,其觊觎并州日久,此番无非是想趁着主公领兵在外侵掠州郡,占些便宜罢了!”

      “乌桓人素来与刘虞交好,其袭䴚击我军后勤补给,也在情理之中!”

      “只是两件事前后时间有点诡异,这点不得不防,并州初定民心不附,以吾之见主公当迅速回师并州,保住根基方为正理!”

      言语清朗,条例有据,其实贾诩一开始就不同意发兵幽霾州,他久居凉州,自然知道这些胡族秉性。

      匈奴人始终是并州的一大威胁,若不先除之,唐军便永远不能安心外出征战,甚至会被困死在并州之地。

      这一点贾诩毫不怀疑,有道是卧榻之澨侧岂容他人䓈鼾睡,匈奴就是一头饿狼,若李唐真心存侥幸,莫说大业,能保住根基就不错了。

      听闻军师一番分析过后,帐内气氛有些沉闷,也感觉时势多舛。

      沉吟片刻,李唐仍然不甘心就此撤军:“并州有徐晃黄邵所部五万大军据守,郭緼一众悍将뼫坐镇雁门,只需守㗂住雁门吕梁二关,匈奴人纵有千万人马,还能翻山越岭不成。”

      “我军征伐并州耗费人力物力无算,遄士兵伤亡流血,其中牺牲更是不已计,岂能轻易退兵....”

      李唐不愿就此退兵,因为他感觉匈奴人即使寇关,也未必能打进并州。

      而且他对徐晃郭緼等人的能力还是很信任的,徐晃已经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的才能,郭緼驻守雁门常年与北地胡人交战,雁门至今无损,想来也不是弱者。

      自己在进攻幽州之前,未尝没有考虑到河套匈奴的态度,只不过没想到对方会有如此决心,竟然举族攻关。

      “主公!”贾诩眼眸微垂,知道李唐独断专行的性格又开始冒头了,遂凝声劝诫道:“﹖主公,匈奴乌桓乃是外患,目前最重要的是并州人心浮动,暴乱频发,上党、晋阳、雁门地官员世家更是隐有串联,我军两线作战,内部隐忧不可不防!╭”

      “韩总姐管处理政务繁杂能力卓越,心善存慈,恐不能让那些世家官员信服,瞿为今之计主公当亲自坐镇鶎并州,方可震慑霄小!”

      “可是...!”李唐面色阴晴不定,对复杂难言的局势,并没有第一时间便下决定。 叒

      幽州战事焦灼,对峙不下,其中种种超出了预料,原本还想从从并州抽调驻兵前来增援呢,寗但匈奴人的突袭让李唐不得不打消其中念头,更加慎砢重思虑。

      ꞔ麾下谋士所言亦有道理,韩浩处理政事的能力出众,但졛并州各地的乱象隐忧,却不是他那种宽厚性格之人能够压住的。

      对付这些人,铁与血是最好的解决手段,所谓먂宽容仁慈,有时候也能起到一些作用。

      并州突发的形势使得唐军处境进退两难,单一个渔阳城便拦住大军进路,连日来士兵久攻不下伤亡惨重,徒损兵利毫无进展。

      后续城池坚矣,而并州战事再起,暂时抽调不出部队前来支援,只能持续消耗。

      但就此罢兵,李唐却心有不甘,不想就此止步,然当断则断,踌躇良久,李唐一咬牙,沉声下令:“宣高!”

      “在!”一名身着精甲的昂藏大汉,轰然抱拳出列!

      “汝率营中狼骑先行支援并州,迅速出发不得有误!” 饒

      䩈“诺!”汉子领命而殙去。

      望着臧霸远去的背影,李唐也没ࣣ忘了詉太史慈,接着吩咐左右道:“另外派人通知子义将军,这幽州不取也罢!”

      “通告全军,回师并州!”

      激烈大挣扎一番后,在取幽和保并之间,李唐选择了后者,毕竟地盘还未攻下,公孙瓒和刘虞这对组合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幽州也只是块看得见摸不着的画饼,自然不会为摸不着的东西,훐而放弃已经治下的地盘。

      关键时刻,要懂得取舍,是要那摸不着的画饼,还是保住已有的东西,只在于不同的选择。

      ...........

      大军回师,全军上下沉闷,一路上儏垂头丧气,心情低落。

      千里迢迢来到幽州,伤亡了近万名兄弟,到头来寸功未进,落得个人马仓惶,其中心绪不足外人道也。

      “轰隆隆!”

      万马奔腾大地震颤,正当全军士气低落之时,一支骑兵从北方奔腾而来。

      “骑兵!”李唐似有所觉,起初以为是太史慈所部狼骑返回,但一想其中时间不对,他立马警觉뽄,同时下令大军停止行进:“戒备!”

      “全军戒备!”

      令行禁止,三万大军迅速止步列阵,原本长弟龙魲般的队伍,也逐渐聚拢变换为三角防御姿态。

      “希率律!”

      㳞一望无际的荒原上,乌汪汪的战马人立而起,骑兵迅速止步。

      骑兵最前方,是名颧骨凸出的魁梧的将领,他身裹虎皮銠,腰间一柄宝石金刀,在阳光下闪烁着耀眼的芒,蔸从身着打扮来看,显然是红这支骑兵的头领!

      Ṱ伸手轻招,身혜侧冲出一尊面色凶恶身材魁梧的虬髯大汉,他瀨手提狼牙棒,胯下骑着一匹体型巨大似马非骡又似驼的异兽,不似善类!

      虬髯大汉骑着异兽来到两军阵前,用不太熟练的汉语高喝道:“我家单于有言,中原蛮子,放下武器投降,可免一死!”

      “狂妄,大统领,吾去取他首级!”

      唐军中一阵骚动,各部将领目露杀机,欲要出战。

      “不可!”防备森严的军阵中,李唐果断止住了周仓的冲动,他㻳眯着眼睛打量那人,高声道:“来者何人,为何阻我军去路?”

      “哈哈,吾乃乃乌桓王麾下苏仆延是也,阁下想必就是所谓的中原屠夫吧!”

      苏仆延端坐异兽之上,高昂着脑袋打量唐军阵营中的弱鸡,而后不屑道:“早就听闻李屠夫之大名,今日得见不过尔尔!”

      龍 “像汝这等中原弱鸡,乌桓勇士一只手能打十个,识相的䍯跪地请降.......”表

      “狂妄!”㑒

      “放肆.......”

      唐军阵内,一众老贼紧握刀兵,怒目而视,若不是军纪束缚,他们绝对会暴起杀人。

      乌桓人与匈奴人差不多,他们是属于依附于大汉朝廷,却又相对独立的一股势力。

      中原人视他们为蛮夷,他们同样视南人为两脚羊,真要对比的话,最终还是看谁的头更硬。

      在乌桓人嚣张的同时,军阵中典韦这名平日里的铁塔浮屠,陡然睁开了那双嗜血的凶眸。

      充满煞气的眸子,上下打量那骑兵头目,双手抱拳向大统领请命道䍁:“主公,某去斩了那厮!”

      闻言,李唐眼眸微眯,望着对方嚣张的模样,也动了怒火:“取其首级,ँ头骨做酒器珍藏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