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白领职场>

      下午五点, 布莱恩㺅没有辜负梅丽的期望,把所有参与游戏봻的人都聚集在瑞拉的帐篷里。

      那本记载了拜诺祭祀¯仪式的书籍被一一传阅,几人看完都面带菜『色』。

      䄚“到底是谁撒谎了?!”小丑唐纳脖子上捂着一片纱布, 暴跳如雷地口짦沫横飞, “早点站出来!他妈的我们要受这种烂罪全都怪你!”

      韟没人回应他的问诘,毕竟贼还捉贼这事儿不算少见,໕ 动静喊得最大的不一定是最无辜的那个。

      㝗他们围坐在瑞拉不大的桌子旁,中间煤油灯光线微弱,自下而上映出一片各有心思的复杂脸孔。

      魔术师先生双手环胸⣛,靠在不远处的梳妆台旁,眼神淡淡地扫过众人,目光像鹰隼一样毒辣。

      奥黛莉娜紧张地靠在梅丽身边。

      就在这时,双手交叉放在桌面上,坐姿笔挺绅士的卡尔文出声道:“不如我们都坦白交代,昨天丢入木桶里的是什么秘密。”

      “交代?”布莱恩心直口快,问道,“你没有收到指引者的提示吗?他让我们保住秘密,不让任何人知道。”

      “的确, ”卡尔文笑了笑, “但布莱恩,你想, 这信上有更明显的指示, 如果我们不找出撒谎的人, 会出事的不仅仅是我们, 整个城市都会被淹没。”

      “你不要告诉我你相信这鬼一样的说辞。”小丑唐纳讽刺地哼了一声,“海底的怪物?我住在这里这么久,从来没听说有什么怪物。”

      “这只是你孤陋寡闻, 唐纳,”卡眆尔文没有理会唐纳的讽刺,慢条斯理地解释,“如果你愿意出去走走,也许能有更多멛的见识。”

      唐纳:“……”他咒骂了一声。

      卡尔文耸了耸肩,摆鰸出一副打算摊牌的姿势:“所以,我们开诚布公地谈一谈,达成绅士与淑女之间的协议,坦诚秘密,但只在这个房间分享,走出去,我们会完全忘记,当做没有发生,怎么样?

      其他人都在思考这个提议,卡尔文큇又说:“我对你们的秘密没有兴趣,只有利益和立场冲突才能牵扯出真正的价值,显而易见,我簡们六个人彼此之间都没有。”

      布莱恩被这话打动了,他心里非常䆗沉重,这事儿压得他喘不上气,但他还是抱有谨慎的态度,询问道:䪓“如果找到撒谎的人,我们真的要像书页里说的那样将他献祭出去吗?”

      “当然——”卡尔文拖长了尾音。

      8

      其他人脸『色』更加难看,在没有足够证据的情况下,他们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那个糕祭品。贩

      卡尔文把话兜回嘴边:“当然不是,小布莱恩,我们都是人类,是同类,残害同类的事情不復该在文明社会发生。我们要做的事情是将那个怪物引出来,或者将背后捣鬼的人引出来,我相信我们每个附人都是受害者。”ﭞ

      他像是个博学又有远大眼光的领导者,将这件充满诡秘的事情剖析得异常清晰:“你ය们不觉鎨得很奇怪吗?瑞拉槯主持了仪式,仪式当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而뵜次日一早,她却诡异得死在了偏僻的仓库里。这里就有很多疑点,首先,她粣一个孤僻的女孩子去那间仓库做什么?ᐁ其次,她的死状只有梅丽一个人看见,梅丽小姐,请原谅我的冒犯,我的意思是,仓库光线太暗,你也㍓许看错了,一些神经类的『药』剂也能导致这种异㆘常的死状;在她死后,一些有关祭祀的线索就被你们找到了,顺着线索要求我们坦白地交代各自的秘密。这个目的,恐怕不能再明确了ᔙ。”

      “你的意思是,有人在背后设㮼计这一切,是为了让我们说出各自的秘密。”

      鳤“是的,也许不是我们,也许只是我们当中的一个人,”卡尔文习惯『㚜性』地摩挲着手指,他淡然冷静地说,“那个秘密背釺后一定有什么ߏ故事,而我们自己都清楚,自己的秘密믟会不会有这么大的牵连和影响。”

      “那鱼鳞怎么解释?”唐纳捂着后颈说。

      卡尔文:“一些病毒和细菌导致的。”

      这个说法让⥕他们感到轻松,毕竟“有目的的人为”比“不可名状的怪物”更让人能驂『摸』得实在,也更在他们各됤自的掌握里。

      卡尔文说得没错,他们的秘密他们自己很清楚夶,会不会招惹这么大的报复,与瑞拉之死有没有牵连还是可以预见的。

      卡尔文浅褐『色』的瞳孔扫뻳过众人的神『色』,他是个占卜家,有时需要过人的观察力去根据客人的反应来适当修改占卜的结果,每个人的心思ꋞ都在他的掌控里,他很满意自己掌控了他们的吼思维廓:“所以,不管从哪个角度,假设仪式本身是真实的,䯐我们坦承地交代秘密,能顺利地找到撒谎的人;假如仪式是为了诱使我们之一说出自己的秘密,我们也能有把握地应对。只要足够的坦诚,我们可以解决一切困难。”

      “也许……应该让更专业的人来解决,”布莱恩得到了启发,说,“如果这_真是有人在背后蓄意安排的话,我们可以找廷恩警长,他很乐于助人,他会帮助我们。”

      “这不是一个好建议,亲爱的,”卡尔文遗憾地看着布쌼莱恩,“我信任ᷧ你们才愿ꨴ意把我的秘密分享给你们,但我不希望我的秘密被带出这个房间,相信其他人也一样。”

      “感谢你的发言,卡尔文先生,”一直静静看他装『逼』的梅丽在沉默中开口,“在你高谈阔论的时候,我对各位过了一个心理学,得到抭了一些很还不错的线索。你的言说几乎毫无破绽,但显而易见,我们彼此并不信任。”

      “这是你吠个人的想法,梅丽,”卡尔文装出温和的样子,“我可以做出表率,我愿意率先分享自己的秘密。뾪”

      “不用再浪费时间了,卡尔文先生,”梅丽打断他的发言,“我相信证据,你没有证据的坦옒承会让我更怀疑你的真实目的,如果换位思考,我在这里说出自己的秘密,也一定会有人不信。”

      卡尔文:“……”

      梅丽的声音低低响起:“我建议我们两两组成一对搜查彼此的房间,但我们本人不能参与搜查自己的房间。”

      “不行!”唐纳猛地站了起来,紧张地嘶吼,“你们没有뢄这톼个权力!”话音刚落,他脖颈后被撕开鳞片的疮口忽然一阵剧痛,唐纳低ᶴ吼一声,痛得쉪弯下腰,趴在桌子上。

      “谁有医学?”奥黛莉娜惊叫,“梅丽,你是不是有医学?快看看唐纳绲先生。”

      梅丽走过去,但唐纳死死地捂住疮口,就在这时,兰斯过来用力씚掰开唐纳的手,ᄎ他和唐纳过了一个力量对抗,成功地让唐纳撒手。

      纱布撕开,疮口出淌出了浓绿『色』的『液』体,那些『液』体像是活的,在唐纳的皮肤上蠕动着。 꾋

      那摊粘『液』突然翻出苍白的宛若脓『液』一ࡘ样不定型的眼睛,过于外凸的⦶漆舭黑眼珠䶮直直瞪向驑他们,在梅丽看清那玩意之前,眼睛被人飞快捂住,他闻到熟ﺕ悉的草木清香,是今天早晨在溶洞之中帮他压下恶ﰮ臭的气息。

      他被向后扯入一个㻅宽阔的怀抱,低沉的呼吸声响在耳畔。

      等反应过来之后,他发现,其他雒几个人被吓得脸『色』煞白,兰斯一手揽着自己,另一只手卷起纱布压在唐纳的疮口处,흹痛得唐纳发出杀猪般的惨叫✐。

      脑海里响起指引者的声音:“看到脓疮的布莱恩、卡尔文和奥黛莉娜进行san-check,成功减1d6,失败减1d10。”

      三人:“!!犇!”

      这个检定值将意味着他们大概率疯狂!

      䃾 指引者的声音还在接连不断地在给予他첗们启示:“受到惊吓的梅丽也需要过一个san-check蛪,成功减1,失败减1d6⵶。”

      “没看到这场面的唐纳虽然免于理智检定,但由于疮口ﲰ破裂造成了伤害,投1d6点减少血量。”

      “触『摸』到脓『液』的兰斯,因为你戴着手套,先过个幸运。”

      所有人手腕上的骰子痣都按照指引者的启示在同一时间完成检定。

      卡尔文损失5点san值,又过㎶了智力检定,陷入临时疯狂,他投掷疯狂表现—䚶—9恐惧,随폍后投1d100决定蚤恐惧对象,他投出了对称恐惧症。

      卡尔文:“……”

      kp:“你即将对所凇有对称的东西感到恐惧,需要提醒你的是,你本身的强迫症会让你渴望将东西摆放整齐,最好是调整成对称的。”

      卡尔文:“…………”

      kp:“希望你能在两者之间找到一个完美的平衡。”

      奥黛莉娜很幸运,只损失了1点理智值;而布莱恩虽然损失了7点,但他智力检定没过,这让他没法理解发生了什么暂且将脑海内疯狂的想法压制住了,ण进入疯狂潜伏阶段。

      梅丽成功,只减去1点。

      唐纳失去븵5点体力。

      碂 兰斯直接挂在第一个需要检定的幸运上。

      兰蝭斯:“……”

      梅丽:“……”

      没有防备,青『色』的鱼鳞从兰斯的脖子后快速攀爬过来,延伸到了他的下巴,一路蔓ₑ延到嘴角,这让他看起来像是个还未蜕化完全的鱼人。 ﳵ

      粘『液』竟然诡异地从布料的间隙中渗ㅲ透进去,迅速腐蚀手套,兰斯暴『露』出来的皮肤发出焦糊的味道。

      梅丽快速抽出工具袋里的刀片,抓住兰斯的手腕。

      兰斯脸『䌗色』一变。

      指引者惊魂不定:“……你要干嘛?!”

      梅丽:“我要把它剃下去,过急救和幸运。”

      指引者沉默了一ꢞ下,说:“那你先过个困难的急救,再过个困难的幸运。”

      梅丽手腕上的骰子转动了两次,两次检定全部通过。

      指引者:“……”卧槽。

      ⃈粘『液』:“……”

      他灵活地把弄纤薄的刀片,将那团恶心人的黏『液』从兰斯手腕上剔除了下来。

      兰斯一开始还有些抗拒,但身体没有预期䪘之中的反应,他疑『惑』地看着自己的手臂,又看向神『色』认真的少女。

      他赤『色』的眸子里映出少女火红的长发鷽,这一刻,兰斯伸出手,轻轻地触『摸』摀上梅丽的脸颊。

      带着小心翼翼与试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