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观看视频包含海外Y视频

      我是一个杀手。

      更准确的说法,我是一名刃暗堂平远城分部银牌杀手。

      加入刃暗堂,并不是我自愿的。

      而是我没得选择。

      我是一个孤儿,自小被刃暗堂收养,我也不知道怎么就被收养了。

      跟我一样被收养的孤儿很多,我们被送到一个叫杀手训练营的地方,进行暗杀方面的训练。

      当然,也修炼功法。

      这次训练一直持续了五年。

      五年中,很多同伴都离我而去。

      其中包括受伤死去,过度劳累死去,自杀,他杀。

      有的同伴发疯了,还有的被判定为不合格,都被淘汰了。

      那些淘汰者,我就再也没见过他们。

      最后可以成为一名合格杀手的,不到当初的一成。

      而我,就是其中一个。

      我能够脱颖而出,是我够专一。

      那些同伴什么都想练,结果什么都不强。

      而我,只会一种武器,就是匕首。

      在训练营里,玩匕首,我是第一。

      我不用比别人强,我只要玩匕首比谁玩匕首都强。

      所以,我留到最后。

      这算不算是一种幸运,我一直都还没想清楚这个问题。

      我现在每天睡前一定要做一件事,就是虔诚祈祷。

      祈祷那些死去的同伴能投个好胎,祈祷那些被淘汰的同伴能有个好生活。

      因为,我是一名善良的杀手。

      从我姓名就知道。

      我叫郝善良。

      要说我样貌,谁见了我都知道我是个老实疙瘩。

      姓名和样貌,是我父母给我留下的全部遗产,我一定要发扬光大,成为一个真正的善良之人。

      这已经成为我人生的意义所在。

      我自从训练营结束训练后,就被送到平远城,成为刃暗堂分部的一名木牌杀手,开始了杀手职业生涯。

      别以为我成为一名杀手,就是个行恶之人。

      我开始也以为自己将要成为一个人憎鬼厌的恶徒,已经准备好了自裁之刃,想以命殉善。

      好在进入刃暗堂分部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学习刃暗堂的纲领:一个行事宗旨和三个行事原则。

      行事宗旨:

      收富人钱财,帮世人除恶。

      三个行事原则:

      不杀没武力之人;

      不杀无恶行之人;

      不杀怀孕之妇人。

      分部负责人让我们一句一句跟他宣读,就好像是誓言一样。

      读完一遍,我感觉我的情操升华了。

      但我还有疑惑,就向分部负责人提问:“我们杀人是善还是恶?”

      分部负责人告诉我:“除恶就是行善。”

      我在训练营的时候,一直要坚守有一个原则:坚决服从上级命令。

      所以,我接受了这个解释,我也放心了,我以后就是一个真正的行善之人。

      刃暗堂分部的杀手从上到下分三个等级:

      银牌杀手;

      铜排杀手;

      铁牌杀手;

      而我是一名木牌杀手,不在等级之内。

      还有个刃暗堂分部负责人,也不在等级之内,不过大家都是听按他安排行事。

      不听他话的,已经消失了。

      所谓木牌杀手,就是还没转正的杀手,又叫炮灰杀手。

      其实转正很简单,就是执行一次任务,完成了就转正,成为铁牌杀手。

      没有完成怎么办?

      凉拌!

      我们怎么会有完成不了任务的杀手呢?

      完成不了任务的杀手都死了,坟头都没有一个。

      死人不能成为杀手。

      所以说,木牌杀手又叫炮灰杀手。

      跟我一起被送到平远城的有十个木牌杀手。

      开始逐个执行任务,最后只剩下四人成为铁牌杀手。

      我执行的第一次任务,是去杀一个炼体境第三层恶徒。

      我怎么知道他是恶徒?

      因为负责人给了我他的资料。

      当然,真假无法考证。

      我现在还记得很清楚,因为这是我第一次行善:

      姓名:羌江凡

      住址:平远城西城区铜锣马路古井胡同第三进。

      境界:炼体境第三层

      恶行:强奸老妇致死

      时间:三天

      酬金:十金币

      解释一下,酬金是完成任务后杀手的酬劳,一般是买命人支付总数的一成。

      而那时我的修为是炼体境第二层。

      我当时接到这个任务的时候,心跳得很厉害,手脚发冷,实力差距很大啊。

      可是,我不去不行,刃暗堂从来没有杀手敢不去执行任务的。

      在执行任务中逃跑?

      可以。

      没人会追杀。

      因为逃跑的人最多只有十天可活。

      而且死得很惨。

      这是我后来亲眼看到的,一位同僚,因为没有按时完成任务而逃跑,十天后他用手指把全身皮肉撕烂血尽身亡。

      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我们在训练营结束那天就吃了一颗毒丸,我们每隔十天要服用一颗药丸缓解毒性。

      继续说我第一次执行任务。

      我用了一天了解他的生活习惯,用了一天勘察地形熟悉环境。

      第三天,再不动手我就不能成为杀手了。

      我可是很珍惜杀手这个职业,我要行善。

      结果,出意外了,我提前藏身在他床底下,他那天晚上居然没有回家。

      我那时可是全身再次发凉,接着冰冷彻骨。

      距离任务终止只有三个时辰了。

      我只能双脚如轮转,把他可能去的地方都找了。

      任务结束只剩下不到半个时辰,我在一个酒肆里找到他,他赌钱赢了,在这里喝个烂醉,已经躺了老半天,害得老板无法打烊,老板正想找人把他弄走。

      我是个善良人,把他家地址跟老板一说,老板还谢了我,要送我一碗酒喝。

      我肯定不会接受,义正辞严的拒绝了。

      杀手执行任务时怎能喝酒!

      当然这话我不会对老板说。

      这次任务,让我对杀手这个职业有了更深刻的了解。

      杀手,是门技术活,意外,意外的意外随时会到来,你不知道哪次任务它们会不会接踵而来。

      杀手执行任务时,要有坚忍不拔的信念,要能排除万难,要勇于面对意外。

      最重要的一点,要看命!

      任你身怀千般武艺,做好万般准备,结果,在执行任务期间找不到杀手,或者你要出手的时候憋不住拉肚子,或者你偷袭的时候才发现蹲太久脚抽筋了,一样要完蛋。

      自从父母丢下我死去那天起,我的命一直都很好。

      被收养,被训练,安排工作,执行行善之事。

      从我换上铁牌,就风雨无阻的开始了行善之路。

      在平远城刃暗堂分部,我的同期全死光了,铜牌杀手银牌杀手都死的差不多了,负责人也换了两个。

      而我,成了银牌杀手。

      平远城刃暗堂只有两名银牌杀手。

      不是我本领高,而是我命好,把一名银牌杀手熬死了。

      其他接班人又没有我资格老。

      可是,随着对刃暗堂的了解加深,我迷失了。

      我真的是在行善吗?

      除了“不杀怀孕之妇女”这点贯彻的比较彻底,其他两点就难说了。

      不杀没无武力之人:

      这世间有多少是没武力之人的?

      这不就等于人人可杀了?

      不杀无恶行之人:

      那什么才算无恶行?

      抢小朋友糖葫芦,调戏青楼女子,别人吃饭你放屁……

      这些算不算恶行?

      除了我这个善良之人,这世间还有几人是无恶行的?

      标准是什么?

      这不全是负责人说了算吗?

      说白了就是:拿富人的钱,帮富人杀人!

      有争议,加钱!

      争议自然就没了。

      我不敢问。

      因为负责人说了,不能对自己的职业抱有怀疑态度。

      曾经就有个同僚,他对负责人的话抱有怀疑态度,之后他就从杀手这个行业消失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