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战争幻想>

      䘆西湖城公司的第二届股东大会完满结束。 뫩 䯋 该会륕议确定了几个议题,几个议题成文变成工作任务落实了下来。

      西湖城公司总经理叫姜汝成,原本是一个蜚㭓声汴京的干人。

      所谓干人便是后世的职业经纪人。

      姜汝成原本是店宅쌆务负责商务运营的总负责人똕。

      店宅务是官方的廉租쇶房机构,也算是央企房地产公司。

      姜汝成皈从店宅务被挖到西湖城项目来,也算是从央企到民企的转变。

      至于姜믅汝成为ӓ什么愿意从旱涝保收的央企转到民鰃企,一个原因是因为有贵人打了៷招呼,另一个原因自然是因为西湖城公司给了高额的薪͈金。

      䌠 玭姜汝成原本在店宅务年薪不过几百贯,虽然也算是高薪工作了,但西湖城公司却是上浮了200%的薪水,也怪不得他心动了。

      若没有这么多的薪水,即便是贵人打招呼,他也未必会过来。

      不过西湖城本身的项目也足够吸引곂人。

      首期一百万贯的投入,二期可能飙洘升到千ᐳ万贯的投入,፞这对于一个职业经纪人来说,也是一ࡎ个杕非常有吸引力的工作。

      姜汝成的薪酬几乎슍相当于朝廷顶级高官的收入,算是宋朝最顶级的打릹工人了,但他也值得这一份薪水。

      西湖城项目从打地基到现在基本成型,沁他功不可没。

      对于西湖城这样庞大的项目,可不仅仅是砸钱就能够砸出来的뷍,这里面涉及的庞大工程管理工作,可不是一猎般人能够胜任的。

      也就是在ꋛ中国这样本身就具备大有大型工程基因的国度里,才有可能在短时间里造就这样的奇迹。 杸

      ⟄ 姜汝成有大局观也有人脉弎,윁欧㸡阳辩给的只是一份类似效果图的策划书,这样的一份策划书其实也就是一个蓝图鮜而已,想要将它变成现实,这里面的难度超乎常人㛭的想象。

      溭姜汝成借助他原本的₃人脉,从三司里顰面挖了几个资深设计师出来,才算是将这份쉩蓝图变成뵕了现实。

      只有经历过国家级别大工程的设计师,才能够真正将西湖城的蓝图变成施工图,指导施工人员的工作。

      姜汝成这一年多的时间里,算是呕心沥血一般,将ꨂ整个庞大的工程梳理出眉目来。

      如今第一阶段的工程总算是差不多到了尾声了,接下来镄的꫖工作就是做삪第一阶段的收尾就好了。

      他正想好好地歇一歇,没想到四月份没过几天,任务就来了。

      姜汝成看完董事ܿ会下发的任㚤务书,顿时气得差点跳了起来。

      뼡  嶆橦“真是乱弹琴!这帮人到底廃是怎么想的,如此匆忙的上马项目,交出去ࣻ的就只是一个陛粗制滥造୔的项目,会败坏名声的,一堥天天的就知盯着那点钱,特么的!”

      姜汝成在办公室里大发雷霆。

      他的副手赶紧劝道:“姜总,小声点,这可是董事会的行文,要是被人听到了,打小报告到董事会上去,我怕ჴ到时候项目就要被摘了果子了。”

      姜汝成心头一凛。

      这个还真的是要谨慎一些,觊觎他这个位置的人可不少。

      ⎰虽然说蹨他来上飗任是董事会推荐出来的,也有贵人替他发声,他才到来的,但其他的人也有不低的呼声。

      西湖城可能是国朝立国以来最大的民间工程了,甚至和国家工程相比也是不遑多难让了,若是加上规划中的二期工程,那可是国朝的最大工程了。

      这么大的工קּ程,对于每一个雄心勃勃的干人来说,都是一种莫大的诱惑。

      他之前的矜持,不过是自抬身릈价罢了,这只是一种讨价还价的手段而已,并不是他看不上셦这个职位。

      他的资历Ⲷ是足够的好,但汴킼京城之大,能够和他相提并论的賣不下十个人,这还是占了▸他在店宅务这ႊ个平台的光。

      副手见姜汝成冷静下来颣,也是暗眡暗舒了一口气桕。

      他是姜汝成带进西湖城的,自然是姜汝成这条线的人,若是姜汝成触怒董事会被撤职,那么他即便没有䤴第一时间被清理出去,后来的领导也会逐步清理的。

      姜汝成仔细地研究了一下任务,不由得有些奇怪:“这不对啊,这么大的项目,徐徐图之才是正道,根本没有必要这么着急营业啊。

      这么着急的话,很多细节根本就做不好,西湖城的规划是做一个大型商业综合体精品,这么搞的话,梥和城内的水平也高不了哪里去的啊!” 娗 ꃋ 姜汝成陷入了沉思。

      这是怎맢么回事呢,难道是有些小人在进谗言?

      很有可能!

      姜蓹汝成心生警惕。

      他是央企出来的,天生对内斗븋敏感,若炫他没有这份敏感,在央企内也做不到那么高的位置。

      他敲了敲桌子,沉思了一会问道:“最近有什么消息吗?”ଃ

      副手小心翼翼道㨖:“您指的是哪方⶛面?”

      姜汝成ᆓ不满地横了他掦一眼。

      副手一个机灵:“你㺏是指这份任务书的缘由?”

      姜汝成点点头:“我想知道背后有没有人在搞鬼。”

      탌 䙡副手谨慎地说태道:“这个我倒是不知道,不过有䧻一个消息,这是欧阳董事长召开쟒的会议,具体的消息并不清楚,只有与会的股东才知道。”

      姜汝成眉头一皱:“那个小孩子?”

      副手紧张道:“姜总!”

      ∼ 姜汝成挥挥手笑道:“那么紧张作甚,不就是一个小୩孩子么,还不是那些贵人推出来的傀儡,若非如此,一个十䞘岁的稚童能够撬动这么多的킩资金,掌管这么大的一家公司?”

      “可我听说……”副手道。

      ퟋ姜汝成呵呵一笑:“商业可不是吟诗作对,ಯ这是一项专业到了极致的行当,需要的是经验、魄力和敏感,一个小孩能够做什么?

      䳻 所谓盛传的冰室、东西烧、澄园这些产业,ꍻ不过是有干人在运作,他……呵呵,不过是挂个名头而已。વ”

      副手舒了一口气:“姜总您说得是,其实我也不太相信的,那这个事情咱们应该如何做?”

      땣姜汝成想了想道:“我还ឱ是去拜会老朋友,你뮤帮我准备Ⲯ点礼品。”

      副手赶紧点点头:“好的,我让老陈那边准备好马车。”

      姜汝绦成点点头陷入了沉思。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