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历史军事>

      方兴既然有意朝风水这方面发展,那风水之道是早晚要学习的。

      不提什么让别人给自己打ﰹ工,探索跘风水宝地的精髓就在于寻龙点穴,方䩑兴可不想一直和低级探宝任务为伍。

      在没有修习风水之道门路的情况下,想要瓹一窥其中的奥秘,方兴也只能从风水罗盘内置法门入手了。

      就这样,方兴完全没有去看投影上。

      ⊏关于各个罗盘的复杂参数,单纯只看罗盘是否有内置法门。

      凡是没有内置法门的风水罗盘,方兴看都不看,直接就将之排除掉了。

      这种筛选方式简单粗暴,不过效率却是真的高。

      原本展台上各式各样的风水罗盘,经过方兴这么一筛,直接排除了一大半。

      再加上辅助法门当૏中,大部分都是内置了五针法的入门罗盘。

      把这些再去掉,最终符合这㬺一条件的,只剩下两个罗盘了。

      其中一个风水罗盘的内置法门名为三针法,这是五针法的进阶版。

      只需要利用三根指针,就能够定位风水宝地。

      控制指针的数量减少,单位时间内的操作量降低,惑探索速度自然也会随之提高。

      三针法无疑是比五针法,更为优秀的探索法门。

      ᷐不过,方兴对于三针法的需求并不兺迫切。

      五针法虽然要多操纵两根指针移动,但是方兴却不觉得䮸有多麻烦。

      毕竟,在自我天赋的作用下。

      方兴操纵罗盘指针,就和控制自己的手脚一㠨样轻松。

      三根指针亦或者五根指针,对于他人而言差异很大。

      但放在方兴这里,差别小到可以忽略不计。

      䮭 甚至,五根指针叠加所产生的探索力场强度更高,这对于探索还更有利一些。

      一念及此,方兴略过了这柊块风水罗盘,向着另外一块看去。

      这块风水罗盘的内置法门名为青囊术,这个名字方兴没有听说过。

      问过旁边的唐晓峰,他也同样摇了摇头。

      方兴见状,反而起了拿下这风水罗盘的念头。

      毕竟,知道的人少就意味着稀有。

      像五针法这样的法门,方兴和唐晓峰两个门外汉都对它有所耳闻。

      所以,这里出售的罗盘当中。

      内置法门九成都是五针法这种普通货色,而青囊术和三针法都只有一丅件。

      虽然心中已经有了倾向,但是方兴却没有马쑃上定夺。

      本着货比三家的心态,쐆在唐晓峰的带领下。

      方兴又㻻看了另外两处,专门出售风水罗盘的展台。

      果然,这后面的两家也是一样,罗盘内置法门绝大多数都是五针法。

      虽然后两家内置三针法的罗盘数量多了一些,但是内置青囊术的罗盘却一个都没有。

      看过这些之后,方兴心中就已经做出了选择。

      两人重新回到最开始的展台,方兴在投影上选择了那块带有青囊术的罗盘。枈

      看着三百良币的售价,方兴狠狠心点击了购买。

      不错,良币就是这个世界所使用的货币。

      以方Ꝅ兴这个外来者的繨视角进行解释,良币就是以区块链为核心,所产生了一种虚拟货币。

      只不过,构成这条区块链的过程,还要加上灵气这一环。

      因为쬕灵气在进入每个人的身体之后,都会出现独一无二的细微差异。

      这是最佳的不可伪造证明,也是这个世界独一搌无二货币体系的基石。

      只见ﲖ,方兴取下脖子上的铭牌。 ⯪

      然后将铭牌按入了,展台上方的一个凹槽之内。

      在方兴将体内灵气注入铭牌之后,展台上方的投影同步显示扣除三百良币。

      紧接着,在一阵荆轮的哒哒声中。

      ﱔ圆形展台的基座,好像抽屉一样打开了其中的一层。

      而在那抽屉之中,正放着方兴刚刚所购买的风水罗솸盘。

      方兴见状,直接将风水罗盘取了出賍来,至此交易完成。

      看着手里的风水罗盘,方兴켣不禁有些肉疼。

      쩝这虽然算不上冲动消费똊,但是三百良币对于方兴来说,还是有些超支了。

      ň

      就在方兴感叹䕭着钱不禁花的时候,一旁的唐晓峰开口说道:

      “对了,方兴。

      䉧 今天是缴纳功法月租的时候,过了今天可是会产生滞纳金的。

      我待会准备去大厅缴费,你要和我一起么。”

      唐晓峰的话让方兴身上的肉,又开始疼了起来。

      原来,每个修士在最初选择派系的时候,各个派系都会免费赠送身份铭牌和功法。

      然而,比较坑的地方在于。

      免费的只有第一个月而已,后续功法是需要按月付费的。

      如果没有按时缴费,不仅会产生高额的滞纳金。

      而且,还会影响到所在派系的内部评价。

      评价降低除了功法月租会提高以外,还有可能从月租变成日租,甚至是按功法使用次数计费。

      这还不是最严重的,如果评分被扣完,所在派系将不再提供功法租赁服务。

      失͕去了修炼功法,那修士的进阶之路就会受到极大的阻碍。

      混到那一步,可能真的只有改换门庭了。

      然Ձ而各个派系基本都是功法ࢾ月租模式,到了别家还是一样要按月付费。 袶

      简而言之,想要在派系里安安生生的混下去,按月缴纳功法月租是必不可少的熣。

      方兴知道这一点,要不然也不쉛会将体内的生物钟拨到今天,用来提醒自己。

      知道躲不过去,方兴有气无力的对唐晓峰说道fi:

      “去,我和你一起。”

      派系的缴费大厅就和行栈一样遍布各地,方兴和唐晓峰出了黑市,很快就来到了地方。

      反正无论伸头还是缩头,这一刀都避不过。

      方兴直接拿着铭牌,麻利的在移动缴费窗口,把这第一个月的功法月租给缴了。

      看着扣除五十良币之后,账面所展示的赇那个刺眼的零。윓

      方兴知道自己这个打工人,以后要好好工作了,不然可能连功法月租都缴不起。

      缴完费用之后,方兴辞别唐晓峰径直返回了租住的房子。

      返回房间之后,方兴直接拿出了刚买回来的那块风水罗盘。

      从罗盘底座上抽出了用于连灂接的人造神经束,方兴将接头对准了后颈上的插口。

      人造神经束锐利的尖端,直接刺破了之前后颈上的那层角质,进入了方兴的体䋮内。

      不过,这一次嵆方兴并没有感觉㚐到疼痛。

      方兴对此颇感欣慰,直叹有脑机接口的灵根果然是个好文明,以后自己也能少糟点罪輳。

      连接完成的瞬间,方兴的眼前投射出了。

      与之前使用风水罗盘时,十分相似的屏幕。

      唯一明显的区别就是,屏幕上的五针法按钮,变成了奩青囊术。

      并且,那青囊术的按钮变成了灰色,这很明显是不可用的标志。

      要鰛是其他人和方兴一样,是冲着青囊术这个法门去买的罗盘,那这会儿恐怕得哭出来了。

      不过,方兴却不在意这些。

      有自我天赋加持,嵞区区禁用手段根本拦不住方兴。

      果然,随着方兴一眨眼睛。

      䵕代表着罗盘核心的魔方,再度出现在了方兴的面前。

      与上次不同的是,这次魔方之上缠绕着一层带有符纹的金色禁制。

      方兴见状,直接伸手轻轻一扯,那代表禁制的符뎍纹瞬间就脱落了。

      只要连接到方兴的身上,在自ㄣ我天赋的作用下nj,哪怕禁制也属于方兴自我的一部分。

      这种状态下,任何形式的阻碍都是起不了作用的。

      随着方兴用手指在魔方一角轻轻一拨,整个魔方快速转动了起来。

      不过片刻폲功ប夫,魔骟方拼合完成。

      名为青囊术的法门,也出现在了方兴的脑海当中。

      在得到青囊术的一瞬间,方兴便明白了这篇法门的要义。

      让方兴没想뮀到的是,这青囊术不是风水宝地的探索法门,而是一部风水之道的正统传承。

      这真是打瞌睡有人递枕头,方兴正想要走上探宝这条꿔路,就得到了相关传承。

      然而,此时方兴的脸上却丝毫看不出傒喜色。

      三年的摸爬滚打,让方兴时刻保持了一种警惕。

      看到这青囊术,方兴马上就开始猜测起了,这风水罗盘的来源。

      方兴觉得这风水罗盘,八成是一名门윮派出身的修士的。

      ᲀ 毕竟,像青囊术这样完整的风水传承。

      也只有传承久远的门派,才更有可能持有。

      而黑市货物大多来路不正,这块罗盘很可能是,那名门派修士在探索风水宝地的时候,被人在野外干掉了。

      而他身上的东西,则辗转炏流入了黑市,最后被方兴相中并买了下来。

      也就是说,缠绕在风水罗盘核ꃒ心上咅的禁制,并不是黑市方面所施加上去的。 贇

      原本方兴以为,那禁制是黑市方面怕后续招惹麻烦,所以才刻意加上的。

      现在看来,那禁制很有可能是遇害修士所在的筣门派。

      在察觉到门下掍弟子遭遇不测,为防传承泄露,才加上了那么一道禁制么。

      惦 而麻烦的是,方兴刚刚动用自我天赋,把那道禁制给撕了。

      预感到可能存在的危机,方兴直接动用自我天赋,将原本撕下的禁制又重新复原了。

      虽然不懂这禁制背后的原理,但⌊是方兴可以保证,这禁制和自己撕毁之前一模一样的。

      然而,这并不能让方兴彻底安心。

      因为还存在一种可能,那就是在自己撕毁禁制的一瞬间。

      那布下禁制的门派,就已经感应并定位到了自己的位置。

      门派视传承如生命,是绝对不会覜坐视青囊术外流的。

      这意味着如果那个门派真的找上门来,方兴将青囊术还给对方,对方也不会感激方兴的。

      为防传承外泄,对方很可能会直接要了自己的命。

      想到这里方兴就有些不淡ᚻ定了,没想到捡漏还捡出来了个大麻烦。

      不过,方兴对买下这带有青囊术的搑罗盘并不后悔◣。

      毕竟,在这个修炼功法都需要按月付费的世界。

      一份没有附加条件的传承,实在是太难得了。

      有这样的好事,哪怕承担些风险,方兴也心甘情愿。

      更何况,以上这些还只是方兴自己的䰊推测。

      觾 也有῎可能那门派根本没注意到,方兴将风水罗盘上的禁制撕开了。

      不过不管怎么样,既然存在殃及自身的可能性,方兴就不会视而不见。

      瞬间方兴就做出了决定,珉要暂时离开制天城避避风头。

      等过上一段时间,隐患彻底消除了,再回来也不迟。

      如果是在成为修士之前,方兴大可以直接去往城外的戈壁,在那里蹲上一段时间。

      反正那地头方兴生活了三年,知道为数不少的藏身地。

      不过,成为修士之后,就不能再往野外跑了。

      毕竟,修炼功法需要按숃月续费,而方兴现在身上一根毛都没有。

      去野外待时间长了,错过了缴费时限,那就等着付高额的滞纳金吧。

      所以,哪怕是跑路,也不能耽误㧸挣钱。

      说起挣钱,方兴马❉上就想到了行栈。

      之前,方兴记得在挑选任务的时候,曾经看到过一个홰护送任务。

      当时,方兴觉得护送任务又臭又长,是属于性价比较低的任务。

      然而,到了需要跑路的时候,这种护送任务又┒成了方兴心中的首选。

      去往其他城市避难的途中,还能把钱挣了,何乐而不为呢。

      鍘护送任务不像其他任务存在竞争者,如果招募的人员满了,就再也接不到了。

      未免之前的护送任务满员,方兴直接离开住处去往了行倿栈。

      来到行栈ﻺ之后,方兴马上让接线员检索了任务。

      幸好那任务还在嫺,任务招募五圅名筑体期修士,现在登记的只有两个人。

      方兴见此,顺手将之前寻宝任务报了个失败。

      原本提前交付的一百良币攓押金,直接被扣的只汗剩下了一半。

      好在护送任务属于ᶴ多人任务,押金比例也随之减少,五十良币足够了。

      룀 接下这护送任务之后,方兴ས才算安下心来。

      接下来,只需要耐心等待任务开始就可以了。

      五个人都已经招募过半了,剩下两人想来也用不了多少时间。

      制天城这里没有什么值得方兴留恋的,方兴留有最多记忆的是外面的戈壁,而不是城里。

      这座城里待久了,方兴感觉到的只有压抑磔。

      不过话虽如此,方兴还是在第一时间想到了唐晓峰。

      唐㵸晓峰为人不错,既然选择要走。挽

      那也不好一声不吭的离开,怎么说也要在走之前打声招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