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式桌球表演

      顾希之详细的给刘沛然讲述了一下先天的常识。

      所谓先天,就是将体内真气反复凝练,凝实到一定程度䵎,做到外放。以最基础的吐纳法功藙力为基准,一甲子的功力为一重天,每多一甲子的功力增加一重꾅天,九重天Ἁ为圆满。

      相传饅先天圆췿满的强者,可以引动天地异象,呼风唤雨,被称为陆地神仙。

      刘沛然却觉得有点不对劲,呼风唤雨,你确定这是高武?不是修真?

      不过刘沛然算了一下,如果是以简单的吐纳法为基准的话,他八卦掌的内力是7끇4年,奇才三门刀的内力是69年,两⑂仪剑法的内力是65年,反两仪刀法的内力是64年,小无相功的内力是62年,四象掌、降龙十八掌的内力加起来是68年,曹全碑、㟱庖丁刀法、з一阳指的内力加起来是90年……

      这些内力加起来就足足八个甲子的功力,这要是折算成基本吐纳法,肯定超过九甲子。

      那峸自己岂不是先伜天九重了?

      看来《易经》的先天算法和这个世界的算法并不一瓍样。

      他感觉自己体内的功力应该只有两甲子多一点,阳气一甲子多,阴气一甲子多,应该只是先天二重而已。

      吕太白是先蓢天二重,杨似道是先天三重,张万金和盖世洪都是先天五重。

      能够战胜他们,说明自己的实力差不多相当于先天六七重ј……

      算来算去,结果却是一笔糊涂账。

      刘圐沛然也懒得再算了,反正也算不清楚,还不如办点正事呢!

      和顾希之告别,刘沛然返回石室。돌

      “收拾东西,我们下山。罕”

      绿绮惊讶的看着刘沛然,“先生,我能下山了?”

      刘潖沛然点头,“我已经把ᚴ你的卖身契要回来了。”

      “可是,还有周星河……”

      “周星河要是还敢惹事,自然有人收拾他。”

      周星河要是奔敢找刘沛然일的麻烦,都不用刘沛然自己出手,周将军会收拾他。得罪一个先天,就是周将军也承受不起。

      更何况,刘沛然还打败了他师父쵣杨似道。

      绿绮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她对刘沛然的话非常信任。

      靯“我这就收拾东西。”

      绿绮的动作很快,显然她也不想呆在这个荒山野岭当中。虽然在这里能够和刘沛然朝夕相处,可是除此之外实在太无聊了。她今年不过才十六岁关,正是玩心重的时候。

      ൧以前在清香阁,学习琴棋书画,磨掉了她不少童心。但是上山之后蔀,她的童心又慢慢被唤醒了,又怎么能够耐得住这山上的苦Ѫ寒呢?

      至于王宝钏苦守寒窑十八年的决心,早媧就被她핐抛到了九霄云外。ࡘ

      脚踩凌波微步,两人一路直奔山下ዠ。回到了刘家,父母和大哥看到绿绮,都纳闷不已。

      刘沛然在山上抄书,怎么带回来了一个女人?

      ⷳ“小女子穨绿绮객,见窺过刘菄老爷、刘퓷夫人和大公子!”

      绿绮礼数得当,让刘父刘母很满意ﺲ,一看就是个有教养的女孩子。而且看上去뻮古灵精怪的,挺招人喜欢。

      “绿绮?”刘德然却蹦了起来,“你真的是绿绮?” 탦 亃“正是小女ꡲ子!”绿绮好奇的看着刘德然,不知道他这是怎么了。

      “你又犯什么混?”刘父皱眉问道。

      “爹!恕绿绮啊!她是前段时间清香阁走失቟的花魁。”刘德然提醒道。

      刘父听到这话,顿时豀皱眉,“你真是清香阁的绿绮?”

      绿绮尴尬的点头,“我以前的毯确在清香阁。” 팦 腤

      刘母皱眉,“清香阁就是城里有名䈛的那个勾栏场所?”

      “这不是重点!”刘父说道:“重点是将军䶜府和巡查司都在找她,要是他们知道了,咱们家可没有好日子过了!”

      “这可怎么办?”刘母也慌了。

      襟刘沛然这乹时候说道:“爹、娘,绿绮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以后不会有人再找她了。”

      죎“真的?”刘父不敢相信,又向刘沛然确认。看䫊到刘沛然点头,这才放心,“那就好!那就好!”

      刘母却不满意了,“好什么好?不管怎么说我们家也是大户人家,带回来一个勾栏女子成何体统?”

      ࿁ 刘德然酇说道:“娘,绿绮可不是一钥般싄的勾栏女子,她是清倌人,很多文士都仰慕他。她要是嫁给二弟,我䜱们家在天元城的地位可就不得了了!”

      “胡闹!”刘母不满的说道:“就算是清倌人也不行。”뒖

      刘父却说道:庣“明媒正娶自然不行,但是当个小妾还是没有问题的。”

      “那也不行!”

      훝  “沛然以后想要走官路,就要先进入文士的圈子。纳了绿绮当玖妾,就等于半只脚进入了文士的圈子,对他的发展有好处。”

      听了这话,刘母才没有反对。看着绿绮벗,“以后进入了我们刘家,就要本分,不然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

      刘沛㏹然都傻了,“爹、娘,我没Ꝟ说ብ要娶妻啊!”

      绿绮连忙拉쁸了刘沛然一ꤽ把,对刘父刘母行礼,“绿绮省得,以后我一定会好好伺候先生。”

      刘沛然诧짆异﮾的看着绿绮,却发现她满脸笑意栅的看着自己。┝

      这丫头竟然真想嫁给他,为此都能忍受他友父母的羞辱。这份情谊,让刘沛然很感动,从来没有一个女人会为他这么做。

      刘德然笑着跑过ὸ来,一边拍着℺刘沛然的肩膀,一边说道:“二弟,还是你厉害。当初我只是和你开玩笑,没想到你真将绿绮带回来了。”

      嘘 刘沛然给了他一个白眼,要不是你,怎么쬻会出现这么多事情?

      刘욯德然没有拉着他去清香阁,他和杨嗣荣홹关系也不会一下子进那么多,杨嗣荣也不会把绿绮捡回来,就更不会有后렌面的那些事情。

      虽然刘㮯德然算是他፫和绿绮的媒人,但是他可不会Ն感谢譃他。

      ☬ 只求以后刘德然少给自己惹事情。

      “行了!让下面准备一下,就近挑选一个彩良辰吉日,把婚事给办了吧!”

      “我这就去뻽安排!”刘德然领命ሖ,直接跑出了大堂,找管家去挑选日子了。

      纳妾不是什么大事,也不需要风光,只是装扮的喜庆一些,然后摆上几桌酒席,让家里人大吃一䱜顿,连亲朋都没有邀焢请。 찿

      如此简陋的婚礼让쏍刘沛然都心中惭愧,但咗是绿绮却喜潬滋滋的。虽然遗憾没有ꡆ明媒正娶,但是只要能够刘沛然在一起,她就很高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