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爱色吧

      ᦂ“可以了,和我去地墓吧。”白鸾从段兴文右侧的林里走出来说道。

      段兴文目瞪口呆地看着白鸾说道:“那些魔导师呢??”

      “全杀了,后面尸体的处理还得靠你们来才行。”白鸾淡淡地说道,➵好像他只是捏死了几只瑆蚂蚁一样。

      看着面无表情的白鸾,壶段兴文甚至想直接跪下拜师,但他只能ꋢ抑制住自己内心的冲动。

      这很正常,任谁遇上绝对溋的强者,内心要么是恐惧胆怯擯,要么就是崇拜洶敬畏,段兴文显然是后ꈠ者。

      看着白鸾已经起身走去的背影夠,段체兴文赶紧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跟了上去。

      郊外老屋 簶

      一辆宝马和一辆路虎一前一后地停在了老屋外面㬓,门外一左一右,正是将张婉与张茹绑走的大虎和二虎两兄弟,时不时斜视偷窥屋里的情形。

      “李贺,你要的那个,哥哥不碰你的,但你鬩要记住哥今天对딍你的好啊。”昆涛拍了拍李贺的肩膀,转过身大声说道:“你们渂3个今晚也有份틁,等下我这个你们自己安排,做完给我处理干净了,你给我把视频拍好,要是᫇像上次那样录得不清楚,别怪我下手狠,知道了吗!”

      “遃是!”三人同时应答到,屋里摄影的正是昆涛的司机。

      说完,李贺正准备上手,昆涛又把他拦住说道:“诶,兄弟,急什么。这里荒无人烟的,一会儿等她醒了,你再弄岂不是更有乐趣?听我的,我经验多。”

      “诶是是。还是昆哥懂,我听昆哥的。”李贺点头哈腰地说道。

      看着低三下四的李贺,昆涛露出了一抹不屑的笑容,心想武都第一的李家也不过如此啊,一个女人就能把他勾成这样,果然还是这第一的排名,只有给他昆家才是实至名归。

      햤神农架

      白鸾带着段兴文,只能将速度放慢下来,足足过了10分钟,才感到了地墓的位置。

      “前辈,我们要怎ѫ么进去?”段兴文对白儈鸾恭敬地问道,这句前辈对白鸾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合适的地方。

      所谓的地墓,只有一个突兀的石头立着,石头上长满了青ㅶ苔,明显就是入口所在,这个入口很是明显,因为周围寸草不生,只有特别湿润的泥土和苔藓。

      白鸾没有回答段兴文的问题,默默地将自己的手划开,滴了几滴血上去,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让他很是껟无语。

      ﷧ 这块石头发㷺出一阵持续两个呼吸之久的浅弱的淡蓝色光芒后什么⛮也没有发生,白纜鸾又多滴了几滴,结果只是延长了几个呼吸。原本白鸾以为以自己퇗血蕴含的魂力足够将这个鎙入口打开,结果没想到这个入口所需要的魂볶力可能远远超出他的想象。

      梮“兴文,你㥛来试一下。”白鸾转头说道。

      藪 “啊...噢...好。”逯段兴文不解地说道。

      “没事,你貹直接滴。”白鸾说罢,将自己的魂力注入段兴文的体内,融入他的血瑭中,这只是为了测试一下,是不是只能通过莲沱宗的血液来激活。

      ꏗ血液滴上了石头,石头只有触碰了血液的一点发出了黄色的光芒,这让白鸾有些后悔没有多带一个修炼了莲沱宗功法的人过来,再没有排除所有可能性之前,他不会一股脑将自己的血ᣴ大把大把撒上ƣ去,毕竟他现在的血还是很昂贵的。

      “罢了榊,你回去禀告宗门,把修炼你门功法较为厉害的人都喊过来。暛”白鸾转过头对着段文兴说道鯯。

      䦺 둡偁 “好的,前辈,我现在就去。”段文兴没有任何的拖沓,现在他对白鸾的信䧫任不比囃同宗的人低。

      见怎么尝试都没用,白鸾ᄳ干脆坐下恢复一些魂力。

      与此同时,郊外老屋里的张㈺家姐妹㑓也一一樸醒来,看到一旁对着他们的摄像师和李褯贺与昆涛,她们马上就反应过来发生了什꺍么。

      “昆涛,李贺!쁑你们竟敢!你以为你对我们下黑手你自己能好得了吗?!”⹖张茹愤怒地说道,而一旁的张婉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她看着自己有些凌乱ﯕ的衣服和被撩起来的裙子,如同ﻝ失了魂一般愣着。

      “喔,喔,你叫呗,等我把你ᓩ尝个遍之后,就给你舌头割了,就埋在这里,怎么样?”昆ﯝ涛㛓猥琐的表情看着张茹,手指划过她的嘴唇接ज़着说道:“还是,你觉得只有我ዝ们几个不够,再多给你叫几个人来?”

      张茹向᱾来就胆子쒤比较大,知道这种时候坐以待毙只会凉得更加透彻,情急之下竟然一口狠狠ꯑ地将昆涛的手指ﱰ咬住釚!

      궊 ݞ “啊!!你쟗给我松!开!啊!”疼痛让昆涛猥琐的表情荡然无存,只剩下痛苦,另外一只手乱﵄抓住一把张茹的头发,用捣力一扯,羣疼痛让张茹忍不住叫出声来,昆涛趁机将手指抽了出来,抬腿一脚踹在了张䤢茹的胸口上耩。

      “咳...咳.뙵..”张茹捂着胸흇口恶狠狠地㘑看着昆涛和李贺,一时间竟然想不出来ヌ有谁的名声可以吓唬这两只恶狼,看着李贺也准备煋对张婉下手,她忍不住大喊道:“你们要是敢碰婉儿,白大师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大师...白鸾...不知道为什么,߿张婉听到擥白鸾之后,一瞬间便回过神来,才发觉手链似乎比刚戴上的时候要칚更冰凉不少,似乎有什鰱么东西正从她的经脉流向全身。᏾

      䓝“哈哈哈哈哈我当是谁,那个神棍?拜托,你䐖们辺拿张国忠出来...俹...我们也不怕哈哈哈哈,都是햪一些废物罢了,今天没人能ಈ救得了你们。”李贺猖狂笑着便对张婉扑了过去。

      嗞嗞!!!!

      랼只见一阵紫光闪过蠶,李贺站在屋子中೒间像触电一般抽搐起来,昆涛搁去碰他,自己也疯狂抽搐起来,两人头发也都竖着,皮肤一点点变得焦黑,过程整整持续了有半小时之久,此时,刚才还生龙鮽活虎的两个人,竟荅成了一滩黑灰!

      察觉到异样的大虎和二虎目睹了全程,他们呆住了,张婉和张茹也看呆了,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痼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反而是춒摄影ꧩ师,将手寎中的摄影机哐当随便扔在了地上后,疯了一样啊啊叫着跑了出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