甑环传

      石室内,狰狞的兽头长满如同钢针般坚硬的绿毛,面带惊恐之色。而墙角边,那位场域巨头也是如此,至死时都是一脸恐惧,惊吓过度。

      楚风围绕着他们看了又看,无比仔细,他露出思忖之色,这两人都是大能,不可能真是被吓死的,看来前路有大恐怖,异常诡异!

      最终,他来到褐色的挚石壁前,盯着巨石,到底要不要搬开?他㢋真的很想回去,在这边呆了太久,令他不安。

      昆仑一战后,所有人都以为他死了,쪽他身边的亲人、朋友的感受可想而知,他想回归告诉他们,自己还活着!

      同时,他颇为担心他们的安危,怕被域外的人寻到……那种场面,让他不寒而栗。

      㨄 瞧 最终,楚风动手搬开巨石,顿时,一个漆黑的大洞出现,无声无息,特别的安静,

      场域巨头匆匆堵住这条路,最后楆他还是死了。

      太安静了,这是当年发䦇生惨案的现场吗,里面黑乎乎,什᤿么声音都没有,并无危险的征兆。

      不过,楚风还是神色凝重,手持金刚琢向里走去,严阵以待。

      他敢踏进来,除却归瘝心似箭外,主要是因为他身上有石盒,他发现在这片轮回之釚地,石盒的一个侧面上浮现山川图后,可以镇魂,能有效压制一些诡异的东西,比如,他可以出入那巨大的磨盘,ఒ走到轮回路的尽头,甚至又偷渡回来。

      不然的话,楚风不敢这么随意行事,他要为自己的生命负责,一旦他死了,父亲、亲朋怎么办?蚓

      黑洞中,死气沉沉,这真是当年诡异与恐퓤怖事件的事发地吗?

      楚风走了进来,融入黑暗中,就在这一刻,他身体突然略微发僵,一股阴嗣风从背后吹来,接着他的脖子发凉,像是有人对着他脖子吹气。

      瞬间,他浑身돫都是鸡皮疙瘩,跟过电似的,从头到脚都发麻,但是他反应神速,猛然转身,持金刚琢就砸。

      呼!

      他带起猛烈的罡风展动身体,可是在他的身后什么也没有,静悄悄,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칊过,阴风不见了。

      楚风头皮发炸,这都过去多少年了,当时看石壁上的刻字,楚风推断最起码也有几万¥年光阴了,可是石洞中的诡异还筗在?

      他以为岁月可以磨灭一切,现在看来,有些事物可以长存,时光ᒜ都无法斩掉。

      “来吧!” 扛

      ⭧ 楚风断喝,他将金刚琢收起,换成石盒,而另一只手则持黑色符纸캷,再次向前迈步。

      洞中没有声啝音,而且比刚﵎才的路更加黑歀暗,死气沉沉,让人心头不由自主升腾负面情绪,这里不适合活人出现。

      一路上,楚风身体绷紧,随时准备挥动黑色符纸与石盒,用以镇邪。

      向前走了数百米,黑洞中越发阴冷,这条隧道很长,突然间,楚风的脖子那里再次被吹了一口气,一刹那,让他寒毛倒竖。

      “你大爷!”他忍不住叫了出来,太瘆人了,这要是对他出手,可能头颅就掉落在地上了吧?

      贴着他的脖子吹气,过于有些吓人,寂静数万年的地下诡异密道中,绝对的黑暗,怎会不让人发毛뇜。

      楚风没有止步,他觉得,如果那东西能割他头颅,就不会等到现在了,也许他身上的石盒起了大作用。

      他快速向前走,想要Ⴃ一口气闯过这条路,冲进地球。

      碮忽然间,他头皮发麻,因为感觉像是有一只冰凉的手,摸到了头皮上,透过发丝,让他感受到那种阴寒。

      “我#¥……”梄楚风怪叫,荑这种经历太糟糕了。

      然后,他这样才一张口,就有感觉,有人吹阴气,对着他的嘴而来。

      楚风感㨦觉到后,他做了一个反应,反向吹气,而且很猛。

      “我쟨,噗!”

      对面,阴风消失,只留给他遍体寒意,让他全身都有些发僵,楚风头大如斗,没有想到踏湁上这条路后,真遇上诡异之事。

      “你当我是吓大的?我四岁的时候就打遍同代无敌手,幼儿园的所有毛孩子都管我叫哥。为此,老辈人物亲自出马,找到我妈那里才把我镇压,你谁啊?有种出来,风哥我今天跟你说道说道,别没事就吹阴风,有种站出来!”

      䥹楚风괦磨叽个没完,为自己壮胆。他不怕看得见的对手,但对这种未知的诡异太忌惮,现在可是在炼狱中,挨着轮回之地,天知道这始终长存的诡异到底是什么。

      黑暗中,没有人回应他,这里死一般的宁静,道路还很长。

      楚风一咬牙,再次上路,抓着石盒的手很有力,直接都略微发青了,显然他全身都绷紧。

      呼!

      突然,一道动静很大的䞂阴风吹过,扰乱了楚风的发丝,他眼睛余光看到侧面有턾东西,他迅速回头,恍惚间看到一截阴气很重的发丝,没有身体,而后又直接消失。

      “我管你是什么!”

      楚风放开▍双脚,开始狂奔,向前跑去,同时他不断用黑色符纸乱划,然后,他感觉跑进了一处更加阴森的地方,简直像是来到阎罗殿中。

      ը 他稍微驻足,用火眼金睛打量,这是一处矿坑,当然他只是借路而过,其中一侧漆黑如同地狱深渊,看不清楚。

      这让楚风惊悚,那是酭所谓的矿坑主区域,连火眼金睛都看不透。

      此际,他感觉肌肤欲裂,这像是一퟊个大葬地,坑中埋葬着无数的生灵,那种浓郁的阴气铺天盖地而来,让他都忍不住心头悸动,精神发颤。

      “不管了!”

      楚风没有再看这边,而是借助矿坑的一段路,向前跑去,他知道出口不远了,就在前方。

      “ꂝ哎呦!”

      楚风一声怪叫,他直接翻腾了出去,因为就在刚才,电光石火间,有东西突兀出现,绊了他一下。

      䌾 不过,他一个倒翻,就稳住身形,在前方停下来。

      ꋯ靦这时,他遥望前方,黑洞同道的尽头像是有光亮,这意味着,快到尽头了,出口就在那롩里。

      “嘶!”

      突然,他听到背后有人吸气,接着,他脖颈那里,有冰冷的手覆盖。

      “我#¥!”楚风当脸时就急眼了,快速躲避,且用石盒还有黑色符纸去阻击。

      ᩧ 然而ꔜ,这一次他的感觉很糟糕,有什ס么东西贴上他的后背,摆脱不了,像是一股阴冷的气息,又像是一个轻若无物的人。

      楚风越发觉得身体沉重,有些发僵,而脖子那里不断有人吹气,还不时有冰凉的手在动。

      “你大爷!”

      他急了,连石盒与黑色符纸都镇不住这东西吗,这得是多么大的诡异?要逆天了!

      到了后面,他也始终无法摆脱,最后楚风稳住,不再挣动,反正已经如此了,对方一时半刻也没下死手,他不急于一时解决大患。

      楚风取出一面宝镜,是从某位神子那里夺来的,然后他照镜子,看身后又什么,这可不是一般的秘宝,能映照出精神体等。

       然后,楚风寒毛炸立,쓵浑身是凉气,从头到脚都发木了,感觉惊悚。

      镜子中,他的背上有一团黑影,像是伏着一个人,披头散发,黏在他的身上,一动不动。

      呼!

      突然,那团黑影,发丝飘起,吹出一股阴冷的气息,楚风声手中的宝镜刹那龟賵裂,毁掉了,而且碎镜上面在淌血,很瘆人。

      楚风毛骨悚然,这特么的,太恐怖了,也太糟糕了,他背负着一个东西,或许有石盒在手,那诡异加害不了他,但是他如果背着这东西逃出去,天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生不测,毕竟石盒不可能总是在手,万一坠落,或者不小心放下呢。

      “不行,得解决大患!”

      楚风一咬牙,开始ₜ向回跑,他可不背着那诡异的东西进入地球,万一伤不到他,而是对他身边的人下手,那将追悔莫及。

      楚风一路狂奔,最终回到石室,可是,他依旧觉得身上有东西,哪怕很轻,而且他感觉脖子像是被搂住了。

      “你二爷的,除非你是天仙,不然我跟你没完!”뼬

      楚风膈应的要命,同时觉得越发的瘆人,他在石室那个场域巨头的尸体前略微停留,最后看了一眼他的刻字。

      然后,楚风离开,当冲出空间裂缝后,他一路朝着死城而頃去,径直赶向那处光明之地,他决不能背着莫名存在出去,躎他要进死城,在磨䆄盘内碾压一遭,管你是魔主䣗,还是仙人喾,先碾碎了再说!

      嗖的一声,Ǩ楚风跃上死城,一路急赶,终于再次到来。

      而此时城뀦中有些地带,还有轮回火呢,当楚风接近时,他明显感觉到身子一轻,那诡异消失了。

      “忌惮轮回火?”

      不过,楚风不敢大意,依旧狂奔,这一次很主动,相当干脆,自投罗网,冲上磨盘,而后跳进尸体堆中,自己磨自己!

      虽然感ꟊ觉那东西离开了,但他还是不放心,先磨一圈鏢再说!

      “那东西太厉害了,都毑敢跟进死城中,到底是什么?!”楚风发毛。

      这时,他低头看着自己,发现身上居然有很多印记,比如小孩子的掌印,䂰女人的抓痕,还有其他等。

      “这是什么时候留下的?”他发傻。

      他的身上密密麻麻杷,都是黑色ꜗ的印记,不过他用手一擦,又都被擦干净了。

      展 “我去!”楚风惊叫,他到底挨了多少次攻击,他自己都无觉,并不知道,显然,是石盒起到作用,震慑群邪。

      不过,最终惹出一个大个的,直接趴在他身上,不过却没法对他下死手。

      楚风抱紧石盒,不久后,噗通一声,他坠落下进血泥池子中,被碾压了一大圈,其他尸体都成肉泥血浆了。

      这一次,他没有心情去轮回路探究了,而是直接逆着原路回去。

      “你大爷的,没带你过来碾压,也没有送你去轮回,我已经仁至义尽,不许再跟我找事!”

      楚风从磨盘出来后,他在城中转悠,去收集轮回火焰,结果发现,什么秘宝都没有办法收它,会被烧成尘埃。

       六色火太可怕!

      最终,楚风将三枚种子取出,用石盒去收,成功了,一团斑斓光焰跳动,始终不熄灭。

      “我要静心,不急于过去!”

      接下来,楚风来到城外,在这里呆了两日,调整自身状态,那诡异没有招来,让他心中有些底了。薜

      䞆接着,他又在这里修行,足足艾五日都没有离开,让自身达到最强状态,疯狂吸收这里的拳印、剑意等。

      “该上路了,如果那条路䳆能走通,我随时还能回来,可以来此修行,这里是一处难得的修炼圣地!”

      接下来,楚风再走那条路。

      这一次,漆黑的石室内,越发的阴森了,而接下来的路途上不时鈌有东西对他吹气,依旧瘆人。

      但是,他手持石盒,当中六色轮回火跳动,并뻉没有什么东西跑到他湟身上。

      最终,楚风看到了光明,临近出口,终于长出一口气,他成功了,走出这条诡异之路,即将进輣入地球,回归了。

      “唉,终于可以压压惊了。”楚风长出一口气。

      然而,塤就在下一刻,煡他的耳畔,有冰冷的唇出现,发出一声幽幽叹息。

      “我特么的乌鸦嘴吗?!”楚风险獭些跳起来,要知道,一群大能都㪝死在这里,这东西绝对恐怖到极致櫰。

      与此同时,星空中,也有人在担惊受怕。

      一个呓年轻的道士在跟宇宙中最负盛名的女神大作战。

      这是母子之战。

      “道爷我真是太悲催了,连想活到出生那一天都要这么拼命,呕心沥血啊,竭尽所能地抗争,最关键瞂的是,我在跟这一世的娘对决,无量天尊你大爷的!”

      年轻道士无语望天,说多了都是泪,他真想杀出娘胎,去找人好好理论一番,不带这么欺负人的!ﺟ

      他自从踏上轮回路,就开始倒霉,简直是老爷不亲舅舅不爱,现在连这素未谋面的亲娘都要灭他!

      “道爷我真是負……不想活了!”年轻的道士相当的愤懑,他很想问一问这个娘,到底多大的仇啊,非要灭他?

      他怀疑舨,是郑否他这个年轻的娘身体出了问题,不适宜生养,不然的话为什么总是想将他活活炼死。

      可是,他祭出从轮回洞中带出来的那团特殊的雾气,明显能感觉到,这个“娘亲”很年轻,通体都弥漫异常儒神圣的光芒,那是体质超凡的体现,其人体潜能浩瀚,有惊人的本源在沉眠,分明有成为一代绝世霸主的可能。

      这体质绝对差不了軾,为什么还要这样?

      콘 뺡 连续很多天都这样,年轻的道士简直要崩溃了,他这个娘锲而不舍,意志太坚定,打定主意要除掉他。

      这一刻,他彻底欽泪奔。

      “特么的,谁快来救驾啊?父亲,这一世的老爹,⽲我想你了,你在哪里?我现在非常想念你,赶紧来救命啊!”

      道士受不了,在腹中哀嚎,想要求救。

      然而,他如果知道,谁是他父亲,谁抢了他的黑色符纸,肯定不会这么喊老爹,估计要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七窍生烟。

      炼狱空间,那ꨛ条诡异之路。

      黑暗中,楚风打了冷颤,道:“谁念叨我呢?有人想我吗?”

      这时,他终于走出了那块可怕的区域,灘那声幽幽叹息᭰过后,并未再有什么东西出现。

      덏他接近出口,来到发光地,即将进入地球。 竦

      “我终于活着回来了,各位,咱们又要相见了!”

      父子两人⫚都吓的不轻,求张月票为他们끋压压惊。

      长章,呼唤兄弟姐妹投月票支援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