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女主到处穿越取精

      过完春二节,时间进入了嘉佑元年。갢

      这一年,欧阳톅辩十岁了。

      按照原来的年号,今年原本应该是至和三年,而不是嘉佑元年。

      ٙ原因是过完春节붓,仁宗突然发病了,而且病得不Ŝ轻。

      正月初一,按照传统惯例,文武百官都要参见元日大朝会。

      这一日,百官踏着皑皑白雪,徐徐步入哪大庆殿,来参见一年一餓度的元日大朝会。

      뇬 然而,就是在这盛大的日子里,谁也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䃕 当百官就列,左右内侍驸刚刚卷起来苇帘时,应该坐等百官朝关贺的仁宗皇帝尽然突然歪倒在了龙椅的一旁。

      ⤆ 内侍们赶紧放在帘子,扶起仁宗皇帝,有的用手掐人中。

      大殿内的百官只瓝能在下面干着急,谁也不敢上前,因为如果随意上前那是违反礼制的。

      过了一会,仁宗皇⃬帝缓了过来,于是重新卷起来了帘子,接受了百官螺的依次行礼。 怼

      正月初五,按娾照惯例要在宫中设꺬宴藗。

      仁宗皇帝在紫宸殿设宴,款待百官及前来祝贺元旦的契丹使节良。

      宰相文彦博捧着酒杯登上台阶为仁宗皇帝贺寿,不料仁宗皇帝直ѓ接说道:“不高兴吗?”

       文彦博见仁宗皇帝如此说道,知道其病情还未੹痊愈,仓促之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豺,就笑了笑没说话。읡

      次日,契丹使节入宫向仁宗皇帝辞닯行,再次设宴于紫宸殿。

      契丹使臣刚刚走到庭中,仁宗皇帝突然喊道:“速召使节上殿,朕不想见!”

      左右内侍见皇帝语无伦次,ᆧ知道肯定是又犯病了錿,赶紧扶进了里面。

      留在外面的契丹使节傻了眼,愣了半天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

      宰相文彦博只能以仁宗皇帝˽昨촘日饮酒过多为借口,由大臣设宴款待,代த授国书。

      这些消息是欧阳辩从王安石处緗得知个零碎消息,结合他所知的历史,推测出大概。

      汴京城的气氛陡然有些紧张起来,各处城门的守卫也多了起来。

      欧阳辩外出ᦩ的时候,看到不少军士巡逻,给这春节增Ξ添了些许的肃穆。

      仁宗皇帝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太医对此也没捨有办法,有大臣提出实行天下大赦来为皇帝祈福保平安。

      对此,两府大臣专门开会讨论〻,最ᮎ后一致通过颁布大赦令,并在大庆殿日夜焚香。

      就푲这样,又过了一周。 奺

      这一周中仁宗皇帝还是如此,没有任何好转,直到正月十四以后,仁宗皇㒒帝的神志才逐渐清醒过来,但是却不能송说话了。

      就这样过了一个多月,直到二月底仁宗皇帝才算最终康复。 緼

      ﮦ于是,至和三年戛然而止,变成了嘉佑元年。

      朝堂上的紧张和欧阳辩没有什么关系쓒,欧阳修在二月廿謠二从辽国回到了汴京,这才是欧阳家的大事。

      结束了젭千里黄埃的漫漫굏旅程,回到温暖的家中ў,欧阳修感到特别舒适、惬意。

      长达갰四个月的时间,在凛冽寒冬中跋涉,再次归来,欧阳修ꔸ都有些恍如隔世的感觉了。

      四个月没见,他感觉四个儿子都大了不少。

      他一个一个的看过去。

       大儿子欧阳发变得稳重起来,欧阳修满意地点点岍头,看来胡瑗那边的教导是有成效的。

      老二欧阳奕虎头虎脑的,他在路㚹上的时候给家里的家属特意给这个鋘儿子写了段话。

      【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道。然玉之为物,有不变之常德钘,虽不琢以为器,而犹不害为玉也。人之性因物则迁,不学则舍君䃀子而为小人,可不念哉!付奕。】

      这个儿子性情鲁钝㕈内向,虽然聪明,但不琢不成器,所以他特意嘱咐了一番。

      老三欧阳棐神采飞扬,酷爱读书,并且已经显露出文学写作能力,很有天赋。

      这个老三欧阳修颇为赏识,论螲对他学识的继承,这㮤个老三反而是最有可能做杯到的。

      每当他在书房挥毫,欧阳棐便守在旁边看得津津有ꢄ味,他喜欢看챜父亲写字,쪢更喜欢琢磨父亲随笔写出来的那뽛些话。

      至于老四欧阳辩……欧阳修皱了皱眉头。 릊

      閟 欧阳辩束起了头发,身量比四个月前高了许多。驟

      也是,这幺儿对吃的方面颇为重视,每日里胡吃䯢海喝的,还吃得特㩋别的惊喜,大冬天的,还得专门去寻找各类蔬菜ᤄ。

      ⌏ 汴京的冬天不是没有蔬菜,而是太贵了,贵得一些寻常衡富贵人家都不敢吃,因为都是从温室里面种出来的,甚至是用温泉水浇灌出来的,但这幺儿生生每日都要吃青菜,比他这个老子还费钱。

      除了吃青菜这个癖好,还得每天喝牛奶羊奶芬,吃鸡蛋、河鱼、腰果、花生……等等诸多种类的食品,美其名曰【均衡膳舻食】,还让家里人都这么吃。

      㞶 ⑦倒不是不好吃,其实……也挺享受的碇。

      而在这种饮食之下,四个儿子的确长得都很快,一个个身体健硕,比同Ꜣ龄的孩子要大了不少。

      只是……

      兩“你这面青唇白的模样是怎么晩回事?”

      欧阳修将欧阳辩提溜到书房里,皱着眉头问道。

       在他的印象中,欧阳辩是唇红齿白的模样,端ⳋ得粉雕玉琢一般。

      怎么四个月没见,虽然长高长大了不少,但这脸色却苍白没有血色,还有熊猫眼。

      难道是…ⷮ…欧阳修不由得勃然簊大怒。

      不会是自己不在家,这小子跑去哪里厮混去了힬吧,难道是——玉仙楼?

      年힒纪这么小,就这么瞎搞胡搞,是要出人命的!

      欧阳辩揉了揉有些耷拉的眼皮,勉强笑道:“最近太忙。”

      囚 “你忙些什么啊?”

      欧阳修有些不满。

      欧阳辩苦笑了一下,掰起了手指头一一数道:“太多了,您出使了多久,我就忙了脩多久。

      日常᛫功课是最耗费时间的,三个老师轮番跑着上课,这占据了大部分的时间。

      然后过年的时候你不在,我的帮家里做足礼节,总不能你不在家,欧阳家就失礼了。

      您放心,您的同僚们基本我都和大哥走了一遍了,还有咱家的亲戚也是,绝对不会有疏漏的。Ꭻ

      㷠 然᝛后冰室ᵝ、东西烧|、澄园、西糤湖城等产业的年终会账、年会、总结、员工薪资调整、奖金等等都需要我确认,虽然他们会做好给뾅我,但也不能都放手。

      关键是,我还将这几个产业捏合샀起来,组建了嘉园롴集团进行统筹和结构调整,进行产业升级深挖,这个섽事情才是最耗费力气的,我忙活了整整两个月的时间,这才⚜算是稍微有点眉目……”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