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川濑里奈 bt

      “这就是虎大王的宝库吗?怎么这么破烂?”

      人随着鬼秀才进入虎大王的宝库中薦,温烛游篴第一眼就看见了一间装满杂物的杂物房!

      房间里摆放着,生锈的钢刀,奇形怪状的石头,脏兮兮的道鬳袍,满是油污的书籍,各式破了洞的皮甲铁甲,还有就是各种各样晹的骨头以及其他的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看着这些杂物温烛游脸上充满了嫌弃,说好的宝库都是珠光宝气的呢?然而瞥了一眼突然发现了一个油光锃亮的葫芦!

      “秀才䡣你确定这是虎大王的宝库Ḓ?咦,葫芦!这个葫芦都盘的包浆了!”

      㵱 “道爷,妖怪的宝库大多都是这样的啊,本来ᾼ咱们人族势大镇压天下,妖怪们的生存空间已经被挤压的差不多了,再加上这妖得了宝物也没有炼制的能力,所以大多数的妖怪宝库都这样破ꎌ烂杂乱,不过道爷,这葫芦怕是这里最好的宝物了!”

      “最好的宝物?难道这葫芦有什么讲究不成扮?”憂拿起葫芦↽放在手里掂了掂,温烛游随后问道。

      “这葫芦不知道是虎大王在哪得到的䝐,但是它乧却是极为喜爱,每天放在手里把玩,我曾经听它说,这葫芦有收纳之力,只有打开葫抈口喊一声请宝贝进来,就能把物吸进去!”

      “能吸人不?”

      “不能ꔃ!”鬼秀才摇摇头道。

      “吸妖呢?”

      “也不能!”

      “那不就是个储物法宝嘛!怪不得扔在这里吃灰,这400年的大妖到也是个穷鬼領!”温烛游一听这也不能,那也不能,就毫不留情的嘲笑道。

      嘲씃笑完温烛游又扭头问道:“那这些破烂,你都知道其中有哪些个不错的宝贝?”

      “没有了,什么都重没有了,就这一个먥葫芦!”鬼秀才一脸肯䬌定的说道。

      ᖾ 听到鬼秀才一脸肯定的回答,温烛游忍不住眉头一挑问道:“没有了?”

      “道爷,뵸真的没有了,都在这里了!”

      有趣,有趣,춗这胀鬼在耍小心젃思啊,想到这里温烛游瞬间眯起⼢眼睛露出假笑的表情。

      “秀才啊,你知道我为何要不惜代价也要弄死三尾奶奶吗?”

       “臣不知!”

      “你真的不知道?”温烛游不信꼄的问道。

      “臣真的不知道。”

      짒尙看着鬼秀才一脸诚恳不似作假的样子,温烛游突然笑了,笑的很大声。

      “你待会就知道了!” ఄ

      说完不等鬼秀才反应就犏一口把他吞到肚子里,吞完咂了咂嘴就吐了一口吐沫道:

      “蠢货,还不出来?”墿

      这杂놆物房里空荡荡的,只有温烛游一个人,他这是和谁在说◻话衚?

      只见话音刚落温烛游的脑门就一阵蠕动,蠕姧动一会儿脑门上的斫皮就裂开了一条口子,温烛游抬起手扣住那条口子,然后用力一撕塚! 絍

      撕拉!

      一声撕裂声后,一张皮被就温烛游撕了下来拿在手里。

      “喂,醒醒,醒醒,起床工作了!”

      “爷爷,我在这里祝您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心想事成,成仙得道,寿与天齐!”

       “别他妈的拍马屁了,快点给我瞧瞧这杂物房里有什么宝贝!”温烛游不耐烦的拍了拍手中的人皮纸道。

      “爷爷,这里紘没有什么宝贝!”

      ࢡ“嗯?没有宝贝?你给我挨个介绍这些东西的材质,来路!”一听没有宝ᰤ贝,温烛游不放心的让人皮纸挨뚟个介绍。

      “爹,你在干什么?这里发生了什ᓇ么?”

      正在捡人头的老猴医突然听㡁到背后有人说话,扭头一看是儿子猴副官回来了䖃,顿时吓得惊慌失措的喊道:“阿鬼,别过来,你快逃ᙄ!”

      “逃?”猴副官没有理解老猴医的话是什么意思,而是小心避开脚苤边的人头,大步流星的走到老猴医面前!

      “阿鬼,快逃,快逃,逃的远远的,逃了就别回来,永远都齜别回޾来!”眼见自己的儿子还傻乎乎的走到自己的面前,老猴医连觿忙用沾满鲜血ዩ的手把猴副官往外推!

      “爹,你别推我啊,到底怎么了?我怎么没看见大王,㕤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才让大王把这帮来喝酒的大妖全部杀了?咦?这,这ڋ,这不是狼校尉的脑袋吗?”忽然看到狼校貼尉的脑袋在人头堆里,猴副官吓的结巴道。

      “大王?大王脑袋都让人给割了,妖躯都让那镇邪司的道人抢了去,你快点走,你快点走,莫要再回来了!”见孩焤子不听自己的劝,老猴医快速的解释道。

      “什么?大王被镇邪司的妖道杀了,那爹鐇你怎么不跑?你和我一起跑啊!”听到发生了这么大的事,猴副官顿时急了,要拉着老猴医一起跑。

      老猴医用力挣脱了儿子的駫手,然后带着哭腔绝望的对自家儿子劝说道:“儿啊!賁快跑吧,厤爹是跑不了了,爹跑了他肯定会追来的,到时候我们爷俩一膝个也Ꭸ活不了啊!”

      “爹!咱们一起走啊,쌤我看我们遁入那老林中他还能找的到我们?”猴副官急躁的说道,说完就要拉着自已的老父H跑!

      㡨 “啧啧啧,二位这是要跑了啊?꣄怎么也不通知贫道一声,贫道틜也好给二位送送行啊!”

      趁着两猴说话之际,温烛游啧啧啧돂一脸满足的从洞后面走了出来!

      “道爷饶命,道爷饶命,我没想跑啊,没想跑,没운想跑!”听见声܉音的老猴医转头一看就看到温烛游面带微笑的走了出来,顿时跪在地上一脸绝望的磕头ꔭ道。

      猴副官抬头一看,就看到一个这个壮汉走了出来㨸,那壮汉虎背䮱熊鸼腰,走路一股膠子煞气扑面而来壗。

      궯 这是虎大王的妖躯?看道虎大王的妖躯猴副官瞳孔一缩큼,又忍不住看向那张脸,这白白嫩嫩的俊俏脸就是那个镇邪司的妖道吗?

      看完又低头看了一下自家的老父,见他跪뾊在地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磕头,猴副官立马走上前去将老猴医护在身后,警惕的盯着温烛游小心翼翼开口道:“大人,您为何要强迫我这老父?”

      ᯬ “强迫?搣我强迫你爹作甚?行了那老猴儿你别跪了,起来吧!”听到强迫二字,温烛游顿时眉毛一挑不确定的问道。

      “不强迫,为何不放我父子二人离开?”猴副官又紧接着问道。

      “想离开是吗?让你们离开倒是可以离开,但是我交代你爹的事做完了没有?”

      “爹?大人对你交代了什么事?”猴副官扭头询问自己的老父。

      “道爷叫我把地上所有的人头ᔝ都捡起来,堆在一起!”老猴医颤颤巍巍的答到。

       “大人,你先让我爹走,我可以代替我爹给您做事!”

      嗯?看着眼前这父ꂸ慈子孝的一模,温첻烛游࢏笑的很开心,这似乎让他想起了什么往事,㊅随即无所谓摆摆手道:“行了,都滚吧,不需要你们了,贫道我今天高兴,让你们跑,不追你们!”

      “大人,您真的能放我们走?”听到能走了,猴副官有点不敢相信的说道。

      ⦁ 㯛 “快点滚,我数十个数,要不是不滚的话,那就一起留着这成为这人头堆里的一员吧!”

      “一”

      让这两猴子滚,他们还不信,温烛游随即双眼发红,鼻孔冒烟的开始数数!

      要吐焰了!老猴医睁㰫眼一瞧,再不滚怕䌷是真的走不了了,连忙ﻊ猛的一下拉着儿子就往外跑,边跑还边喊:䵾“道爷莫⚗使蒡神通,道爷榝莫使神通,我们这就滚,这就滚!”

      “二”

      㔋刚数到二,眨眼功夫这两猴子就跑的没影了,温烛游随即摇头笑了笑伸出左手对准眼前的尸堆,人头堆念道:“收!”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