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d肉铺团

      自从被姜夏狠狠教训鱶了一顿之后,何多宝似乎真心有了臣服之意。

      姜夏隔三差五就动用望心术观察何多宝的颜色,发现黑色正在慢慢变淡,知道何多宝﹅对自己的敌意在减少。

      由此来看,何多宝应该就是个欺软怕硬的主,姜夏好言好趾语对待他的时候吱,他的敌意不减反增,现在以武力碾压,反而让他心悦诚服。

      俗话说的好,打一个巴掌给㸙一个⎒甜枣,姜夏认真考虑了许久,才心疼地将敛术中的敛气术传给何多宝。

      选择敛气术,是因为如果教给了何多宝望术,那自己的境界实力就会暴露,而敛术中敛气术是最ﳃ为基础的,再适合不过。

      姜夏想要培养自己的心腹,方便以后行事,因此也要提升何谫多宝的实力。

      又过了一个月的时间,姜夏彻底将巇望气术、望듛心术和敛气术融会贯通,已经能够做到法随心动,自如动用术法探查。

      这銼期间,清淮河有一只螃蟹突破到了聚气境第七层,成功渡过了第一次天導劫,可以化形,并且上岸活动了。

      何多宝将这只螃蟹封为自己麾下的“第一蟹将”。

      而正是这件事,才让姜夏注意到一个问题,何多宝竟然无法化形。 쪱

      妖可以修炼化形,一共经历三次天劫。

      第一次跠天劫在聚气境七层,渡过之后,便能修成人身,但仍然保珗持着本体的部分样貌。

      第二次天⦧劫在凝脉境初期,渡过之后,便能真正化形,和普通⪰人类一般无二궑。

      至于第三次天劫,则在通窍境,渡过此劫,一身妖气化为人气,除非通过照妖镜땑或者其主动显露本体,不然根本无法与人族修士区分。

      “何多宝,你为什么不锰能崿化形?䩫”

      何多宝羡慕地看着在林中闲逛炫耀的螃蟹:“我也不知道,我在聚气境七层的时候也经历了天劫,但是渡过之后根本无法化形。”

      姜夏同情地看着闷闷不乐的何多宝:“不要灰心,天将降大任于ᴺ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

      何多宝听得一团浆糊,只知道这是说鈬人的,和他没关系:“可是我不是人,我是妖啊。”

      欬“......你这是花柳病,得治!” 쒙

      何多宝眼中燃起希望:“我这病能治?”

      原来是自己得病了,主人果然见多识广,竟然知道自己的病情,这“花柳釕病”一看就不凡,等闲之鳓人岂能知晓?

      自己听䓣都没听过!

      姜夏憋住笑意,正要继续忽悠槮,岸边突然传来一声大喝。

      “来者何人,可知此处乃是我清淮河地界。”刚刚化形,正在岸上耀武耀威的螃蟹厉声质问,拦住銱了一位中年人。

      他对这个人类非常不满,自己正在享受林中小냆妖们的膜拜,沾沾自得呢,结果突然跑㇜出来一个人破坏了自己的巡视。

      姜夏顺着声音把目光投过去,就见一位气息紊乱,衣袍破碎,身鲱上挂满了多处伤痕的中年男子向着这边赶来。

      中年人被螃蟹拦下,同样远远地看见了坐在太公舟上的姜夏,连忙运足灵气,高声疾呼:“河上可是姜太公姜前辈?”

      何姼多宝瞪圆了眼睛,惊骇地张开大嘴。

      旁边的这个魔头就是传说中的姜太公?

      有传言称,数万年前曾有魔帝出世,天下大乱,无数百姓,甚崯至修士皆惶惶不可终日。

      䣹就在魔帝将要横扫八荒,一统天下的时候,一个名为“姜太公”的超级大能,横쀱空出世,仅仅一招,便将其镇压灭杀。

      삻留下了无数传!奇神话。

      Ṭ由于时间太过久远,不要说当今世俗了,就褃是修行界,知晓姜太公的人也不多,自己也是从祖辈那里才听闻而来的。 簨

      要知道,自己的先辈中也是出过共振境大能的!

      世俗里竟然还有人知晓姜太公的名号,现在来寻找他。

      㴖 何多宝惊了。 ⻻

      姜夏眼睛眯起,眼➡中透射出冷意,比他更加惊骇。

      哨这个世界竟然有人知道自己的身份,难道先祖也曾来到这个世界,所以附近的人将他当成了先祖吗?

      中年男웬子见河上没有反应,自己又被一个化形妖物捌拦下,更加急了。

      他芰正是白下县的知县,姬昌。

      白下县最近发生了一起连环命案,但是灗衙门里怎악么也查不出凶手,最终请教了一位供奉老先生,推断是妖邪作祟。

      眼看着抓不到凶手,于是只能请驻扎在白下县的镇邪司中的修士大人们出手,谁曾想,连那些修士都不是妖邪的对手。

      姬昌急得᡾团团转,要是任由事态ř发展㈅下去篓,别说他的乌纱帽不保,就是整个白下县都会人心惶惶,夡发鬰生动뎡乱。

      ⏣ 这时,衙门里的那位供奉老先㔙生又指点了姬昌一句,说附近捼清仗淮河上有一钓鱼翁,名为姜太公,将他请ꛍ来,或可解此难。

      抱着破釜沉舟的心态,姬蒋昌选择相信老先生,于ꆫ是风尘仆瞵仆地赶来这里,只求将姜勤太公请出山,路上还曾遭遇了不少妖兽袭击。

      还好他自身也有一定的修为,才能勉强到达这里。 

      此时,见河面上的孤舟丝毫没有㘊动静,姬昌不由得更急了,狠踱下心噼来,邽单膝跪地:“晚辈拜请姜太公出山!

      我白下县近来有妖⧳邪作祟,奈何妖物猖狂,无人能治,若是任㓬由ଡ其逍遥法外,必将葛生灵涂炭啊!还请太公施磆以援手。逵”

      “哦?你的意思是我们妖族都鹿是妖邪,扰乱了你们人族的城镇,所以要把我的同类杀了?”螃蟹被气㩉笑꺔了,冷言讥讽。㺍

      人族这些家伙最喜欢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总将他们妖族츩称为妖邪、妖物,就好像他们才是这片ౝ天地真正的主宰者一样。

      㿩 他最讨厌人类,因茪为在他还未修炼有成的时候,自己的父母就曾被一个强大的人族修士捉去烤了吃。

      当然那位高人除外,他和其他人不一样,不会瞧不曜起他们妖族,随意当作肉食享用。

      㸼 何多宝面色变幻不定,最终看向姜夏,问道:“主人,我们怎么做?”

      他其实也对웴人类没有什么好感,人妖本就对立。

      有些人会主动猎杀妖族,因为妖族的身上可以取到很多炼制宝物的材料,竊而有的妖也会袭击人族城镇,原因各异。 鵻

      这终究是难以调和的矛盾㲼。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