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ちとせ无码在线播放

      古源大陆分五洲,五国帝王争不休。

      要论强者何处有,东南西北中五洲。

      人族、妖族、灵族、兽族、尸族。

      几百年前一直都是敌对状砒态,每个种族谁都想可以一统镪整个大陆,成为大陆上唯一的主宰者

      终于一场空前绝后的战争发生。

      人族也因“团结就是力量”的信念,赢下了这场艰苦的战争。

      战争胜利后,几族的功臣也将大陆瓜分为五个国家留给后人。

      并且将一直修炼的“源气”也一并繁衍下去。

      大陆上一直流传着远古时期的一句谚语:

      “人生蹉跎几十年,万事万物起于源!”

      几个世纪下来,人族借助祖先流传下来的“源气”,将之发扬光大,演变成如今一个强弱实力代表的标致。

      南洲·南渊帝国·育药城。

      育药城是位于噧南渊帝国东南角一个偏隅之地,背靠魔灵山脉也是草药最盛产㙾的一个地方。

      正值盛夏,㰫烈日当头。

      一望无垠的蓝色天空上飘着一片片洁白的碎积云在被暖风缓缓驱逐。

      育药城最热闹的地方,就是这城中銋的集市处。

      不惧酷暑,只为了赚些安家费的摊贩们将自己的售卖点陈列在大街的左右处。

      各个小贩的摊子也是五花八门。

      有的小贩将自己的摊子做成一个二轮推๝车,推车上面放个木箱子,用一层黑布遮上,将一瓶一瓶各种颜色的精致药瓶摆在上面,给듘人一种专业的感觉。

      还有的小贩뼨直接将家中吃饭的桌子搬在大街上,照猫画虎的盖上一层黑布,陈列着一些各种各样的药材。

      朎有专业,有中等,̤当然也有不舍得投资⃸的摊贩。

      大街一侧,席地而坐,拿了好几年都没洗的衣服,将其撕烂,铺在滚烫的地面上。 捜

      由于近日来实在是太过炎热,屁股跟上也受罪,将随身携带的一块长딯方形木块᭝,垫在臀处,된抵抗地表传来的高温。

      大街上,人来人往。

      有穿着无袖短裙的妙龄少女,白花花的玉腿一双双暴露在空气之中。 㜪

      也有光着膀子的粗犷大汗,一个一个的摊子上面来回打转。

      拄着拐杖的白发老头,弯着腰,干枯的手掌紧紧牵着自己细皮嫩肉的宝贝孙子,碎步缓慢前行,小孙子看着热闹的集市,起哄的“呜啊呜”的叫喊橗着。

      每个人只要路过那ऺ个地讕上摆着商品的摊贩跟前,纷纷用食指抵住鼻息处,皱着眉头,冷眼上下打量这个好似乞丐的摊贩。

      全身穿着破烂的衣衫,皮肤上覆盖着一片片的黑泥,还是别的什么东西,只要是衣衫外的体肤上,到处都是。

      总而言之。

      很脏!

      蓬头垢面,就连样貌都看不清楚。

      乞丐摊贩从这些族人的眼光当中看出了瞧不起,压不住心中怒火大声喊道:

      “买就买!不买就滚蛋!劳资不是让你们免费观赏的!”

      从这声怒骂声音,应该可以判断这个看似乞丐的摊贩应该是一个岁数不大的孩子。

      小摊贩的一声怒骂,正好将一位迎面走来的少女着实吓了一곍跳,尤其是翘鼻处闻到那突如其来的恶Ƚ臭味道,五官立即扭在一起,一句话都没说,直接切换成疾跑模式,风一般的速罡度消失在小摊贩面前。

      “姑娘,不是说你!别走啊!”

      “喂!”

      “诶!”

      “姑~~~娘!”

      小摊贩看到面前这个美貌少女被自己吓了一跳,连忙开始道歉,话还没说完,少女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ꢧ流就在这时,旁边传来一句嘲笑的女人声音:

      “小邋遢,你有时间还是多洗洗澡,不然小姑娘迟早为了你把腿都跑断喽,哈哈...”

      小邋遢将头扭了过来,顺着飘散在眼前的头发缝隙冷目的盯着这个嘲㑙笑自己的中年妇女。

      “你也看看你自己那个样子!”

      打量着妇女腰肥肚胖的体型,肉嘟嘟的大脸挡在ᾄ手拿的蒲扇背后,怕是只遮住了一駥半。

      但这伤人的话,小邋遢却是没有说出口,只是在心中抱怨了一鎖句。

      输人不输阵,小邋遢挺了挺瘦弱的身躯不服气的说道:

      “都不要得意,看一会儿城卫队来了,哪个逃跑的样子更狼狈。”

      “呸呸呸!你个乌鸦嘴!”

      闻言,中年妇女狠狠的丢给小邋遢一个白眼,手中的蒲扇还用力的向小邋遢传来的口气扇了釵几下。

      “哼!”

      见테中年妇女不在嘲笑,小邋遢得意的冷笑一声。

      集市之中,人们纷纷在两轮车前购买到自己心仪的物品,整个摊子也只有那里买卖最好。

      꿏小邋遢眼红的看着摊贩那个笑容满面,肮脏的小手从怀中掏出几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白色瓶子。

      “咳咳..”

      清了清嗓子,大声喊道:“뗡各位大哥、壮士、有妻子的、或者소朋友、兄弟有妻子的都看过来喽!”

      “小弟这里有可以让你们一夜都不用睡觉的兽油哦!”

      폽“快点看过来哦!”

      “哦?是吗?正好我有一个好朋友,快给我看看!”

      咳咳咳...允扯远了,刚才只是一个有需要的大哥说出的话,不听也罢。

      ⟛.........

      集市热闹归热闹,这时,街걑尾处一个小巷子正发生着更热闹的事情。

      巷子里只有一个出口,另一面是用石砖砌成的墙壁。

      两个少年把守着出口,䎛肩并肩的横排站着,有的人想往里看一看,全让二人厉声轰走。

      把风的两个少年身后还站着三个年龄相仿的少年,由于巷子太过拥挤,三人一个站在最中间,其余二人分为,左前,右后。

      三人姿势同样是将手臂环在胸口,得意的笑着。

      顺着他们笑眼看去,面前有位少年正半躺在地上,背部紧紧靠着墙壁,缓缓的喘着粗气。

      穿着一身无袖连身白衣,可是这洁白的衣服此时却印着大小不一带着尘土的脚印。

      往上看去,白皙嗵的脸庞上留着一枚清晰可见的脚印印记。

      嘴角还流出一行鲜红血液。

      少年一头浓密的黑色短发,两条剑眉下长着一双深邃清澈的双眸。

      显然他是这场事件的受害者。

      少年勉强的撑起了身子坐了起来,大拇指将嘴角的藴鲜血擦拭去,抬起眸子看着面前三人,冷言道:

      “打也打了!骂也骂了!”

      “我!可以走了吧...꼥”

      少年的眼眸中夹杂着仇恨与不甘,那一双明目透发着丝丝寒意,让人看见不得不有些心㴽寒。

      但是这个大陆是实力代表着一切,光靠眼神可是解决不了根왬本问题。

      闻言,站在中间的蓝衣少年应是这几人的头领,嘴角一勾,嘲笑道:

      “还不够!”

       说完这话,蓝衣少年扭头左右环顾看向身旁二⼐人。

      二人仿佛立马懂得了头领的意思。

      将得意的目光纷纷投向被殴的少年,异口同声的喊道:

      “小徐燚,没源渮气,见你一次打一次!”

      “受了伤,躲起来,哭哭啼啼找爹去!”

      “哈哈哈....”

      三人心有灵犀的将这段为他命䨪名的歌谣唱完,捧着腹部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林燚将刚才还有些气势的目光缓缓低Ꭺ下,看着自己身上的鞋印,眸子中流露出难以释怀的悲伤。

      蓝衣少年见到徐燚垂头丧气的样子,满意的露出了笑容,转过身子给二人打了一个响指,二人连忙会意紧跟其后往巷子外走去。

      跟在身后还你一言我一语的谄媚说道:

      “二少爷,刚才你那一脚真是有够威风,正中面门啊!”

      “是啊,二少爷,那血瞬间就流出来了,下次可不可Ꝍ以教教我啊...”஗

      컾 “啊,好,哈哈哈.钑..”

      二少爷那耳旁好似被人在嘴里灌了甜蜜一样,笑声越发笑不ꂰ可支。

      五人离开往街中行去,片刻,林燚轻轻的摇了摇低下的头,叹了一口气。

      “唉!”

      这小巷子没有了刚才的热闹声音,这一声无奈、无助的叹息久久萦绕在徐燚耳边,不肯离去。

      쯋 ..........

      “城卫团来了!城卫团来了!”

      “大家快跑啊!”

      声音是一个小男孩喊出来的。

      站ᶖ在街首处,细嫩的双手弯曲放在小嘴旁,竭尽全力的大声喊着。

      腰间处还别着一根长竹签。

      长竹签上串着一颗一颗大小不同的无ﷻ核果。

      无核果本就带着甜味,再滴上几滴糖心花的汁液,那味道简直就是“绝了!”

      这也是这些摊贩众筹给一个放风孩子的奖励。

      经商不易,能省则省!

      无核糖果在育药城算得上数一数二的畅销产品,深受小孩子的喜爱。

      与那睡不着觉的兽油畅销排行不分上下。

      ...........㱮

      小男孩匆忙通知完,喽了一眼加快速度的城卫团ȑ,二话不说,撒腿冲着自己设计好的逃跑路线消失在众人慌乱的目光中。

      显然这不是他第一䧡次做这种事了。

      见通风报信的人都跑了,瞺各个摊贩赶忙收拾自己的物品,一瞬间羊群效应在集市打퍞开。

      街首、街中、街尾的摊贩顿时全忙了起来。

      更有跑的快的人来到了街中位置还不停的喊着:

      “快跑屰啊...有人被抓了!”

      所幸小邋遢的几个药瓶被刚才一些有需要的男人们哄然抢光。

      所以没有旁人显的⎐那么着急。

      一旁的中年妇女挺着胖肚子狼狈的收拾着面前的药瓶,嘴里还喋喋不休的⎱抱怨道:

      “看你这个乌鸦嘴!”

      “哎呀,我可怎么跑!”

       小邋遢对旁边的抱怨连连全部充耳不闻,好似觓早就料定了这个结局。

      轢 顺着刘海缝隙处,目光紧紧盯着那个生意最好的二轮车,“嘿嘿”一笑。

      站起身子蹔,快步往目标行去,将臀部垫的那块木块往轮子里用ǿ力一塞。

      抬起头,冲着面前摊贩大声一笑,迅速跑走。

      摊贩正欲推车逃跑,用劲全力车子丝毫不为所动。

      “小畜生!”

      摊贩对着远去的身影大骂一声,看向越来越近的城卫团无奈只好弃车逃跑。

      一边用力奔袭,一边回头恋恋不舍的看着自己那辆费尽心血做好的二轮车子㤪。

      五个少年站在街中,四人将二少爷围在里面,担心二少爷被这慌张的人流造成不必要的损伤。

      其中一人看着张皇失措,不顾任何形象逃命的人们,嘲笑道:

      “隢二少爷쎸,你ᢪ看看这些不听话的人们,真是活该!”

      二少爷将手掌在鼻息前用力ࣷ的宏摆动了几下,受不了这尘土的味道。

      漆黑眸子看向众人逃命的样子,得意的笑容再次挂在脸上。

      城卫团越行越近,二十几个士兵身穿棕色盔甲,腰佩长刀。

      有的士兵手上紧紧的攥着一根粗绳。

      粗绳另一面绑着没有跑掉的摊贩,当然包㽻括那个嘲笑小邋遢的中年妇女。

      士兵列队左右,队伍首处一个中年男人,高大威猛的身子,盔甲也与普通士兵不同。

      他的盔甲是银白色,臂膀左右与腰间同样是兽头装饰,头顶束发银冠。

       抬眼瞅到被包围住的少年,赶忙快步走至身前一米处,弯腰作揖道:

      “知晓二少爷在בּ此,来的有些怠慢,还请二少爷不要见怪!泲”

      闻言,二少爷将众人拨开,走至身前笑道:

      “左将军,街尾的巷厾子里还有一个没跑掉的摊贩,你去看看呗!”

      顺着少年所指方向,左将军对着身后士兵做了一༻个手势。

      士兵抱拳领命后快步绕开众人朝街尾跑去。

      将军偷偷的ᦻ打量着面前这个发号施令的少年。

      少年年龄应该也是个十六七岁,样子嘛倒是称不上英俊,但也勉强能看的过去,面晡色倒是偏白嫩些,一身的青蓝ᆙ长袍衬托出一种富家子弟的尊贵。

      不一会儿,士兵快步跑了回来堨,对着将军低头作揖说道:

      “禀将军,街尾巷子里没有人!”

      将军没有说话,而是把那炯媕炯有神的眼眸移向面前青蓝长袍的少年。

      闻言,少年轻挑左眉,嘴角一勾,冷笑道:

      “算你跑的快!”

      话音刚落,少年双手背于身后,绕过将军向街首大摇大摆走去。

      身后的小跟班赶忙紧跟其后,继续开始阿谀奉承。

      待少年们渐行渐远,刚刚前去巷子口搜寻的士兵来到将军身边,小声嘀咕道:

      “不就一个小小李族的二公子,竟然对将军指手画脚,要知道将军可是贴身护卫城主的!”

      听到这句冷嘲热讽,高大的⚪将军倒是没有多说什忟么,皱起粗眉,目不斜视的回道:

      “好了!不要抱怨了,现在的育药城可不是当初我们可以做主的地方了。”

      明白属下是为了自己说话,所以将军也没有ꊂ太过苛责,有神的眼劉神狠狠盯着少年们渐行渐远的背影,抿了抿唇,流露出一抹不甘깉的表쏠情。

      南渊帝国的皇帝是一位加纳姓氏后人,当初的祖辈也是大战之后的功臣其一。

      帝国之下的数十座城池的城主也都由皇家国戚所担任。

      各个城池有自己要做的事情,育药城顾名思义就是将稀有的灵药进贡给南渊帝国。

      塀 本来一直都是这个⯡李族和其他族长一起负责这些事情。

      李族族长此人极擅常阴谋诡计,更因为自己是三品炼丹师的关系,颇受城主喜爱。

      城主特别贪恋美色,日久天长下来,身体却是渐渐疲累。

      李族长靠着只有三品炼丹师才能炼制的“地黄丹。”

       将城主的身子一直维持在最佳状态,到最后都甚至离不开这个丹药,李族长的身份也越来越高,甚至将其他族长都暗中᣶杀害,现在的育药城也是李族一家独大。

      城主除了夜夜笙歌,寻欢作乐,其余的事情都交给李族族长。

      正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李族的族人们无论是少爷还是仆人,走在大街上都是大摇大摆,目中无人。

      身边自然也多了一些趋炎附势,攀龙附凤之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