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具酱天仙播放

      此时大厅内安静至极!

      唯有呼吸声在空气中传播,所有人一时之间都不能接艹受,玄若谷说的第三条。

      每个人的大脑都似短路一般,姓玄的,你敢쥇把刚才的话再说一勤遍!

      厉聆墨是谁?

      不敢说在南极大陆每个人都知道,但是在南极半岛绝对是男人心目中的女叢神!

      连并不理会俗事的ⷣ叶飞花,亦感觉这个名字相当耳熟。

      他悄声的问贝风铃:“小贝,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呢?”

      “姨夫,你忘了去年夏天觼航海联盟举行的比武招亲了吗?”小贝语气也有些有些悲愤不平,“我们唐会还派出ၭ了五个帅哥参加呢!濔”

      “哦䐌!我想起ﺳ来了,쭰这个厉聆墨是不是咱们唐会书馆毕๏业的,也是书馆招收的唯一外籍学生,对吧?”

      “我还以为你除了小姨,对别的美女没有感觉呢!”

      罗㒮“任沇何人都쫆可以发现美,不是吗?”叶飞花赶紧给自己洗脱罪名,“再说了,我比那个美女学生大了可不止十岁。”

      晨读听得㢣一头雾水,他刚刚进入书馆,对唐会的最深的了解仅限于食堂。

      “美女?对呀,飞哥说的对。发现美不需要年龄大小。”

      等回去﹂以后跟书馆的同学熟悉后,好好打听打听这个美女,看样子连飞哥都动心的美女肯定是天仙一般的人物,在书馆不会没有她的传说。

      不只是他们这一桌在窃窃私语,其它桌的客人也在低声议论,这简直是个惊天的新闻,用不上㫇两天将会传遍南极半岛!

      晨读判断这个玄若谷盟主恐怕宝座岌岌可危了,你本来娶了一个美女是天大的造化,已经得罪了一半儿的男人,现在又要和女神离婚,基本上是把半岛的男人全都得罪,你这不是找死的节奏吗⺽!

      心理上甚至有点幸灾乐祸的小喜悦,䶯他也是男슴人,不能免俗。

      “嗒,嗒,嗒……”

      正当每桌的人们都在交燣头接耳细声议论此事时,一阵清脆的声音传来。

      凋 这响声如燑此的突兀!

      所有人都向着响声望去。

      一个穿着怪异的女郎从大厅门口走了进来,声音是她脚上穿得糢带着高跟的皮鞋,敲击理石地面发出的。

      女郎的这一身打扮,晨读看得目瞪口呆,他差点儿没从椅子上蹦起来。

      这个女郎来自哪里,莫非是玉树口中的赤北?

      红色的风衣披在肩上,风衣内穿得那紧身白色小衣,明显就是玉树口中的衬衣,撑得胸口鼓鼓的,所有观望的男人俱感鼻孔发热! ꖴ

      腿上穿着一条蓝色的粗布裤子,好像叫什么牛崽裤,不过比쌅玉树那条要崭新了很多。

      ᫨玉蒢树的斣那条破裤子洗得都发白了,却一直舍不得扔,即使这样,有켜一些轺少年槸出十元金币的高价购买,但玉树并不肯嗨卖。

      脑海里只是瞬间转动了无数念头,晨读一脚扒拉开身后的椅子,迎着女郎就走了过去。

      ➼她걭这身打屣扮绝对是来自赤北!

      主食台上的玄若谷抬起胳膊伸了伸手,却ᙳ不知如何阻止这无声的一幕。

      戴着墨镜的少年迎上戴着墨镜的女郎走去。

      你们两个是同伙吗?都带着硕大的墨镜。

      其实全场还真没有人戴墨镜,这样风和日丽的上午,越往半岛北方陆地上根本看不到积雪。

      那个女郎携带无匹的气场走进大厅,不想一个戴着墨镜的少年。竟然拦住了自己的去路。

      쑥 “呵呵!”女郎内心冷笑,知道我是谁吗?看你的个头儿ᑗ,刚刚到我的下巴这儿츝,我一脚就能把你踹飞了!

      她并不知道对面的小쩮个子䜒,虽然不是高手,已经展开㪅了蹇灵机思感。

      像是知晓她的想法一般,对面这小个子飞速后退,堪然躲过了她凌厉无匹的一脚。 

      女郎一愣,自从在训练营二百多个对手中脱颖而出,夺得第一后,她自信天下没有人能躲开⾄自己追命一犯脚。

      这小个子,哎,顶蟙多一米七的身高,即便뉥穿着泡泡的孮羽绒服袩也是瘦瘦的不堪一击的模样。

      没想到身手这么樾伶俐利落!

      烁 ➄ 女Ὑ郎将红色大衣往身后一抛,跟在身后五米距远的两个随득从霿伸手接过。

      ࠇ晨读已获知她的想法,显然女郎已经恼羞成怒!

      女郎向前连跨三步,晨读来不及转身,只能疾速后退。

      眼见着晨读的后背就要撞上主持台,但他已经从女郎期待的思绪里感知到自᪱己的危险낢处境。

      脚下猛然发力怒蹬理石地面合,一个后空翻,已稳稳站在主持台上。

      女郎也不示弱,距离主持台尚有五米之遥飞行前扑,是一头凶猛的贺飞鹰,双手十指勾曲抓向晨读面门。

      这一切只是发生在两딑三秒的时间之内!

      玄若䇙谷作为东道主刚刚宣布了三条重大信息,却被这两〸个戴墨镜的男女,一番争斗强行打断。

      若论搏击他也自信是个中好手。荬

      尤其是家传的玄门太极和躓美国综合格斗相结合,有种突破桎梏僱的感觉。

      有了这层信心,岂容他人在自家地盘撒野。

      舝他也看出㮓穿羽袍的少年绝对不是上前挑衅,若有攻击之意,必定抢先手进击,而不是仓皇后退。 ኔ

      先救下就少年再说!

      心ᄇ念至此,探手捏住少年的羽袍,手法施了一股巧妙的弧形劲力,竟将晨读抓离地抛到了主席台的南边。

      晨读虽然发动灵机思感,同步횻跟上女郎内心想法,ӕ却没却没有防备第三人出᾽手。

      幸好不是ꇤ两下夹击!

      刚才剧烈的运动体内氧气消耗巨大,灵魂慧眼也伴随着发动。

      内视体内㠮,血液也隐隐有发蓝的迹象,看ࣳ样子回去奈以后真的要赶忙拜丰田信义蘑为师,勤学苦练,将武功大幅提ᰰ升,才能不像此时这般狼狈!

      他不知道女郎内心也泛起滔天巨浪,对晨读和玄若谷生出忌惮之心!

      叶飞花和小贝一起快步走到主席台下,冲晨读招手:“小晨……晨读,赶紧下来!”晨读从台上跳了下来。

      審那女郎见小个子跳下主席台,犹自愤愤不平!

      즽玄䷋若谷双手冲她抱拳:“这位美女缘何对那小兄弟痛下杀手昃?”

      ᲍女郎冷笑,怒声道:㢰“我是航海联盟邀请的嘉宾。不知何故,我与他素盛不相牒识,燱拦我去路是何用意?”

      穌 “怨哦!”玄若谷问道,“原来是本盟邀请的嘉宾,请问美댂女芳名。”

      “梦!”

      玄若谷大惊:“你就是小月先生推荐的嘉宾?来自梦氏公司栜?”

      不止是他,刚刚坐定喘息的晨读内心也震撼万分,刚才被仌玄若谷讲话打断的思路重回脑海。

      可是那个制造“梦”酒的梦氏公司?

      草率了,被梦찇美女误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