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静止系列在线视频播放

      【这是∕在哪里?死了吗?这就是死亡后的世界吗?还是在那场大爆炸中活了下来。】

      思绪慢慢集中,然后感受着现在的状况。

      没法呼吸,整个身体感觉被浸泡在液体之中,他不明白为什么没有窒息的感觉,自己是变成了一条鱼?

      自己是谁?印象中自己用过很多姓名,可是都不是自己真实的姓名。

      对了自己好像没有名字,只有一个代号,零?zero,对的这就是自己的行动代号。

      无法睁眼,努力感受着身体,想要做出动作,应该不是鱼,有感觉到手脚,可是完全舒展不开,像是被包裹在什么物体之中,身体是卷缩在一起。

      ˯

      尝试明白现在是什么状况,不过倦意慢慢袭来。

      ㎹ ‘咚~咚~咚~’ 䵃

      在意识陷入沉睡前,感觉到了心跳声,强大而有力。

      不对,他朦胧中感觉到,似乎还有一个更加弱小的心跳,随着强大心脏一起在跳动。

      【2个?】

      。。。。。。

      代号零的意识再一次的恢复清醒,活动了一下身体,和之前一样依然很艰难。

      䋉稍微活动了一下之后,就保持不再动弹,因为运动会让自己加快疲劳䪺,再一次的陷入沉睡。

      这样状况已经保持一段时间了,静气凝神后可以感觉到两个震动声。

      一强一弱,

      杁 一个是自己的心跳,另一个应该是自己占据生命的母体。

      这段时间陆续的清醒,以及慢慢的整理思绪,让零明白了自己的状况。

      以及为何会造成这个状况的前因后果。

      首先是自己的身份。

      自己好像并不是好人。

      零是属于他的代号。

      而且在记忆中,自己除了这个代号,还使用过各种姓名。

      有着代号,还曾经使用各种姓名,很容易让人筊联想到一种职业,间谍或者特工。

      没错,原本的他就是这样一个危险的职业,可是他并不属于任何国家。

      他效力于一家跨国大型财团,财团以贩卖能源和武器为主,当然在别的领域也有所涉及。

      小时候的记忆比较模糊,从有记忆开始,就一直在训练,训练各种各样的⢃技能。

      一起长大的还有很多孩子,根据天赋被往各个方向培养。

      自己最擅长的好像是格斗,不过记忆中射击和黑客技术也不错。

      而zero这个代号的由来,应该是他在某个喛实验中,成为了第一个活下来的‘样品’。

      这是通过药物,提高人体各项묥机能,用来培养收获高级特工人员的实验。

      完成训练之后,他加入财团的一个部门,叫做‘未来展望室’,有些格调的名字。

      可其本质就摚是财团旗下的一个情报部门,负责各种情报渗透,反渗透,以及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

      作为第一个实验样品,零还有些不稳定,所以并没有成为那些高级卧底,而是专门负责一些扫清障碍的工作,暗杀,绑架,ḥ偶尔也会参与一些保护财团高层的安保。

      【未完成品吗?自己的缺陷是情感表达缺失。。。】愩

      檑在零生活的时代,人们对于资源的需求돍越来越大,可是地球上的资源已经不能再满足人类。于是地球上爆发了能源危机,并险些引发战争。

      其实战争一直一触即发,国与国之间,还有那些跨国财团之间。

      而能解决危机的唯一方式,就是世界各国共同研发的谢帕德粒子加速器。

      鲰 这项实验在世界各国共同建造的空间站里进行。

      如果实验成功,粒子加速器成功运转,那么它就能让人们用上源源不断的能源。

      可是实验进行得并不顺利,一次次的启动,一次次的失败,甚至在最后䩸一次发生了爆炸。

      零最后的一个任务,好像就是以程序员的身份,加入这项实验中。

      他的任务是阻碍实验的成功。

      【反派?坏人?。。。工具人。】

      零所在的财阀好像和国家之间的利益并不一直。

      无限能源?

      贩卖能源和武器的财团,绝对不会希望这个实验成功。

      前世的记忆,最后停格在,逃生舱里的启动密码错误上,接着就是因为他原因造成的大爆炸。

      【被抛弃了。。。】

      就算他情感表达没问题,在最后一刻,看见密码错误的时候,也不会露出意外表情的。

      因为他平时工作,不就是这样的清扫灭땇口吗?

      【最后把自己也给清扫了⅀。。。有些不甘心啊?】

      不过这就是财团的作风,不会留下证据的。

      耳中传来了朦胧䟪的歌声,如果能做出表情,他也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这是他原本就存在的问题,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出情绪。

      等出生后应该没有情感表达缺失这个问题才对,虽然继续作为高冷帅哥也不错,那样的他从来不缺美女倒追。

      虽然重生了,可是好ꀽ像这次投胎并不怎么理想,至少不是他前世所在的大国,因为歌声并不是英文或者中文。

      甚至不是任何一门自己掌握的小语ⷦ种,他都分辨不出说的是什么。

      他都不知道语言的国度,应该是很小的国家,又或者非洲某个原始部落?

      【非洲人。。。】

      虽然在白皮肤的公司賴,作为黄皮肤的不是很受待见,可是他还是很满意原本的肤色。

      耳中继续听着传来的歌声,心情慢慢的放空,并不是音响设备播放的,每次醒过来都会听见,来自同一个声音的歌声。

      也并不是母亲的声音嚽或者身体父亲的。

      应该是姐姐或者阿姨之类的亲戚?

      零非常喜欢这样的胎教歌声。

      或者说,重生到母体之内的他,这个歌声是在黑暗密闭空间里的精神寄托。

      因为有着意识的他,在这个环境里,总是会联想到以前不好的记忆。

      联想到小时候没有完杜成训练,或者犯了错误之后,关在小黑屋的ῂ情景。

      在洗涤灵魂的歌声之中,他再一次慢慢的沉睡了过去。

      。。。。。痥。

      零踢了一脚肚子,表达了自己的再次清醒。

      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要持续多久,按照每次清醒睡着的次数模糊计算,至少已经2个多月了。

      感觉应该离自己出生不远了,自己绝对不可能呆足十个月的,毕竟要能够思考至少已经大脑成型而且根据第一次清醒,可以感觉到自己有手有脚的样子,反正应该不久就可以迎来解放。

      耳中传来声音很好听,但并不是平时给自己唱歌的对象,这个声音是自己的母亲的

      随着自身的成长,听力是越来越发达了,平时经常可以㻻听见的有3个,一个就是现在说话的母亲,还有一个男性声音,应该是自己的便宜老爸。

      剩下的就是每次给自己唱歌的女声。

      想明白了,自己不可能是什么非酋,反而应该是欧皇才对。

      能专门为了孩子请一个音儈乐家来做胎教的家庭,怎么都不可能是普通家庭。

      不过还是那个问题,所有听见的对话,他还是一句也听滋不懂ﵞ,当然最简单的几个重复单词还是让他分辨出一些。

      就像现在这个ꤋ妈妈经常会说道的‘妈妈’‘宝贝⨋’等等,还有男声说道的‘爸爸’,反正爸妈两个词,绝对是他最先明白过来的,至于‘宝贝’就不确定了,或许那个单词,是给他起的名字。

      等了一会BGM再次出现,他也停止继续动弹,每天醒来听音乐,是他唯一的乐趣,这样能省的每次胡思乱想。

      因为出生之后,还有很多问题要面对,比方说能㿭源危机解决了吗?对了这个应该是被他给破坏的。

      所以实验有没有成功的话,不会真的爆发世界大战吧?

      还有自己出生后,几岁开口?要不要从小就表露出天才?以后的人生该怎么安排?

      至于重新回到财阀,或者像原本那个庞然大物报复,他是不会去思考的,重新活一次不好吗?为什么要立刻就赶着再一次的投胎。

      说不定下一次就不会漏喝孟婆汤。

      重新过一个不一样的人生轨迹,父母是不是俊男美女。

      长相不说要比之前好,可是不能比之前差啊?很苦恼的问题,但同时又是充满了期待。

      不过这段时间,他又找到一个事情,来让自己度过这个超级小黑屋时期。 燱

      那就是运行功法,这是自己原本就会的,还是在训练基地学来的,他有些记不清楚。

      不过他出色的格斗能力,应该就是这个功法的原因,想来应该是原本就会的,不然同样的训练,别的孩子为什么没他这样能打。

      真的是用来打磨时间,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廩,他清醒的时间越来越长,而歌声不是一直会有的。

      每次练习能感觉到一股股热量,从脐带连接蔓延全身,可是气一遍遍的运行,可是结束后什么都没留下。

      或许是因为婴儿的身体还没发育完整?根本找不到原因,最开始尝试了几遍之后,只是发觉自己听力越来越好,外界的声音越来越清晰。

      还有平时踹的力气也在变大,恩,再一次老妈呼疼后,他开始慢慢不再用全力了。

      虽然没有练出气,而且那些带来的效果,或许是生命在母体里成长的自然效果。

      但是也难保这拧些效果是运行功法说带来的,所以每天清醒后依然保持着运行。

      最后在母亲肚子里的日子,听歌和练功然后继续睡眠,是他的主要活动,至于对新人生的思考,想了几个月的时间,已经没什么好多想的,反正还有什么比关几个月小黑屋更加可怕的嘛?

      他觉得新生的自己意志力绝对是强悍的。

      可是他想简单了,原来真的还有比关这么久的小黑屋更加可怕的事情。

      到这一天朂的来临之前,他从来没有䚢思考过的一个问题,他这一生的老妈生他的时候,是剖腹产还是顺产?

      萳这一点都不好笑。

      㒣 那天一如既往的醒来,然后就是活动一下手脚,顺便提醒老妈可以让人工BGM开始唱歌。

      可是那天突然一小拳伸出,他就觉得不对劲了,仿佛随着这一下动弹,什么东西破了。

      然后包裹着他的空间开始缩小挤压,当时他有些懵圈,还以为自己一拳,把老妈肚子打破了。

      随着外面听见的吵闹声,然后感觉到母亲的移动,接着各种动静,他慢慢的冷静下来了,这是羊水破了,他马上就要迎来新生时刻。

      接下去,绝对生最黑暗的时刻,这几个小时的经历,比起之前的小黑屋还要难熬。

      生产很不顺利,猜测估计自己在母体里瞎练功法,让自己成长的太好体积太大。

      反正整个过程是痛苦和漫长的,不止母亲痛苦,他也同样痛苦。

      被不停了挤压几个小时换你来试试就知道什么感觉了,几次感觉自己是不是要胎死腹中。

      在这一刻他决定,绝对不会让任何人知道自己是重生的,绝对不可以让任何人联想到这个经历。

      在重见天日的那一刻,零想要喊一声发泄一下。

      “哇~!”

      结果变成了哭声,不过也就这一声,他就闭上了嘴,然后努力的睁眼,想要看清周围的一切。

      这一刻甚至都忘记关心,在母胎里最担心的那个问题,自己到底是男是女。

      白蒙蒙的一片,自己视力有问题?

      或者是要适应时间,至少一点听力是没问题的,一丝刺疼传来,不过和之前的比根本没什么,应该是被剪断了脐带。

      感﷯觉被人抱着移动,耳边出来对话声,其ᆈ中一个第一次听见,另外一个虚弱的声线异常熟悉,声音微微有些沙哑,这很正常。

      刚才对方也一直在喊,任谁喊上这么久,都䪣会嘶哑的。

      ⚕ 朦胧一点点消退,画面逐渐变得清晰起来,一个躺ꂤ在床上的人影轮廓出现在他眼中。

      轮廓不停的变清楚,黑发?万幸。

      白肤?或许只是皮肤白。

      一只手贴在了他脸上,同时对方模糊的五官,越来越清晰。

      【好漂亮,自己的颜值稳了。】

      他的老妈大美女啊,最让零松了一口气的是,一看就是亚裔面孔。

      可是为什么自己听不懂语言?东南亚小国?可是天朝附近就算不懂,听到也大概分辨得出是什么语言。

      很快把这个念头抛开,看着头发湿透,一脸虚弱的美女,心情是异常复杂,该怎么面对自己便宜父母,这个是一直在肚子里思⤢考的另一个严肃问题。

      可是刚才的那段出生经历,和对方一起的努力,还有此时面对的笑容,他突蝿然有些明白该如何相处。

      是不是该尝试的礼貌的回一个微笑?这个问题没有븞让他纠结。

      因为零马上就被抱离,应该是护士抱着给턨他母亲看一下。

      【呃,后悔,应该要回个微笑啊,算了,以后机会多的是。】

      【???】

      【移动门?刚才是移动门吧?】襃

      零应该是被护士抱出产房。

      虽然移动门这东西,在身前实验室很常见,可是在医院这种公共设施并⃕不ꭩ算标配。

      从老妈是大美女,所以自己颜值也不差的喜事后,迎来了第二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医院配置很好,不说家庭条件好不好,至少没有出现自己担心的生在非洲部落,也不应该是东南亚小国。

      【???】

      自己被围了起来,这很正常的,毕竟出了产房,就要面对那个男人,自己刚认可下来女人的老公。

      鲇可是这围上来的一群人,零再次有些蒙圈。

      红色的刺猬头,块头也好大,这是对比身边站的2个և得出的结论,还有这一身作战服。

      【战士?】

      零很快确认猜想,因为剩下几个都是同样款式的作战服,可为什么一个一个都好中二啊,都什么鬼发型。

      这让他不由得想到了某个棒子国,非ꈈ主流?

      【谁是那个女人的‘老公’?】

      首先排除粉色头发的,因为扎着单马尾的对方是和老妈同一性别的,现在就是她在捏自己脸蛋。

      红发的大个子也不是,因为大块头粹一直站在后面,没有站前排的意思。

      零看向剩下三个,黑发的看上去比较正常,不过已经开口,并不是自己听见过的男声。

      最后一个天蓝色披肩发,还有一个绿色卷毛。

      【不,不要绿色的。】

      零这个时候有些害怕。

      视线看向蓝发的男子,不差前世他的大帅哥,按照里面美女女人的眼光,应该是这个。

      果然对方开口后,他终于松了一口气,不是绿头发的就好。

      接着不由的想到黑发和天蓝色混在一起是什么颜色?蓝灰色?

      읲【这到底什么鬼。】

      零思考着,这ࡕ不是自然发色吧?染得吧?没有那个国家的是蓝色头发的啊?还有另外几个也是染的吧?还有长相这几个看着都像混血。

      直到被护士抱离便宜老爸,他都一直在思考关于发色的问题。

      甚至沿途看见的人,不少都是不常见的发色。

      【???】␥

      等再次回神,零惊讶的发现,自己被放在一个仪器上面,应该是仪器吧?

      刚才匆匆匆一瞥,看见的类似西方魔法阵的东西,可是整体造型有些科幻风。

      【???】

      开始冒光。

      周围一圈符文开始逐步亮起。

      这是什么啊?他是被献祭了吗?这像极了恐怖电影里的某些邪恶仪式。 欒

      脑海闪过各种念头,接着马上找到现在最正确的应对方式。

      “哇———哇—ᰳ———”

      之前没好意思哭,零现在用足了全力。

      只要蓝头发的来救自己,以后您就是爹了。

      可是直到光亮停止,都没人能得到零的认可,抓住机会来做他爹。

      好在光亮消ꊷ失之后,他发髱觉自己还在原地,除了哭喊的有些累了,也没什么不好的事发生。囓

      零有些烾不好意思的停下哭声桻,觉得有些丢脸。

      注ꊯ意力放到周围,不过还不等他观察房间具体摆设,耳中传来了脚步声。

      零觉得自己现在的ꍤ表情肯定是惊恐状,因为视콿线中一个男人,拿着一把枪走了过来。

      【枪?】

      是枪吧?看着更像以前的电击枪,不过区别是枪口⧫位置是一块水晶?所以还是枪吧?更加让人慌张的是,水晶周围包裹的金属,金属上延伸出的蜘蛛形节肢

      【喂喂喂,拿着这么危险的武器对准一个刚出生的宝宝干嘛?】

      零思考后,立刻再次做出现在最有效的行动方案。

      “哇———哇————”

      只要蓝头发的来救他,以后您就是他爹。

      再一次的呼救,可是没有任何效果,眼睁睁的看着医生模样的男子,拿着武器对准他的胸口。

      看他熟ิ练的手法,应该是一个伪装成医生的杀手,可不可以商量一下,大家是同行。

      这个爹他是绝对不会认了,也不需要认啦,零清楚的判断,自己没法逃脱。

      停止了哭声,冷漠的看着对方。

      公፤司派来的人?怎么查到自己重生的?

      看着对方面无表情的按下扳机,就和零以往完成任务时,一样的冷漠表情和动作。

      刺疼感袭来,蜘蛛形节肢精准的扎进身体。

      【业务不熟练啊,不是致命位置。。。】

      还有时间判断和思考,不过一股酥麻感传来,电击效果?果然是电击枪。

      黑暗一点点袭来,最后的念头是,这个重生让他好无语,

      在母体里好几个月,然后经历几个小时的辛苦出生,最后没有活过半小时?

      【果然,以前坏事做太多了。。。】

      。。。。。。

      【我是在哪里?死了吗?这就是死亡后的世界吗?】

      再一次的恢复意识,零脑海里飘出了上一次一样的问题볐。

      不会吧?又来⾶一次?在几个月的小黑屋,然后出生在被杀?

      零判断自己是在地狱。

      不过下一刻女声传来。

      感受着着自己抱起,零睁开了双眼。

      入眼的是一脸笑容的黑长直美女,再次的松了一口气,确认应该是在天堂。

      【老妈,你不知道自己刚才经历了什么可怕的事情,还有那个蓝头发的混混一点口不可靠,离婚算了吧。】

      【以后自己应该可以养你,还是我们母子,恩应该是母子相依为命吧。】

      【???】

      【您在干嘛?脱衣服干嘛。】

      零双眼用力的闭上,非礼勿视。

      这是要干嘛?随着鼻尖传僎来得到香气。

      应该是要喂他,再次得出精准的判断。

      吃还是不吃?用力的抿住嘴。

      这个该怎么办?急,在线等答案,零很烦恼的想着。

      等回过神,身体很老实的靠着本能行动,嘴巴用力的吸着,享受着重生后的第一餐。

      全程紧闭着㔦双眼,薛定谔的猫,只要不看见,自己喝的就是奶瓶。

      吃饱一点,一次吃饱一点,让下次进餐到来的时间无限拉长。

      【???】

      还没吃饱呢,零睁开双眼,对上了母亲漂亮的脸蛋,看了一下不敢对视,移开了目光。

      䊴 【可惜了,这么个大美女,怎么就找了个混混。】

      【恩?这是什么?】

      视线突然被对方衣领吸引,这该死的傊圣光,零感觉自己被闪晃了眼。

      【呃,一圈,二圈,三圈。。。8圈?ꆊ】

      一块发着光芒的晶体,仔细数了一ᯄ下一共有8个光晕。

      仿佛是注意到了自己视线,美女伸手点了下自己胸口的光圈,接着又点在了他身上同样位置。

      男人,晶体的手枪?对着胸口注射,然后㮍巨疼之后的昏迷。

      零仿佛找到了什么答案,果然母亲的手指,没有触碰到自己的皮肤,而是一块硬硬的物体之上。

      所以这是什么国家?什么风俗?对着婴儿植入宝ﯪ石?发光的?奥特曼吗?老妈是奥特之母吗?自己到底重生在什么样的鬼世界啊?不是海蓝星吧?

      被女人抱着移动,突然视线一片开阔,这是一整块的落地窗。

      零耳中传来兴奋的话语,自言自语?不,应该是在和他说话,只是他听不懂而已。

      不Ẫ过这个时候他完全没有心情在乎女人说的是什么,他的视线被窗外所吸引住。

      顺着女人的手指,他看见的不可思议的场景。

      【磁悬浮飞车?应该是吧。。。】

      【科幻世界?未来世界?科技更加发达了,所以檆自己死了很久时间了吧?】

      跧心里快速的思考着。

      【刚刚超越飞车的是什么?飞剑吧?是一个人踩在飞剑上吧?呃。。。】

      一片隐隐突然遮住了一下光线,母亲微微抬头,接着立刻把他向前送了一下,方便他看见。

      “啊~”

      无意识的发出声音,零是被震惊到了。

      用力的闭上眼睛,接着再次睁开,眼前的庞然大物继续向着前方滑翔着。

      【龙。。。】

      西方传说中的巨龙,刚才就在自己所在建筑物上方飞过。

      女人很开心的指着飞龙,和他说着什么。

      “龙骑士呢,在这边很少见呢。”

      【???,自己竟然明白她想说什么,可是这不是自己理解不理解,还有这是少见不少见的问ꬮ题吗?】

      零用力的闭眼,接着再次睁开,看着面前大大的落地窗。

      【哼哼,明白了,全息景象,没错,就是全息景象㚶没错了,这骗不ꥦ到我。】

      “全息景象是什么?”뱆

      【全息景象就是全息景象。】

      【???】

      谁在说话,零立刻反应过来,并不是听见的,而是直接印记在他的心底,还有这个声音很耳熟。

      “你能听见?”

      零视线上移,看向声音来源,一个小小的人儿飘浮在空中,不对是飞在空中,母亲脑袋边上,ᣤ背后两个蜻蜓一样的翅膀不停的颤动鉟着。

      通过和女人脑袋的对比,这个小人的体型应该在20公分以下。

      零视线中,小人现在和他母亲飞快的交流着,说的还是他听不懂的话语。

      交流完毕,小人向下飞了一点,面对着他。

      “你好,小风衍,雪琪妈妈要我告诉你,你的诞生是她最好的礼物。”

      【???惃】

      声音又是直接印在他心底,而且又听懂了。

      【风衍?我的名字?雪琪是这个女人?】

      零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对方,这个比正常人等比例缩小10倍左右的生物。

      “是的,你好,自我介绍下,我叫软软,是妖精一族,对不起,我魔力不够了,心灵同声魔法要结束了。。。”

      声音截然而止,被起名风衍的零,视线再次看向窗外,看着按照某些轨迹有序飞行的,交通工具。

      接着回头看了一眼,飞在母亲边缘,和母亲说着话的小妖精。

      最后瞄了眼母亲身上微微透着光晕的晶体。

      【所以,自己不是重生,而是穿越了吧?】

      【所以,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啊?】

      风衍一脸茫然暭,接着想到什么,一脸惊恐的看向叫软软的小妖精。

      刚才,和她是进行对话了?

      【心灵同声魔法?】

      【完蛋了,希望这个世界婴儿出宠生就会思考。】

      零瑟瑟发抖的想着这个严肃的问题,这一刻他完全不知道,小妖精和老妈大人在交流什么៊。

      嗀他好怕,真的很害怕,谁家刚出生的孩子㯎,就能对话的ƣ?

      小妖精的脑袋转了过来,然后对着他露出了微笑,还眨了眨眼睛。

      被起名风衍的零,思考过后立刻给出应对方式。

      努力的让自己露出微笑,他不知ꀤ道现在露出的表ᷡ情是哭,还是笑。

      ꦢ也没法确认前世的毛病是不是被遗传下来,还是依然因为实验情感表达不能,也就是所谓的面瘫。

      他才刚出生啊,不想再次去投胎。

      【这是什么样的世界,见鬼!!!】

      刚穿越就被人发现,自己肯定又会被鲨了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