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坐全文免费阅读在线天涯

      希剩下这两日路程倒矩也没有什么Ꞟ变故,众人安全地抵达了阳城,告别了李管家等人,萧梦楠便辠带着宝剑往洛庄赶去。

      然后就在萧梦楠赶回洛庄的同时,一间텖房屋的墙下,几人ᕧ嘿嘿笑道;“这个家伙真是够胆,居然还大摇大摆地回来了,一䬖会儿有稹他受得了。”

      濻 萧梦楠回到洛庄后,홨看见门口站了好遆多人,门边上站着明远长老、洛东岩,洛水明以及一个样貌俊朗的中年人,看其样子与洛水明样貌有些相似。

      这时有人发现了萧梦楠,叫道;“野人回来了,打㥊伤二少爷的野人回来了。”只见门外一行中人的一人高声叫道。

      鴖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萧梦楠,只见门外一个面方阔耳,虎背熊腰⩐的大汉走了过来,对着那个俊朗男子道;“洛当家的,我不想废话,虽然我凌⸩天玺打不过你,但是万埁事抬不过一个‘理’字ᱜ,这个小畜生先动手伤人不说,还下了这么重的手,我儿依然处于昏迷之中,他却是活堶蹦乱跳的,我们凌家与洛家一直井水不犯河水,不能为了一个野人伤了日后的和气,毕竟我们还是亲密的贸易텋伙伴。”

      萧梦楠看到如此多的人,显然那个大汉就是凌杰他爹了,看样子是来找场子的燭。

      此时听到洛水明向着身边人道;“爹,我听说是凌家二公子挑衅在先,我朋友ꆙ即使不先动手,也必然ꀪ会被凌家二公子毒打一顿,阳城之中谁人不知道凌家二公子Ᵽ的作风。”晓

      那人居然是洛水明他爹,洛家宗家族长洛云天!

      此时洛云天抬手示意洛水明不要说话,缓缓道;“先出手打人肯定是不对,也应当得些教训,但不知凌旇当家的想怎么解决此事앉?”

      凌天玺听其意思䍑,知晓了洛云天并不想因为一个外人破힀坏家族间的贸易往来,当下道;“我要那个小畜生接我三招,此事就算完。”

      洛云天想了想,便点⊧了点头。毕竟家族间的交易远比一个野人重要的多。

      但是洛水明却是不干了,当下怒道;“你一个凌庄庄主居然要一踾个不鞐会武技的人接你三招?太过分了。”

      萧梦楠听到这里,一颗心开始逐渐往下沉。

      虽然开始看着对面人多势众,有些慌乱,但是听到洛家并不想因为自己破坏他×们之间的关系之后,心中瞬间的感觉并不是因为洛家不保护自己而害怕,而是一种孤独感,一种一开始的那种孤独感,不由变得冷静了许多。

      䉽 但是看到洛水明为自己出头而顶撞他父亲,又是一阵心暖,当下也不想连累他,走上蓷前来,道;“我确实有先动手,但是就算억时间退回去,我还是会这样,我凭什么就⬣要受你们的ᅔ无辜欺凌?难道我当时就应该老老实实的等他打我?只虜有这样才算天经地义么?这就是你们所谓家族高쫋高在上的特权么?”

      凌天玺看了一眼洛云天,道;“野人就是野人鬖,先动手伤人还满口胡言乱语,今天我得教训教训你。”说着便向萧梦楠这边走了过来。

      就在此时,洛水明道;“今天你若是伤了他,我会杀了你。”

      刚欲上前,便被洛云天拉住了,道;“明儿,此事不同儿戏,由不得你。”

      뚑萧梦楠见状,心剡想跑是肯定跑不了了,只能硬着头皮接招,当䊃下ⶌ笑着对洛水明道;“大明子,放心吧,区区三招而已。”

      接着竖起了大拇指,示意完全没有问题。

      凌天玺闻言,哈哈笑道;“好个有깒骨气的野人,等接下这区区三招再说吧。”

      当下开始运转周身灵力,看来是要出手煏了。

      萧梦楠챗也摆开了架势,心中盘算着如何应对,就在思索之间,凌天玺平平推出一掌,竟然是凌家武技‘蚖断风掌’。

      速度之快,来不及反应便到᪩了眼前。本能的抱臂去挡。

      ‘砰’的一声,萧梦楠只觉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向自己袭来,紧接着便是一阵剧痛,仿佛听得见自己司手臂的断裂声,五脏六腑一阵翻腾,喉咙一甜,훿一口血喷了出来,同时也飞出好远。

      凌天玺奇道;“果然是‘魂体’,难怪渞如此耐打,才断了两只手臂而已,멆还有两招。”说着又走了上去。

      萧梦楠此时挣扎地站了起来,口吐鲜血ⶸ,仿佛用了全身的力气,忍着痛向洛水明又竖起了大拇指,但是没有说话,因为他现在已经无力去言语。

      洛水明见状,运转灵力,目眦欲裂吼道;“凌天玺老狗,我要宰了……”话没等说话,便被洛云天拍晕뙰了去。

      洛云天向凌天腋玺道;“我儿不谙世事,言语间没大没小,还望凌当家的勿怪。”

      凌天玺淡淡地看了洛水明࢝一眼,对着洛云天点了点头,又向着萧梦楠这边走来,萧梦楠想运力抗衡下一招,无奈的是,实在使不出力嶏气了。

      凌天玺走到萧梦楠眼前,看着萧梦楠折断的双臂,狞笑道;“给你来个上下平衡!”

      突然迅速踢出了两脚,걦分别踹在了左큦腿和右腿上。❏

      ‘咔嚓’‘䩆咔嚓’连续两声,两条腿也被凌天玺踢断了去。

      由于对方出腿太快,快得来不及去躲便中招了,又是两股剧痛从腿部譐蔓延开来,痛苦地蜷缩成一훦团滚至墙下角落,心里突然感觉蜷缩在的不是墙角,而是世界的一角。 ᄃ 薩

      即使是面对这种情况,萧梦楠自始至终也没有哼一声,可能是因为痛苦来得有些迅猛,以致现在的四肢都已麻木。

      洛东岩见状,心中不忍,刚想说什么,却是被洛云天制止了下来,只得无奈摇头叹气。

      明远长老面色如常,只是静静地看着发生的一切。

      在场的所有人,各有各的心情,有的扼腕叹䖯气,有的拍手叫好,但是没有一个人뙬来帮助此时四肢齐断櫡的萧梦楠,即使是稍鎮微有点能力的,也不敢得罪凌家。

      毕竟他在人们眼中不过一个荒山里跑出来的野人而已。

      싴此时天空中一片乌云挡住了阳光,也仿佛遮住了上天的眼睛。

      伴随着一阵凉风吹来,萧梦楠只感觉身上一阵发冷,但是远远不댼及心中的寒冷。

      看着四周人们各异的表情,心想;“我这是要死了么?看来他这是想杀死我啊,呃……或许真的到此为止了,不过我相信ᦻ大明子以后一定会为我报仇的。”

      想到这里,向天空望去,好蓝的天。

      此时心里想到的是自己那间茅草屋以及环山村的点点滴滴。

      缓缓地闭上了眼睛,皹似乎已经回到了那个熟悉的小山村中。

      凌天玺心想;“我如울果当场杀了这个小畜生,日后可能会有些麻烦,毕竟他现在住在洛庄,先让他多活一段时间。” 흖

      当下冷笑道;“真是个嘴硬的野人,即使你拥有‘魂体’,ᅕ但是在绝对的实力面瓏前,也无济于事。”ܿ

      言罢,便对着萧梦楠的前胸狠狠的一脚踢了下去。看此情况是想震碎萧梦楠的任脉,任脉若是被震碎了的话,不光气海无法纳灵不说,即使是魂体也是无法继续修炼了,日后便会如同残废一样,下手可谓是狠辣无比。

      洛云天看此举动0不由微微皱眉ዓ,这凌天玺下手未免有些狠毒,不过也没说什么,毕竟他也不想洛水明日后被这种人带入歧途,᭵就算是被打成残废,大不了养他一辈子。

      这时大多数人都为萧梦楠的骨气而折服,即使四肢断裂,也没哼了一声,即便是面对凌庄庄主这样的高手,也没有表现出丝毫惧色,刚쓭才纷纷叫⼷好的人,也再㷸没有刚才喝彩的劲儿,因为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天平,那天发生的事在每个人心中都早已知道谁对谁错,只是碍于现实,챪即使是对的也要说成错的。

      所以都纷纷￱转过头去,不忍心看那最后一击。

      凌天玺퍱面色无比狠毒,狠声道;“记住了,小畜生!”

      一脚踢了下去。

      ‘轰’的一声,烟尘四散苊。

      众人没等看到最后一击,却听到凌天玺‘㹝咦’了一声ꓑ,发现萧梦楠身体前方出现了一面灵力光盾,任自己如何用力也无法将其踢碎,不由看向了洛云天,看是不是他搞的鬼,但是却看见他微微摇头。

      就在凌天玺大惑不解之时,有一个声音传来,“我说你这个大个子,当初明明是你家那小加崽子不对,如今却拿出受尽了委屈的样子来讨륤回公道,眚你眼뵥睛下面是pigu还뺞是脸?”

      洛云天脸色一变,心中暗惊;“控灵成盾,而且不见其人,来者不凡。”

       凌天玺闻言后,也是心中大惊,对着空中道;“前辈,这是我们家族的私事,还望前辈万勿插手。”

      虽然知道来者是位高手憪,但是打心底也不甚惧怕,毕竟宗家那边也算是高手如云,凌家在天鸣城都能站住脚Ἵ,所以现뒽在心中也是底气十足。

      萧梦楠本来都已经等死了,却没想ᆣ到突然发生了这种事。

      只是碍慚于无力,无法转头看向来人,只能用캵耳朵去听。

      就在此时,那个声音又传来;“哟,区区一个凌家,在这屁大的地ࣙ儿当个씛土霸王还可以,还真以为天老大你老二了?”

      接着便是一道黑影突兀地出现,众人也不见他是从哪里来的,就这么凭空地出现了。

      凌天玺看到一个身披黑袍的老头,从他露这一手,心底便开始发凉,额头也开始见汗,这等身手,就算宗家族长来了,也未必能讨得好去。当即判定,此人绝对得罪不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