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猪视频app官网小猪视频app最新版下载小猪视频app无限观看

      “刘大人闇,赈灾粮昨日入库,你看,我艰们什么时候开始发放啊?周近镇乡,可都开始饿死人₋了。”

      䛦 孟驿丞一早赶到县衙,三万石粮食存在官仓,周围灾民虎视眈眈,不赶紧焟发放,风险实在太大。

      刘文希坐蟏在后衙院子里吃着早餐,小米粥配肉包子就咸菜。“吃了吗?来一点?”

      孟驿丞摇ꙁ摇头示意吃过了。

      “地龙翻身再加上连雨,山川河流震荡移位。洪涝两月有余,一县境内十余万百姓全是灾民。三万石粮食,平摊下去每人几十斤,能撑到补种秋收?”刘文希放下筷子﯋叹了皳口气。

      “藩台不是说本县可分得七万石吗?”

      孟驿庩丞苦着脸,“府台衙门截留两万石,抵销历年拖欠部分税粮。”

      “那还有两万石呢耤?”刘文希泟紧皱眉头。ߛ

      “大灾之后各地组织补种,粮道衙门以此抵押,作为种Ⳑ子农具拨付支出。”孟驿丞摇了摇头。

      橌 “硕鼠!一个个墼没有人竣性,丝毫不顾及百姓死活。”

      刘文希重重一掌拍在桌上,堆在盘子里的三个肉包子被震出来一个,滚到地上。

      朝廷拨下鯯赈灾粮,樊口县属重灾区,本应派发十万石粮食蹩,到手的却只剩三成。

      “那……”这个话题孟驿丞可不敢接,唯恐乌纱难保。

      “唉,十多万灾民,个个嗷嗷待哺。现在发放下去可以供他们吃几顿饱饭,但迁延到秋冬,饿死冻死的人会更多。”

      刘文希眉头紧锁,为官十一载,他已经不是㭪当初那凭着书生意气就做决定랰的愣头青了。

      “再说,连雨未歇,枝江水涨。恐怕,天灾才刚刚开始。”

      抬头看了看阴沉的天空,“唉,再等等吧,如今䦻夏季万物生长,鱼蛙田藕野菜还能充饥。灾民每日劳作,身体康健,一时还死不了跔。粮食,需要留到危难之时。” 㻰

      孟驿丞叹了口气,他听懂了刘大人这官话。

      真正理解下来就꟨是,水患还在继续,说不定还有人会淹死。赈粮一旦给了那些可끫能会淹死的人就毫无价值。

      再者,人多粮少,先饿死一뛳批老弱病残,剩下康健劳力再救,既有功效也有意义。

      一整天时间獵,虎子、棒槌和三斗时刻保持警惕。

      码头被淹,氳虎子最窯近都没有事情做,除了昨天搬运격赈灾粮,其他时候都是跟棒槌他们摸鱼捞虾以供糊口。 ᏿

      “你们三个……”地保王大爷带着两名青皮,手握捆人麻绳데从远处跑过来。

      “完……完了,昨夜祸事漏了……”三斗丢下手中的破烂渔网,满脸惊慌转身就想跑。

      ೵“别慌,看看再说。”虎子瞪了他一眼,要他闭嘴。

      “你个狗ri的,看到老子跑什么?”地保来到水洼边,狐疑地盯着惊惶的三斗,“你小子,不会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吧?”

      三斗脸色苍白,咕咚,喉结滚动咽下一大口口水。

      棒槌也稍稍紧张,站在水里不知道该怎么好。

      ⌕王保长更是一脸警惕귨,“哼哼,昨晚,喜子他婆娘洗澡被人偷看,是你们仨干的吧?”

      三人对视一眼,总算松了口气。

      “保爷,我们可不会干삠那么没出息的事。昨晚跟小德子几个在后山竹林꽍乘凉到深夜,可没时间去做那꺩龌龊事情。”虎子笑嘻嘻地解释。

      “哼,这可说不准,供说不定是你们和小德子一起去的呢。”

      没说完王保长却先自笑了,“要说,你们眼光也忒差,喜子婆娘那么丑,亏你们看得下去。”

      身后两名青皮也跟着詧拍手嬉笑起来。

      “哈哈哈,保爷,你老不会是特意过来编排我们笑话的吧讚?”虎子他们肝胆都提到了胸口,Ϧ可没心情打哈哈。

      鐼“哦,对了,听说黄嫂跟二婆子为了挖马齿苋打起来了,你们看到她们撕扯到哪里去了?”王保长懒得理这群十六八的青皮破事,莶问出来意。

      棒槌䯕愣了愣,“打架?难怪刚才看到二婆醬子披头散发,骂骂咧咧回村子去了。”

      “回去了?”王保长转身踢了身边青皮一脚,“你不是说她俩头破血流差点出人命了?”

      身后青皮讪笑着往后退,“我縝也是听癞子说的嘛……”

      “狗ri的,守好你那缺口,我们赶了半天,你要是让鱼遛了,老子溺死你!”王保长他们已经离开,棒槌端着⎿竹裙罩一下一下爼往大腿深的水里按,半天都没收获。 ꒽

      “我说过这里没鱼,瘪嘴他们之前扫荡好几次쐾了。”三斗看地保不뵬是冲自己来的,乖乖跑回决口守着破烂渔网ꄣ。

      쨶 “哈,有了!”虎子突然大笑,弯腰在竹裙罩里摸了起餄来棙。

      不一会抓了条筷子长的白刁放进后腰鱼篓,“不错,回去和点野菜炖깖锅汤,今天口粮解决了。”

      棒槌也眉开眼笑,“加把劲,再弄一两条用荷叶桶装水养着,明天也能打牙祭。”

      一上午时间,三人将百余丈的一片水洼罩了个遍,只抓到뤅一条白刁和两条巴掌长的小鲫鱼。

      “唉錴,要是有瘪嘴那样的好网,老子一穐天能捕一百条。”

      棒槌叹了口气,长襗时间泡在水里,伤风又加重了,ⷋ使劲擤了一把鼻涕짟。

      “虎子,要不,晚上再去一趟?”三斗从附近几朵枯荷叶下摸出四截被人采断的老藕带,一人递了一根,这就是他们今䋳天的早饭和午饭。

      “等两天风声过了再说,说不定县衙这两天开仓放粮襺呢。” 磉

      随手将锈黄色藕带在水里摆了两下珃,也不管上面滴答着泥水,三人直接塞进嘴里嚼得脆响。

      “记住,管住你们的䄹嘴,赈灾粮到了的事千万别茄泄露。引起民众哄抢,抢不到的老弱妇孺可就只能饿死了。”虎子狠狠盯了三斗一眼,就他嘴巴最不牢靠。

      有了这点东西垫着,虽然还是饿,但墼最起码胃肠不会藭烧灼疼痛。

      站在旁边的小河岸上,虎子解开腰上的麻绳向河里尿了一泡。

      叉着腰打眼四望,颇有感ᦂ叹。

      这附近几十块沦为抓鱼的水洼,原来可是临近妮水源的上好袡良田。

      旁边的这一片还是县主娘娘从王秀才、李六斤他们几户手中强买过去的,眼看就要收割的稻谷,先是地龙翻身扭曲地势ꖌ引小河囒倒灌,之后又是半个月的连雨,被ฆ淹得干干净净。

      有些地势高一些的稻田虽然没有淹,但ㆃ连雨霉烂,抢收的稻谷没有成熟,也只能喂牛。

      低头看身上罩鱼溅到的泥浆,虎子干脆脱下了牛鼻短裤,等좪水面上的尿水泡沫被冲走后就涉进河里,用裤子沾着水洗起澡来。

      “虎子,呃,能铳不能将昨天扫的粮食先分我一点。”棒槌有些羞赧。

      룎“又准备接济王寡妇?”虎子解开头顶发髻浇水打湿,皱了皱眉,在河岸扣了一撮黄泥抹在头上用力揉搓傑。

      头发纠结在一起,洗得有点痛爿。

      棒槌也脱光跳进河里清洗起来,低眉搭眼,“昨天穿上坎য肩,其实㔮就楬是想弄到粮왙食后送她一点。我和你们打伙吃饭,身体强壮饿不死。但她还奶着娃,又做不了活……”

       “现在灾荒,有粮食换什么大闺女不成,干嘛盯着一个拖油瓶的寡否妇。”三斗撇了撇乾嘴,虽然ꭙ王寡妇长得水灵,但也不能当饭啊。

      “再说,她婆婆还带着一岁多的小叔子,你准备三代四口一起养?”

      “当年我在她家打短工,只有她心善,每次多发两个高粱粑粑让我吃饱。如今他们家地淹了粮窖淹了,男人为了救猪也淹死了。”

      “我并不是图她回报,只想带她度过这段饥힌荒。”ﱱ

      ط看到棒槌坚定的眼神,三斗嗤笑不屑。

      虎子无奈地点了点头,“唉,行吧,扫的粮食,分你一半。拌点糠皮野菜,辈也㗑能支撑几天。᧙”

      “只是,她家这种情况,别胡乱答应什么,也别沾她的身子,甩不脱。飴”

      맾说着,还用荷叶把两条小鲫鱼包着给他,带去给王寡妇下奶。 ẑ

      쪗棒槌高兴得直体点头。

      詀 “那我……”三斗眼热地盯着虎子。

      “你什么你,你有相好的?干活不卖力,吃饭捞干的。再争多讲少,把你踢出伙,自己找吃的去。”

      三斗不敢再吱声,跟在两人身后向村子走씾去。

      践 “看,那是什么?修士吗?”棒槌突然指天大叫。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