亭子门事件

      小韠宫里奈再次死亡,又一根御柱破碎,红魇嘴角微微上扬,看着从破碎御柱中走出的小宫里奈。

      情况对小宫里奈来说已Ӧ经彻底改变,所有御柱都在将神乐的式神封印,这种时候她根本没有攻击手段,然而偏偏这种时候红魇出现,而且还莫名其妙的对她出手。

      在红魇失去利用ハ价值以后,小宫里奈就直接把她舍弃,估计这也是红魇攻击她的理由。

      毕竟对于利用完自己就丢掉的人,不管是谁都뿢会怨恨的吧。

      ๧身影如同鬼魅一般,红魇杀向小宫里奈,比拼近战神乐都不一定能赢她,更何况是小宫里奈这个巫女呢?

      …똩……

      嘴角上扬,露出病态的愉悦㘱,红魇的短刀再次刺穿了小宫里奈的喉咙,又一根御柱破碎。

      ㉮ 只是这么一会儿,小宫里奈就被红魇杀了五次,然而看她还依旧没有丝毫的疲倦,每次她都会靠着吞食小宫里奈的㚼身体来恢复自身。

      打成这样,小宫里奈也有了撤退的ⶢ想法,念头一闪而过,然后就毫不犹豫的被执行了。

      剩余的十二根御柱拔地而起,小宫里奈一跃而起,乘着御柱化为一道流光逃跑。

      红魇也清楚不可能留下她,也没有白费力气,转而看向神乐。

      뇮趁着两人战斗的时候,神乐恢复了最起码得行动能力,不过要是说能够跟红魇抗衡的话根ഒ本不可能。

      也就是说对于她而言,情况鲜并没有变得更盛好而已,只是换了个敌人,甚至还要更糟糕,红魇的ᠽ精神上完全就是一个疯子,谁知道她到底在想些什么。

      脚步一动,红魇出现在神乐背后,雪樱想要拦住她却根本跟不上那速度。

      “你说,我要把你怎么办呢?”

      在耳边吐气如兰,红魇略显暧昧的问道,同时呼吸急促起来,手上的短刀若有若无的在神乐后背滑动。

      窙“呵呵。”

      神乐轻轻一笑,手掌一抓,红魇脸色突然变得很难看,一阵剧痛侵袭着她的神经。

      鉣趁着机会,神乐身上暴涌出മ火焰,直接把背后的红魇轰飞出去。

      红魇避开攻击,站在神乐不远处脸色癨异常难看,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上次交手时,神乐用人间道扯下了红魇的一部分灵魂,如果不好好利用一下的话她就不是神乐了。

      手上一团透明的灵魂被握住,神乐似笑非笑的看向红魇,下诅咒她不会,但不代表别人不哒会,一诚风雅可是大阴阳师,这点事情还是办得到的。

      鈿“今天已帜经吃饱了,那么我就告辞了,九舞巫女。”

      红魇不知道又抽Ἇ了什么风㩦,灿然一笑,毫不顾忌的转身就走,不解决诅咒的话她今天很难击杀神乐,这里可是平安京⁣,神᧙乐的援兵随时会到来。

      这个结果对于神곇乐来说也是最好的,这次行动她确实着急了,몟竟然没有发现小宫里奈一直在跟踪她,不过可笑的是她也被红魇给跟踪,最后三人谁也不能说谁赢了〭,只能是互有胜负而已。

      不过有一点很奇怪,红魇完全可以等到她被小宫里奈醡杀掉后再出现,神乐的临死反扑可不是那么好受的,然而她뾌并没有这么做。

      让神乐去揣测疯子的想䟉法还有有点强人所难,她能够想到的理由也只有不䐄想让‘中意’的人死在别人駍手上蛢而已。

      ………

      깻 “为什么每次你都能搞一身鐦伤啊。”

      宫本武藏十分无语的吐槽了一句,本来他和佐佐木小次郎还在给这家伙帮忙,结果白忙活了,神乐Ŕ自己又搞了一身的伤。

      식因为这次是帮犏明德,所以神乐也没办齳法借用宫本武藏和㚎佐佐木的力量,要不然真要加上他们,烴红魇、雪代凌和小宫里奈一起上三人都ꢏ能把她们打爆猟。

      “嘛,情况复杂,我也不想啊。鴢”躺在床上,神乐换上一身白色衣服,脸色有点苍白。

      牱 对付完雨灘之贤者后谁能想到小宫里奈会杀出来?要不然本来一切都挺完美的不是헩吗。

      “喂,佐佐木,那天百鬼祭晚上发生什么了吗?”

      神乐主动럖转移话题,要是继续下去免不了会露出端倪,而且其实她对这个问题也确实挺有兴趣的。

      一提到这个,佐佐木就一脸苦笑,神乐和宫本武藏好像明白了又好像没明白衒。

      䉗緆“我跑了,差点着了幽月的道了。”

      溺ൕ佐佐木小次郎异常无奈,当时他可Ђ是真的差点就让两仪幽月得逞了,最后吓的他那天晚上连家都没回,在外面过了一晚上。

      䠆 后果就是,到郂现在两仪詗幽月见到￿她二话不说就把刀拿出来了。

      “人家喜欢你,你还推三阻四的,换我就不管那么多了。”

      神乐撇了撇嘴,㌼表示完全㖦不能理解佐佐木小次郎的想法,看她和凤栖的关系不就水到渠成的吗?

      “唉~你不懂,我可是看着幽月长大的,一直把她当女儿看来着。”

      说到这里,佐佐木小次郎神色十分复杂。

      一直当成女儿的人突然对自己展开了穷追猛打,对于两仪퀕幽月充满父爱的佐佐木小次郎当然无法接受吧。풳

      賯 这东西要硬说的话,确实心理上过不去,有点鬼畜。

      “就因为年龄问题?”让人意外的是,没什么存在感的雪樱突然开口,死死的盯着佐佐木。

      “愚昧,爱情甚至可以超越种族,年龄算什么!?”

      被븰雪樱秱这朒么一吼虑,佐佐木当即就傻了瑮,压腡根没有想켨到雪樱会这么激动。宻

      所以说这事跟你有什么关系啊?为什么莫名其妙的我就要被骂?

      佐佐木小次郎满脸的问号,然而雪樱却起劲了。

      “剑道宗师,连这点都看不透?如果连这都館无法面对,你的剑还是去切菜好了。”

      镥 “总要有个结果,这么一直拖着,你为两仪考虑过吗?”

      “你不过是自私自利而已,别在这说的好像自己很委䚮屈一样!ﴷ”

      连珠炮一般的话语说的佐佐木小次郎哑口无言,张吤了张嘴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旁边的神乐都懵逼了躕,㾔她可从来都没发现雪樱竟然这么毒舌,这种情况她薑还是当做没有存在感好了。

      됒佐佐木小次郎被踢了出来,瞭勒令去找两仪幽月,不剄然雪樱就亲自上ꊌ门砍他。

      佐佐㥓木小ꢛ次郎总不可能真的跟雪樱动手,但雪樱可真的会砍知他的,所以这个威胁还是很让䳺人憋뜅屈的。

      将佐佐木小次郎赶走后,雪樱舒了一口气ḕ。

      绝对不能让神乐大人被灌输年龄的问题! ㊩

      雪樱内心给自礫己鼓㚄劲,要知道真要说年龄的话,她当神乐的鋩奶奶都够了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