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色影音三绵阳地图

      “你是如何知道此事的?”

      옣“楚常稂先是我끓寺的常客,常来常往,每次都是我在跟前报伺候。所以有什޸么事他们也不瞒我。”

      “好,我暂时相信你的话,不过,你还不能走,待我捉住慧明ၟ后,你们对质,问清你不是说谎才能放你。现在把钥匙交出来。”又吩咐五鬼把他捆在铁桩上。五鬼听得吩咐,哈哈大笑:“秃贼,这才叫‘六月债,还得快䄇’,这回该大爷伺候你了扬吧。”明远被五鬼象捆猪似的捆了个结结实实,勒得明远嗷嗷直叫。又把明远吊在铁桩上。众人这才从地牢中出薶来,锁好牢门,一齐来到前院。只见当院有一口大铜钟,只听得从钟里传出慧明的怒骂声。玄龙刚要收起铜钟,被泰山拦住:“玄龙哥哥,先别放他,看我治他。”说完跑出去找来一把大铁锤。“当当”地砸向铜钟。一边砸钟,一边说:“我叫你骂,我叫你骂。”一连砸了四十多下才停手。听了听钟里没有声音了,玄龙这才收回日月乾坤罩,但见慧明七窍流血,竟是被震死了。⟞

      玄龙׍笑道:“得。ꖴ我还想让他和明远对质呢,这下省事了。”

      䦻 李莎说道:“这个贼和尚帪,你想杀他就杀,就是杀了他,也不会冤枉了他。这些年,死在他手里的冤魂也不知凡几。你又不是官府的官员审案,何必对质。”

      “我只想毋知道楚常先到底是不是幕后主使之人,只求自己的良心过得去。不过,莎姐说的也对。这些年ᾩ也不知有多勍少良家妇女糟蹋在他们手里,不知有多少人死在他们手里,不然他们如何在这里坚持这么多年,所以这些贼和尚都该杀。”

      “对那꾢个楚常先,我一开始就፟没好感。此人心机太深,令我讨厌。”

      这时,泰山过来说:“玄龙哥哥,我把那个贼秃的头砍下来了ة,省的他以后再害人。”

      玄龙说道:“砍了就砍了吧,也算为以往那些Ꝭ屈死的冤魂⺌报了仇。”

      乔伊普说:“主人,不如把他这个匪巢一把火烧了,省的以后再藏污纳垢,给别的不法之徒利用。”

      玄龙点点头:“也好,这寺庙建在此处,本身就不合理。ᚫ你看它前ᘈ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周围也没有田地。无论谁㷗占了它,不打ꄏ劫来往客商根本就没有活路。不如一把火烧了干쒏净。”

      这时,雪儿带着六个女人来到玄龙面前:“小龙弟弟,这几个女人是以往被↷害⛆客商的女人。你听听她们被害的经历,这群和尚简直不是人롏呐。她们每天都要被ꬾ这群和尚蹂躏,是生不如死呀。我都不好意思说出口啊。”

      玄龙不用听就知道她们落在一群被称之为‘몚色中饿鬼’的和尚手里会有什么⼙结果。一摆手拦住她们就要开口的叙述,说道:“各位姐姐,你们不用说我也能知道你们扡惨遭蹂躏的情况。不过,事已经都过去了,你们被解救了。现在你们马上回去把你们剩余有价值的东西都带上,我再给你们每人三锭꼋银子燱,你瞋们回家去吧。鱉”

      刯众女人放声大哭,跪在玄龙跟前磕头如捣蒜。嘴里䓡说着:“谢谢,谢谢。感谢义士相救,把我们救出苦海。”

      玄龙对雪儿说:“请姐姐把她们带回ຫ去收拾自己的东튒西,然后马上出来,我准备一把火烧掉这座魔窟,免得它被别人占了再继续祸害人。”

      雪儿点头答应:“各位姐姐ꢂ,你们都听到了,这里马上就要被烧掉了,所以你们别磨蹭了,赶紧收拾你们的东西去吧。”

      众女人马上回转后院췒自己的房间收拾东西,然后回到前院。噬血五鬼已然把柴草堆到各间房前,雪儿和李莎分别祭出툩‘火灵术’。大火立刻熊熊燃烧起来,把几个女人看得目瞪口呆␠“怪不得能打败寺庙里的凶僧,原来他们是神仙呀。”正是秋高物燥的季뻝节,大火瞬时连成一片,浓烟滚滚,直上云霄。

      玄龙等人退出山门䒗外,白脸鬼段小亮说道:“仙姑师父,您看我学的怎么样了?”说完掐诀念咒,指尖上ബ也出现一个火球,段小亮用手向山门一指,火球摇摇晃晃地奔向山纮门,把山门引燃。段小亮高兴地说:“仙姑师父,我也勉强能使‘火灵术’了。”蔸

      雪儿笑道:“是很勉强⭶,你这种使法,很容易被敌人利с用。只要对方稍微比你功力高点,就很容易被对方夺去控制权,用你的火球来烧你。”

      段小亮心悦诚服地说:“仙姑师父教训的是,弟子定要努力提高修为,争取早日达到师父的要求。”

      髲 玄龙鼓励段小亮:“段小亮㗊你也别灰心,你的进步不小瘞。只要你不断的努力,肯定能取得更大的进步。你们其他几位要向段小亮学习,争取追上段小亮。”

      “是,主人。”其他四鬼响亮地回答。

      玄龙等人走出很远,回头看去,只见‘᠜鸡鸣寺’仍是火光冲天,黑烟弥漫。

      众人正行走间,只见前方如一片࿜黑云飘过,瞬间到了玄龙他们跟前。玄龙定睛一看,来者非是别人,正是玄龙一直怀疑的幕后黑手楚常先。只见楚常先一身黑衣黑裤,气势汹汹地问道:๸“玄龙,那方着火的地方可是‘鸡鸣寺’?你把‘鸡鸣寺’的主持长老怎么样了?”

      鸣 楚常先这一出现孳,玄龙便认定了他就是໽此次事件的幕后真凶,再加上楚常先这气㵦势汹汹的一问,玄龙更笃定他真凶的身份。于是玄龙态度轻松的回答道:“厄,你说那个恶僧,怬我已经把他杀死了둀。并放火烧了他的老巢,”他用手向后一指,“你看,现在还在烧着岒,还没烧完。你如果想去救他,可来빛晚了᱿一步。”

      “不可能,慧明长老的修为尚在我之上딂,你一个筑基境二层的修为如何能杀死慧明长老?”

      “那我왅哪知道,或许慧明长老看我年轻故意让着我吧。”

      “胡说八道,以命相搏的时候哪有让你一说?”

      “那我就不知道了。反正慧明是死在那里,这是事实。至于慧明到底是怎么想的,只有我把你送到地狱去你自己去问他好了。”쩒

       “年轻人真是狂妄。你别忘了我可是筑基境五层的功力,你和我比䣼还差着三层呐,你如何送我去地狱?倒是我把你送去还差不多。到那别忘告诉我的老哥哥是我给他报的仇。你拿命来吧!”

      楚常先话一说完,从䔾怀里取出一把小扇子,口中轻斥一声“咄”,手摇动小扇子,小扇子立时风火大作,向玄龙攻了过来㠈。玄龙身䛯上穿着师父赠予的护身宝铠,根本不在乎水火쪇的攻击。九幽淬寒剑化作一벎条巨龙直取楚常先的项上人头,与此同时雪儿和李莎各亮宝剑䱄加入战团。泰山、张焕、刘冰䭬也纷纷祭起兵刃围攻楚絇常先。有了这一路来大大小小的各种战斗的磨练,尤a其是有了围攻楚常先的师弟和围攻巴赫尔的经验,小伙伴们相互之ぼ间的配合更加默契,㝹更加娴熟。楚常先连߼忙从怀里掏出一把符箓,用手一扬,分别抵挡住众人的攻击。一时间场内兵刃的撞击声和符箓的爆炸声轰然大作。㺇与玄龙等人ꙙ的气势如虹相比,此时楚常先则是一脸惊讶之色,心中暗暗后悔:“大意了,没想到这些小崽子进步的这么快,短短两个月的时间玄龙竟晋묖入到筑基境第퇎四层䢮。还有蔡那个挺好看的小姑娘也晋入筑基境第二层。另一个也挺好看的小姑娘也晋ﵺ入锻体境第九层。看起来䰹今天是讨不了好了。”想훅到夾这里气势不由得一窒,气势这东西就是个此消彼长的东西,他这里气势一低,玄抨龙和他的小伙伴们则气势高涨,战场ꐥ形势立马反转,玄龙和他的小伙㋷伴们着着进攻,楚常先则处处被动,只有鯝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了。

      뇮楚常先知道,再这样下去,自己迟早会命丧于此,于是楚常先长啸一声,转身想逃,迎面撞上泰山和张焕。泰山祭起一张五雷轰顶符箓,正巧在楚常先忩头顶上轰然炸响。轰得楚常先晕头转向。借此画机会,张焕宝剑一挥,斩断了楚常先的一只手,手中宝剑当啷落地。泰山赶上前텣来,扬起手中的宝剑,斜肩带背将楚常先斩为两段。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