揉胸动图

      黎锦一开ꬥ车赶到医院的时候,黎妈妈已经进了抢救室,抢救室外听到消縑息的人都在等着。

      手术室的绿灯亮着,黎锦一看到静静站在门口的黎爸爸,再也憋不住眼泪抱住爸爸大哭起来ꆗ。

      她抱在黎爸爸腰上的手越勒越紧,她害怕她的亲人一个又一个离开。

      ﴒ 漫长的걃五个小时抢救嬿时间过去,手术室䶊上绿色的灯终于ꕚ暗下去,现在是凌晨三点,医生从里面走出来。뉰

      颰“生命是保住了,但什么时候醒来得看她自己的馰意志力了,四个小时内如果还没醒来家属要做好心里准备。롨

      病人大脑受伤严重,伤害读到大脑皮层,很有可能成为植物人。”

      当听到会成为植物人的时候,慻黎爸爸眼前一黑有些不敢接受这件事情,黎锦一软下身体靠在墙上,眼睛无神盯着手术室微关上的门。

      柁很快,手术室里的黎妈妈被护퐙士推出来,黎妈妈眼睛紧闭,苍白的脸上没有任何血色。

      黎家人立刻围了上去,但是被护士长挡开了:“病人还未脱离生命危险,家属先不要靠近”。

      黎妈妈被转进了重症监护室,他们只能趴在玻璃窗外看着身上被插满管줻子的黎妈妈。

      쪟黎锦一脸贴上玻璃,眼泪已经出不来了,他们现在能做㏢的只有좿等咑了,等着奇迹出现,等着黎妈妈醒来。

      早上七点十五分,黎明的第一道曙光从地平线缓缓升起,太阳照在医院大楼的楼顶上,却没有照进黎妈妈的病房里,四个小时过去了,她没有丝毫要醒来的迹象。

       黎锦一腿脚站的已经麻木了,붢现惤在只剩下她、黎锦书和黎爸爸还站在ICU门外,隔着一道玻璃,仿佛隔断了两个世界。

      錏黎锦一眼睛红红的,盯着黎妈妈的脸留下最后一滴能留下的眼泪,从右眼滑下。

      她动了动有些麻木的脚,退后两步,朝着电梯方向离去。

      黎锦书见状赶ꊓ紧跟了上去:“⻼姐,你去哪儿?”

      ꔣ 黎锦一已经进了电梯,被弟弟伸过来的手挡住门。

      “看着病房,不要让任何人靠近。”

      黎锦一듴充满血޺丝的眼睛对上黎锦书同样状况的眼眸,冷冷的说完这句话,扒开黎锦书的手,按了负一楼的按键,在黎锦书的注视下关上了最后一丝缝。

      她开着车,一路朝着一个方ቲ向狂飙,没有看清闯了多少个红灯,也不知道౭超了多少辆车,被多少司机谩骂,她管不了这些,只想快点见到那个人。

      车子开了一个삓小时,终于到达三清山脚下,剩下的是一段盘山公路,弯弯曲曲向着山顶蔓延。黎锦一깶车速未减,平时根本不敢开这种路的她今天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就朝着终点方向前进,淿毫无畏惧。

      戠车离目的地才开了一半,前方出现一辆车,㫋盘山禂公路虽然没有平常的路那样宽,但还是可以让两辆车擦身而过的。

      麳只是黎锦一没有任何犹豫的朝着前车开去,逼的前车节节败退,不敢伤她,只能冒뭲着巨大的危险让着。车子后退,不知道后面是坦荡的路途,还是万丈的深渊。

      쮙썲 车子倒退出去十几米,终于在拐弯处遇上万丈悬崖,前面车子后轮的一个轮胎滑下去,掉在半空中。

      黎锦一没有任何想停下的意思,踩紧油门朝着车头就撞过去,生生把停下来的车子又装撞出去半分。

      车子所处位置岌岌可危,一个不小心就会落入深渊。

      幸而车头的大部分还在岸上,司机有机会还能下来,你仔细看,纲颤颤巍巍走下来的司机,不仅腿抖还手抖,全身抖。

       一下车,腿就不受控制的软在地上,眼疾几手快的扶倯住车头,支麂撑着릘缓过神来。

      车后座的男人不急不缓的走下来,黎锦一在她下来的那一刻也解开安全带下车,狠狠的摔伤车门,走到下来的那人身边,一个巴掌就扇过去,这一下用了十成的力气。

      男人脸上立即就起了五个쥰红印,㖁还有点微肿,黎锦一还觉得不够,伸手又是一巴掌想甩在他脸텵上。

      却被男人拦住:“黎锦一,你够了。”ퟜ

      骆褊苏羡语气凝重又严肃,脸上带着温怒,看看黎锦一的眼神冷冷的。

      “是不是你干的。”黎锦一说出口的话怅带着沙哑,甚至还能感受到丝丝血腥味。

      “你在说什么。”骆苏羡半皱眉头看着她,不明所以。

      “骆苏羡,你有什么怨恨冲我来,你为什么要对我的家人下手。”

      臰 这句话,黎锦一是吼出来的,话出幤口的那一下,眼泪又猝不及防的留下来。

      骆苏羡松开握住她的手:“你到底在说什么?”

      “你还要装,这样玩有意思吗?”

      “我根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要我⍙怎么回答。”

      “好,那我问你,昨天晚上十点你在哪里,在做什么?”黎锦一后退半步,不豜错过面前人的任何一个表情,一个动作。

      “我一直在宴会厅,什࿑么都没做。”

      骆苏羡眼帘颤了一下,眼珠微转嘴角微平,手不自然的动了一下。

      “你枯撒谎。”骆苏羡的小动作全部落入黎锦一的眼里,不用深究她都知道他在撒魯谎。딥

      “昨天在花园分别后Ϛ,你见了谁?”黎锦一换了一种方式问。 胨

      没错,花园里和黎锦一见面的迭那个人就是骆苏ꬖ羡,为了不让任何人发现,在公共场合,他俩都是装៯作不认识的。

      “分开之后,我就脷回去了,什么࢚都没做,什么人都没见。”这次骆苏羡什么动作都没ꃮ做,显沢得平静极了。

      “骆苏羡如果这件事是你做的,我狠你一辈子,我妈妈一天ᐢ醒不过来,我一天不会原襲谅你。”昨天晚上軇他来时说的莫名其妙的话很快有了解띉释,这件事她一定会找出证据狠狠藿还击回去。

      黎锦一뙿说完这句话径直走进车䗱里关上门,她也不管车前站着的有什么人,油门踩到襕底,一下把本就瑶瑶欲坠的车㮝子彻底撞下悬崖扊。 蹟

      骆苏羡在她撞过来时一动不动,他在堵,堵她不会真的撞㢻过来,显然他输了,荲她不仅这样做了,齛还做绝了。

      要不⼶是旁边的司机拉着他躲开鞧,恐怕现在掉下去的不仅是车,还有他。

      黎ꎀ锦一扬长而去,徒留站在原地的骆苏羡久久不能回神。

      狎 半晌,一个电话打过来,是唐皓卿;骆苏羡看都不看的虁挂掉,没过几秒,电话又打过来숌,是同一个人。

      骆苏羡接起,里面传来唐皓舶卿的声音:“羡哥,你看今天的新闻了吗?”

      “如果䱾你打电话过来就是▪为了这件事,那你可以滚了。”骆苏羡说完就要挂断,被唐皓卿大喊着制止了。

      皓 “唉唉~你等倵等,事情是关于黎锦一的,她妈妈昨天在任家的宴会上从楼梯上摔下去藺了,现在都还在ICU里面没出来,昨天医生说要是今天早上七点还没醒来,就没多大希望了。”

      唐皓卿急急说完,最后还抗补充一句:“你已经被黎锦一怀疑是凶手了,赶紧想想办法吧。쩑”

      “좜晚了。”㐬

      唐皓卿懵逼:“什么晚了。”

      “她刚走。”骆셧苏熈羡看凚着黎锦一离开的方向,眼底陷入无尽的黑暗。

      重新拨了电话,骆苏羡吐出一个字:“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