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教老师 考满分就能一整天

      玄矶心中一动,ꏭ赶忙收了神通,缓缓落地,向他问道:“你刚刚说了第二纪元?你怎么会知道这些?”

      玄矶记得诺登斯之前说过,这是贤者之塔高层才知道的秘闻,一个临海小镇上土生土长的中阶魔法师为憎何会知道这些럻?

      艾伦不敢抬头窥视“神明”,语气恭敬地回答:簝“伟大的古神啊,正如我之前所说,印斯茅斯不单单是一个普通的港⵽口小镇,这里有很多秘密和传承,存在着一些古老得不可想象的东西……比卡达斯帝国古老,甚至比人类本身更古老。极小部分本地人拥有独特的古老血脉,生来就具有不可思议的天赋,而我正是其中팷之一,我能在您身上稣感受到超越人类的气息,和人类有本质上的不同,也不是魔力波动……那只可能是属于神的力量。”

      玄矶摇了摇头说道:“我只是个修真之人,屧并不是什么古神。但有一点你说的没Ѷ错,我确实来自第二纪元,原本不属于这个时代。”

      艾伦仍旧跪地不起,毕恭毕敬地猷说:“果然如此……第二纪的强大修真者,在这个时代与神没有区别,您就是ᣉ当代的魔法之神,远远凌驾Վ于凡人之上的伟大存在。”

      ᩙ 玄矶苦笑道:渾“我倒♏是没觉得自己有什么伟大……你且站起来说话,不必这般畏惧我。” 騠

      艾蠪伦慌忙摇头,头顶几缕稀疏的毛发摇来晃去:“፞不敢不敢!我只是一介渺小凡人,在您面前如同蝼蚁一般卑微,怎么敢与神明并肩站立?”

      玄矶揶揄讳道:“噢?既然你口㕾口声声称我为古神,如今神明的话你也敢ᱏ违抗么?”

      艾伦气息一窒,这才慌慌张张地站了起来,但仍旧垂着头不敢正视玄矶,背部也佝偻着不敢挺直,生怕表露出对神明不敬,诚惶诚恐地说道흻:“我先前不知道您的真↩实身份,竟然敢多次口出狂言冒犯古神,简直是罪大恶极、罪不可赦、罪该万死……”

      玄矶毫不在意地摆了摆ᅤ手道:“无妨无妨,我并非那等睚眦必报之辈,些许小事,不必放在心上。”

      小红看到⑵艾伦那副畏畏缩缩的样子,不禁噗嗤一笑道:“喂!你可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吗?听好了,我可是高贵的红龙女王——阿莉克丝塔萨,火焰与生命之龙王,你难道不对我也跪拜一下?”

      没想到艾伦对她却不屑一顾,怪眼一翻,訶高傲地说道:“区区龙族,有什么好跪序拜的?什么狗屁龙王,很了不起么?体型大一点的爬虫而已。我们的古老血脉可不比你们龙族差。”

      “什、什么?你这混蛋凸眼蝼蚁!”巨龙何等高傲自负,向来只有龙族瞧不起别人,今天居然被这个丑陋的小小蝼蚁不放在眼里,还被他叫做爬虫,是可忍孰不可忍!

      小红气得咬滤牙切齿,拳头紧握,骨节咔哧作响,若不是顾忌玄矶就站在旁边뱪,真恨첨不得对着那个毒舌法师的丑恶嘴脸狠狠地再来一拳穨。

      玄矶不理≰他们的斗嘴,好奇地问了一句:“你们究竟是什么古老血脉?莫䧛非不属于췎人类?”

      艾伦先对着玄矶鞠了个躬,才回答道:“本来这是属于我们一族的秘密,不可透露给没有血脉的外人,但既然是古神大人发问,我不敢不回答……我是人类与深海遗族的混血种,它们被称作‘학深潜者’,属于古⅏老的旧日支配者——魔神大衮的子뙹嗣。”

      深潜者混血种?玄矶运起“天眼通”,盯着艾伦上下打愗量,这才发现他颈部的褶皱并不是什么皱纹或伤痕,而是鱼鳃!隐藏在靴子里的脚掌也不像人类,ퟫ而类似蟾蜍的蹼。他果然不属于人类,或者说只能算得上一部分人类。䱣

      叴 “魔神大衮!”一嘆旁的达达尼緶昂突然惊讶地叫出켊声。 㮹

      量玄矶转头问道:“怎么?你也知道这个什么魔神?”

      达达尼昂轻扶额头,努力回忆着:“我也只是多年以前游历四方时,偶然从一位老人的口中听过这个名字,据说它是属于旧日支配者的一员,半人半鱼的古老魔神,无数岁月以前曾经统治过人类,但后ҭ来陷入长眠,如今早已销声匿迹,连这个名字都几乎﫸快被䦯世人所遗忘了。”

      玄矶困惑地问:“古老魔神?有多古老?为何我们修真时代……第二纪元从没䇛听说过这个名号?”

      ﭜ艾伦这才开口解释道:“不不,伟大的古神,第二纪时它们还没㑳有来到抗这里,那些旧日支配⃡者和您不同,它们并不是夅这颗星球上土生土长的本地神祇,而渚是来自于无比遥远的宇宙深处。正是第三纪的愚蠢之人滥用所谓科技,肆无忌惮地探索宇宙空间,才吸引来了它们,结果直接导致了第三纪元的覆灭,人类科技文明崩塌瓦解,重新沦为野兽之流,饱受凌虐。幸빙好后来旧日主宰们集体陷入长眠,人类才得以喘息鄝,넟慢慢繁衍⧯生息,直到今天……”

      他顿了顿,接着说道:“现在是新历1017年,而新历元年就是纪念那些魔神陷入沉睡的那一年,也就是人类迎来新生的一年。据说现在的魔法最初就是源于那些魔神们,是旧日主宰赏赐给最忠实信徒的秘术,‘魔神的秘法’,所以叫魔法。而人类所学到的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

      玄矶沉思了片刻,又问:“ᄌ那些所谓的旧日支配者,隞能有多强大?比鶩之我又如何?”

      艾伦鞠了个躬说:“请原谅,我没法回答这个问题。我只能告诉您,深潜者的父神大衮也只不过是个次级支配者,똄它自身还侍奉于更加高位的存在。据说这个时代的魔法对旧日魔神毫无作用,唯有第二纪的古老法术才有可能对它们构成威胁。”

      小红突然插嘴说:“没错,我们龙族中也自古流传࿢着关于旧日支ಮ配者的传좺说,并且还有预言说它们终有一日会自长眠中苏醒,重新主宰大地,奴役所有生灵。”

      玄矶冷笑道:“那些旧日支配者听起퀻来្似乎不像什么正义ញ善良的神祇,反而更像ఎ残暴的邪神。”

      艾伦便说道:“以人类的立场来看,确实如此。但对于魔神们来说狨不存在什么善恶,就好比人类踩死一群小蚂蚁也不会觉得自己邪恶一样……人类的存在太过渺小,难以揣测它们的思想,也无力抗争,只能静待命运的安鄮排。唯有您这种超脱凡俗的伟大古神,或용许才能置身事外,独善其身。”

      “那么……你的ּ立场呢?”达达尼昂突然开口问道,“身为人类和深潜者的混血儿,你会站在人类立场还是大衮血脉的立场?你是否希望魔神苏醒、人类被奴役?”

      艾伦沉默良久,才轻声回答:“我不知道……而且我的立场也无关紧Ⴀ要,当那一天来临,人类能做的只有屈服于宿命。”

      玄矶冷亚冷地说:“屈服什么宿命?既然是残暴邪神,就该奋起抗争!天若不公,便该逆天,神若无道,便该弑神!”

      艾伦퐈轻轻摇了摇头:“您不了解它们的强大与恐怖……”

      达达尼昂嬉皮笑脸地说:“嗨,担心什么?那些邪神既然沉睡了那么久,天知道什么时候才会醒,也许我们这辈子也等不到。何况还有我们英明神武、所向无敌的团长大人在,天塌下来有他顶着,有什么好怕的。”说着,就靠近玄矶身边,拍了ᾮ拍他的肩膀。

      艾伦大骇,惊怒交加地训斥道:“快、快停下!你这无尾猿猴一样卑贱的下等生物,怎么敢用你的肮脏爪子ꖕ触碰伟大古神!这是不可饶恕的渎神行为!”

      䂄 玄矶竖起一只手制止了他们的争论,说道:“眼下莫管什么旧日支配者,当务之急是查清此地人口失踪问题的来龙去脉。艾伦,你可有头绪?此事ઑ是否深潜者所为?”

       艾伦恭敬地回答:“我认为,那些失踪人员十有八九是被深潜者抓去海里献祭,以换取母神海德拉的苏醒。”

      玄矶一皱眉问道:“母神海德拉?那又是个什么东西?”

      艾伦赶忙薬回答道:“父神大衮与母神海德拉同为深潜者的祖先,海德拉虽然实力不及大衮,但也不是凡人能抗衡的存在。越弱小的旧日支配者似乎苏醒的越早,我有↲一部分深潜者血脉,所以我睡梦中多多少少也能感应到海德拉的微弱呼唤,它离彻底苏疬醒已经鸮近在咫尺了,所以深潜者们开始蠢蠢欲动,抓捕人类进行献祭,加速母神的苏醒过程。”

      玄矶心中一沉:“如此说来,那些失踪人员只怕早已葬身大海了……”

      达达尼昂怒气冲冲地说:“ᯠ这些该死的混蛋怪컉物!团长,你说该怎么办?”

      玄矶冷声道:“怎么办?自然是除魔卫道!朗朗乾坤之下,岂容这些邪祟妖物肆意妄为擮!我们这就去那个什么鬼怪礁走一趟!”

      艾伦沉默卧不语,⺨又宽又厚的嘴唇微微动了几下,似༓乎쪒想说什么,但最终什么也没说出口,只有下巴上ᇗ几撮稀疏豛的黄色卷毛随风怛飘了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