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色B

      ~我死命的往前跑去。但是我怎么跑都跑不了离她三米的距离。

      她的双手死死的抓住了我的腿,狰狞的脸和血红的牙在我身上啃食着。就在我感觉生命即将结束时。

      “啊”的一声。我醒来了。哎,还好是梦。

      我后怕道:虽然醒来,但是后背的冷汗,还是。凉飕飕的。

      那种真实感让我甚至到现在还能闻到血腥味。

      我想打开灯,黑暗中我摸摸嗦嗦。无意中我竟摸到了一只冰凉的小手。让原本冷静的我神情一下子又紧张起来。

      我慢慢的转过头去。想要看清我摸得到底是什么东西?

      当我看清眼前的物体时,我怪叫一声

      梦里的那个孩子。

      此时就在自己的床边啃嚼着自己的指头。嘴里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寂静的夜。

      只有啃嚼脆脆得指头声,让整个房间都充满了诡异的气氛。

      绝望

      那个孩子望着我。嘴里还在不停地啃食着

      “啊”我惊恐的尖叫出声。我又在次醒来,原来又是梦。我又醒了。大气呼呼地喘着。这一连串的梦。

      让我心生疲惫。此时的我都不确定这是梦境还是现实。于是用力的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好疼。现在应该是现实了吧。我心里想着。慢慢地舒展了一口气。Hu。

      就在此时:神经还没放松的我又听到了屋里有孩子的阴森惨笑声。。

      嘿嘿。

      嘿嘿。

      嘿嘿嘿嘿,

      嘿嘿嘿。人都有怒火的,此时得我也是怒火冲天。哪里还管他是人是鬼。

      这也太欺负人了吧!我怒气冲冲的跳下床。跑进厨房就拿了一把我妈妈平时做饭用的菜刀。

      嘴里说着狠话。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我非把你切成八块不可,说着就冲进了里屋。

      一一脚踹开房门。空空如也。空气仿佛凝固了,只有我粗重的呼吸声。在空中呼呼作响。

      砰砰直跳的心脏。仿佛要震碎自己的耳膜。

      我恼羞成怒的道:有本事你给我出来呀。给老子滚出来?

      我怒火中烧。疯狂的喊着。

      来啊!我不会怕你得,说不怕那是假的。

      但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让我经历那种胆战心惊的死亡经历。

      这种折磨更让人害怕,还不如和她拼了,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刚喊完就觉得衣服被人拽了一下。回过头来的我。顿时傻了眼睛。那个孩子就在自己的脚下趴着。冲着我裂开大嘴笑

      手起刀落。我二话不说拿起菜刀就砍了上去

      不多时我的头在桌子上。双眼睁的老大。尸体躺在了门口得桌子下面。被那孩子啃嚼着。

      此时的我嘴巴竟然突然张开。开口说了话,喂!不要只有你吃我的身体呀!给我也来一块。

      完结?不不不

      一股凉风袭来。紧接着就是怒吼声。几点了还不起床。掀被子的声音和我妈妈的怒吼声。吓得我一激灵。阳光透过窗口照耀在我的脸上。原本就白白净净的脸被阳光照射得更加白皙。原来又是一场梦啊。看着我妈妈的脸。还有这熟悉的环境。以及阳光带来的温热感。让我确定这不是梦。现实。对。

      但是刚刚的那几个梦中梦。又让我感觉到无比的真实感。赶紧起床穿好衣服。随便吃了几口就跑了出去。因为我想证实这个梦不止只有我一个人在做。我感觉其他的伙伴也都有做。这绝不是简单的一个梦。杜猛。杜龙。杜鹏。对我要找他们证实一下。

      我妈的声音在后面喊着。刚起床吃好饭就往外跑。作业写了没有啊。都快考试了,还在那里想着玩。

      知道了。我不耐烦的说着就大步的往外跑去。我飞快的跑到杜猛家。

      发现他也是铁青着脸。我忙问是不是做梦了。

      他奇怪地看着我。然后。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说你也做了。我赶紧告诉他是的。我们把梦全部说了一下。都是那个孩子。

      我和杜猛感觉被那个孩子缠住了。事情感觉很不对劲。

      我就对杜猛说。我们去杜鹏家里看看。看看他是不是也做了这样的梦。

      杜猛点了点头。于是我和杜猛就忙往杜鹏家里赶去。

      夜那么长。漆黑的夜。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此时杜鹏刚吃过晚饭。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不禁打起了冷颤。还是快些洗洗脚睡觉吧。在床上才能找到自己内心的安全感!

      就在此时,他的肚子咕咕的叫了下。杜鹏想着应该是晚上吃坏了肚子。于是就往厕所走去。

      农村的厕所。这点和城里的是不一样的。在农村都是在房子后面再搭建的一个小屋。不是在房里。

      在黑灯瞎火的农村上个厕所还是比较吓人的。

      刚蹲下就觉得屁股冷冷嗖嗖的。一股寒意直往自己裤子里惯。

      好似一个冰冷的手在抚摸自己的屁股。杜鹏低下头去看。这一看不要紧。可把他吓傻了。可不就是一只手在摸自己的屁股吗?

      下午看到的那个孩子竟然在茅厕里。伸出她的小手抚摸着杜鹏的屁股。杜鹏吓的倒飞了出去。连滚带爬的往厕所外面爬。

      可一打眼一只手就搭在了他的胸口。一个满脸是血的娃娃。眼睛瞪得老大老大。裂开了嘴。龇着肉色的牙。嘎嘎嘎嘎的笑个不停。

      杜鹏赶紧往前爬去。裤子也来不及穿。刚爬两三步。就被前面的一双小脚挡住。此时那个孩子就站在他的前面。嗖的一声扑向了他。啊,啊啊啊啊。救命啊!

      我和杜猛赶紧叫醒了,杜鹏。你是不是还在做噩梦。我和杜猛异口同声的问。此时杜鹏醒来。冷汗在他的脸颊额头以及背部留了下来。

      深呼一口气道:我做噩梦了,今天那个孩子来找我了。怎么办,怎么办。

      杜鹏六神无主的看向了我们两个。我们俩也说我们也做了相同的梦。

      几人顿时面如死灰的在一起叽叽喳喳。谎做一团。

      我大声道:都别吵一起想办法。

      没办法了,只能去找我们村的阴阳先生。让他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

      我们村有个阴阳先生。他在十里八乡都很有名。无论别人婚嫁或者丧事以及迁房。反正都要找他

      这老头六十好几却身体相当硬朗。人家都说他是做了好事。积福积善。

      我们三个话不多说。赶忙就跑到了阴阳先生家。把这个事情来龙去脉说了一下。

      阴阳先生也没说话,掐指算了算这才开口道:

      我们打扰了他的清净,而他的家人把他扔掉,也没有让他得到安稳

      阴阳先生脸色红润的接着说,去把她埋了,在烧些纸钱,磕几个头这事应该就会解决的。如果不行再来找他。

      同样做了噩梦的杜龙早早的就被吓醒。所以穿好衣服就出去了。俗话说恶人自有恶人磨,人怕恶人鬼怕恶鬼。

      杜龙可没有我们这么好说话,想的多。

      被昨晚的噩梦吓得不轻得杜龙越想越气。心道一定是那死孩子在作祟。

      恨恨道:一个死了的孩子竟然还敢来吓我?偷偷的去了工具箱拿了把斧头藏在了怀里就往那个池塘走去。

      明媚的阳光,轻轻的微风。让原本就胆大的杜龙更是增添了一些信心。

      路边的狗尾草像一个个站立起来的小人,迎接着他一般摇摇晃晃。不知道是在向他招着欢喜还是死亡的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