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军官不好惹

      “好了好了,大家都散了吧——”

      闙 “让让,都让让—诟—”

      “太守大人要回府了,都让让,都让让——㚼”

      现场虽然拥挤,但人们还是自觉分开,纷纷从中间让出了一条道路。随后爖,在大批军兵的护卫下,䇵萧远离开了这里。

      这是多年以잤来,秦地百姓第一次聚集民心。

      毫无疑问,得民心者,威望必增。

      萧䐜远这个新来的太守,也让人们看到了希望。

      在回軔太守府的路上,刘玉之跟在萧远身¶旁,开口说道:

      “从今日䚍民콫众激愤之情,可빥见댿恶霸影响之恶劣,大人掷下三条政令,恶霸与匪患一事,已经正在实施,不过贪官污吏,祸害更深啊。”

      他说的没错,恶霸和匪患朝,就相当于是皮肤病,除掉也就쵀除掉了,可秦地官员,触及脏腑。獔

      这个道理,萧远自然是明白的,他考虑了一下,边走边道:੻“这个问题不仅最严重,也是最难处理的,秦地二十一峑县,除柳长卿⺪外,其他诸县官员,或多或少,都有问题,若是全部革职,那秦地官员体系将瞬间瘫痪。”

      说着话,他又道耒:“因此,在处理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必须要有足够的人才,来替补官职,使秦地上下官员,彻底焕然一新!”

      “大人的意思是……”

      萧远直㉟接道:“招贤纳士,以本官的名义,从州府发布公文,传达各地各县,乃至村落༧,只萨要是有숌才能的人,无论他是谁,年纪有多大,都可前来应试。”

      听到这话,刘玉之明显愣了一下。

      因为在当时,若要选官,皆是从豪门氏族子弟当中选蛪备才俊,出身尤为诽重要,也是奠定仕途的基础。

      紧 这是一种规则,也是封建王朝的弊病。

      可萧远是个现代人,有着开明的思想,见刘玉之没应声,他看了其一眼,微微笑道:

      “我就不信,秦地↪那么大,人口那么多,就只有豪门权贵之家才有人才?穷乡僻壤、山沟沟里就出不了才俊?乡镇村落,就没有一个有能力的?” ᲊ Ἇ “本官要的,是人才,不是出身,就算他是秦州第一있大趖户䮭家的公子,没有才能,那뵏也休想从官,他就算是农民家的孩子,没有一文钱,只要能过应试,能ᝒ展现他的才华和抱负輒,能于治祉政,那本官,就敢用他!”

      萧远的话,䒨斩钉截铁,刘玉之闻言,忍不住说道:“大人真乃开明之主,如此,秦地必然大治。”

      萧远不拘泥ሳ于当时的规则,打破ŝ这种局面,选备人⦬才,只看才能,唯才是举,这♵不仅会让秦地官员大换血,从上到下,变得焕然一新,更是为他以后的核心阵营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因为这个策略一旦实施,那以后秦地的所有檡官员ᵃ,都将是他一手提拔蹝上来的,可以想象,㸍这是一种什么结果。

      两人边走边聊,不多时,已⋫来到了太守府前⤈。

      而此㵉时这里,正发生着一件小插曲。

      逇 一名年轻女子,发丝凌乱,凌身上有着不少伤痕,脸上也脏兮兮的,正跪在府门㗜前不远处。

      太守府门前,可是有侍卫的,怎么可能任由뼪她在这里,此ٲ时此刻,也正有一名军兵在女子跟前说着什么。

      两句之后,军兵没了耐心,开始冷声呵斥道:“大胆民女!此处乃太守府邸,岂能由你鹋放肆!再不退下,߽打入大牢!”

      蒴 㔶可女子却毫无惧色,仍旧跪在那里,不为所动。

      军兵顿时大怒,刚准备有所行动,这时候,萧远一行人ដ却恰好回府,见状不由停下了身子,朝其问道韒:“怎么回事?”

      “啊?大人。”见是萧远,军兵连忙弯腰一抱拳,继而如实㉳说道뾘:“这女子不知何故,一直肮跪在这里,属下曾问过其缘䒨由,可她一直不言语,因此……”

      萧远明白了过来뱁,一个民女,跪在太守府门前,能干什么?八成是来诉冤的吧,想到这里,他也看向了女子⺩,出声问道:“你有冤情?”

      趢 “您是太守大人?”哪知女子却答非所问。

      䈐萧远先是薇微微愣了愣醙,接着ι点点头道:“没错,我是。”

      他话썈音刚落,女子已是开始磕头:“谢大人觎救命之恩——”

      这一下,萧远更疑惑了,因为他根本就홄不认识女子。

      “这女子,感觉在哪里见㦠过啊……”然而看着女子的模样,一旁的叶诚却喃喃说了一句。

      他的声音很小,不过萧蒏远就在他旁边,闻言不由疑惑ꫲ的看了他一眼。

      ⶶ紧接着,叶诚也像是恍然想起什么,걥一拍脑门道:“ꅮ对了大人,我想起来了,这女子,正是前番被丁老四关押地牢中的一人。”

      说完,他开始解释道:“当时一众女子被救,所有人或是哭诉,或是受到了极大篓的惊吓,或是乱作一团,唯这女子,在那种情况下,却安安静静的坐在墙角,因此,卑职对她印象较深。”

      原来如此,她是来谢恩的?

      焞 萧远听后,朝女子微⩂微笑了笑:“姑娘快起,不必如此,这些,都是本官该做的,丁老四一众贼人,皆已伏法,你还是快快⑤回家吧。”

      说着话,他也准备转身回府。

      ጸ “大人!”可这时候,那女子却急道:“您大恩大德,小女子永生铭记,只求今生今世,畋能做牛做马,报答恩情。”

      “哎。”萧远叹了口气,只好又停下了脚步,道:“本官说了,身为太守,剿灭恶霸,还民众公道,这是责任,姑娘无需言谢,也不必报묭恩,还是快快回去与家人团聚吧。”

      ꧮ “我……我没家了。”女子微微低下了脑袋,道:“民女父暗母,已被恶霸逼死,无家可归。”

      说着话,她又抬起了头,看着萧远说道:“民女知道,大人定是ᛵ嫌弃,可民女᳙什么脏活累活都可以干,只求能报答大人恩情!”

      她的眼神很认真,透露着一股倔强䳼,且从叶诚先前所言,萧远知道,这可能是一个内心坚强的姑娘。

      收留她?

      萧远有些犹豫了起来。

      这时候,刘玉之却小声道:“大人,如今你已任⚳秦州太守ྈ,可府邸上下,还没有一个下人和丫鬟,是该弄个管家,再招些婢女,安置一下家了。”

      他说的没错,既已在秦州立根,那就得有家的样子了。

      管家,下人,婢女,这些都该考虑了。 槝

      想了想之后,萧远也看向了女子:“你叫什么名字?”

      “民女楚凝。”女子连忙回道。

      “楚凝?娆恩,好名字。”萧远又道:“我府内正缺婢女,姑娘若是不嫌弃……”

      “多谢大人,多谢大人嵺!”他话音刚落,女子已是喜极而泣。

      当时可不像现在,战争年代下,百姓能有温饱就已经不错了,又尊卑鲜明,普通人家的女子,也多会在富贵人家为婢,更别说太守府了,一般的民女能在这里当婢女的话,其实是很不错恵的。

      楚凝现在无依无靠,萧ৢ远肯收留她,这对她来说,不仅有了安身之处,更可以报恩,其心情又哪能不激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