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天天堂

      骆永胜这边在钱府埋头做了几天工,总算是存了一笔子钱,不多也就才一百文,这笔钱想要找到木工匠做板车还差一点,好在骆永捷给帮了把手。

      这小子头几天做工的时候,得着自己干的都是零碎跑腿的散活,从钱老爷府啽上偷了一个小花瓶。

      急虽然应了过去,但骆永胜还是把휟骆永捷好一通批评。

      “偷东西是不对的。”䋿

      手里捏着当票,怀里揣着铜板,骆永胜一边数落一边把当票递给骆永捷ᔜ:“繪等日后赚了钱记得㽇来这把花瓶赎回来,一定要给人钱老爷家送过去。” 媦

      说罢了,嘴몝里复又念叨“这姓钱的人家真富裕,就这么个小破瓶子都能当三百文。”

      这一感慨,便顿觉自己怀里原先的䀇一百文不香了。

      当然,两者之间唯一的区别,怕就是自己这一百文揣起来,心里头踏实的多。譖

      “资本在原始积累的阶段랧,벎使用一些手段榹是无可厚非的巼事情,即使这些手段不太合理甚至有些难以见光,也줽是不可避免蕲的ᠲ事情。”

      有了钱就有了底气,骆永胜也只好这么对自己进行自我安慰,再去看骆永捷便也就觉得后者顺眼了许多,但还是拍了一下骆永捷鰩的脑袋,让后者收起了那得意的傻笑。

      眼下钱不仅够了,还富裕出来了几百文,骆永胜干脆一口气做了॥两架板车,又打了十二个大Ʋ号的木桶,大㏣有一副大张旗鼓干事的劲头,而李老汉那里也没有檥让衈骆永胜失望,很快便寻来了七ጜ八个同骆永捷年岁相仿的小乞丐⚞。

      有的大一点,十六七岁,小一点的也有十一二。

      小孩子才好,小孩子听话,쒛好管。

      ꭂ除了易于管理这一块,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因素,溠那便是小孩子的性格、处世观都还没有彻底駯的定型,方便骆永胜来塑造。

      所谓一个好汉三个ᥕ帮,骆永胜心里的野心,可不是䇩真如他同骆永捷说的那般,做一个縈区区튥的粪员外。

      看着眼前这群虽然双目神采暗淡,浑身上下破衣烂衫的少年,骆永胜✀还是笑的很开心,尽管只是一群连乌合之众都没ⳇ资格当的觀起的童子丐,那也是他在这一时空的第一批班底。

      “出发。”

      意气风发的骆永胜大手一挥,便带着这群半大不大的小乞丐们推着两架板车,开始了他在这一时ڶ空的第一份事业。

      ︟ 通下水,收屎溺!

      氇 做乞丐,是一个没有户碟的穿越者唯一可︳做的自由职业,而通下水,又是骆永胜唯一一个可以快速且安全赚到钱的正豧当职缒业。

      被骆永胜选做他事业第一站的便是之前连做几天工的钱老爷尊府,无他,因为⋝钱老爷쓒府里的家丁下人多嘛 。

      加上之前在漵这里做了几天工,也同钱府呑里几个管事混了点面熟,方便搭话。

      果然,当骆永胜寻过来说明来意之后,早前几日负责营造的管事还楞了一下。

      “当真免费?”

      “当真啊。”

      骆永胜谄媚的笑,点头伓哈腰的维诺:“就是这通出来的下水,小的们得收走。”

      管事眯起了眼,笑笑:“感情在这里等着呢,你倒是机灵,知道这玩意还能值点闲碎钱。”

      “过奖过奖,嘿嘿。”

      骆永胜笑的憨厚且卑微,终换来管事的噹挥手。

      “那就给你们做吧。”銈

      左右不过一两百文的闲碎钱䒛,管事哪里看的上,让骆永胜这么群乞丐做,倒是省了他的心。

      隸“诶,好嘞。”骆永胜笑的更灿烂了,一连串点头同砿时还保证酏道:쌃“您放心,保管给您清的干干净净,举凡要是污了尊府一丁点地。”

      “你就给我舔干净!”

      骆墂永胜脸上的笑⌻僵住,但仅有短短的一瞬间便过诃去“诶,您放햹心,污了地,小的给舔干净。”

      “去吧,你也知道在哪,떧只通院子里的就成,内宅可不能进,不然打断你们的腿。”

      得了管事的允,骆永⅏胜斗志马上便昂扬起来,招呼着身后的李老汉和骆永捷等小乞丐,拎着木桶和铲子,兴冲冲奔着茅房便去,不过赶等到了之后,骆永胜又喊停了众人。

      李老汉等人有些不明⎽所以,只看到骆永胜取了一件破烂棓衣服,三下좳五除二给撕成了几蘐绺。

      “哎呦呦,你这是做什么呢。땬”

      这番撕衣服的举措,可把李老汉给心疼的够呛,不过骆永胜没搭理孖,拿起其中一绺遮住口鼻,在脑后打了结。

      “遮住口鼻,保证卫生。”

      즩 做乞丐的,讲究什么卫生啊。

      众人心里都腹诽,但拍还是翨听话的有样学样,不听话也不成,衣服都已经撕好了,谁也没本事给重新缝回去。

      一切准备就绪,骆永胜才松展筋骨,当膁头第一个冲进茅房。

      接下来便是极具̣味道的劳动了。

      好在这一次不同于上一次在吴员外府上只有骆永胜三个人먄,人多力量大,十来个人一起忙活,交替还ੂ能休息个⭩片刻,能有个一个时辰多一点,便基本清ᚓ理的差不多了,骆永胜估퇲摸一下,能再有个片쿯刻就可以全部弄干净,当下就应了骆濱永捷的劝,爬出坑道上到外面透透气,歇一阵。

      “收获不恎小啊。”

      虽然身上又脏又臭,但骆永胜看到停在茅房外满满当当的十几桶屎溺,却是很开心,在他身旁早就上来歇着的李老汉更是兴奋不已。

      “乖乖,十二桶,这不得小一百文了。”

      ৘李老汉眼珠՗子都快瞪了鍁出来:“这他娘得买多少馒头,喝多少碗米粥啊。”

      这浟点出息。

      心里好笑,骆永胜拍了两下李老汉的肩头:“馒头米粥那是必然有的,咱们想的,得是肉糜佳肴。”

      俩人吹了会子牛,却见从府外跑进来一㣢个八九岁的小⼋孩,几个家丁在后㌋面紧跟,嘴里还喊着‘少爷慢点。’

      ⶃ 不必问,应是堅钱老爷的公子。

      看着小家伙一身的绫罗绸缎、锦佩玉饰,李老汉的眼里满是羡慕。

      “乖乖,这可真是富贵逼人啊。”

      但骆永胜可没功夫羡慕这小家伙的命好,他的⡅脸色开始㒗紧张起来,열因为这位小少爷显然是尿急,直奔茅房而来。

      但因为茅房这边骆永胜等人都在,这位小少爷许呤是怕生,䱙又或许是茅房外这十几个满载屎溺的大桶太臭,直接褪下裤子,在边道上就尿了起来。

      “嗬넰,尿的真有劲。”

      这会子功夫,李老汉还有心捧呢,骆永胜却一拍脑门,嶲差点气的跺脚。듚

      最担心的事出现了。

      果췾不其然,小少爷是痛快的一提裤子走了人,等骆永捷带着几个小乞丐搞干净上来之后,管춆事也来了,看着地上那一滩子尿渍表늍情微妙起来。

      看看地,在看看骆永胜곗,笑了。

      䘜 “当何为?”

      骆永胜也笑了。

      “当舔干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