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女ml

      刘承祐这边ͩ,待在团池村,安安稳稳地睡了一觉,养足了精神,等拂晓时分,方才在亲军扈ỷ从的护卫下,翻山南下。

      ΀ 빞 一路上,前方的战情接续不断地传来,可谓喜讯不断,让刘承祐这心情分⤉外愉悦。穿山越岭,翠林一片,哪怕沿途断剑残刃,尸横于野,也未受一点影响。

      等刘承祐出得山口,赶到耿崇美殒命之地时,战斗早已癭结束。燕兵大部被俘,老老实实地当着ꡛ阶下囚。河东各军就地扎营눊休整,清理战场,救助伤员,统计战损。

      这一仗打得很容易,死伤倒也不算多,且Ꞷ战果破丰,整片营地沉寂在一畻片轻松的氛围中。

      刘承祐至,诸军将校,덷率众相迎,人面皆衔乐릍色。

      “将士们辛苦了!”营前下摊马,刘承祐温和的态度,显示着他不错的心情。 䑘

      “皆赖殿下指挥若ꍐ定,运筹帷幄,方得此胜!”张彦威站在最슠前面,眼中脸上嘴里全是喜意,舔得很开心。

      練 “孤岂可与将士们争功,尔等拼死亡危而战,追亡逐北,孤皆记在心中!”刘承祐摆了摆手:“走,进营叙话。”륺

      进营察看间,各军、营将士,㽘见到刘承祐,不知೿谁带头,高呼撉起“万胜”,山呼之声,持续ᚋ了许久方才散去。

      “这便是耿崇美?”军帐中,刘承祐大马金刀坐下,指왭着张ݲ彦威献上的首级,随口道。

      “回璱殿下뜫。正是!”张彦威䛌禀道。

      “真黑啊!”刘承祐稍微打量了一番,一副“老酋춬”的丑陋模样,摆手命人撤下,随意地感慨一句:“原本,惘我还ԍ欲从其口中,探探契丹人的虚实,现在看来,却是没机会了。罢了!”

      “殿下,经过统计,自昨夜战起,辽军三千余兵,被斩杀上千,俘虏一千六百꓅余人,余者逃亡逸散。缴获甲械数千,战马一百余匹......另肃锐李将军所ල部,南下之后,斩获亦有不少。各军损益,还需细细统计,详具成表。”坐倯定,郭荣起身干练地朝刘承祐禀道。

      垆 “看来,此战收获却也不少。”刘承祐点头,略作沉吟,转向李万超,说道:실“此战我军得此完胜,将军率众迂回,截敌后路,不辞辛苦,甘冒奇险,当为首功!”

      刘承祐此言一落,枨诸军将校都不由将目光投到了李万超这个⃡新附只将身上,不过却也没人表示ᯯ异议,偏师袭后,是个苦活,大家都知道。

      李万超倒甚感意外,不过迎着刘承祐的目光,咧嘴一笑,顺服地拜道:“还是殿下谋划有方,末将只是依令而行罢了。”

      誧⽻刘承祐嘴角难得地翘了翘,环视一圈,沉声说道:“至于其他各军营将士,都记录在册,他日依功叙赏!”

      “谢殿下!”

      “收拾妥当,全军继续南下,至高平下寨ꃰ,休整!”

      “是!”

      “殿下!”这场军议,本该在和悦的气氛中结束,然而,还是发生了点不和谐。

      站出来的,是第二军指挥使孙立,只见其板着一张脸,向刘承薼祐道:“末将有下情上禀。”

      稍微有些意外,刘承祐抬手示意:“孙将军请讲。” 띴

      “末将状告都头杨业,骄横狂傲,跋扈难制。为争军功,抢夺耿崇美头颅,竟不惜动手,重伤袍泽......”孙指挥使一张嘴,便义愤填膺地倒着苦水。

      詋 听其眼,刘承祐脸色一下子便얉冷了下来,严肃地看着孙立:“同袍互戕,依照军法,褺可是死罪,孙将军,你出此言,可要慎重!”

      ኺ “末将如有虚言湗,愿担军法!”孙立拱﷝手,一副恨有底气的样子:“被伤弟兄,就在帐外,殿愩下不妨召来,当面对质!”

      帐中的气氛齝,一下子变得有些凝重了,诸将校互相望了望,战场上的那场争斗,大都有所耳闻。

       “传他进来!”刘承祐摆了摆手。

      很快,一名身材壮硕,都头穿着的军汉,走了簓进来。不过形象有点惨,身上挂了好几处彩,包扎处。⽷见到刘承祐,直接拜倒行礼。

      “这ꛄ些伤,都是杨业造成的?”刘承祐眉头凝溺起,怀疑的目光,扫在其人᳊身上。

      孙立主动接过了话,对于此点,倒没敢瞎扯,说:“这些伤,都是在他冲锋陷阵,激战之中所受。似这样敢战、善战的壮␆士,竟为杨业所欺,请殿下做主。”

      籮 “你说说看,怎么回事?”刘承祐收回目光,问那都头。

      此人看起来不善言辞,说话吞吞吐吐的,但终究将事情说明白了。大概是,他先忔带人乼找到퉇耿崇美的尸体,욆杨业后至,为⛎争斩首㲣之功,与杨业起了矛盾,拳脚相向,吃了亏,受了内伤。还特意强调,是杨业先动的手......

      听其叙述,刘承祐暗自琢磨了一下,⯹瞥了孙立一眼。又想了想,抬眼看向一直没有作话的慕容延钊:“慕容将军,杨业是你第四军的人,你对此事,可有个说法?”

      面对刘承祐的质询,慕容延钊上前一步,谨声答道:“争功之事,却有其事;폳拳脚相向,也是不假。杨业动手,却却当罪责,齻然矛盾究竟因何而起,还请殿下详查!” 

      慕容延钊说话间,目光平静地往孙指挥身上瞥,显然话里有话。

      “殿下!”这个时候,郭荣主动站了出来,平淡地说:“既要当面对质,岂可听一家之艮言。ノ不妨叫来杨业,听听他又是ᄿ什么说法!”

      “兼听则明,偏信则暗,此言有理!”刘承祐立刻出声表态。

      顿了顿,刘承祐又说:“뼩不过,却也不必了。郭巡检,此事就由你去调查详细,孤与你全权处ﰔ置!”

      闻令,郭荣当即应命:“是!”

      튀 “是非曲直ᨬ,自有说法,都散了吧!”深吸了一口气㽰,刘承뮀祐挥了挥手,说话间,瞟了孙立与那都头一眼。 䉣

      “郭将军쎸,您一向秉콌公执法,此事处置,断然不会有所偏颇吧......㥷”散帐之后,孙立却主动寻到郭荣,眼神压迫向他,“提醒”道。

      郭⹓荣何许人也,根本不怵他,嘴角微微笑,淡淡然地回应他:“请孙指ⴢ挥使放心!”

      ퟀ ......

      大军集合,很快押着俘虏,带着战鳡利品,南至高平휱休ᑳ整。

      “怎㌱么样,结果如何?”傍晚时分,高平县衙的二堂中,刘銣承祐问前来禀报的郭荣。

      郭荣表情平静,不偏不倚地回答说:“末将已一一查问过,先动手的确实是杨业,不过挑起争斗的却是那孙含!”

      ꣤“如何处置的?”

      ᖽ“杨业以此濂战功劳充抵,免死罪,降三级,嗖杖二十,调往骑兵都喂马;孙含,降一级,免孋功;其余参与斗殴的士卒,杖十,全数调往伙营!”郭荣答道。

      “唔!”刘ⶨ承祐轻轻地应了声,算是认可的郭荣的处置。

      也许其軠中,还另⏰有隐情,但是,也不重要了。率先对袍泽动手,这已然犯了大⹍忌,就算是杨业,也得䉜处罚。

      “那孙含,与孙立是什么关系?”沉吟几许,刘承祐突然幽幽问道。

      䌜 “是孙指挥使内侄......”

      “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