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viboss高清

      刘启的心情很是不好。

      此时的他正卧在一处山沟腐叶中,任由雨水从他的衣服上滑落,衣服出自顺阳城制器大师之手,倾注元气下,自然是不沾一滴水珠,但地上的泥㻧土却繸是避免不了。

      泥水污浊,刘启的心情更加不好了。

      连着三天的糟糕天气,整片山林都被雨水给浸的透透的,不吹风ꐲ还好,一旦风起,寒意便从骨子里풋透了出来,浑身便不由自己的打着寒颤。

      刘启心想:“这或许就是“阴山”称谓的来由。”可随即涌上的便是无穷的悔恨,他本来不用如此受罪的。

      事Ⱦ情还要从两个月前说起,那时刘启还在ꂹ华䠥阳城的一处大药店里,做着伙计的短工。

      偶然间,他在黑市里接了个悬赏,目标是前段时间从范家无故出走的药师,据说因为财物分配,此人与范家手下吴老二发生了争斗,吴老二惨遭不测,为了树立范府的威严,铲除哑恶贼,范家才发了这份悬赏。

      当然,这是明益面上的辞令。

      至于吴老二,刘启是打过交道的。

      此人修为已至炼体进上境,在范府的﹯下人中也是数一数二的水平,平日里仗着范家的威风,背地里不知干了多少伤天害Ὠ理的事情,现在有这个结果也算是恶有恶报。

      刘启本想是要拒绝这份悬赏的,可是这报酬也太过诱人了。

      “太清聚气转魂法!”,后面还特意备注了一句,‘全篇’。

      只听名字,刘֗启便知道这是一部先天练气法。

      范府真舍得下本钱呐!

      所谓先天炼气法,便是修士从后天转先天,调养气息,改变、易元气性质的法门。

      简单的说,先天炼气法就是修行的根基。

      没有ꣁ先天炼气法便没有从醒灵境继续精进的可能,所以练气法门才珍㻙贵至极,便如范府这样拥有还丹᫁修士坐镇的势力,也拿不出几部完整的出来。

      对于此法텱,刘启自然是非常心动的。

      所谓“一入‘醒灵’心似海,从此凡尘如梦挥”便是对此的真实写照。

      当愕然,他的脑子还是非常清楚的。

      ﰌ自己的修为也只是醒灵初境,与吴老二相比,也只是比他强了一些,单对单而言,刘启也没有万全的把握。

      可一个人不行㠃,椤俩个呢?三个呢?在顺阳城中,因练气法缺失而困在醒灵境的,可不是一个两个人,只是刘启熟识的便有十几位之多。这些人联合起来,便是一份极大的力量,之后的事情还不是手到擒来?

      估计范府也是这么腿想的。

      可惜···不是!

      嵟 如今的他已经在阴山里逃亡有四五之久,同行伙伴也死了大半,剩下得几峲个均在逃亡中走散,不知道쑪能否逃出了敌人的追击。

      至于敌人,他当然是忘不掉的。

      紫玉魂蟒,还是醒灵境界的紫玉魂蟒!

      当然,他还没忘记在蟒蛇身后,始终没有上前,那个潇洒自如的身影,这就是哪位药师么?

      鿀 能驱使醒灵境界的妖物,修为也该在散还丹之上翂!蝯范府是招惹了这么一个仇家么?

      也是,也只有这样的人才值得范府如此下手。 ज

      大意了,大意了,世上哪有什么便宜好捡,要不是自己在遁术上颇有心得,死在那蟒蛇口中的恐怕还要在添上一位。

      就在刘启潜心收敛气息,安心修养ꜳ时,李念已经带着紫玉悄然来到附近。

      因为是蟒蛇之属,紫玉对气味的敏感程度超乎李念的想象。几天时间里,紫玉凭着筭一缕微弱的气味,追踪杀手,无往不利。

      냐 到现在为止,已经有五位人员遭诛陚,眼下就剩下最后一位了。

      䒺 只是这位的隐匿之法着实有些低劣,龟缩在地下就没事了么?这位的心真的很大啊!

      不用紫玉出手,李念已经开始虚空画符,随着⇌李念的牵引,元气在虚空逐渐凝实起来,银白色的细线曲折蜿蜒,且随着时间的延长,符意图形正在逐渐明朗起来。

      虽烢然不显真意,但是紫玉却感受到了쮏其中令她心悚的力量,就在她以쐽为力量将要发出时,更创大的震动出现山林高空。

      一时之间,乌云密布,元气凝结,阴郁深沉的즜力量在高空与山林间酝酿蓄积,惊得紫玉以为是雷劫降世。

      可细查獥一下又发现很是不同,与雷劫相比,这种力量显得更有秩序,也更加稳定。

      这一念头还没持续多久,辉煌耀眼的苍雷已经陡然降下,电光四射之际,就把目标藏匿的地点轰的七零八落,虽然没有轰开厚实的土层,但雷符蕴含的威能已经完全渗透了下去。

      方圆五丈的土地直接化为焦土,一应生灵,魂飞魄散。

      这记雷法的威力如此强劲,以至于紫玉都有些心悚,不经意间,她也开始把自己放在这位倒霉蛋的位子上,如果是自己,自己可以撑过这记雷法么?

      答案仍在模棱两可之间,难道自己去试试?看了看凭虚而立的李念,紫玉对他的畏惧感齻又是上諎了一层。

      借着血月符珠的威能,李念使出一记远超繂自己水准的符法,虽然心力元气都是损耗剧烈ᅩ,可带来的结果却超乎想象。

      一是威慑了紫玉,去防止这位醒灵境界的妖物再有异动,当然最重要的还是给范府一个回答,一个态度。

      좚 目前来讲,李念对自己的作品还算满意,就是不知道范府的反应如何。

      平心而论,李念是不愿意把事情闹大的,毕竟范府的实力摆在那里。

      作为ꁞ华阳城三大家族之一的范家,范家明面上的实力仅弱睏于白家,为城中第二大势力,平时不显山不露水,可实际实力却是非常可观。

      对于这样的势力,李念是敬畏且尊重的。

      如果范府想要个赔偿,李念连犹豫都不会犹豫一下,直接低头认错。

      可他们要的是自己的性命啊。

       性命乃人顐之⑁根本,命ࢉ都没了,其它一切也都没了意义。

      而且范府还拿出一部炼气法门,单论价值,完全可以买下百十个李念这样的修士,实际的价值与之完全不对等。

      李念一直都没有想个明㝞白먇,可现在,看着自己刚刚造就的场景,李念突然푉想明白了。

      既然自己感觉这价值不等,那就把自己的境界再多提几层吧。

      范府以为他是一个还丹修士!

      惥 如ꢊ此一想,李念之前的疑惑全都得到了解决,也是,如果真的是对付一位还丹修士렁,ᙃ一部炼气法的酬䨂劳真的不算多,可롞问题是,除了紫玉还会有谁会有这种错误的印象呢?

      挼李念净心思索一下,很快就找到了答案。

      是了,除了紫玉,还有一人见识过他的把戏,就是那天促成了李念好ॊ戏的黑怋脸大汉,当时为了自己的威严,也嵠为了演好那场戏,李念确实没有太过难为他,该不会这位和范府有什么瓜葛吧?

      可不管如何,做完这一场,他鵜还是躲一躲吧。

      范府是家大业大,可其他人不是,只要有人死了,就会닿有人知难而退,就会有人踌躇鳚不前,相应垥的,自己准备的时间也会有所增加。

      而且算了算时间,距⭈离阴山大会开启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他也要抓紧时间寻找药草,更况且自己还有个略显不靠谱的承诺。

      ⅅ“华阳赵幼婷啊!”李念在心里默念道。

      一念至쇝此,他又想起了赵幼婷的那句话来。“若到밪时你寻不朻到门路,可来清河镇上벍的百草堂寻我!”

      清河镇,清河镇,哪有嘚这么容易!

      这些天来,他舤和紫玉多次冒险潜入到阴山深处采取药草,借着紫玉的本事,收获也是颇丰,不仅找到了李念需要的三翠叶与一叶红,还为紫玉寻到了几株凝练魂神的药草。

      可这些药草都不是当前李念最为需要的东西。

      因为潜入次数ꨦ过多,盘踞在附近的妖兽都有了相应的感觉,也多亏有着符珠的示警,李念他们才能顺利避开危险。

      如此一来,安全是有了保障,可寻药的进程却很快慢了下来,为了避开强横的妖兽,很多띣时候李念他们只能绕道而行,㗎白白在途中浪费了许多时间。

      直到最近被刺客追杀,他们二个才从艰难的寻药旅途中摆脱出来。

      大多数的时候,李念都以符法榹制胜,近身搏斗的事情全都交给了紫玉,这看似合乎情理。

      实际上却是因为李念实쒍力不济,只能借着符珠符法耍一耍小手段,真到了近身搏杀的时候,他的狐狸尾巴自然就露了出来⧞。

      可即便如此,因为最近厮杀较多,李念ጽ的气血浮动频繁,之前长时间没有动静的关窍,现在都有些頬儿松动,每当元气运转流经时,关窍处皆是温暖如春૾,舒适异常。

      如此状况,李念那会不明白,这便是修为精进的表现,相必过不了多久,自己也会练体圆满,继而醒灵了。

      这也算是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了。

      自己原本为了提緌升境界而寻药,却没想到在寻药途中提升了境界。

      所谓世事无常,李念对此又有了新的体味。

      “走吧,趁着天色还早!”李念对着身后的紫玉说道。

      借着符珠的解析,紫玉ﲉ的意念回响在李念的脑海,“뼱往哪走?”

      “向北,继续向北!”직

      末了又低声来ꝯ了一句:“希望䛎范府的人可以뚺消停一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