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v在家看

      ۄ果然,一张话题榜,完美反映了整个求生之路游⾎戏,所有玩家的状态,食物危机,生存危机,以及回忔归⪉地球的幻想。

      “可슼惜都没什么用!”

      苏神秀的眼睛在话题榜的头三条上,一扫而过,既然这场神秘的全球游戏,能够将所有的人类,神不졢知鬼不觉地弄到大海之上,那么给彌出的提示,便绝对不会出现虚假。

      地球是绝对回不㡯去了꼦,或者说已经不用回去了,按燾照游戏的提示所说,整个地球已经作לּ为材料,被融入到这个游戏的地图当캊中。

      关闭话题榜,点开已经99999+的世界论坛,一眼望去,全都是刚刚发布的帖子,内容与话题榜大同小异,但是㟦也有在苏神秀看来很有意思的内容:

      世界首富盖茨比:请问谁现在手上有食物和水?能否先借给我,我以世界首富的名义保证,将来必万倍奉还,请相信鄙人获得财富和经߱营财富的能力!

      빬这位首富先生,倒是没有提,如果回到地球,给多少多少钱的事,看来他也觉得地球回不去了。

      苏神秀在心中荦想着,不过也难怪人家能够ꔥ成为首富,这位首富뿲先生借着自己的地位与信誉,将乞讨贴变成了投资贴巬,而且只提能力,不提曾经拥有的金钱,更加具有信服力。

      ᩍ 一份投资,万份回报,这样的条件更是诱人十足,而且成功率很高੫,죁若不是他手上没有食物和水,恐怕都忍不住投资쌶一把了!

      当家花旦林玉婉:这场所谓的游戏,我感觉恐怕坚持不下去!在此之前,㡇我会将一首还没来得及发布⩼的新歌,献给大家,算是不留遗憾的离ヶ开吧,请大家进入以下的直播间……

       苏神秀点进去一看,好家信伙,一向以玉女形象示人的当家花旦,此时一身旗袍穿得半漏不漏,玉腿交叠盘坐在木筏上,面色清冷哀婉,正唱着一首戏腔新歌。

      最重要的是,直播屏幕底下竟然还有打赏功能洔,只可惜켅现在似乎所有人都一无所有,这花旦唱了半天,也没有得到打赏,最后直播也关了。

      柳 富豪、明星、政客……这些在地球上有权有钱有势的人,在世界论坛上各使手段,或是谋ಞ求食物与水,或是组建线上交流组织,尽力将地球上的影响力,带到쒐游戏中来。

      苏神秀ﮡ若有所思,尽管全球各地的人们语言各异亠,但是这世界论坛似乎有一股奇异的功能,可以让人毫无障碍的理解各自所说的语言和文字。

      似乎这游戏也不是很想让我们很快死掉!

      苏೚神秀在心中想到,无论是钩子的安排,各种物资的出现,还是这可供外交流和交易鸾的论坛与市场,以及其他功能,都服务于玩家,让玩家能够继续活㠪下去。

      万人聊天群和私人聊天群,苏神Ⅼ秀没醌有去点开,反正不过又是一个小世界瑈论坛,꺚游戏刚刚开始,根本没有什么有营养的内容。

      怖更重要的是,这么一会儿功夫,木筏前方第一个木桶,已经飘到了木筏附近,根据苏神秀的估计,差不多可以抛巟出木钩,勾取这ះ第一个到来的木桶了!

      将木钩在海水里浸湿,这样木钩的钩子便更加沉重,更不容易受到海风和海浪的影响,毕竟木钩的绳索有十米长,沉些重些都无所谓,带得起绳索,保持住准头,才是最重要的东膒西。

      左手紧紧捏住绳子的尾部,右깱手捏在钩子的下方,手腕一动之间,钩脝子就像风火轮一样,转了起来,苏神秀紧紧盯着木桶,感觉钩子越来越重,ꃑ似乎马上淵就要脱手而出,瞄准木桶,用力将钩子甩出。

      嗖!

      㘼 木钩划破空气,带出一愁声轻响,犹如飞蛇探首一般,只取在海䴌浪中摇摇摆摆的木ƛ桶,十米、五米、三米、一米、半米,30公分、20公分、十公分……

      啪!

      好似一声打脸的声音,木钩啪一声洑,在苏神秀失좧望的目光中,掉在了海面上,随着木桶一起浮浮沉沉,根本没有掉进木桶里ᶤ,而且还偏离뷬了木桶几公分。

      “劲儿用小了,而且打偏了!”苏神秀嘴里嘟囔了一句鏬,注໷意到鲨鱼此时离木筏比较远,便快速将丢出的木钩收回,准备再次投出。

      这一次他不再襝使用大风轮似的甩钩方法,而是使用投壶一样的投掷手ዴ法,纉依箤旧是左手捏紧绳索的尾端,右手五指攥紧木钩,好似投掷标枪一般,将木钩掷了出去。

      嗖!当!

      木钩划嶃破空气,撞击在木桶中,发出一声闷响,苏神秀몼心中一喜,连ૻ忙双手拽紧绳索,让木钩勾住木桶的提把,在海浪之中一摇一싁晃,稳重而又快速地被木钩过来。

      但是苏神秀的喜悦并没有维持츱多恛久,木桶的快速移动,吸引了海中游曳的鲨鱼,只见海面上的三角背鳍快速靠近,气势汹汹,划破海浪,哗啦作响,直奔正被绳索勾住的木桶。

      快!再快一点!

      쬞既然已经⽕被븙发现了,苏神秀索性也不ฒ再打算掩饰,他用力猛提绳索,两条胳膊就像飞速转动的绞盘一样,收回着十米묻长绳,争分㏯夺秒之间,想要在血盆鲨口咬下之前,夺回属于ኢ自己的木桶物⇻资。⍝

      一滴汗水从额头滴居下,直流到苏神秀的眼睛里,即便如此酸涩,苏神秀也没有心情去繤擦,他的一双眼睛紧盯着狂袭而来的鲨鱼,一双胳膊犹如飞快搅动的风火轮,面目狰狞,钢牙咬紧,㧁极速收着十米长的绳索。

      不光᛬如此,氛他还要保证绳索的木钩,牢牢的勾在木桶的提地上,否则一旦脱钩ᆳ,不光失去木桶里的物资,㄄前功尽弃,更拜拜㓣冒了招惹鲨鱼的风险,当䫕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乧

      홅 哗啦啦!

      륱被提起的木桶身上,海水洒落,滴落在木筏的边上和海里,苏神秀还来不及体会木桶到槷手的喜悦,不依不饶的鲨鱼蟹,便如附骨之蛆一般,张着长满锯齿状利齿的血盆大口,一口咬在木筏上。

      砰!

      伴随着一ꋟ声沉重的闷响,木筏的边缘木屑四溅,若不是苏神秀及时闪开,恐怕也会被一口咬中,但是伴随着鲨鱼的撕䂟咬,木筏开始剧烈摇晃了起来,躲到木筏中央的苏神秀䀯,更是摇摇欲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