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修工的艳遇百度资源

      “꽤你们疯䛕了?这是全氧家流放的大罪”

      赛哈智快被吓傻了,徐忠则是须发皆张,这位五十多岁的老将须发皆白,看着就好像쀰老年的张飞一样。

      “媁夏瑄!你唰想搞鸿门宴吗?،你想造反吗?我告诉你!你是太孙的人,㾺我可不是,我是陛下的堍人!陛下让我死,我绝不独活佳!陛ᆆ下让我冲锋陷阵,퐮我断了手指都没二话!”

      “我堂堂뷍一个公侯,陛下让ʥ我做幼军指挥所,我毫无怨言,让我漡辅佐ጵ太孙,我也尽心辅佐。”

      “夏瑄小儿,可你要是以为拿刀架在我脖子上就能让我和你一起谋反,ꓫ那你可຤是打错算隹盘了。”

      说矾着那徐ↈ忠拿着战刀放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蹥,“我的儿,今日你若不杀我,来日我必提军杀你!你若是杀我,不需你动手,别拿你那沾了狗血的刀辱了我一代忠쿖良簮之身。”

      ዑ 在场的人䁹都是镇住了,那徐忠的仈两个也须发斑白ᆥ的家丁ミ也把ᙥ刀横在了脖子上。

      䡦原来大明不缺忠臣啊,更不缺能征敢战儊之士啊,这样夏瑄就放心…了。

      䢦夏瑄줽抱拳,单膝下跪行了军礼“老将军忠勇,在下佩服。在下虽是一介随军文人,可在下‘位卑未敢忘忧国’,那马琪是何人,想必老将军棠比我清楚。今日我并非想要谋窋反,老将军可能还不知,那马琪昨日来军中问我讨要800풕颗首级,一颗首级20垃两,那马琪想要拿我幼军七千将士浴血所获的一万六千两赏银。”伮

      “晚辈年纪小,资历浅,훨这官场上爳的勾当,晚辈年少气盛看不下﶑去。”

      “▎晚辈知嚤道老将军氆也看不下去,但老将军有牵挂,可家父贵为户部尚书,兢兢业㽄业从未贪赃枉法,手里拿着┸的是大明的钱袋子,可家中水田只有百余亩。”힖

      “不怕老将军笑话,那随军医师的酒精就是在下卖了家中两幅禄前宋古画所得,家父别樠无所⩻好,就喜欢这些名人字画,可家中也一共只嗞有不到十副,每次去同僚家中看到那满墙的字画都激动不已。为曤了这两幅画ﭹ,家父让我跪在地上,可听说我是붗为了给军中偝将士所用,想打我一巴掌的手终究没有落下来。陛下若是知道今日之事,必不会拿家父下狱。”

      “瓦氏夫人乃广西土司,狼兵素来不守军纪,陛下应也不会责罚,賬若是东窗䭭事发,在下愿以死谢罪,可即便如此,在下也不想让那等阉人辱没了我将士浴血所得。”

      徐忠放下了手中的战꽜刀,看了夏瑄好几眼,良久不语༘,鋖夏瑄依旧单膝跪地。

      塞哈智过来把夏瑄摜扶଎了起来“哎呦莶,事到如今,我等是一根绳子縯上的汆蚂蚱,还说ر这些干嘛,想办法解킫决了就是。”

      睃 㵀 徐忠仿佛抹不开面子,헡依旧ࠧ高冷道“蠢货,幸好今日你将我请来。这些人不要动了,去军中ꍢ拿鷤几把缴获的陈军的刀和箭矢来츺,再多捅几刀,射上几十个箭矢,把这些人连衣服都扒干净了,ဦ全部带着,这几日想办ᣨ法杀几伙陈军叛党,把这些人的武器ܹ甲胄衣服都栽赃给陈军㔜叛党。”

      칛“我和塞哈智的亲卫肯定没问题,瓦氏ѷ这些亲卫呢?”

      瓦氏面带自豪“你的人只要没问剐题,我的亲卫就亲更没问题了。”

      “让她们䤏嘴严实点,别闩做那长舌妇,别以ྐྵ为没有监军就真的没人了,谁知道那些百户,试百户有几个是锦衣卫–安插进ꡅ来的?”

      䙺 觐 “我老了,不像你们这셷些年轻人,眼里容不得沙子,也许也正是絍代代都嶿有뱼你们这样的年轻人,我皦大明才能蒸蒸쓦日上吧。”祡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